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9 04:33:0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春天的时候就回来吧
  4. 第一章 梧桐

第一章 梧桐

更新于:2017-05-03 19:49:38 字数:3157

字体: 字号:
春天的时候就回来吧目录
共2章
  第一章?梧桐

  “哗沙沙……”

  雨下的大了。

  小白把簸箕依在讲台旁鞋印四处的墙壁上,再轻轻将扫帚靠上去。踱步来到窗台前,怔怔地望着窗外。

  天色暗淡,一半因为下雨,一半因为傍晚。

  临着这二年三班窗子的是校园内一棵高大的梧桐树,叶子黄了一半,上端的枝叶在风雨中微荡,雨点打在上面,渐出更细微的雨花,绽放在树梢上,望去便是一层白纱,静静笼着,轮廓反而更加生明。

  “在看什么?”身旁骤然响起一女声,夹着大雨中的湿冷,平淡嗓音。

  小白转过头,是幽兰,静静地立在自己的身旁,望着窗外,神色迷离,好像一直站在那里,不曾离去。

  小白对这姑娘的淡漠已经全然习常,转过头继续看雨。

  “下的不小。”幽兰并没有注意到小白并没有给出问题的答案,或是原本就不太在意。

  “是呢。”小白的声音略有几份低沉,好像被雨打湿了,涩涩的。

  半晌。

  “心情不好?这么阴郁可不太像你。”打趣式的话语,仍是幽兰一贯的淡漠作风。

  “可能是天气原因。”小白眨眨眼睛,她对这位一起值日的同学可没什么好感,或者说整个班级的大部分人都一样,不适应她的清冷,她的别具一格。于是小白转过身,欲去取了书包雨伞回家。

  “咦?”窗台边传来一声惊疑,显然是幽兰。

  见鬼了,自己一定是见鬼了,幽兰原来也会有情绪波动?

  小白大步走到窗前,就望窗外看,除了刮落的梧桐叶便是雨。

  “你看下面。”幽兰的腔调又回到先前的样子,只不过这次把手伸出窗外,指着树叶间隙中的一块黑斑。小白立刻睁大眼睛去看,愣了半天才看清楚,好像是把黑色的伞,一直立着,但没看到举伞的人。幽兰仍是愣愣的指着那块叶子中间的黑斑,顿时手臂淋了个湿透,才慢慢把胳膊收回来。

  可小白没有注意这些,她的脑中只想着一件事。

  真的见鬼了!

  小白立马转身几步抓起背包,跑出门外,回过头对幽兰叫了一声“我先走了!”

  “诶,那个就在教学楼门口。”幽兰尽量提高了几分声音,可小白早就没了人影,只余下自己的声音在空荡的楼道中回响。

  可说实话,小白不怕鬼,只想出来感受一下自由的空气后直接回家。

  冲出教学楼大门的小白意识到这一点,在门口的水泥廊檐边站住了。

  如果当全校空无一人的时候你看着一个穿着和自己同样的白上衫黑长裤校服的男生呆呆地蹲在雨地里,举着伞背对着你,你会怎样做呢?

  小白没有想这些问题,撑起伞就望那人身边走,鞋子踩在雨地上,溅起刷刷水声,不大不小,在雨声中听着舒服。可那男生没听见一样,依然呆呆地蹲在那棵高大的梧桐树下,任由水花和落叶打在伞上,咚咚的击打声不断响在男孩头上。

  “喂!”小白气势汹汹地喊了一声,在她眼里这不过是哪个讨厌的男生做的恶作剧,不过吓不得自己。

  男孩只觉脑后一声大喝,顿时吓得手一抖,伞柄都险些滑出手中,慌忙向后转头。

  小白可算在雨水中看到了这人的真面目,那张白白净净的脸,黑的发亮的眼睛,这蹲在树下的,俨然不正是同班的小黑么?

  再定睛一看,小黑脚边还有一个毛茸茸的小白球,是只半湿了毛的小狗,可怜兮兮的趴在小黑鞋子上,往自己这边看。小白好像记得校园里经常有只小白狗乱窜,因为学校也有两栋楼是居民区。

  两个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小黑?”小白撑着雨伞愣了半天才缓过神来,又是一声惊疑。

  “我……”小黑惊慌的不知所措。

  “咦,小黑你怎么在这里。”幽兰也赶上来了,看了眼前的景象,自然也是有些不知所以然。

  “我……看它淋雨……”小黑又小声的挤出五个字,却已经是满头大汗,自己的交流能力实在是太差了。

  这下两个女生都明白了,这个呆瓜放学看这小狗淋雨不忍心竟然不回家待在学校给这狗儿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伞。

  小白看了下表,现在是六点三十分,距离放学的五点半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了,难道这个男孩就这么举了一个小时的伞,为了一只狗?

