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9-28 20:33:08

请君入劫

梧桐斋主人 著

       鸿蒙初开,大道孕生天地万物,人为万物之灵.此时大道昌盛,人在道中如同鱼游水里.人与道合,长寿者比比皆是,百岁亡而称殇千岁才是暮年.仙路坦荡,养性修身即可成仙,后世人称鸿蒙仙.然,岁月流转,亿万年来大道流失,人心不古诡变百出,与道渐行渐远,不再为天地眷顾.四十不惑六十已花甲百岁可望不可求.仙路变得坎坷艰难,人欲成仙必要历经千难万险.纵如此也不能为天地认同,每百年千年或万年不等降下一次天劫,修士则炼就各种翻天覆地的法宝来抵御天劫.成仙从修身养性顺应自然变成了养丹炼宝对抗天意.终于,大道震怒.据盘古石所记,宇宙中将有一次大道劫,斩尽天下不合道的人与物.人鬼妖魔神仙六界皆在劫中,而发生时间就在今日今时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阅心”手机阅读

章节预览


第一章 杨柳村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七月的天气酷热难当.太阳就像一个大火球挂在天上,默默的炙烤着大地.

  杨柳村,鲁西北的一个小村庄,村子前后里外种了许多的杨树和柳树,许多高可参天的老树年龄比村子里最老的老人的年龄还要大.特别是村子东头上的那棵大柳树,不知道已有几百岁了.它枝繁叶茂.十几个人坐在下面乘凉也不嫌挤.

  老柳树生在一条南北大路的路边上,往北不出十里路就是长安镇.路的西侧是条小河,与大道平行向北.穿过长安镇进入大运河.小河本无名,十几年前柳絮飞考中秀才,为这条小河起了个大气的名字:柳春江.

  河边上载满了杨柳.在这个死气沉沉的三伏天里也唯有这里小河潺潺杨柳依依,不失为一个乘凉的好地方.

  小河的西侧是一片庄稼地,再往西不远就是杨柳村.一个单孔的小石桥横在河面上,沟通了村子和外面的世界

  晌午时分,一群男人们刚刚用过午饭便跑了过来,扛着锄,锹,耙子等农具来到河边乘凉.只等天一凉快就要下地干活去.除了东边离此不远的那个小土岗和藏山林,这里便是最凉快的地方了.岗子上虽然风大,但是有些怪异,百十年来几乎无人进去过.因此这个有水有风靠大树的地方多少年来便是杨柳村人避暑的乐园.

  一群大人坐在大柳树下或闭目养神,或谈天说地。还有人拿树枝画个棋盘以石子和土坷垃当子,下几盘只有当地人才会的烂棋.

  孩子们有的爬到树上抓知了,灵活的像只猴子.有的在树荫下呼呼大睡.有的则跳进河里嬉戏打闹.欢快的笑声让这沉闷而又炎热的晌午多了一丝凉意.清澈的河水在他们身上滑过,太阳照耀下的皮肤像是黝黑的缎子.他们一会儿潜入水里,一会儿又跃上水面.像只鱼鹰一样追逐的小鱼儿们乱窜.

  老柳树的南边,不远处有棵高大的梧桐树,树下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孩子们的私塾先生,长安镇有镇以来唯一一位秀才:柳絮飞.在他下首处坐着的是他的得意弟子,村娃们的榜样,聪明好学的柳轻风.

  柳先生正在给他的弟子讲解论语,在他们身边趴着一条大黄狗,阔口咧腮,又肥又壮,像只小牛犊子.这是杨柳村的狗头领,轻风家的大黄.也是村中一霸,无人敢惹.柳轻风走到哪它跟到哪,寸步不离.连私塾那般庄严肃穆的圣地都有它的一个角落.

  不知不觉正午时分已经过去了,可是炎热丝毫不减.不仅如此,连中午时候的那点小风都没了,天空中仅有的几片云彩散去了.树叶一动不动.炎热变成闷热,热的让人喘口气都难.天上没有了云彩,阳光毫无阻拦的直射进大地,干燥的土地上腾起缕缕若隐若现的白烟,像是快要烧开的蒸笼.大人们无精打采的闭目养神.孩子玩儿的累了,趴在岸边的树影下休息.

  四处静悄悄,连知了都懒得叫唤一声.

  柳秀才和轻风各拿了一本书默默看着.大黄趴在地上吐着血红的大舌头.'哈哈'的吐着热气,闷热让它想睡睡不下,可是不睡又太无聊,即不识字也不会看书,于是就咕噜着一双大眼东瞧瞧细看看,希望能发现一个来往过路的生人给他撒撒威风,解解闷.

  可惜看来看去看了许久都是熟人,让它不好意思下口.

  '哪怕有只青蛙也好啊,可以踩两脚解解闷,哎',大黄无聊的伸了个懒腰,突然,正当它失望的时候眼前一亮.从大路的南边走来两个小小的身影.

  它们走的很慢,但绝对是朝着这个方向来的.大黄立即来了精神,贴在地上的头抬了起来,'看个头比自己小很多',它嘿嘿一阵傻笑,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两个身影,'什么东西?,'

  炽热的阳光烧烤着大地,地面和大黄一样也在'哈哈'的吐着热气,空气几乎要燃烧起来.热浪在地面上翻滚,稍远一点就看不清楚,朦朦胧胧中,就见那两个小东西越走越近,等走到近前它终于看清楚了,是两只猫咪.

