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1-17 20:54:2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温侯吕布异界纵横
  4. 第一章 丹霞洞天

第一章 丹霞洞天

更新于:2017-05-06 09:21:27 字数:3039

字体: 字号:
  “##¥¥@@**&&#”晦涩而古老的真言响彻在巨龟山顶,伴随着真言之声,空中的白云迅速旋转起来,山顶刻着的八卦图形上,一股如水银般的光芒从乾至坤、震、巽、坎、离、艮、兑。一名相貌秀丽的少女手持玉如意,双眼紧闭,嘴上不断发出远古真言,脚步随着银光而动,待走到兑位之时,她眼睛猛地睁开,黑白分明的眼眸不同于往日满是认真严肃之色。

  “吒!!”

  山顶为之一震,银光大盛,犹如一条玉带般直冲天际,旋转的白云凝固起来,光流横跨位面的界限,钻入无数位面中的一个。

  徐州,白门楼上,高大英武的男人披头散发身上被麻绳紧紧绑住,一名士兵用绳子捆住他的脖子,将他推下楼门。

  绳索瞬间勒紧,他立马感觉到呼吸困难,身子不断抖动。湛蓝的天空忽然开了一个巨大缺口,无数银光如河流般从天而下,短短一瞬,天空重新恢复湛蓝之色,白门楼下已经没有人吊在那里。

  噗通!

  吕布没有半点形象摔倒在地面上,脸贴着土地。他睁开眼睛一看,发现前面十步之外站着一名看起来十三、四岁的少女。可爱的包子脸,两道柳眉弯弯,无邪的眼睛瞪得老大,小嘴张开,似乎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吕布从地面直起身来,见自己依旧绑着麻绳,他疑惑道:“麻绳也会死?为什么它会跟着我一起下来啊。”

  少女哭丧着一张脸道:“你没有死,我快死了,别人用真言唤来的不是麒麟就是龙,再不济也是个妖气冲天的妖怪。我用真言唤来一个死刑犯,呵呵,我果然不行,完蛋了。”

  吕布听不懂什么真言之类的话,唯一明白的就是自己被小瞧了。他当即大怒道:“喂,小丫头片子,我才不是什么死刑犯,变成这样都是错信小人,否则以我的本事岂会落得这般田地。总之,你先快将我身上的麻绳解开再说。”

  一道璀璨的流光从西而来,落在少女身旁。流光散去露出一名身形修长的年轻男子,他相貌俊朗,白衣长袖,墨绿色腰带上挂着一枚正面赏背面罚的玉佩。他抱拳行礼道:“玉凤师姐,召唤台每年使用都是有规定的,不知道您申请了没有?”

  玉凤心虚地笑了笑,打着哈哈道:“张虎师弟,几年不见你风采依旧,关于召唤台的事情,我自然是有申请过。但我现在身上没有携带申请书,改日我定当奉上,拜拜!”

  玉凤想要脚底抹油,张虎一把拉住她的衣袖,皮笑肉不笑道:“召唤台是丹霞洞天第一代祖师丹阳真人建成,他老人家以大山为纸,以灵脉为纹,花费九十九年建成,每次动用召唤台都需要耗费极大的灵气,故第五代祖师青松真人严明没有得到批准是不能使用,违令者需要到执法堂处以刑罚,轻者紧闭三、四十年,重者处以天雷轰体之刑。”

  吕布现在满头都是浆糊,为什么明明是光却能变成人?丹霞洞天又是什么鬼地方?他晃了晃脑袋,懒得想那些烦心事,大声道:“喂,你们聊天归聊天,谁来帮我解开下绳子,绑得这么紧难受死了。”

  张虎星目看向吕布,眼中毫不掩饰鄙视:“白白浪费那么多灵气和法力,得到一个死刑犯,师姐,即使你身为灵霞峰唯一的弟子,三、四十年的紧闭恐怕难以免去。”

  玉凤低着脑袋,乖巧走到张虎身边,在他以为她已经乖乖就范的时候,玉凤猛地一跺脚,卷起云雾遁向灵霞峰。

  “哪里跑!”张虎大喝,右手骤然伸长吓得吕布面色大变,乖乖,这个人到底是人还是妖?

