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6 20:57:4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奥创誓纪
  4. 第一章 梦境

第一章 梦境

更新于:2017-04-21 11:36:04 字数:3659

  旭日射出一缕缕金辉,天空明镜般的的恬静,各种飞鸟是不是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随着太阳的继续爬升,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有生机,这是大自然的“杰作”。

  “哎,如此美景奈何小伙我孑然一身!”一道身影从楼道走出,眯了眯眼,伸了个懒腰,心里想着人生需要绽放,于是有了计划。

  作为男主角的延陵又释,像这样的叹气每天都会进行很多次,不,这不是反省,而是一种象征。延陵又释何许人也?是祖国大西北一座小城的普通高中生,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但在高考的大军下,本来就很普通的他,显得也就更加普通。不过打小在社会主义熏陶下,是个爱祖国,爱人民的,优秀共产主义接班人。

  ......

  “混蛋延陵又释!你每天不欺负我你会死吗?”

  这声音发自延陵又释身后不远处一名女生,这天气是个好天气,本来心情愉悦的她刚出门,就碰上对她来说是扫把星的延陵又释,刚才美美的好心情,一瞬间就烟消云散。这女孩也算蛮拼的,越想越恼火,书包撩到地下,向延陵又释追了上去!

  延陵又释也没有跑,眼看那女孩就要追过来了,说了声,你书包不见了,然后转身就上了公交车。

  就在那女孩回头看她书包的时候,公交车走了……

  当然那女孩的书包是在的,既然没追上,学总不能不上,女孩一脸委屈,狠狠跺了跺脚,便转过身跑去捡书包。

  延陵又释只坐了一站路,因为他得买个煎饼果子加冰糖雪梨,向刚才那女孩赔情道歉,这毕竟是“约炮神器”。刚把东西提手上,潜意识的感觉到一股杀死!

  正寻思回不回头,“畜生!延陵又释,你给我拿命来!”紧接着延陵又释就感觉眼前突然一黑,一阵眩晕过后,转身低头看见扔地上的书包,突然来了一肚子火。抬头看见那女孩双手叉腰,满脸愤怒。

  “死婆娘,你要死啊!”

  “畜生!是你欺负我先的!”

  两人掀起袖子准备干架时候,旁边走过一位大叔,“再不去可就迟到了!”

  延陵又释两人听这声音,怎么略感那么的耳熟呢?于是放下了眼前争斗,同时扭头看看是谁?不过真的很不巧,是他们的教导主任。

  ……

  两人上学时间在街上打闹,正好被教导主任逮到。延陵又释所在学校是本市的重点高中,因此学校的校规有时候就使学生人权显得不那么重要。

  “咱们学校政策你们是知道的,都大小伙子大姑娘了,在街上打打闹闹像什么样子?”边喝口茶边教训延陵又释两人。

  半个小时过去了,延陵又释看着锃亮的脑袋实在有些想吐,这人也太能扯了,摆谁谁都受不了,从远古扯到未来,还特别有建设性的对我国的经济发展提出了一些规划,总之两人都没有听。

  终于思想教育完了,因为两人态度较端正,只做罚站处理。

  两人站在走廊里,谁也不理谁,气氛格外的诡异。终于被一声“咕~”打破,延陵又释扭头看了看身边的女孩,女孩也有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延陵又释从书包取出买好早点,递给女孩。女孩拨开延陵又释的手,显然她还在生延陵又释的气。

  “好啦,别生我气了,吃吧,本来就是买给你的。”延陵又释用满含歉意的目光看向女孩。

  “你太过分了,延陵又释!我承认是对你有一丢丢好感,但你也不能这样欺负人,我对你太失望了!”女孩眼睛都憋红了,可以看出她并没有接受延陵又释的道歉。

  延陵又释无言以对,“我讨厌你!”女孩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跑开了,延陵又释呆呆的矗立在原地。

  女孩知道这一句对他的打击有多大,她也知道延陵又释这几年过得有多孤独。父母亲莫名其妙的失踪,势力的亲戚就像远离瘟疫一样远离他。这一切都是他一个人承受,别人眼中的傻子,却是非常的坚强,唯独晓洁知道他的经历,但现在,晓洁也离他而去。

  这时,延陵又释突然感觉右臂一阵刺痛,“又发作了吗?最近发作的越来越频繁了!”心里想着掀起袖子看到一块黑色符印浮现出来,过了一会又隐藏不见了。

  “我还真是个怪物啊!”延陵又释内心突然感到很可笑,整理好袖子,听到下课铃声后,便回到了教室。

  上课后,延陵又释也没有心思上课,再加上正处于盛夏时节,又被罚站了好久,又非常的疲倦,一股强烈的睡意袭上心头。

  延陵又释死撑着不去睡,撑着撑着终于再也撑不住了。

  终于放学铃声响了,延陵又释起身伸个懒腰,背起书包回家了。一个人走在街上,他也没有感觉很无聊,反正也习惯了。

  他扭头看向马路对面,发现一个熟悉的面孔,是他的妈妈。起初,他以为他看错了,他眨巴眨巴眼睛看过去,没错,那是他的妈妈,他永远不会忘记妈妈对他的笑容。

  他追了过去,但却没有发现妈妈,他原地寻找妈妈的踪影,终于在一条巷子中发现妈妈的背影。眼看就要追上了,周围的所有东西都消失了,漆黑的一片。

  这时右臂的符印又浮现出来,这次皮肤就想要撕裂了一样,延陵又释连忙掀起袖子看。

  延陵又释感觉到手臂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一样,撕心裂肺般的痛,他忍不住喊了出来,双眼变得血红。

