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0 16:51:2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三眼天下
  4. 第一章:觉醒

第一章:觉醒

更新于:2017-03-08 15:38:46 字数:4155

  夕阳西下,暮霭红隘,天空边缘被卷上了一层红色的面纱,慢慢向着周围扩散。

  南明市。

  人潮人海的街道上,一个少年背着书包百无聊赖在街上走着,他头上戴着一个头戴式耳机,边走边摇头晃脑。

  街边充斥着许许多多的小地摊,卖的东西杂七杂八不一而足,多是些奇奇怪怪的小饰品,不少人驻足停下,看到相中的东西和摊主讨价还价。

  作为南明市最繁华的步行街,也是庞相回家的必经道路之一,这里的摊贩自然没有被城管取缔的风险,发展起来也是蓬勃兴旺。

  前面一个地摊是卖骨制饰品的,摊主正信口雌黄滔滔不绝的和围观的路人讲述着骨制饰品的好处。

  “这个手链可是用纯正的牦牛骨制成,戴上后不仅可以辟邪,戴久了还能改善身体滋润养颜,只要十五块钱……”

  每天都要听各种摊贩说着各种差不多台词的庞相对此嗤之以鼻,斜视了一眼往前走去。

  突然,庞相眼角瞥到了那地摊上的空地上,凭空出现了一样东西。

  一个骨质项链凭空出现在地摊上的空白处。

  庞相停住脚步,眨了眨眼睛,确认自己没眼花,明明这里刚才还是空的,怎么眨眼间就多出了一样项链。而且细细看下去,这项链的光泽似乎和那些骨质饰品不一样。

  仔细看那个骨质项链,它不像其他饰品那样五花八门恨不得各处都刻上奇奇怪怪的样式才能卖出去,只是一个简单的圆形,中心刻着一只竖着的眼睛。看上去明显就和其他饰品不同。

  庞相心中的好奇心大盛,他连忙走过去蹲下将那个项链拿起来观看。

  甫一入手,一股冰凉滑腻的感觉传入手心,如少女的肌肤一般,又像是玉制品的手感,明明只是一个骨制品。庞相又拿了一个饰品做比较,手感粗糙,摸起来的确就是个骨头,完全不能相比,并且这个项链的色调也比其他骨制品要白了许多。

  庞相看向了项链中心的竖眼,中心的竖眼仿佛有着一股魔力,吸引着庞相的视线不松开,彷如漩涡一般,随着看它的时间越来越长,一股要把庞相吸进去的感觉也传了出来。

  “快来……”

  一声少女的呢喃突然传入庞相的大脑。

  庞相一惊,抬起头疑惑的看着摊主,摊主是个中年大妈,正在和其他路人滔滔不绝的介绍她的手工品,粗豪的嗓音和少女温柔的呢喃完全不同,不是她。

  庞相回头看看周围,并没有什么相识的熟人,也没有什么人在看他。

  “难道幻听了?”

  于是再次低头看这件骨质项链。

  “快来……”

  又一声响起,这次庞相听清楚了,他手上一抖,骨质项链一个没拿稳就掉在了地上,他惊恐地盯着掉在地上的项链,这个声音……居然发自这个奇怪的骨质项链!

  这是什么情况?!

  摊主看得心中不满,不买也不要砸啊,砸坏了这么办,话说我什么时候雕过这种粗糙的垃圾玩意儿。

  摊主疑惑了看了一眼地上的项链,不满道:“不买不要乱碰,砸坏了这么办。”说着就要伸手去捡。

  “我买!”

  庞相连忙从地上捡起,生怕被别人抢先,这要是被别人碰到,肯定会发现其中的不同,毕竟质感方便差太多了。

  “多少钱?”

  摊主狐疑了看了眼庞相,心道一声怪人,然后又看了一眼庞相手中的项链,随便道:“给个十块好了。”

  庞相从兜里掏出十块钱递给了摊主,站起身将项链揣进上衣兜,大步离开。

  “赚了!”

