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2-06-29 21:54:15
  1. 爱阅小说
  2. 兵王小说之王牌兵王

兵王小说之王牌兵王

 2020-12-11 16:18:19

第1章 : 悲惨山村

  西部边境,石头村。


  中午时分,浓浓的乌云笼罩着上空,山风呜咽,茂密的树林在风中无助地晃动着,一处人迹罕至的山下,一名穿着深蓝色粗布衣服的少年正沿着狭窄石阶往上,山峰高百米左右,全是岩石,陡峭而险峻。


  少年留着一头短发,戴着自编的草环遮挡太阳,背着一张单体桑木弓,牛角梢,弓背黝黑,光滑,满是油脂,一看就有些年头,腰上挂着一个竹制箭篓,里面还有几支野鸡翎羽箭,手上拿着两只肥大的灰兔匆匆赶路。


  “轰隆——”


  一声雷鸣在虚空炸响,震荡山野,少年望天,清秀的双眸透着几分忧色,顺着唯一的上山石阶加速疾行,山里孩子从小爬坡上坎惯了,脚上千层底布鞋沾地就走,健步如飞,速度很快。


  十几分钟后,少年来到村口,前方是一个石拱门,进村的唯一通道,石头村建立在山顶上,山顶很大,平坦如平原,有个小湖泊常年不干涸,很神奇,周围全是石头垒砌成的围墙,箭垛上布满了坑坑洼洼的小洞,散发着古朴、苍凉的历史气息,但一些最新增加的弹孔让人不寒而栗。


  少年见石拱门没人把手,眼前一亮,赶紧小跑过去,跨过门槛,前方是开阔的平地,几十间石头房子爬满了细藤,有些石板屋顶都长满了杂草和藤蔓,都是几百年前祖辈一代代传下来的老房子了。


  “站住。”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


  少年身体一定,不敢乱动,慢慢地,小心地扭头看去,见一个穿着丛林迷彩服和作战靴的男子过来,叼着一根卷烟,露出了满口黄牙,三角眼闪烁着阴郁的光芒。


  来人看到少年手上拿着的兔子,眼前一亮,嘿嘿冷笑着上前来,一把夺过肥兔,满意的笑道:“嗯,不错,这两只兔子就孝敬老子了,滚吧。”


  “阿叔,给我留一只吧,求您了,阿妈生着病,就指着这东西补补身体,回头我再弄些孝敬您,行行好,求您了。”少年赶紧赔笑着说道。


  “谁是你阿叔,杨正,少套交情,给老子滚蛋,是不是不想活了。”男子不满的喝道,从后背取下枪来,不耐烦的朝一边摆了摆,说道:“快点滚,别影响老子心情,否则杀了你,滚——”


  叫杨正的少年不甘的看着男子,但一想到石头村已经被这些凶残的毒贩占领,控制,一旦反抗,会连累家人,甚至石头村所有人,无奈的暗叹一声,低下头去,将满腔仇恨和怒火压下,匆匆离开。


  没多久,杨正来到一间石板房前,门口有个小院子,低矮的围墙用石板垒砌,原本用于饲养野鸡、野猪的小院子变得空荡荡的,全都被占据石头村的毒贩吃光,杨正无奈的穿过小院,来到门口喊道:“阿爹,我回来了,阿妈好点没?”


  “回来就好,你这孩子,叫你别出去非不听。”房间里走出来一个中年男子,四十出头,但脸上满是生活的沧桑,曾经健壮的身躯被繁重的生活压弯,脸色憔悴,但慈爱的打量了少年一眼,关切的问道:“没啥事吧?”


  “没事的,阿爹,本来运气不错,打到了两只野兔给阿妈补补身体,进村的时候被那些混蛋给抢了,不过,草药我采到了。”少年恨恨的低声说道,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草药来,递给男子。


  男子接过草药仔细分辨几眼,松了口气,说道:“没采错,量也够,你去里屋看看阿妈,我去煎药,这该死的毒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就是啊,自从这些该死的毒贩来了之后,逼着我们种植罂粟,每家每户都摊派了不少份额,都没时间做其他的了,再这么下去,这个村子就完了,咱们得想想办法,阿爸,您是村长,带着大家反抗吧?”少年不甘的说道。