  黑色符印化作一个面目扭曲,丑陋,可怕的怪物,一爪向延陵又释袭来。就要击到头部的时候,一道黑影将怪物的爪子拨开。

  “谁?”怪物发出低沉声音。

  黑影立在延陵又释面前,伸出食指点在后者额头,随之后者身上笼罩着红光。神秘黑影见延陵又释的痛苦有所减轻,变转身看向刚才袭击延陵又释的怪物。

  “黑炎,看来你并没有任何悔意啊!”神秘人目光平静的看着怪物。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尊者殿的那群混蛋!”被称为黑炎的怪物慢慢化作人形,用嘲讽的目光看向黑影。

  “你我都出自尊者殿,有些秘密,还是你自己采集的比较好,尊者殿远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黑炎用鄙夷的语气说着。

  神秘人平静的看着黑炎,“尊者殿不容诋毁,叛殿者死!”

  “哈哈哈,真是可笑,当年神尊老鬼带着那些蠢货都没能杀了我,就凭你也可以?”黑炎感觉自己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神秘人知道自己不是黑炎的对手,况且自己的时间也不多了。以黑炎现在的气息来判断,可能神尊大人都不会是对手。

  “怎么不说话了,你的时间不多了吧?”黑炎与神秘人是同时代的人,自然知道他的一些秘密。

  “跟你玩太无趣了,走了,下一次我醒来,可就再也见不到你了,从同一个地方来的咱俩没有感情怎么可能呢?老朋友,再见了!”正说着,黑炎化作一团黑雾又钻进了延陵又释的手臂。

  神秘人看着满头大汗的延陵又释,放出一道柔和的蓝光射入后者的额头。

  “能否压制黑炎煞气,还得靠你自己!”说完,神秘人盘腿一坐,双手结印,用自己的元素之力为延陵又释护体。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神秘人猛的睁开双眼,目光紧锁延陵又释,倒吸一口气,“尽然能化煞气为己所用,小子,这不知对你是福是祸?”

  说罢,伸出手掌探测延陵又释身体情况,神秘人微皱眉头,“黑炎在搞什么鬼?不但为这小鬼修复经脉,还打破封印,修改元素体质!”

  “按常理,同一种个体不应该产生多种元素体质,否则要么废,要么亡!”神秘人心里很疑惑,奇迹自然使人振奋,但这种让人匪夷所思的意外,却难让人兴奋起来。

  “看来我的任务要结束了,小鬼,你身上的秘密还有很多,这是你的宿命,我想我们很快就要见面了!”说罢,神秘人手一挥消失了。

  延陵又释猛的坐起来,发现自己在床上,他摸摸脑袋,自言自语,“原来做了个梦啊!”

  一个女孩走了进来,冲延陵又释微微一笑,“你醒了啊!”

  延陵又释努力的回忆自己的经历,“晓洁怎么是你,还有我怎么回家的?”

  女孩“嘿嘿”一笑,“你今天在课堂上睡着了,然后说梦话,还大喊大叫,怎么都叫不醒你,后来老班从你的手机中找到你的亲人,是个很帅的叔叔,把你带回家的。”

  “咕~”延陵又释的肚子叫了起来,他一天没吃东西了,但他心里很疑惑,这真的是梦吗,还有他的手机里除了朋友并没有自己的亲人!

  少年并不知道一只巨大手已经紧紧的抓住他,他正在陷入一个因他而起的阴谋。

  ……

  离小城20公里处一座山上,隐秘的一个山洞中有个静坐的黑衣男人,正是出现在延陵又释梦境中的那个神秘人。

  男人手里拿着一个卷轴,这时男人背后出现一名容貌大概有16、7岁,身着鹅黄色衣服的少女,“启乐,你打算用秘法,强行提升生命力,把那孩子送入我们的那个时间吗?”

  男子没有回答,看了看手中的卷轴,过了好一会才回答那少女,“那小子身体出现异变,搞不好会对这个时间造成巨大的灾难。依据守恒法则,我们的时间与那小子的所处的时间,是相互成立的,这里的世界被摧毁,我们的世界也会不复存在。能解决这个麻烦的,只有预言中提到的那个预言者!”

  男人走出山洞,看向城市,不由得捏紧了手中卷轴,说实在的,他的内心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不管怎么样,他都不应该把危险留在这个世界,如果留下来,那么他太自私了。

  “启乐,我能帮你做些什么?”女子出现在男人身旁。

  男人扭头看了看女子一眼,“你去请那小子来,我有事告诉他!”

  女子点点头,化作一团紫雾消失在男人身边,男人继续看向城市方向。

  在家中的延陵又释忽然心脏被捏住了一样痛,一种灵魂被人洞察的感觉,好像自己透明般的摆在别人面前,没有任何隐私。

  过了一会这种感觉消失了,“果然不简单,居然能够自己解除我对你的元素之力压制!”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出现在延陵又释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