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2 03:36:57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单兵之王
  4. 第一章 诀别大桥东

第一章 诀别大桥东

更新于:2018-05-28 19:40:17 字数:3335

  “给我一个理由!”

  荆楚望着水若茵的侧脸,语气完全没有该有的问罪态度,反而是一种乞求。眼神延伸到水若茵的长发,发尾微卷,披在肩上,配着紧身长裙,纤细的身体落入眼底。

  水若茵顺着长江大桥望向远方,远方运沙的船只随着夕阳沉入天际,不曾眨动的睫毛下是高挺的鼻子,本该梨涡浅笑的她此时紧紧抿着嘴。

  沉默,在这盛夏的季节,冰冷的气息强大到足以凝固荆楚所有的坚持。

  “好!至少告诉我为什么?”

  荆楚双手托在护栏上,眼神移开到桥下川流不息的长江,钢筋水泥的投影在水纹摇曳里支离破碎。

  “当”黄鹤楼的钟声响起时,强劲的音线似乎打破了尴尬的对白。水若茵侧身,露出全貌,绝世容颜里却不带半点微笑,复杂的眼里有火在燃烧,但又被一层寒霜盖住了眼帘。在火与霜的眼角,有冰晶的水珠在流淌。

  “楚!你还不明白么!我们根本就是不可能相交的两条直线,强行交集只会越来越乱,破坏了各自的生活,在彼此的世界边缘伤害对方,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你不会懂的!

  楚!再见!”

  水若茵转身,只留下一个伸手却不能触及的背影。

  “这不是理由,你一定有什么瞒着我!”

  荆楚提高了音量,但是水若茵的步伐丝毫不乱,顺着长江大桥的人行道离去,逐渐模糊的背影逐渐与遥望的黄鹤楼融于小山之中。

  “若茵!若茵!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知道吗?我不相信你是这样的人!你在骗我!“

  荆楚狂奔,分开人群,在几颗防风树下拦住了女孩。

  荆楚从来没有这样大声吼过,至少在水若茵的印象里,没有这样吼过她,但那又怎样呢。

  水若茵抱着纤细的双臂,小嘴咬合着,绕过楚,径直往前走。水若茵走了几分钟,发现荆楚还在后面跟着,停步,转身,望着十步之外的楚。

  开口道:“楚!一定要我说出实情么!好!我今天就告诉你!”

  夜色扑面而来,但女孩轻微的哽咽面容依稀落入楚的眼中,荆楚刚想踏出一步,水若茵立即警觉的退后一步。

  这犹如防范陌生人的下意识行为,如一根根噬牙钉将楚钉在了十字架上,宣判了他的死刑。

  “两年前,当我还是水家的二小姐的时候,我渴望看到外面的世界,说起来可笑。都二十一世纪了,水家居然封建到限制女眷的出行,不许外出,就连授课都是家教承包。

  一座城堡,困了我十七年!

  同样是那个盛夏,我还清晰的记得那天的知了叫得特别响亮,就像是拥有了整个夏天。那颗三叉树上,推开窗户的我看到了第一个外人,一个大男孩,笑得特别腼腆!后来才知道那些知了都是你从其他院子抓来的。

  我那时好傻,完全没有想过你是怎么穿越水家重重的防卫来到后院的。我们水家虽说不是传承千年的世家,至少也是一方豪族,其防备力量何其坚固。一个普通的十七岁男孩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进来!

  可笑!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也感谢你这两年的陪伴。但是直到上个星期,水家的特卫首领白叔找到了我,告诉了我一个至今难以相信的事实!

  楚,没想到,你居然是一个国际通缉犯!

  可笑我从小崇拜外面的大侠是劫富济贫,行侠仗义。一直渴望嫁给一个大侠!

  我不要那些一生下来就坐拥上亿资产的公子少爷。

  我一直笃信你是一个好人!

  可这些我都不在乎!

  只要我喜欢,就算你是国际通缉犯,就算是与世界为敌,我都不怕,你知道么!

  可是让我绝望的是,你居然偷了我水家牺牲了多少人命从南美洲交易回来给我娘亲治病的最后一道药材。没想到,从一开始,我们就注定了这样的结局!

  就在昨天,我娘亲不治身亡!

  怎么?还不想承认!

  你走!

  我不想再看到你!”

  水若茵憋了很久,一口气将藏在心里的话语倾诉而出,可惜这个给了自己最坚实臂膀的男人,间接性的杀了自己母亲。

  “什么?你母亲死了?这不可能,我根本没偷什么所谓的药材!我那次去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啊!”

  荆楚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漩涡,一个设计了两年的局,自己成了那个过河卒!十步之遥,仿佛划出一道结界,将水若茵格挡在那一边。

  “什么重要的事情?我看是别有用心!呵呵,事到如今还在撒谎,你这个骗子!滚!我不想再看到你!”