  小白无语了,静静看着,那白色的小球仍然在咬着小黑的鞋带。

  幽兰不知道怎么好了,于是看看小白,“我先走了。”

  小白没说话,也向校外走,留下梧桐树下一个萧瑟的身影。

  这个男生是傻瓜吗?只不过是只校园内瞎跑的小狗,用得着花一个小时的时间撑着伞等着它的主人来找它吗?或者说这只狗根本就是一只无主的野狗,没有被校园保安逐出校外呢?他都没有想过吗?

  小白开始在脑中快速搜索起关于这个男生一切的信息,却发现自己对这个同学的了解寥寥无几。

  好像从来不说话,一下课就趴在桌子上睡觉或者发呆。小白一定会理所当然地想:嗯,对,这一定是一个冷漠到极点的人。

  可今天的这件事颠覆了自己的认知。即便坐在公交车上,小白仍在不断的想。

  这个时代,你能了解谁?

  小白不信,在脑中不断翻找着可以形容这个人的词汇,可发现自己的词汇量实在不大,语文老师就只会一天到晚追着你教你背“之乎者也”一类的无趣内容,可自己不爱看书,只会在网上找找言情小说来读。

  坐到站了,小白举着伞跳过车门口的一滩水洼,往家走。

  想起了自己的那个烦恼——这个世界,还有有谁是真的善良吗?

  也许小黑给了自己一个答案,可自己却不相信,想这么多其实只是为了反驳一下这个无法争辩的事实——

  至少小黑的心中仍是善良的。

  可是小白更难受了。

  自己一直很活泼,有很多朋友,每天和她们一起吵吵闹闹说说笑笑的感觉很真实,也感觉世界很充实,她们一定都是那样的善良,不会伤害到自己……吧?可曾经那样鲜明的事实却代表着人之间的伪善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相比之下,小黑呢?沉默寡言的小黑,托颚发呆的小黑,死气沉沉的小黑,只会睡觉的小黑……明明那么远的距离,那么不真实的感觉,可为什么自己觉得他才是所谓的“真”呢?是因为他没有朋友吗?

  没有朋友……那么伤心的时候向谁诉说好呢。

  没有朋友……那么谁会在生活中带给你欢笑呢?

  小白想,自己也许找到小黑那样孤僻的原因了。

  而现在,他还站在那棵梧桐树下,等着那只白毛小狗的主人么?

  小白在日记上这么写着,换上的居家衣服透出暖意,可窗外雨打玻璃,凉。

  也许我可以和他交个朋友,这样他或许可以帮自己找到一份答案,然后自己就可以舒心的把它抄在问题的下面,最后轻松的在前面写上一个“答:”。

  小白怀着这样的心情睡觉了,她相信,第二天自己就会有答案的。

  可是日记只会越写越长……这点是她唯独没有想到的。

  忘记答案。

  睡吧。

  于是小白笑着睡着,然后笑着醒来。

  吃早餐的时候,妈妈怪怪地看着女儿的笑容。

  上学的路上,同学们怪怪地看着这个女孩的笑容。

  早自习的时候,老师怪怪地看着这个女孩的笑容。

  小白看着隔着几个座位的小黑,等待着下课的铃声。

  铃声响了,老师走出教室,临走前还不忘瞥一眼小白那幸福的笑容,只觉得怪。

  可这幸福是属于她的,你们又怎么会懂呢?

  小白的双手反握,夹在背后,轻轻的咬了自己的下唇,跨着不自然的大步子,慢慢走到小黑的座位旁边。

  那个用手托着下颚的少年却仍然目光迷离。

  “小黑同学?”

  “啊?……嗯?”

  “我们做朋友吧!”

  那天,小白这么笑着说。可是小黑却趴在桌子上哭了。

  朋友……朋友,我也有朋友……了?

  他哭了,哭的很大声,全班都听得见,所有人都望着这个好像从不说话,把头埋在校服袖子下的男孩。

  可这幸福是属于他的,你们又怎么会懂呢?

  几天后,学校的楼台,小黑和小白伏在栏杆上,看着那棵巨大的梧桐树,叶子已经黄透,余下的叶子也不多了。

  “入秋了。”小黑说。

  “为什么?”小白问。

  “梧桐叶落而知秋。”小黑答。

  “你懂得真多。”小白夸。

  小白在日记上记下……

  梧桐落叶而知秋。

  秋天到了。

  =======================================================

  日记簿*第一天

  我写出人生第一个三千字言情,献在起点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春天的时候就回来吧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