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06:27:3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御界尊皇
  4. 第三章 雷云战戟

第三章 雷云战戟

更新于:2018-03-18 16:12:54 字数:3329

  夜,无尽。

  道,难行。

  岳苍凌梦航心海,忆往昔峥嵘。

  “呜—”那少年人纵马长啸,道不尽一路兵戈铁马。三千铁骑驰骋寒域,任那雪虐风饕,唯有心中豪情不休。

  千年前,十三门阀创立岳洲,征伐四方,奈何困于弹丸之地,开疆裂土不可期。

  直至五百年前,一名疯士竟提出一个异想天开的战略:以精兵铁骑入寒域,贯通南北,倾全境之兵,北上东进,北隅诸国尽数揽怀。

  一剑断寒域,万载破冰封。千年夙愿,一朝得偿,怎能不叫人振奋难抑,怎能!

  突然,红月凌空,风歇雪止!

  一座宏伟冰城,自地底升腾而起。依千峰奇岭而筑,碧玉寒冰成墙,延绵三百余里。无数青铜巨链,锁山扣石。城内廊腰缦回,檐牙高啄。

  城中矗立一座巨型冰塔,塔上着一巨眼,缓缓开阖。

  仿佛为天地不容,万道天雷轰然落下,却依旧巍然不动。城中似无生灵,却吐息自蕴。

  一阵寒风呼啸而过。

  “万载空空,吾王终归!“,”恭迎吾王,三世而归!“,”吾王再临,启战!”…..

  无数低语呢喃,似是苦苦期盼一名王者归来。

  王者,为谁?启战,何方?

  一柄巨大的冰枪刺向那少年的胸膛。

  岳苍凌恍若一震,从梦中惊醒。环顾四周,一人一狼,真真切切。

  黎明曙光穿透云海,直落雁城。

  城门洞口,一队披甲执锐的精兵鱼贯而出,分排城门两侧。闪出一个黑面校尉,身着玄色铁扎甲,身量普通,皮肤着实黝黑,鼻头尖酸,一副不好搭理的模样。

  马夫徐勒停骡马,埋头闪到马尾后,便闭口藏舌起来。

  “停下!岳伍长,下狱期间,汝擅自脱逃,该当何罪!“那黑面校尉肃声道。

  “参见赵伯长,标下自城外野林间截获一批黑货,正欲上缴有司,将功赎罪,还望放行!“岳苍凌跳下马背,虚抱拳礼道。

  “哼!擦亮你的狗眼好好瞧瞧,本官正是新任的缉私校尉,还不速速前来拜会!”那黑面校尉颐指气使道。

  “赵二黑子,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竟敢对少爷无礼!雪儿,快咬他!快咬他!“骑在白狼背上的刁小满恨极那黑面校尉,示意白狼雪儿攻击。

  “嚎~“白狼亮出狰狞可怖的牙齿,低吼着。

  “岳…岳苍凌,快...快把这孽畜赶走,不然非治你以下犯上之罪。”黑面校尉拔出腰刀,虚劈两下,身体却不听使唤地后退。

  “柿子尽捡软的捏,我只是低调而已,奈何!“岳苍凌心中腹诽道。

  白狼凌空而起,扑向那黑面校尉。

  突然,一阵破空之声响起,一柄缠绕紫电的战戟射向凌空而起的白狼。

  白狼乃是寒荒异兽,岂能轻易就戮,利爪劲挥,雷戟偏了寸许,其势不歇,贯穿土石三寸有余。

  同时,“吼~”的震天声响,一只巨大的黑毛异兽,状如虎豹,赛若龙驹,昂首怒吼。

  云犼!

  云犼,记载于《荒神异谱》,乃是尊云兽「吞天犼」之幼体,云兽之属,其状如虎豹,四蹄裹云,喜食雷泽紫晶,擅使雷电。

  另有相传,其族至尊「吞天犼」隐于九州雷泽云川,万载不出。

  一少年将军端坐云犼背上,年岁不过十九,身披金丝细鳞甲,系锦绣银袍,身姿挺拔,不动如松,剑眉星痕。

  少年时,可曾有,甫相见,听那人的言语,看那人的形貌,便没来由的一股敌意涌上心头,仇怨自生,自此干戈不休。

  “江…”

  一声“江”字未出口,雷戟横扫而来,岳苍凌堪堪避开。

  “哼!岳苍凌,多日不见,你的功力竟消退如斯!“那少年将军面露失望。

  “少将军,您修为精湛,他区区一个破落伍长,岂敢与您争辉。哈哈!“那黑面校尉舔着一张厚颜。

  “闭嘴!焉有你多嘴的余地,退下!”黑面校尉自讨一番没趣,好不尴尬,手下几个小兵纷纷憋着笑意。

  “岳苍凌,近日方悟得一式武诀,可敢试否?“一柄雷戟,电蛇群舞。

  “哈!江昊辰,汝终究屈于我之下。请招!”一股桀骜之气,喷薄欲出。

  若是赵二黑子那般人物,岳苍凌尚能低头纳小,盖因心中一股骄傲,不屑计较。

  面对眼前此人,岳苍凌滔天战意涌起,尽情一战。

  “杀!”

  “杀!”

