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3 02:48:06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我可以是我吗
  4. 当我成为另一个我

当我成为另一个我

更新于:2017-04-04 14:17:46 字数:4177

字体: 字号:
我可以是我吗目录
共2章
  总有人会嗟叹人生的无奈,我们总是会冒出这么一个念头:如果我能变成另外一个不相干的人,会不会一切都会好很多?

  这个念头在一个火热的夏日在林新的脑海里浮现出来。林新是一个大一的学生,每学期的期末考试都会有那么一门或者两门壮烈的学科。他也不想,他可以是一个好学生,但他有时候静下来的时候会有一种可怕的孤寂感,它来自于林新对未来的担忧:我是名牌大学生,我毕业以后如果不去创业,每年工资最高不过20万,而我如果想在H市这个地方安家立业,我买的房子起码在300万以上,而且房价还在涨,我该怎么办?

  很典型的理科男生的思维。不是吗,感性的人是不会在大一这个年纪去纠结毕业后的事情。

  但很不幸,林新一直为此忧心忡忡,他觉得凭现在的自己,是不可能以一个很惬意安心的姿态迎接未来,于是,他颓废了。

  当一个人对未来的一切失去希冀的时候,他只为活着而活着,但命运总是会和一些忽视希望的人开一些玩笑。

  林新收到一个匿名的包裹,是一小瓶没贴任何标志的试用版香水,林新打开喷头,一股子奇异果的味道从鼻子流进他的百骸,刺激的林新一个踉跄,直直躺倒在地上。

  林新艰难的爬了起来,想看看这宛如罂粟般让人上瘾的东西,可是惊悚的是这个瓶子里早就没有什么液体剩下来,这一下的惊讶让他毛骨悚然,任何人都会认为这是什么毒药吧,林新自然也不例外。他恍恍惚惚的躺倒在床上,幻想着自己的死状。

  虽然对自己的未来不抱任何希望,甚至有点绝望的情绪,但当他想起自己的父母,一切又显得那么的幼稚可笑,大部分的人都是在为别人活着,而他虽然不至于自大到对自己的实际价值认识不足,但他还是很清楚一个家庭少了一个孩子会是什么样子·····他不愿意去想,在这一刻,他才真正对死亡感到惶恐。

  --------------------------------------------------------------------------------------------

  市中心医院,林新看着拿着血液报告单的医生,很紧张的颤抖着,他在等待宣判。

  医生是一个27年华的女子,明媚而端庄。

  “林新是吧,你的血液指数是很正常的,除了红细胞数有些多以外并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你的血液含有一些不知名元素。”她顿了一顿,抚了一下额角。“如果你同意的话,我想对你的血液样本进行分析”

  筱泠是A国MIT的毕业生,专攻人类遗传学,现在已经拿到博士学位,是这个医院的特聘专家,但一般不进行临床研究。这个病人的血液报告是在今天一早,自己在这家医院的师父赵教授给自己看的,很显然,自己师父都束手无策的样本,自然是激起了自己研究的欲望,但病人的家庭病史显然是很大的突破口。

  “情况是不是很严重?”林新惨淡的笑着,有一点苍白。

  “不能确定,你家里是不是有什么遗传病史?能不能和我说一下,方便的话。”筱泠蹙起眉头,有点沉重。

  林新缓缓滴摇着头“从来都没有”爸爸妈妈都是无病无灾的人,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都健在,家里人除了为了他的未来在担忧外,确实其乐融融。

  筱泠只好开导道:“你别这么一副要死的表情好不好,等我们好好研究完血液样本之后在下定论好不?”

  林新只好点头,站起来走了开去。

  筱泠摇了摇头,说:“明天就会有结果,方便的话留个电话,或者再来一趟。”

  林新恍若未觉,失了魂似得走向外面,腿一软,倒在了过道上。筱泠一惊,努力扶起林新,叹了口气,将他扶向旁边的观察病房。

  好不容易安顿好林新,筱泠不禁纳闷到“这小子怎么老是认为自己会死呢?”

  观察到林新的脸有一点过分的红润了,她向前摸了摸他的额头,果然是发烧了啊······她有点无奈的前往药房去准备一下输液,主要是叫护士来做这些,她对这种操作有天生的恐惧心理。

  林新这时候自然也不好受,全身的骨头都要融化了一般,血液也似乎在沸腾,突然某个东西炸裂开来,世界仿佛又归于平静。

  筱泠带着小姐妹走了进来,发现林新有些异样,他头发怎么有些“娘”~~皮肤也不是之前的小麦色,而变成细嫩的白。走进一看,脸倒是没怎么变,筱泠认为自己有些神经质了,招呼小姐妹过来,并掀开了林新的被子,她撸起林新的秋衫的袖子,忽然间愣了一下,这白的不想是男生的手呀,手指像葱白一样,软嫩而纤细但显然没有男生的手指那般修长。

  筱泠开始怀疑起这可怕的10分钟发生的骇人听闻的一切。

  摸了一下林新的额头,依然淡淡的烧着,但显然消了很多,显然是不需要打点滴了。哄骗走白跑一趟的小姐妹,筱泠坐在林新的床头,思索起一切,没多久,在吩咐护士照看好林新后,自己转入实验室开始了血液分析。

  ---------------------------------------------------------------------------------------------

  天已近昏,月上南山。

  林新眨了眨眼睛,适应了周围的白色后,看见了一边站着思索的筱泠。

  “不好意思啊,医生,给你添麻烦了。”林新不好意思的说道,但说完后却明显觉得有些异常,自己的声音为什么这么奶声奶气·····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自己的声音让自己惊讶不少,刚才的声音显然不是一个成年男人该有的声音,他检查着自己的身体。一切仿佛是正常的,但一切似乎又是不正常的,这让林新更加的绝望。

