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7 06:46:3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超级毒霸
  4. 第一节 冤家路窄

第一节 冤家路窄

更新于:2017-04-21 14:31:22 字数:2156

  夜幕降临,天色渐渐变黑,只有一点点微弱的光芒在整个山间闪烁,那点微弱的光便是G市郊区的这座废弃的修理厂照射过来的。此时的凌风正带着自己的兄弟陈平从山间的小路来到了这座废弃修理厂旁边的小树林中。

  “掐掉”。凌风小声训斥着并迅速摘掉陈平嘴角的烟。

  “风哥,这地方真他妈够偏的,看这小修理厂也不是很大,今晚就搞掉它吧”。

  “先得看看情况,线人可靠吗。”

  “这个风哥你就放心吧,我哥办事我放心”。

  “你小子真是要钱不要命,把你哥也给扯进来了。”

  “我哥做这行有经验,不会出问题。”

  “做完这事,得叫他出去躲一下,谁知道我们这次遇到的对手又是谁呢。”

  “明白风哥,那钱呢?”

  “你小子,三十万都给他提出来吧,我们自己也得留点。”

  “得,还是风哥爽快。”

  两个人就静静的趴在山腰上望着这个恰似寂静的院落,而此时陈平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凌风,觉得凌风就想一条神经绷紧的野狼,好像随时都要去抓捕自己的猎物。

  “对了,风哥,你看我们这样像不像抗日时打伏击。”

  “要是真打伏击,咱俩早就挂掉了。”凌风笑着拍了拍陈平的脑袋。

  “这样的天,受这样的罪,结果是我们在盯这么几个烂仔,而且一盯就是好几天。”

  “谁让咱们是缉毒警呢,做事可不能有半点马虎。”

  “要是盯的是靓妞,盯它是年半载的我也不厌倦。”

  “你小子,赶紧车上准备,记得还是四十分钟后给警报个信,时候差不多了。”凌风拍了拍陈平。

  几在每次行动中,凌风都要把陈平带在身边,不让自己亲自参加行动,并不代表不信任,那是为了自己的安全,因为总是听他提起在这个充斥着毒品与诱惑的世界中,只有在他的那个狭小的范围才是安全的。

  而此时的凌风异常的兴奋。随后他便换上自己带来的工作服便朝向那个废旧的修理厂走去。

  废弃的修理厂乍看并不是很大,只有两三层高的小楼,并且每个楼层的窗户都用废弃的铁板密封,在缝隙中隐约的透漏着一丝光线。整个小楼的外侧还有3米多高的围墙,总的看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如果不是隔段时间就会有一辆辆卡车进来进去的话,很少有人会发现这里修理厂还会有人。

  凌风踱步的走向围墙的拐角处,慢慢的观察着。修理厂门口旁站有两个衣衫破废的年轻人,嘴里叼着烟,时不时的向进来进去的货车司机打招呼,其中的一个年青人拿着手里的笔,记着来往的车号,并且用自己随身携带的对讲机骂骂咧咧的叫道:

  “妈的,搞快点,搞快点…3号货车到了….”

  熟悉了周围环境之后,凌风便试着去寻找进入修理厂内部的路径,但整个厂房只有一个门可以进去,要想从3米多高的围墙翻进去还是有点难度,要是自己这样硬闯进去,难免会打草惊蛇。

  正在此时,远处又慢慢的驶来了一辆货车,“机会来了。”凌风待那货车停在门口的一霎那,迅速奔向货车的一侧,向上一跃抓住了货车一侧上的护栏,慢慢的向上爬去,然后又轻轻的趴在整个货车的车顶上。

  而此时门口的那俩小喽啰正在跟司机攀谈着。货车司机与喽啰们骂骂咧咧的骂了几句,之后拿了一个单子就开车进去了。

  车子缓缓进入小院并没有立即停下来,而是继续驶向修理厂房中。在车顶上的凌风,掠扫了一眼小院的四周,整个小院内部全是废弃的轮胎,汽车,还有杂草,使整个院落显得特别的荒凉,唯有那崭新的围墙没有丝毫的损缺。当车驶向小楼的大门时,厂房的大门缓缓打开,从厂房里面又走出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人看了看司机递给他的单子,另外一个人在车周围转了一下,打开副驾驶座位上的车门坐了上去。

  “货车嚟咗”一个操持着粤语的声音对着对讲机喊着。

  当货车驶向厂房内部时,凌风在车顶上稍微的向上抬了抬身子,两眼向四周打量着,修理厂中废掉汽油的味道扑面而来,整个厂房车间内都凌乱着摆放着维修物件,在橘黄色的灯光下,让人感觉的的确确是个小型的修理厂。可是当货车继续驶向内部时,两个巨大绿色的门帘打开,那一幕让他惊呆了。里面的灯光将整个厂房照的更加明亮,周围都是满满的货箱,给人感觉很像一个码头,为了不叫人发现,凌风迅速从车上跳下,躲在周围的货箱中,顺便推了一辆运送货物的推车,搬了一个小货箱放在推车上,慢慢的向前推着,边推边向四周打量着整个厂房。厂房的内部显得很豁亮,第一层和第二层完全合成一层,二层上有几个人不停的盯着厂房中搬运货物的工人,旁边搬运的电梯不停的来回上下输送着货品。在凌风慢慢观察时,货车的司机跳下车来对凌风吼道:

  “妈妈的,快点给老子推货来,老婆还在家等着我呢。”

  凌风便加快了脚步。

  “**的哪来的,这么慢,搞什么呢,搞快点。”对方操持着广东话的骂道。

  凌风一句话也不说,立刻推着车跟着司机,坐在副驾驶位置的那个家伙跟在自己的后面,就在一刹那,他无意看见后面的这个人的胳膊上纹着一个老虎头。

  “这次终于让我找到你们了。”

  “妈的,想什么呢,搞快点。”货车司机又时不时回头吼了他几句。凌风冷眼的瞥了对方一眼,继续向前推。推到其中一个电梯前,坐着电梯下去了。运行了几分钟后电梯才停了下来,下面的电梯口又有两个人等着,腰里别着手枪。

  “单子给你….这批货可费劲了,路上遇到了好多条子。”司机唯唯诺诺的说着。

  其中一个人仔细看了之后,又看了看货,之后拿了一沓钱扔给了司机。

  “你看,我这都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拉活的,最近条子查的也挺紧,能不能再多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