  “反抗,反抗,你就知道反抗,拿什么反抗?村里仅剩的几条破猎枪都被他们毁掉了,你这张弓都是他们见你年少,没什么威胁,加上让你打猎供他们吃才留下的,而他们手上拿着的都是自动步枪,三十几个人都是老毒贩,经验丰富,怎么反抗?做事多动动脑子。”杨父没好气的叮嘱道。


  “可是?”杨正不甘心的说道。


  “没什么可是,给老子闭嘴。”杨父打断道,警惕的看看外面,确定没人偷听后压低声音说道:“记住,冲动只会让自己死的更快,忘了我教你的打猎经验吗?对待凶残、狡猾的动物,你必须懂得隐忍,等待时机,才能一击必杀。”


  “可我看不到希望,这里人迹罕至,三不管地带,没有人会管我们死活,也没人会在乎我们死活。”杨正不甘心的低声说道。


  “看不到更要等,命只有一条,活着才有希望。”杨父脸色严肃的叮嘱道:“阿正,你记住,我们祖上是汉人,是明末随永历帝逃难到这儿来的后裔,你身上流淌着龙的血脉,如果有一天这里保不住了,往东走,去先祖的故乡,就算是死,也要面朝东方,这是先祖一代代留下来的遗训。”


  “记住了,阿爹。”杨正赶紧答应道。


  “砰——”


  忽然,外面传来一声枪响,紧接着几道密集的枪声响起,打破了石头村的沉静,杨父脸色大变,迅速关好门说道:“快,去关窗,无论哪帮毒贩抢地盘打进来,都需要我们卖苦力,不出去就没事。”


  “阿爹,我?”杨正不甘心的喊道,看到父亲焦急的神色,被压垮的身体,无奈的叹息一声,赶紧去关窗,却发现一道倩影匆匆跑回来,正是自己的小妹,大惊,赶紧喊道:“阿爹,阿妹在外面,我去接。”


  “什么?”杨父大吃一惊,迅速开门,疯一般冲出去。


  “哒哒哒——”又一道急促的枪声响起。


  杨正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担心阿妹安危,操起旁边一把开山刀狂冲出去,就看到自己阿爹一把将小妹扑倒,在地上翻滚起来,一梭子弹尖啸而来,打在地面噗噗作响,尘土飞溅,凶险无比。


第2章: 残忍毒贩

  “阿爹?阿妹——”


  杨正看到这一幕脸色大变,嗔目欲裂,狂冲上去。


  “轰隆——”一道晴空霹雳炸响,虚空震荡,放佛在发泄不甘的怒火,紧接着,豆大的雨滴砸落下来,杨正浑然未觉,狂冲上去,赶紧扶人,杨父迅速解除背在阿妹身上的柴火,抱起就跑,一边吼道:“出来干什么?快回去。”


  “哦。”杨正赶紧答应一声,护在身后迅速后撤,一边担忧的回头看去,发现不远处一名毒贩正在对一个方向胡乱开火,看上去不像是有其他毒贩打进来抢地盘,更像是在射杀村民。


  “阿爹,毒贩又在杀我们的人。”杨正赶紧说道。


  “赶紧滚回去再说。”杨父吼道,抱着阿妹狂冲,虚弱到有些佝偻的身体居然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和速度来。


  杨正不想阿爹担心,赶紧跟着往回跑,到了家里,杨父将小妹放在一张简陋的床上,担心的上下打量,一边急切的问道:“阿妹,有没有受伤?”


  “阿爹,后面肩膀好痛。”阿妹痛苦的说道,眉头紧蹙,稚嫩的脸庞满是痛苦,十三四岁的花季年纪,原本应该无忧无虑的生活,却过早的分担了家庭的重担,脸上脏兮兮的,皮肤晒的黝黑,但一对眸子充满了灵性。


  “后背?”杨父大惊,赶紧将阿妹翻过来一看,是子弹擦破了皮,衣服多了个焦灼的破洞,并没有伤到骨头,杨父庆幸的长吁一口气,安慰道:“问题不算严重,坚持住,阿爹马上去弄药给你敷上,几天就好了,别怕。”