  不多时,玉凤被抓住右脚给拉了回来,她故作可怜姿态,柔声道:“师弟,你我相交三百年,何必闹得这样尴尬,你不是喜欢丹阳峰的婉晶师妹嘛,我可以帮你撮合一二。”

  张虎咬牙道:“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告诉你我喜欢婉晶,托你大嘴巴的福,我已经整整百年没有见过她,闹得我成为青松峰的笑柄。我舍弃青松峰弟子的身份进入执法堂,为得就是能有今天,哈哈。”

  “哦,我说最近怎么都没有看到你和婉晶在一起,原来发生过这种事情。”玉凤恍然大悟。

  张虎怒吼道:“我最讨厌你这种表情,什么叫原来发生过这种事情,明明就是你害得好不好,哼,我懒得和你在说什么,你和死刑犯一起随我去执法堂让刑长老来审判。”

  “张口闭口死刑犯、死刑犯的,我叫吕布,才不是什么死刑犯呢!”吕布见他屡次出言侮辱,心下大怒。他算是看明白了,想要活命的话,必须落在那个玉凤身上,张虎那个家伙绝不会管他的死活。

  张虎冷笑,大袖一挥将两人都收入袖中。吕布只觉得天色一暗,自己已经来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他当即喊道:“喂,有人吗?”

  “有,”有气无力的声音在旁边不远处响起,显然就是玉凤。

  吕布问道:“这个鬼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好歹也给我解释下吧。”

  玉凤一心忧虑刑长老会给自己什么处罚,那里有心给吕布讲解什么事情。随手一点,将关于大荒的消息直接传送到吕布脑中。

  嗡!

  吕布被她一点,感觉数万只蜜蜂在耳边嗡嗡直叫,难过得想要吐血。索性他久经沙场,数万人厮杀的声音都忍受过,否则压根承受不住。从玉凤那边传过来的信息来看,这里是一个叫做大荒的地方。

  大荒盛行修仙之道,共有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丹霞洞天就是三十六洞天之一,地位显赫。洞天不同于福地,它可以说是依附在主世界上的另一个小世界,根据灵气的多寡来决定大小。

  丹霞洞天灵气丰富,世界左右都有三万里。弟子多达五百六十八名,长老有六名,各自占据灵气最多的山峰,主峰丹阳历任都是由掌门才能居住。吕布要去见的刑长老是丹霞洞天最让弟子们恐惧的一人。

  “到了。”吕布还在接收信息,张虎冷厉的声音已经传来,眼前黑暗瞬间退散,刺眼的阳光让他眼睛流出泪水来。

  玉凤喜道:“太好了,原来不止我一个人吓哭。”

  玉凤对吕布的好感瞬间上升到共患难共流泪的好友,吕布瞪眼道:“少在那里胡说八道,我堂堂九尺男儿岂会轻易落泪,都是这个阳光刺眼。”

  玉凤点了点头道:“我明白,我明白,阳光真得很刺眼啊。”

  吕布额头青筋暴起,他总算明白张虎为毛会这样恨玉凤,这个女人完全不听别人的话。索性不再辩解,他打量起周围环境来。

  四周并没有想象中的仙气,到处都是嶙峋怪石,前方不远处有三间精致木屋,木屋外面围着篱笆,里面有三头银角麒麟爬在地上晒太阳。一名农夫打扮的老者靠在一头银角麒麟的腹部,正在那里打着瞌睡。

  张虎神色恭敬,走到篱笆外面道:“弟子张虎,已经将私自使用召唤台的玉凤带到,另外一人是玉凤召唤出来的死刑犯。”

  吕布怒道:“喂,你小子耳朵聋了是不是,我都说过几次,我叫吕布,才不是什么死刑犯。”

  玉凤应声道:“不错不错,我才不是私用召唤台,我就是忘记申请而已,实际上以我的身份想要申请不是很简单嘛。”

  刑长老个子不高,银发白眉,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留下的痕迹,浑身上下没多少肉,像是披着人皮的骨头架子,唯独一双眼眸清澈明亮。单看外表实在让人难以想象他就是那个让弟子们畏惧的执法堂刑长老。

  但他一开口,吕布就觉得这个老头子为什么不早死早超生。

  “私用召唤台本就是重罪,以你的身份若是能召唤到强力的帮手也罢,花费洞天大量的灵气召唤一个凡人来。就算是你师傅霞姬亲至,都免除不了你们禁闭百年的刑法。”

  吕布心想玉凤能活过百年,他百年之后就成为一堆白骨。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他如何肯甘心这样死去,当即出言道:“等等,这位长老你难道没有听过莫欺少年穷,别看我今日这般狼狈,你只要给我点时间,他日我必将是叱咤风云的大人物。”

  刑长老目光一扫,嗤笑道:“你已经四十六岁,身子骨被酒色侵蚀,想要叱咤风云只能等下辈子了。”

  不等吕布发怒,玉凤挡在他身前,大声道:“我相信他,刑长老请您给他一点时间,拜托!若是不行的话,我愿意待在幽谷禁闭两百年。”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