  “怎么了?”筱泠淡淡的问道。

  “不知道·····觉得好像自己的身体被打乱了”准确的说是一种全新的力量在蛮横的打破原有的桎梏。

  “你的血液样本我已经基本分析清楚了,goodnewsorbadnews?"筱泠微笑地眨了眨眼睛。

  “好消息吧····”林新小白鼠般得试探道。

  “那就是你根本不会死,你就别担心那个啦。”筱泠好笑的说道。

  “那坏消息呢?”林新心情大好,自己实在是有些颓废了,生活还是很美好的,自己不该这么消极。

  筱泠顿了顿,神色有些萎顿,缓缓开口,却是欲言又止。林新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他醒来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不对劲······

  筱泠组织好语言,终于开始尝试着解释:“我在你血液里发现了很多再生因子,这种因子会分解你原有的细胞结构,并重新构建,特别是在你身体机能在低能荷的时候这种变化会更加剧烈,就比如你刚才,刚才的血常规报告不是很有代表性,我去给你做了更精密的化验,你的雌性激素是正常女性的100倍!你知道吗?一般人都会死的而你却没事。”

  林新张了张嘴,并未得到重点。

  筱泠闭上眼睛再缓缓睁开,说了一句差点雷死林新的话“也就是说很有可能你会变成一个女人,完全的。”

  林新睁大了眼睛,显然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筱泠无奈的摇摇头,从床头拿起一副镜子,摆到林新面前.

  这确实很娘。林新在努力找着一点点像男生的地方,但确实从镜子上找不到。

  秋衫大了很多自己的中指勉强够得到原来刚好到手腕的袖子,自己的皮肤早就不见了自己踢球所留下的健康小麦色,而是一种白里透红的感觉,娇嫩如婴儿。自己的虎目也变成了单纯澄澈的大眼睛,剑眉也只剩下淡淡的新月痕迹,大鼻头,厚嘴唇也齐齐瘦身,自己的脸庞也变得有些圆润。身体虽然瘦小了很多也可能矮了很多,但胸部明显是平的,下面的兄弟虽然萎靡不振,但明显还是有的。自己健壮的大腿小腿却让林新欲哭无泪的变得非常的细。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小受?

  但当林新摸了摸自己乌黑发亮且过耳的头发时,他忽然凄惨的发现自己应该连小受都已经不算了,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伪娘!甚至是一个人妖!

  林新又有点想撞墙了,父亲是一个很传统的人,自己是嫡系家族里的唯一传人,家族不大,却有自己的荣誉与骄傲,自己这种变得不男不女的人简直对自己父亲族长的身份和面子是一种侮辱与羞耻。

  想到这一节,林新忍不住眼角泛酸,他不断提醒自己,自己是个男生,应该要坚强。但事与愿违,自己真的嘤嘤的抽泣着,怀想起自己19年的时光,活的真的不像一个男人,被家里人安排了一切,到终点前发现一切都不是自己的菜而畏惧前往终点。

  自己只是一个累赘!

  林新终于忍不住绝望的情绪大声的宣泄着自己的情绪,通过哭泣,一个男人所舍弃的方式,而在这同时,林新在潜意识里也已经和自己的男生岁月说拜拜了。

  一只温软的手在自己的背上轻轻拍着。林新抬起头看着这个大姐姐般明媚的女子,她眼里也含着泪花。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们今天才认识。”林新努力让自己语气平静些低沉些,但尽管很努力,但怎么都是一副小女生受委屈后抱怨的语气。

  “我有一个妹妹,比我小5岁,她走的时候和你一般大,就连你们哭泣的样子都那么相似。”筱泠顿了顿。“她得了白血病,走的时候很痛苦,而我毫无办法。”

  筱泠突然抱紧了林新,惹得林新脸一阵红一阵白。筱泠继续说道:“妹妹,对不起,姐姐没用,没想出办法救你。”林新突然觉得自己很幸运,自己虽然不能做一个男生,但自己仍然活着,还可以孝顺父母,虽然再也不可能回到家里去了,自己绝不能再让家人羞耻了,自己“死了”,父母只要从支系里过继来一个男孩子就可以了,自己只能通过多赚点钱默默的关心他们来报答养育之恩了。

  林新黯然的抱着筱泠,他知道筱泠已经进入了她自己的记忆,对着这个此刻如此脆弱的女子,林新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幸运,他怕着筱泠的背,柔声说道:“姐,别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筱泠猛的抬起头来,尴尬的一笑:“对不起,我失态了。你很像我妹妹。”

  林新无所谓的笑着:“没事,你这么帮我,我怎么会怪你呢。”林新叹了口气说:“我先走了,谢谢你,医生,对了还不知道您的名字呢。”

  “筱泠,竹字头得筱,三点水的泠。”筱泠有点不放心的问道:“你怎么办呢接下来,是要去告诉你父母吗。”

  林新神色一黯,回答道:“我····没有父母了”

  “那你准备回学校吗?”筱泠接着问。

  “我这副样子还能回学校吗?”林新有些懊恼,他发现自己真的是无路可走了。

  筱泠沉默了,忽然挽起林新的手臂,将他转至自己面前说,我可以喊你一声妹妹吗?筱泠想让林新尽快接受现实。林新虽然很不愿意,但事实摆在眼前,自己只能接受,他缓缓点了点头。筱泠开心的再一次把林新拥入怀中说:“从今天起我就是你姐姐了,我们在这个世界上都没有亲人了,让我们给对方一个温暖的港湾,好吗。”筱泠轻轻的在林新的耳朵边说着。

  想不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能有一个依靠。林新也抱紧了这个以后所眷恋的港湾。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我可以是我吗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