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2:50:52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武汉老街传奇
  4. 一 武昌篇:户部巷

一 武昌篇:户部巷

更新于:2018-03-17 11:09:08 字数:2731

  户部巷何时成的美食巷,没人记得清楚;有几样美食,没人答得确凿。这做小吃营生,也跟铁打营盘流水兵一样。户部巷与众不同的地方,是小吃营生大多是世家经营,这多少会让人记住一些美食的名字。好比郝七先生问小谢说,你给我“好吃先生”说说,这户部巷里面,倒底有哪样叫得响的小吃?

  小谢答,叫得响的?多咧,陈氏红油牛肉面、万氏米酒、李记烧梅、徐记糊汤粉,还有李贵的热干面……。郝七先生一笑说,还有你的小谢面窝哩,我觉得也是顶好的!

  民以食为天,民以食为乐,到户部巷,注定要当“好吃佬”。走进巷子里,看得眼花缭乱,闻得香味扑鼻,肚里的馋虫哪有按捺得住的道理?店家们概莫能外,也是要食人间烟火的,你家品我家,我家尝你家,相互之间也是火熟火热。

  郝七先生所说小谢面窝,乃是店家小谢夫妇经营的一样早点小吃,圆窝窝样,四周肥厚,中间脆薄,谓之“面窝”。这东西小谢也是祖传,说不清道不明什么人发明,又是怎么传到他家的。只知道他爹那时,就挑小担沿街叫卖面窝了。东跑西颠得腻乏了,便在户部巷租屋住下。传到小谢手里时,小谢聪明,不墨守成规,肯动心琢磨,手艺更加纯熟。只见他左手用一特制窝勺盛浆,右手用一长柄圆勺舀浆,右手勺将浆水注在左手勺里,当中那么一刮,只听油水“哗”一声,左手勺入锅开炸。米浆里加掺糯米浆,还有香麻油、葱花、芝麻、姜末等物,起锅时,面窝两面金黄,咬在嘴里那个酥、脆、软。

  郝七先生嚼着半拉子面窝,常常边吃边看边觉得有意思,说道,小谢啊,你这面窝做得不惜工本了,就不怕赔多赚少?

  小谢娘子已有喜,腆着肚子,用一双长筷子帮着相公夹起面窝,替相公答话说,我俩口子是实诚性子,认定了生意要做得实在,那就不会亏到哪去!

  郝七先生听了呵呵直乐,你俩口子好样的,这也是营生之道,做人之道啊,做生意跟做人一样的!

  郝七先生是前清翰林出身,学识渊博,以前给革命党做过事,后来不做了,告老还乡,自顾逍遥快活,也做些乐善好施事情。郝七先生好美食,是这里过早的常客。此时小谢想起一事问,七先生,您老德高望重,跟李贵也熟,他那里两日没开张,不知出了什么事?

  郝七先生捻须说,李贵么,他吃得好睡得香,一拳打死牛,他会有什么事?说是这么说,到底还是决定去看一看。

  这李贵在床上闷睡,听见是七先生在外面叫他,就开了门。郝七先生一问,才知道是他为儿子离家出走的事烦忧了。

  李贵早年以卖凉粉和汤面为生,有天未卖完,怕天热发馊,将面条煮熟沥干,晾在案板上。手一慌,不得了,碰翻了麻油瓶。这李贵脑子好使,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油拌面重新晾上。次日将面条稍烫,入碗拌上凉粉的芝麻调料,竟香气四溢,不比寻常。再尝其面,软绵爽口,透着一股子嚼劲。一经出售,路人争相购食,问何名,李贵脱口答:热干面。

  这也是无心插柳之功,成就一门新鲜手艺。李贵怕手艺丢失,一心想传给儿子,留个“传家宝”。不料儿子死活不肯,说难不成我像你这般没出息?他爹逼他,他一生气偷偷跑了,去了哪里也不知道。

  李贵兀自气哼哼的,很多人想学我还不教哩,这小兔崽子,竟然瞧不上!他能干什么大事,能有多大出息?七先生你给我评评这个理!

