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18:23:18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歌武少年
  4. 第一章 与幼儿园并没有缘

第一章 与幼儿园并没有缘

更新于:2016-01-22 14:01:30 字数:4462

字体: 字号:
歌武少年目录
共66章
  禹城,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古城,那时的说法就是:禹城一片瓦,不比x国历史差。

  禹城有很多经历,很多传说,但我们的故事,还要从一个人说起——颜非。

  他开始记事的时候,是4岁,1995年。

  “非非,你看这里,这么多小孩子都在,你和他们一起玩,过会我再来接你好不好?”

  那时,整条街只有一家幼儿园,名字叫得还不是这么正规——托儿院。

  颜非的母亲华芸,准备将他送进去,园长和老师也站在门口。

  正值园内室外活动,大波小屁孩聚集嬉闹,本还有些担心死抓着她的手的颜非怕生不去,谁知,在看到一大帮同龄人后,他一把就甩开了妈妈的手,迫不及待地道:“好好好,你快走!”接着便两眼放光的冲了过去。

  三人皆是一呆。

  半响还是园长先笑道:“呃,呵呵,孩子爱玩,有天赋。”

  然后便开始为颜母讲一些注意事项、收费、接送什么的。

  而颜非,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孩子和那些好看又好玩的东西,跷跷板、秋千、蹦床……不过他唯独对那个大大的彩色铁转盘感兴趣。

  离地面有两公分左右,上面有十几个固定的座位,每个位置都坐满了人,还有一些在中间站着,旁边还有一个孩子推着转盘一直绕圈跑着。

  颜非看了半响,傻笑了起来,跑过去一下推开那个绕圈跑的,“闪开,我来!”

  脸上泛起一阵亢奋后便推着它开始跑,也不管别人什么感受,在说什么,完全乐在其中,并且越跑越快……(游戏危险,切勿模仿)

  “孩子就交给我们了,你放心吧。”

  园长和老师刚送走颜母,便听到一大片的嚎叫声,诧异之间便见那大转盘的异样,有的被甩在了地上,有的死抱座位,有的趴在了上面,还有的已经吐了,倒是有一个不哭的,却是颜非,还在那没心没肺地推着跑圈。

  想起平时孩子们的可爱笑脸及对各位家长的百般承诺,而且自己的女儿已经趴下了,那名老师的心脏仿佛被人重重打了一拳两拳三拳,连忙跑过去喝止道:“快停下!你,你你……”

  而园长也是揉着太阳穴略感不安,暗道:“应该是孩子太兴奋,偶然,偶然。”

  幼儿园里不打小孩,那名老师王珊珊更是H市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更不可能处罚孩子,看着此刻眨着无辜大眼还一脸意犹未尽的颜非,实在是有些生气,不由脸色一板,想凶他一下。

  谁知,她话还没说出口,颜非便“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还叫喊着:“妈~”

  孩子们似乎才想起了不再身边的那个最亲的人,本逐渐停息的哭泣声顿时再起,而且这次连旁边玩跷跷板、秋千、蹦床那些都一起哭了起来,泛滥成灾。

  王珊珊老师顿时就懵了,从来都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她已经开始怀疑那位远在H市的老幼师告诉她的准则了,——“小朋友们都是很可爱很单纯的,不管什么问题,只要耐心的哄一哄就可以解决。”

  “哄,能解决吗?”

  还是园长反应快,连忙发动全体员工,先将所有孩子劝回教室再慢慢安抚。

  足足半个多钟头,这场风波才算平息,而且颜非也答应她,不再推大转盘,会照顾小伙伴们的感受,一起开心快乐的玩耍。

  初到幼儿园,无孩不哭,“妈”声不断,全园出动,震惊四邻。

  经历此事,王珊珊在给孩子们上课的时候视线都不敢离开颜非半下,甚至都不敢过多眨眼。

  不过颜非上课的时候倒是挺乖的,不是发呆就是睡觉。

  于是,又到了课间玩耍的时间,他果然没有失言,但看着那大转盘上只坐着他一人,底下二十几个小朋友在开心地推着跑的画面,老师和园长相视无语,最终好言相“骗”,并以一颗糖的代价让他答应了不再玩大转盘。

  中午幼儿园管饭,孩子们也必须在这里午休,哄孩子入睡是老师们和护工们的责任。

  一般的小孩吃完饭后放到床上,轻声细语的说几句话就可以入睡,再难缠的唱几句歌就可以了——

  对于颜非这种,必须特殊对待,一般的护工,园长是放心不下的。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

  王珊珊老师轻轻地对颜非唱着,声音低婉悠扬还带着一点点特别好听的颤音,但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她唱的第十遍了……

  孜孜不倦,又是一遍,颜非却是越听越有劲,眼里透着光,急急地道:“再唱。”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

  “还要。”

  “睡吧……睡吧……”

  孩子没入梦,她倒是把自己唱进去了。

  “再来。”

  “恩?还要?”

