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20 20:05:2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武汉老街传奇
  4. 三十二 市井人物:男将

三十二 市井人物:男将

更新于:2015-09-12 19:51:13 字数:1814

  兰陵路那地方,不知什么时候归还的俄租界,总之,那些高矮不一,几何味道很重的房子,已经成了武汉人的住所。

  张太太站在阳台上晾衣服,对面,钱太太也在晾衣服。钱太太隔着街,放开嗓子说:“张太太,过来玩唦!”

  张太太就知道钱先生上班了。张太太就想,去不去?钱太太在那边执意邀请。

  张太太过去时,钱太太家里已经摊开麻将,钱太太,王太太,许太太,三缺一,就等她。张太太腼腆地一笑,赶紧入坐。

  张太太比她们年轻,二十来岁,不太会玩麻将,只是平时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又和钱太太有些熟,也就偶尔凑个热闹。

  钱太太家里富丽堂皇,俄式古典风格,对得起这房子。大家洗牌时,钱太太手指上的钻戒十分抢眼。王太太、许太太就叫起来:“唷,这大个宝石,几克拉的?”钱太太就伸出那只手说:‘喏,昨天扫街看上的,他哽不打一个就买了。”

  戒指戴在她肥硕的手指上,张太太觉得很俗气,但只能心里想。王太太、许太太却连夸钱太太有福气,找的男将会挣钱,要有她一半福气就好了。

  那钱先生,张太太是偶然碰见过的,富贵相,看见张太太时,眼睛色色地在她身上溜,让人反感。张太太在牌桌上也应付,笑,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张先生和钱先生都在洋行里上班,钱先生有钱,阔绰,张先生拮据,手紧。张太太想起一次逛街,她看上橱窗里一件米黄色大衣,看了又看,挪不开步。张先生说,过一阵吧,我荷包暖和的时候……。

  女人们最爱谈论的话题是“男将”。张太太坐在那里,浑身不自在,仿佛有火烧到脸上。

  “张太太,该你摸牌了!”

  “张太太,这张是‘赖子’呀,你怎么打出去?”

  “啊,我有点不舒服。”张太太捂着前额,离开座位。“怎么就不打了呢?这多扫兴。”背后是埋怨的声音。

  张先生回家,家里冷冷清清,炉子熄的,饭桌空的。张先生没有问什么,手里捏着一支玫瑰,轻脚走到床边。“没做饭呀?也好,上馆子(餐馆)去!”他碰碰她,笑嘻嘻地。

  “要去你去,我反胃口。”见他拄着,又说:“我硬是搞不懂,你么样就赶不倒别个?”说着,眼泪下来了。

  张太太没法不委屈,当初念大学时,追她的人一大把,这张先生百折不挠无限关怀,一时心动,嫁了他。满以为会像他信誓旦旦的,从此过上舒心的生活。结果呢,自己成了

  “黄脸婆”、“灶妈子”,想起来肠子都要悔绿。

  “我赶不倒别个?”张先生手一抖,那支花掉在地上。张先生不想捡,坐到外屋也生了气。这时张太太捂着嘴,冲出来,冲进卫生间,一阵呕,呕完,又回到床上躺下。张先生眼睛不眨瞅到了,拍拍自个的脑壳:你这个男将,几粗心哦!

  不呕气了,走过去说:“算了,我是蛮差,就当你摸错麻将好了。”说得张太太啐了一声。

  张先生把那支花捡起来,递给她:“今天么日子晓不晓得?你生日唦!”张太太愣了个神,身子往里挪挪,腾了地方给他。

  钱太太这天却跑到张太太家里,不是找她打牌,而是找她哭来了。钱先生挪用洋行的大笔款子,为自己存取利息,终于东窗事发,已经被警局的人带走了。张太太有些同情,抱着钱太太抚慰,又有释然于心的感觉。

  张先生很晚没下班,张太太不放心,站在阳台上观望。看见张先生渐渐走拢,拎着东西,扶着个太婆。张先生指着楼栋让太婆看:“您家看看,是不是这里?”

  张太太一看那太婆,不是别人,是自己母亲。

  “上了集家嘴码头,人就糊了,这大个汉口,又不认得路!我说要找姑娘的屋,这个伢,真好,主动带我找……”

  “姆妈,这是他自己的屋……”

  老太太望望女儿,望望张先生,还在那里犯迷糊,那两个已经噗地笑了。

  晚上,夫妇俩安顿好老人,并排躺在床上。她“Lips”了他一下:“谢谢。”

  “谢么事?”

  “蛮多事。对了,那件大衣,我早就打算不买了。你一直都装在心里,还是给我买了!”

  “那是我相信,太太穿上绝对好看!”张先生说。

  “你么样有钱了?”

  “我在外面做兼职。还有,我业务做得好,上司已经给我加了薪水。”

  张太太很感慨:“孩子出世了,我也该去找事做了,省得在家们,反来呕你。”

  “没关系的,再说,我要上班,孩子也要个人带。”

  “苕,”张太太手指戳了他一下:“有我姆妈唦,我专门请她老人家过来的。”过了会,将头扎进他怀里:“姆妈说,我找了个好男将……”

  兰陵路那地方,洋人的房子在那里,房子里是浓得化不开的武汉情调,人和天气一样爽朗,火热,痛和爱干干脆脆。当一个洋人经过那里,他惊叹:“Wastoosimplyinteresting(简直太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