  一少年人,一柄雷戟劲扫八方,势如万钧。钩、啄、劈、刺招招残狠霸道,犹如虎踞江山。

  另一少年人,「追风步云」身法,走位乾坤。「炎龙灭玄指」功法,气剑挥毫。行招虚实不定,走势翩若游龙。

  飞沙走石,人马皆惊,围战众人皆被劲风逼退五丈有余,惊魂未定。

  瞧看,岳苍凌手中却无兵,非是不用,而是不可用。江昊辰手中那柄雷戟正是罕世奇兵,为上古雷兽独角炼化,挟雷电之力,寻常兵刃相击,不啻于以卵击石而已。

  江昊辰心中暗惊,「追风步云」虽是妙绝,尚可应对。但每每戟势回转之时,道道气剑便瞬发而至,不得不以戟抵挡,行招难续,且虎口隐隐吃痛发麻。

  看来小觑于你,想必你也是日日苦思破解我的「雷云战戟」。

  哈!快哉!

  岳苍凌却是酸苦自知,「雷云战戟」虽未伤及分毫,可雷电之势已在体内聚积,妄动兵锋,顷刻万钧雷霆,贯穿周身,非死即伤。

  无神锋在手,不得已运转「炎龙灭玄指」功法,喜有克制之效。奈何修为初入第一重「归元」中天之境,内元难续。

  此刻,已是险象环生。

  先祖有灵,赐我一柄绝世神锋吧!

  “岳苍凌,试我此招如何,「雷诀八式.紫雷动宵」!”

  雷戟纵天,十丈方圆,黑云压顶,紫电雷鸣。

  紫雷动宵,一式将出。

  “嗨,接着!”一声空灵莺鸣响起,一件兵器入了岳苍凌手中,一抹淡蓝身影一闪即没。

  刹那,那一抹淡蓝落入心怀,那一点嫣红荡漾心湖。

  又是怎样一种风情?

  少年人啊!

  你已忘了此间生死,离了躯壳。

  即是永恒,且是唯一,此生不再有。

  ……

  紫雷一击,轰!不看手中何物,却是神锋难比,元功推至极限,皓光现,剑意涌。

  心念即我念,剑在心,不在形。

  「炎龙灭玄.心剑」,出!

  一剑破雷煞,一道白光冲破紫雷交织的罗网,轰然一击。

  「战云雷戟」倒飞而出,贯穿雁城墙体。江昊辰,震退数步,雷煞反噬,紫面晦暝,腑脏已然受创。

  那异兽云犼,迅捷闪到江昊辰的身后,背伏着主人,尽纳雷煞之力。

  再瞧,另一少年则置身于焦土之内,周身一丈之地尽皆凹陷。低头纳首,单膝跪地,嫣红点点坠地。

  纵使施展倾世剑诀,尽数化去紫雷异能。奈何,雷戟万钧之势不歇,贯彻天地。

  跪者,败!

  好半晌。“吾,败了!“岳苍凌认败。

  “不,你还未败,看你手中之物!”待看见岳苍凌手中之物时,江昊辰生生憋住内心那股畅意,这算什么胜利。

  岳苍凌细看手中之物,顿时愕然,竟然…竟然只是一根长约三尺,粗细不均的棒槌。

  一根木棒槌对一柄罕世奇兵,竟只输了半筹。

  不待岳苍凌多说,江昊辰拔出雷戟,座跨「雷兽.云犼」,转身往城内而去。

  “少将军!少将军!”赵二黑子急急追去。随即,回头招呼一帮手下:“你们一般蠢货,还不快走!”。

  一场风云暂且揭过,围观众人趁兴而归,茶余饭后更有一番谈资。

  岳苍凌艰难站起,遍寻四周,终究看不到那一抹淡蓝,手中唯有一根平平无奇的木棒槌。

  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

  好似遗忘了一件事,很重要!

  待瞥见那躲在骡马屁股后的马夫徐时,岳苍凌暗叫一声“该死!”。这批烫手的黑货尚在自己手中。偏就刚才,自己气走那江昊辰。

  一番意气之争,除了一身伤痕,却换不得什么。

  待瞧见白狼,似在口中啃嚼骨头。

  心中哀叹,瞧瞧别人家的那雷兽云犼,有奇能,通人性,其智不下于人,端的一派神兽模样。

  再瞧瞧自家这位狼兄,不,狼姐!若饭食不管够,绝不出半分气力。寒域有数的异兽,能为不显,端的难伺候。

  ……

  岳苍凌打马进了雁城,马夫徐驱使二十多匹骡马随行。不多时,得见挑高周正的朱门,石阶十二三阶,抬头正首一块匾额,名曰「雁城缉私署」。

  正门,四名佩甲持刀的雄健军士,分守两侧。

  岳苍凌拾阶而上,那四名军士急忙围挡住岳苍凌。。

  “岳爷,岳爷,留步,请留步!”其中一名军士满脸赔笑道。

  “嗯?小七,你们为何难阻我!想吃一记打!”岳苍凌不解道。

  “岂敢,岂敢!岳爷,您可误会我等!”众军士尽皆讨饶。

  马夫徐在一旁看得蹊跷,心中一阵嘀咕。表兄说这岳…岳小子,不过雁城一个小小的伍长,可咋比官那门老爷吃的开。瞧那几个军士,一副孙儿孝敬家爷的眉角,马夫徐暗自发笑。

  区区一外人怎知这雁城水深几何?

  彼时,雁城不过岳洲东境一个小小的关隘山城。不过三年光阴,雁城对于岳洲的价值,不啻于任何雄关大隘。

  雁城有一署,堂前坐一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