  阳光透进窗户,照在一张张小床头的青绿柔软被子上,蝉鸣低缓,屋内微微鼾声,一个没睡的护工正在挪步退出,却听“哇”地一声惨嚎,恰如晴天里的惊雷。

  “我…要…听…歌…哇呜呜…哇…”

  “哇。”

  “哇。”

  “妈!”

  ……

  孩子们都被吵醒了,哭声震动着床,床连着地,整个3层的小楼瞬间沸腾,场面混乱。

  王珊珊老师惊醒,一瞬间便感受到了似末日的浩劫,整个人都不好了,一动不动,只是喃喃地念叨着那位老幼师给她说的真言:“小朋友们都是很可爱很单纯的,不管什么问题……”

  园长鞋都没穿便跑了过来,护工们也是一阵慌乱,顾了这头丢了那头。

  又是半个多钟头的安抚,风平浪静,推迟一节课。

  至于风暴源头颜非,也是静了下来,可怜巴巴地望着王珊珊老师道:“你怎么不给我唱歌?”

  园长立马怒瞪过去,刚要斥责,便见其红着眼眶,委屈之极道:“我,我都唱了十几遍了……”

  园长揉着额头,闭上了眼:“不怪你,不怪你。”

  最后,以两颗糖的代价与颜非再次达成协议——即便睡不着也乖乖躺着,不能打扰其他孩子睡觉。

  第一天终于结束,连园长都听到那一声放学铃后长舒口气。

  幼儿园门口,园长对即将离去的颜母欲言又止。

  华芸道:“非非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他只是小孩子,贪玩好动一点,只要给说清楚了,确实可以管理。园长似乎突然想通了,连忙笑道:“没有添麻烦,我只是想说,嗯,你们孩子比其他孩子都要聪明。”

  到了家里,颜非又得到两颗糖的奖励。

  很快,第二天到了。

  早晨的课,颜非也一直很乖,而活动期间,他也正如答应的那般没有去玩大转盘,可园长和王珊珊老师还是有些不放心,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两人就险些吓出魂来——

  却是颜非不知道什么时候和其他人把那个小跷跷板搬到了蹦床上,然后蹦的老高去踩那个跷跷板,而坐在跷跷板另一头的那孩子正傻笑地吃着鼻涕,接着便是“咚”地,颜非落下,那孩飞起,鼻涕在空中扯得老长,华丽坠下后哇哇大哭起来。(游戏危险,切勿模仿)