  郝七先生笑道,你这样蛮干,还谈有理?也得他自愿不是?逼他是不行的!我看你也别着急上火,儿子是你的,终究会回来!至于你这门手艺,未必就要传给你儿子,收个徒怎样呢?会的人多,对百姓生活是件好事,未知你有没有这个觉悟?!一番话把李贵点明白了,七先生,您有见识,我是个粗人,就听您老的!

  老巷继续过她的日子,不遐多想。

  晨曦下的老巷,还是人来人往,人头攒动,络绎不绝。食物诱人的香味,仿佛有股魔力,把人们拉向了这里,给人以生活被陶醉的晕眩感和刺激了生存本能的真实感——新的一天总是这样开始,又开始;工农大众、贩夫走卒,穿洋服的学生,穿长袍的先生,穿军装的士兵……也有阔太太,这头逛进来,那头逛出去;唤下人买了面窝、油条,或是粉面、豆皮,用竹筷挑着,用食盒拎着……也有来头不小的人,负手走入,也不晓得多大来头,护兵倒有一堆;巷里都乱了阵,战战兢兢,立也不是,坐也不是。倒还好,倒不恶,指指点点,然后坐下吃,吃了付帐,走人。后来听说是民国大总统,早前做过革命军大都督的那人。

  真正有身份的人,不会跟地痞流氓相似,直接跟升斗小民过不去。人纵有贵贱都要吃饭,自已吃得好就不要让别人吃不好。小巷的“好吃佬”形形色色,林林总总,相安无事多年,也是一桩奇事。

  那天偏走进个算命先生,手里举着竹棍挑的招牌,吃了小谢的面窝,吃了李贵的热干面,竟走出几步醉态,打着饱嗝嚷道,就是这天变了,这老巷也不会变的!民以食为天!民就是天哪!……话里透着古怪,或许透着禅机。但无人留意,这天也就过去了。

  夜来风雨来,花落知多少。不知何时,武昌老城外面,是越来越近的枪炮响。忽如一夜,涌进不少逃荒的难民,塞满了巷道。天刚明,老巷的人惊愕了,他们没心思“过早”了,没有心情品尝美食了。郝七先生戴起一个红袖箍,带头维持秩序。他让店铺都架锅做馒头,还启开自家的库房,搬出粮米、金帛等物。他胡须颤抖,老泪纵横,从蒸笼里拿了个馒头,递给一个衣衫褴褛的孩子。小谢,李贵,还有其他人们,都加入到这场扬善行动中……

  民以食为天。郝七先生要上南京,用自己在弟子中的影响力去解决民生问题。然而,郝七先生没有走到南京,就病死在驿途上。

  他的弟子,市府大员,拿到别人捎给他的一封长书,那是郝七先生亲笔草就,字如龙蛇,看着看着,再看不下去,只是愁眉不语。

  李贵的儿子回来了,他在上海混出点名堂,回来是想跟爹商量,把小巷的美食移植到上海去。他看到的是老爹日思夜盼、忧思成疾的一张遗容。李贵的儿子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惨哭,儿不孝啊!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都说民国气数已尽,要不然,怎么让人家渡了长江呢?老巷的人想,要变天了?!又想,只要有饭吃,就不怕!老巷的人都说,算命先生已说过,这巷子不会变,民以食为天啵!!

  深藏于八百街衢里的武昌户部巷,不听树摇云动的声音,香气氤氲,温煦如故;还是烟火尘色,还是人间众生相。

  小谢夫妇的面窝店照常营业,只是,想起郝七先生的音容笑貌,小谢干活已提振不起往日那股精神,小谢娘子将相公推进屋里,自己执掌了做面窝的一应家伙事。巷子另一端,李贵的店铺由徒弟小石头经营,改名石记热干面。

  户部巷:明清年间,巷东是布政司存放钱粮的金库和粮库,巷西是武昌府的粮库所在地,小巷位于两个库房之间。布政司主管钱粮户籍,民间称“户部”,户部巷因此得名。户部巷以早点著称,这与其在武昌的特殊地理环境有关。它靠近轮渡码头集中的中华路地段和商铺、人口较为密集的司门口地段,乘客与市民外出顺便“过早”(用早餐),促进了这里早点生意的兴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