  “阿爹,我不怕。”阿妹咬牙坚持道。


  “嗯,阿妹最乖,最懂事,是阿爹不好,不应该答应你去打柴火。”杨父愧疚的说道,看了杨正一眼,急匆匆朝旁边厨房走去。


  “阿妹,我不是叮嘱过你在家陪阿妈吗?打柴火的事等我来做啊,忍着点疼,敷上药就好了。”杨正关心的看着自己的妹妹说道。


  “嗯,阿哥,我不疼的,你去给阿妈采药,没时间,我只是想帮家里做点事,你不生气好吗?”阿妹赶紧说道。


  “不生气,阿哥不生气。”杨正赶紧说道,心里堵得慌,鼻子一酸,一抹热泪差点滑落下来,赶紧别过脸去,来到窗口,藏好了身体小心地打量外面。


  外面枪声已经停止,隐隐传来谩骂声,紧接着,急促的铜锣声响起,那是毒贩召集全村人集会的通知,晚到和不来的都会遭到枪决,杨正大惊,冲到厨房喊道:“阿爹,毒贩召集村民肯定没好事,怎么办?”


  杨父为难的看着手上一堆草药,无奈的放下,说道:“你来配药给阿妹敷上,我去看看什么事,记住,别跑出去了。”


  “我去吧,您还得给阿妈敷药。”杨正赶紧说道。


  杨父想到自己妻子身上的伤位置比较敏感,孩子大了,得避讳着点,又等不起,必须尽快敷药,否则会很麻烦,无奈的答应道:“行,你去吧,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都给老子忍着,能不能做到?”


  “嗯,放心吧,我知道了。”杨正赶紧答应道,不想自己父亲担心,看了自己阿妹一眼,急匆匆出门去了。


  刚走出家门,隔壁邻居林叔冲了出来,对杨正低声说道:“刚才毒贩见人就开枪,疯了一般,你妹没事吧?”


  “谢谢林叔关心,受了点外伤。”杨正感激的说道。


  “这帮该死的毒贩,总有一天我要全宰了他们。”林叔恨恨的说道。


  人为刀殂我为鱼肉,杨正无奈的叹息一声,两人快步朝前走去,很快来到村中心的小广场,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还有人正陆陆续续跑来,周围满是荷枪实弹的毒贩在,警惕的盯着每一个赶来的村民。


  杨正和林叔冲了上去,站在人群中,所有人都不敢说话,脸色慌乱地打量着四周,杨正也不敢询问情况,免得遭了乱枪射杀,小心的打量着前面站着的毒贩首领,光头,穿着丛林迷彩作战服,黑色高帮作战靴,武装带上别着一把手枪,小腿上绑着军匕,正阴冷的盯着人群,放佛灌木丛的毒蛇。


  等了一会儿,人员到齐,毒贩首领轻咳一声,将大家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来后不满的说道:“你们这些贱民真是贱,欠管教,老子让你们种罂粟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们,罂粟好了,你们可以拿到钱,咱们不都是说好的吗?”


  所有村民沉默不语,没人敢接话。


  光头首领冷冷的扫了大家一眼,不耐烦的说道:“你们种罂粟,我们收割,大家双赢,一起发财,多好的事,老子给你们带来了发财的机会,只不过吃了你们点粮食,家禽,哦,对了,刚才我兄弟睡了赵家媳妇,我兄弟多高贵的身份,睡赵家媳妇那是看得起她,居然敢反抗?都想找死吗?”


  村民们愤怒不已,但没人敢出头。


  忽然,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妇人喊道:“村民们,醒醒吧,这些畜生今天睡了赵家媳妇,明天就是你们家,谁也跑不了。”


  “杀了他┅┅”光头首领很随意的说道,就好像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村民们大惊,骚乱起来


  “不许说话,不许动。”所有毒贩大喝道,围拢上来,将场面震住。


  两名毒贩冲上来,将老妇人从人群中抓出来,粗暴的推倒在地,举枪就打。


  “哒哒哒——”无数子弹从冰冷的枪口喷射出来,带着冷漠和无情,摧残着所有村民的热血和希望,还有反抗的怒火。


  好一会儿,两把枪的弹匣打空,咔咔空响,让人心惊肉跳。


  老妇人被打成一团肉泥,已经死透,看不出原来模样,浓浓的血腥味飘散开去,这一刻,空气放佛都凝固如冰,带着森寒气息,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大家不甘的看着这一幕,但为了家人不得不拼命忍着。


  杨正握紧了拳头,眼睛里满是不屈的怒火,这么下去,整个村子都会被这些该死的毒贩祸害掉,我该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看着这个传承了几百年的石头村被这帮畜生毁掉?不,绝对不行。

115-1.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