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52:47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汶一界
  4. 第三章 归来

第三章 归来

更新于:2018-03-15 20:05:59 字数:2241

  站在门口的陈羽中顿时觉得无话可说……

  张老板的确是个没有人去关心的人,他似乎就不属于这个城市。每天像一个游走在世界边缘的人一样,像一个叫陈羽中的少年一样,他的生老病死甚至都没有一个好哥们在意。那感觉,怎么那么熟悉………

  陈羽中没想到自己还能在人间碰到这样的人,就是那种被世界抛弃的游魂的感觉……陈羽中现在就是这种感觉。自己孤独地生活在一个不知名的角落,下雨,起风,落雪……悲伤的和欢喜的,从没有去问你一句。那种漂浮在人间之外的行尸走肉的状态让他怀念起那个云雾缭绕的庞大复杂的世界。

  只是他不能预料到自己还能不能回去,回去那个他应该长眠的世界……陈羽中心里的某处好像在隐隐作痛……一个熟悉的画面一闪而过:白色雪原上,一个庞大的宫殿,一个赤身裸体的少年……

  “老弟,怎么了?”张老板看陈羽中突然沉默下来,“没什么,四哥,我说我和你有一样的感觉,你信吗?”陈羽中无奈地笑笑,回了张老板一句,而张老板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和他的这句难以理解的话。

  “不,不,老弟,相信我,咱们不一样。你看不透的是这个世界,它真实又虚假。也许它令你失望,但是有一天,也许你会怀念它的,就是当你看清一切之后。”张老板的语气变成后悔的哀伤,因为那里藏匿着他追逐的理由。

  可是张老板越说,却越让陈羽中好奇,他已经说不准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他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瘸子,一个行踪不定的修车店老板。不过,即使他每一次出现都是灰扑扑的样子,他也绝对不会是一个纯粹的修车店的甩手掌柜。

  “四哥,如果你愿意,你能不能把你的事讲给我听听呢?”陈羽中看着张老板,平静地问,他可以断定,张老板所做的一切,所说的一切,都是在维护一个秘密。

  “我……我根本没有什么事,只是想起自己的家境和以后的事,有些感慨而已,这些事情又有什么可说的呢,这些说出来,你也不想听.。”

  “可是你前面说的话,告诉我你在隐瞒一些事情……”

  “没什么的,我能有什么隐瞒你的……只是我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一些道理罢了。”

  “四哥,你不信我……你到底有什么事不敢说?你多少天不回来一次,难道是出去玩吗?”

  “我……我……我没有这个意思,,在这个城市里……”

  话没说完,张老板一顿,脸色突然狰狞起来,面孔极力地扭曲,身子一抽,蓦然倒地,“啊,啊!”地大叫起来。张老板双手紧紧地握住右腿,脸色疼的发青。

  “老弟,快出去!快出去!”他大声叫道。陈羽中没想到这种状况下,张老板不是请求自己带他去医院,在意的竟然是让自己赶快出去,这更坚定了陈羽中认为张老板有什么秘密没有说不出来的想法。

  “四哥,你怎么了……别说了!我送你去医院!”陈羽中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也着急起来,在这个寂寞的城市,眼前的行踪不定的四哥是他相识的人中关系最好的。

  “不,我不去!我没事,你快走,快出去啊!”张老板已经变成吼声,“老弟,求你,快出去,出去!”他渐渐变得像是愤怒的狮子,像狮子不许其他动物分享自己的食物一样,他也不想让陈羽中了解即将发生的一切。张老板的表情越来越痛苦,而他的语气也越来越坚定,似乎想择人而噬。陈羽中没办法,在张老板连续不断地哀求之下,连反驳的话也想不出了。

  无奈之下,他担心地看了张老板一眼,起身快步走了出去,,,

  尽管是出去了,但是陈羽中没有离开。关好张老板家的房门,陈羽中站在门前,尽全力去听里面的声音。可是里面突然静下来,像是在冬天被冻住的冰河,默然像是死去的寂静……

  第二天,陈羽中一早就赶过来,他不担心张老板的右腿会是多么疼,张老板的那个秘密才是他现在关心的重点。陈羽中隐隐感觉到张老板和普通人不一样,他身后一定有故事。有那么一刻,他竟然觉得张老板不是来自人间……像是和自己一样,来自一个不能说的世界。

  陈羽中越走越觉得不安,楼梯边的墙上是惨淡的石灰色,上面写着各式各样的小广告。

  果不其然,楼梯尽头,张老板的家已是人去楼空……

  到底是怎么了,陈羽中怎么想也想不通。坐在冷冷清清的小音像店里,耳边是缠绵的清平调,看着店里摆放的整整齐齐的专辑,他陷入沉思……四哥来无影,去无踪。几乎每一次回来都是衣衫褴褛,而他也从来不在乎别人是怎么看他,自己活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甚至没有我这个朋友,他照样活得和从前一样。他去哪儿了,他到底在干什么,还有他的右腿……这一切之后一定有一个大秘密……四哥到底是什么人……

  陈羽中摇摇头,没办法,不能知道的再去想也没用,四哥不想说的自己也不能强逼。

  大街上的阳光映出店门口漂浮的细小的微尘,隔壁店里的小哈巴狗正欢快地来回奔跑……这样缓慢祥和的生活让他不安,这在打磨掉一个人的锐气。陈羽中发现自己已经在慢慢地沦为他曾经眼中的平庸的弱者,没有让一切敬畏的力量,没有拼斗下去的激情,有的事越来越慢的思想。他惧怕的事情正一步步的变成他的真实生活。陈羽中这一年多来一直期待会有人闯过楼谷,来到这里,一个人世间平凡的城市,亲口告诉他:“强者不应沦落!”

  他抬起手掌,把右手平放在自己的脸前,多么希望那里有一团明丽地燃烧的火焰,温暖,而又有着灼烧天地的力量……可是那里没有,再也没有了……陈羽中默默地流下泪来。我曾拥有一切,到头来全部成空……自己还很年轻,却又重回人间,却有着无尽的沧桑感。

  陈羽中无数次想像自己是一个被驱逐出领地的王,时光悠悠地流走,曾经高贵的王甚至没有人在关心他在哪儿,他靠什么生活……没有了驾驭劫力的快感和在天地间的呐喊,他像一堆木柴在无人知道的角落,静静地腐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