  前面是只黄白黑三色的大花猫,在它的右下方紧跟着的是一只虎头虎脑的狸猫.看块头比花猫要略壮一点.

  两只小猫不紧不慢的朝着这边走来.灼热如炭火的地面它们就像走在绿茵地上.

  眼看两只小东西走近,大黄蹭的一声跳了起来.捉弄猫咪是它的拿手好戏.它蹬了蹬后退,又踢了踢前腿,大尾巴摇了三摇,折腾起满地的尘土.抖抖小牛犊大小的身子又摇摇头,竖起大尾巴.跳到路中间,张开大口

  '汪','汪汪'

  它威风凛凛的站在路中央,俨然一只拦路恶虎.'汪','汪汪',大黄发出警告,告诉过路的立即站住,不要再前进一步.这里已是它的地盘.

  依据大黄多年的经验,这两只猫咪应该吓的一动不敢动,任它上去欺负.或者是扭回头仓皇逃跑,逃到旁边的大树上去.然后它再追到大树下,一顿狂吠,吓得猫咪哆哆嗦嗦喵喵直叫就是不敢下来.

  可是出乎它的意料,两只小猫咪径直走了过来,看到没看它一眼,好似它不存在一眼.它们走的不紧不慢,迈着优雅的步子,人类最美的舞蹈也不如它们走路好看

  大黄不高兴了,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藐视,尊严被无情的侮辱,村霸的权威受到了严重的侵犯。

  它跳上前去迎上两只猫咪,张开血盆大口,'呜..呜..',它再次发出警告,露出一口锋利的参差不齐的狗牙齿.亮晶晶十分的吓人.

  两只猫咪对它的恐吓无动于衷.

  '...呜..',大黄真的怒了,它吹响了冲锋的口哨,随时准备冲上前去把两只小猫拿下.

  近了,小猫咪越走越近,转眼间已来到它跟前.

  '汪汪..呜..呜..'这是最后一次警告,就见它后腿绷直,屁股高高翘起.两只前爪匍匐在地,好似山林伺机待发的猛虎随时准备扑向猎物.高大的身躯,血盆大口,真实凶残至极.

  可惜,这样的凶猛依然没能让猎物害怕而停下脚步.

  花猫像迈着轻盈的小步子不紧不慢径直朝前走去,把威武的大黄当成一个路边的大木头墩子一样.小狸猫斜睨它一眼与它擦身而过.

  大黄愣住了,结果出乎它的意料,哪里做的不对?难道还不够威风?它呆呆站在那里,好半天没回过神来.真像一个木雕泥塑的恶犬一样,纹丝不动.

  ‘哈哈哈哈’,人们的目光早被它的叫声吸引过来了,看戏一样的看着它,见它这呆若木鸡的样子,忍不住大笑起来.

  '呜..汪...呜..',大黄无法忍受,也无需忍受.这是对它最大的羞辱.注定成为它狗生的一大污点.它转回身来.一声大吼,扑了上去,就像猛虎扑向黄羊.大口张开朝着小狸猫的脖子咬了下去.

  ‘大黄!’,轻风大声呵斥,可是已经晚了.小狸猫眼看就要葬身那张大嘴里.

  可就在这时,就听一声惨叫,'嗷..嗷',惊人的一幕发生了,不知为何大黄飞天而起,冲向云霄.它像是狂风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在空中乱舞.它挣扎着,翻滚着,惨叫着,在天上不知翻了多少个跟斗,最后它飞过老柳树,掠过河边杨柳的树梢'扑通’一声掉进河里.

  '嗷..嗷..'

  大黄凄惨的叫声传向四面八方.

  '嗷呜..','嗷呜..'

  杨柳村的狗们听见了,不约而同的叫了起来为头领壮声威.

  '怎么了?'孩子们不知道为什么大黄突然从天而降像颗大石头砸进柳春江,全都站起来向河里望去.

  就见大黄一顿激烈的狗刨爬上岸来,它顾不得甩干身上的水.夹着尾巴,散开丫子,惶惶如丧家之犬头也不回吱吱叫着朝村子里跑去,哪里还是威猛的村霸,完全成了一只欺软怕硬被人痛打了一顿的落水狗.

  看热闹的人惊呆了,人们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大黄为什么突然飞上天去?这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就像出乎大黄的意料一样.他们只看到大黄要去咬小狸猫.就在将要咬上还没咬到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牛犊大的一条狗突然飞了起来.杨柳村的老爷们儿们就像见鬼了一样目瞪口呆的看着两只小猫从他们面前走过.

  他们莫名其妙,一头雾水.看着那两只小猫心中隐约间升起一丝的恐惧.

  他们没有看清楚,大黄眼神可是比他们好,它看的清清楚楚.

  就在那一刻,它终生难忘的那一刻.一只金光大手突然出现在它面前,它好似从九霄云外探下来的,又像是从九幽地府里伸出来的.

  那一刹那很恐怖,它感觉到了一种从灵魂深处传来的恐惧.

  它想起了被自己欺负的过的无助的猫咪们.它感受到了曾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倒霉蛤蟆们的感受.这一刻,它觉得自己连蛤蟆都不如.

  面对这只大手它无能为力,它无法反抗,也不敢反抗,甚至都没有反抗的念头,任由那只大手将它高高抛起

  与此同时,一道神念如当头棒喝,在它空白的脑海里响起,震动它那惊悚的灵魂,威严不容抗拒:

  '滚!'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