  水若茵眼里的世界已经崩塌,后退几步,转而几步跑远,隐入了黑暗之中,将荆楚的眸子带进了无底的深渊。

  “若茵!若茵!你听我说!我那次去,真的是有重要的事啊!

  用力按了一下额头,楚不禁头疼起来!

  到底是谁这么处心积虑?难道就只是为了拆开他和水若茵?这不可能?方法有千万种,这绝对是最下乘的那一种。一定有什么自己不注意的地方,在编织一张巨型的网,这个网里的鱼居然包括了华夏帝国的名门望族!

  荆楚沉思一阵,还是得暗中跟着水若茵,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抱怨也没用,当前唯一的办法就是暗中查明一切!

  荆楚欲动,一股寒意来袭!

  就在荆楚失神的一瞬间,荆楚就感觉到了致命的威胁!至少七名狙击手锁定了他!

  “别动,年轻人!哥哥我一个走火,就会爆了你的头哦!”一口蹩脚的伦敦腔,让荆楚不禁鄙视,模仿就不能专业点。

  两个魁梧大汉端着安装了消声器的手枪从树上滑了下来,动作利索的程度不亚于国际雇佣兵。

  话音传来之前,八个红点射到了楚的全身要害!

  光凭这狙击的角度,就可以看出绝对是雇佣兵里面一等一的高手,至少是A级。

  荆楚冷笑,一件事情没有理清,又来一拨人搅局!任他什么牛鬼蛇神,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对!

  “荆楚?国际S级通缉犯!三十六国的黑名单!巴黎卢浮宫,意大利教堂,日本山口组,印度泰姬陵等等都有你楚阎罗的痕迹!风头很足啊!自创轮回殿杀手组,端了不少成名已久的杀手组织,杀手界送了你一个楚阎罗的外号也算是名副其实!不过可惜啊!听说你偷了不少好东西,哥们我们几个最近手头紧,也不贪心,只是分一碗汤喝喝!“

  两个魁梧大汉走近了看,脸上还涂抹着劣质的油彩,两人腰间的短刀,倒是军工大杀器!德国兵工厂制造!

  开口说话的那人,伸开手掌,一个纸团扔出。

  破空声未至,纸团已经被荆楚捏在了手里,一个类似手机模型图纸在折痕中清晰的展露了出来。

  对手机不陌生的荆楚很快认出纸上画的是手机的一部分,面壳的三视图。除了密密麻麻的线条和数值的标注,也没什么特别,页脚注明的是深海BH科技集团,型号V95-01。

  “不好意思,这个什么V95手机还真没有!以你们的本事,想要手机还不容易,就算是水果公司的安保都抵挡不住你们海狮佣兵团的突击!

  滚吧,惹了我轮回殿,就算是海狮亲自前来,也得客气一点!”

  荆楚将这张A4打印纸折了个飞机,轻轻一送,丢进了垃圾箱。完全无视了全球七大顶尖佣兵团之一的海狮佣兵团!

  “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海狮佣兵团的?”另一个没说话的大汉忍不住问道。

  “切,莽夫!全天下除了海狮佣兵团,谁会用这么low的纹身!”

  “你!”

  前面说话的大汉举了举手枪,示意了一下楚身上的红点,说话注意点,不然开枪了!

  “不错,我们就是海狮佣兵团的,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大中华区分部的负责人,外号海龙,这是我部下,海鲨。

  楚阎罗不要动了杀意,我们这么做完全是因为楚阎罗威名在外,我们必须得做一些保命撤退不是。

  轮回殿的得力干将——甘露在一次入侵北非的时候被擒获了,真是有种!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陆战沙兵都敢惹,还去人家老窝斩了一个不小的头目。可惜,沙漠里面,只有沙兵才是王者!”

  “哦?这是要挟还是交易?”荆楚阴沉着,丝毫不掩饰心里的愤怒,轮回殿自成立以来一共只有四名成员,平时都是单枪匹马,闯荡天下。但四个人的感情丝毫不变,每年八月一日相聚首,畅谈各自亡命天涯的辛酸与苦辣。

  “要挟也好,交易也罢!我们只是想要一样东西而已,楚阎罗立刻启程去深海,偷来这个型号的手机,我们北非见,带楚阎罗去北非看看尼罗河的风光,那一定很美!这个交易很公平!

  对了,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这是那死胖子的贴身徽章,没想到还是个特种兵!

  再见!”

  荆楚接过海龙扔出的徽章,拿到手上一闻鼻子就承认了这胖子的身份,这徽章上散发的独特气味,没人仿制得了。

  “为什么不能自己去深海?难到深海有什么你们忌惮的吗?”荆楚可不认为只是偷个手机这么简单!

  “华夏有神龙,西昆仑,东吴江,北黄旗,南剃头!”

  海龙咧嘴一笑,一口被草烟熏黄的大门牙露了出来,暴露了自己的国籍。不过荆楚没有在意,反而是这句话勾起了他多年尘封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