  摊主心中窃喜,在她看来这种简单粗糙的玩意儿根本就卖不出去,没想到还真有这种傻帽付了钱,果然学生才是最好骗的群体啊。

  于是更加卖力的推销起自己的产品来。

  “赚了!”

  而同样有这个想法的人,此时正快步往家的方向走去,揣进兜里的手紧紧捏着项链,脸上神色难掩激动之意……

  ………………

  夕阳暮沉,暗色遮住了天空昭示着夜晚的到来,路灯提前亮起,在天未完全黑之前照亮了整个城市。

  庞相回到家时天差不多已经黑了,庞相的家在小区内的三楼,是一个较为宽敞的二居室。刚进门,在厨房里做饭的母亲就探出头来,看了原来是庞相就道:“是庞相啊,饭一会儿就好了,等你爸回来就可以了。”

  庞相的母亲是位护士,每天是否回来做饭取决于医院今天是否有安排,有时候一个多月都是回来晚,再加上父亲做的饭实在是难以下咽,所以庞相每天最期待的就是回家后看见母亲在做饭。

  不过今天可能有些不同。

  “哦……”

  庞相撂下一个字就冲进了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这孩子……怎么了?”

  母亲疑惑的看了一眼房门,平时都是高高兴兴的,怎么今天话都不说一句就回自己房间?母亲摇摇头,继续回厨房做饭。

  而庞相关上房门后将书包随手一丢,将灯打开,然后拉开电脑前的椅子坐下,也不打开电脑,将一直踹兜里的骨质项链拿出来。

  骨质项链上面有着一层细细的水泽,那是因为手一直在兜里攥久了憋出的汗沾到了上面,庞相忙用衣袖擦了擦。

  不知是汗的原因还是灯光的效应,骨质项链在白炽灯的照耀下好像蒙着一层淡淡的光,看起来洁白又带着一点朦胧感

  也许是错觉,庞相看见那淡淡光芒渐渐往中心的竖眼收拢,让竖眼变得似乎有神采了一些,似乎……有生命了一些。

  庞相盯着那颗竖眼,刚才那摊边突然出现的少女呢喃再次响起。

  “快来……”

  饶是庞相做好了心里准备,但是面对这样稀奇古怪的事情心跳还是不经意间漏了一拍。

  “你……你是谁?”

  庞相大着胆子问道。

  “快来……”

  声音没有回答,还是继续她的呼唤。

  “你是什么东西,你想干什么?!”

  庞相连声质问,可那个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答案。

  “快来……”

  项链中心的竖眼突然动了一下,就在庞相疑惑的时候,竖眼猛然发出一道强烈的光线,射中了庞相的额头。

  房间内的空气似乎变得有些浑浊,光线似乎变得也越来越强,并且也和这项链一样,充满着朦胧感。就是朦胧感稍微强了一点,像雾一样盖住了庞相的房间,遮住了庞相的身影。

  “这是什么啊!”

  庞相强忍额头的不适感,站起身就想打开窗户。

  就在庞相刚站起身的时候,如雾气的朦胧光芒散去,有一种拨开云雾见天日的感觉,只不过……好像哪里不太一样。

  “这……这是哪里?!”

  庞相看着完全陌生的场景,思维顿时陷入了呆滞……

  庞相所看见的并不是他那小小的房间,而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宽阔大殿。

  宽阔的大殿里,金色的圆柱支撑着这里,光滑如水晶的地上画满了奇奇怪怪的花纹,大殿里尽是一些庞相从未见过的物品。大殿正前方,一个巨大的金色雕像耸立在那里,雕像右手上拿着一柄三叉戟,左手上拿着一个巨大的珠子,威严肃穆注视着前方,令庞相感到惊奇的是,这个雕像的额头上,有着一颗和庞相手中项链一模一样的竖眼,竖眼周围还有着弯弯曲曲的花纹,从竖眼中心延伸到额角。

  雕像两旁,一堆身穿金色长袍的人们站立在两遍,闭目念着什么,像是在祷告,他们的额头上也有着跟雕像类似的金色竖眼纹身。而在中心处,雕像的下方,一个少女跪在那里闭目祈祷,她额头上同样有着一副竖眼纹身。

  “喂喂,你们是谁,我又是在哪里。”

  庞相大声问道,可惜这些人就跟聋了一样没有听到庞相的声音,任庞相无论大喊大叫都不予理会,就好像这个意外的不速之客不存在一般。

  “难道他们看不见我?”