  有惊无险,那孩差一点就给弹出蹦床落到地上了。

  孩子没事,感觉不疼之后吃了几口鼻涕便又笑了,但园长和王珊珊老师此刻看着一脸无辜的颜非,却是快哭了。

  经过长达十五分的“谈判”,两人使尽浑身“骗”术,终以一袋糖的代价,与颜非又一次达成协议——只能看其他小朋友玩,要玩也只能自己一个人玩。

  死死盯了两节课后,两人终是长舒口气,相视一笑,略有成就感。

  然而,在中午午休的时候,又出事了:颜非不见了。

  王珊珊老师是知道颜非中午不睡觉的,但也没离开,仅仅是花费了两分钟去哄旁边的孩子入睡,结果一回头,傻了。

  床是空的,人没了。

  连忙叫护工帮忙一起找,床底、柜子、箱子……屋内能让他躲起来的地方全都看了两遍,结果,没有。

  大事件啊!幼儿园里丢失孩子,先不说谁的责任,整个园内从园长到护工都得完蛋。

  强行被叫醒的园长朦胧中听到这个消息,一个激灵险些又睡了过去。

  叫一名护工守护大门,然后全员出动,全园搜索。

  由于怕吵醒睡觉的孩子和造成周边的轰动,动静不能太大,但一定要全园的各个角落都可以听到呼喊“颜非”的声音。

  一场全幼儿园范围的地毯式大搜索行动正式开始,行动代号:找不到颜非都得死。

  而此刻,我们的颜非正一脸销魂的蹲在楼梯过道的半闸铁门垃圾堆内,由于太臭了,嘴里便含了颗糖。

  他是拉肚子,当时感觉来的太突然,又不想弄脏裤子和床,而且老师和护工们都在忙,便自己从床底爬了出去,可是刚走到楼梯口,便发现忍不住了……

  他当然听见了园长们的呼喊,也看见了其中一个护工瞅了一眼匆匆而过的身影,但那时他拉得正爽简直难以自拔,自然没有理会。

  现在,大搜索行动进行了十分钟,而颜非在垃圾堆也蹲了快二十分钟了,园长们快疯了,颜非也快疯了——拉稀没带纸啊,腿都麻了。周围又都是一些零食的塑料袋,实在难以下手。

  就在颜非准备喊人擦屁屁的时候,他看到一只蜜蜂飞了进来,而且就在他身边转悠,一直飞一直飞,也不停下。

  又累又怕,又不敢出声,万一他一喊,蜜蜂蛰他或者飞进嘴里就完蛋了。

  他不敢动,腿已经困的发抖,眼泪汪汪,浑身是汗,连鼻尖都有着细密的水珠……外界的一切,早已忘却,似乎过了几个世纪那么久,终于,那只蜜蜂停了,却是停在了他的大腿上。

  绝望,绝境中的绝望,似乎一下子崩溃了一样。

  “救命啊!”颜非“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正巧,扑进了王珊珊老师的怀里。

  全园跑了两遍,连平生未进过的男厕都看了两遍,还是没有找到,而且还听园长说最近有人贩子,找不到就真完了。

  本已万念俱灰的她,正想着那个想都不敢想的最坏的情况,遽然听到一声求救声后,连什么东西都没看清便被扑倒在台阶。

  吓了个半死之后,发现正是颜非,顿时又觉幸福来得太突然——尽管他浑身臭汗、衣服肮脏,还没擦屁股……

  王珊珊老师哭了,三十多岁的人居然抱着一个孩子放声大哭,完全不顾什么形象、身份、场合,三分是被吓得,三分是庆幸,二分是怨念,一分是委屈,最后一分是恶心。

  毕竟,人生的大起大落简直太特么的刺激了。

  ……

  就在当天下午,都没等到放学,园长便打电话叫来了颜母华芸,告知了刚才的事件后,以孩子安全为由,说什么都不敢收了,而且,这两天的学费也不要了。

  颜母还未说话,颜非大哭:“我不走,我不走,我就不走!”

  “你不走我走了哦。”颜母佯装生气转身。

  “我要和小朋友们一起,就不走。”颜非哭声更大,坐在地上耍赖一般,却抱了王珊珊老师的腿死死不放。

  王珊珊遽然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呆滞了一秒后,连忙哄道:“这里的小朋友太小了,你要去找大的小朋友去玩,知道吗?”

  颜非瞟了她一眼,抱得更紧,坚定道:“不知道,不去。”

  她暗自咬了咬牙,索性心一狠,将给女儿准备的两块巧克力递了过去,道:“和那些大的小朋友在一起你会更开心的,我相信你!”

  颜非接过巧克力,小小的人遽然老气横生的叹了口气,道:“那好吧。”

  颜母突然怒道:“你怎么能随便拿人东西!”眼看便要过来揪他起来。

  王珊珊连忙道:“没事没事,就是临别给小孩子点礼物,又不是什么贵重东西。”

  颜母这才放过颜非,没好气道:“还不说谢谢?”

  “谢谢,谢谢,谢谢。”颜非很有礼貌地说了三声,乖乖地跟着颜母走了。

  日已西斜,幼儿园的全体人员,从护工到老师,再到园长,足足二十几个人皆是一动不动地站着,目送,不语。

  直到那对母子在视野中远去,消失。

  园长提议道:“我们下午聚个餐吧,怎么样?”

  众人道:“应该庆祝一下。”

  王珊珊有气无力道:“是庆幸一下!”

  时隔多年,颜非自己也不记得当时的屁股是怎么擦得,更不记得幼儿园里的老师和同学,但值得庆幸的是,同学们也不记得他。

  只是对于王珊珊老师来说,显然是一场恶梦,当然,这场恶梦在她看来已然醒了。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歌武少年目录
共6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