  庞相现在所在的位置就在少女的前面,离少女近在咫尺,他细细观察着少女。少女有着一副绝美的容颜和一头及其靓丽的黑色长发,长发垂到了臀部,遮掩住了背后的完美曲线。

  庞相看着少女的容颜,有些失神,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无论是那些清纯玉女还是那些青春欲女在这个少女面前全部都黯然失色。少女闭目祷告的样子更为这绝美的容颜增添了一股神圣感,让人感觉不可侵犯。

  少女祈祷完毕,放下了合在胸前的双手,一个和庞相手中一模一样的项链出现在少女的胸前。

  “这……这是……”

  庞相看了看手中的项链,又看了看少女胸前的项链,洁白的骨制品同样泛着奇异的光泽,二者完全一样。

  少女这时睁开了眼睛,往庞相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虽然只是一眼,可在庞相眼里不亚于是滔天巨浪。

  她看得见我!

  少女樱唇轻启,吐出了几个字。庞相敢对天发誓,他的英语从来就没及格过,更别说其他的语言了。但是这个少女说出的明显不是汉语的语言,他愣是听懂了!

  “我在等你……”

  声音在庞相脑中转了几圈转化成了这样的意思,这在庞相耳里直接乍起了震天巨雷,因为这个少女的声音,和他刚才听到的少女呢喃……一模一样!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庞相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激动的他想抓住少女的肩膀,可手却直接从少女的身体里穿过。

  “幻象?”

  庞相震惊了。

  可这如果是幻境的话,少女又是如何看见自己的呢。

  少女平静的看着庞相,缓缓又吐出了几个字。说完后,她整个身影居然变得扭曲了起来,不仅是她,她身后的众人,身处的大殿,在庞相眼里都扭曲了起来。

  就像是镜子的破碎,庞相眼前的景象,也慢慢如同镜子一样,破碎了。

  “我在等你,同族……”

  只有耳边还萦绕着……少女温柔的声音。

  再次看到的,还是自己的房间,没有朦胧如雾气的光线,空气也恢复了正常,手里的项链也不在发着那淡淡的光芒,一切都仿佛从未发生过。

  庞相瘫坐在椅子上,沉默地消化着刚才发生的一切,这样玄奇的事情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这让庞相在难以接受的同时又有些兴奋。

  小的时候他就想过很多,看着父母亲人为了生活奔波,看着周遭朋友在平凡中喜怒哀乐,所为的,不过是拘泥于表象的小事而已。

  至少,庞相是这么觉得的。

  值得吗?

  人生百年,驹隙之间,无论多么努力,终究不过是一坯黄土,既不能长生不死,亦不能流芳百世。

  “你在等我?”

  庞相喃喃道,他凝视着手中项链,举起手,缓缓系到了脖子上。

  “那么就让我看看,我有什么值得你去等的!”

  滚烫的感觉在胸膛前迸发,如同被火烤一般的灼热感灼烧着庞相的胸口,额头上的不适感越来越凶猛,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庞相的额头前破出,一股涨裂的感觉油然而生。

  “额……”

  庞相抱住额头,发出一声压抑的嗓音。他感觉自己额头前有什么东西钻了出来,异样感占据了整个额头。勉强抬起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电脑屏,上面倒映出了庞相普通的面庞,额头上,一个竖眼花纹呈现。

  和先前那少女以及其他人一样,额头正中心有着金色的竖眼纹,还有其他奇奇怪怪的花纹从竖眼中心往外扩展直到额角,诡异之中又带着些许神秘。

  “这是……”

  庞相举起手,想摸摸额头上的竖眼纹,还没碰到,一个类似于电子合成音的声音就响起了。

  “检测到三眼族血脉,辅助系统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