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0 17:19:0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错把喜欢当成爱
  4. 第一章 我的家人

第一章 我的家人

更新于:2017-09-10 09:48:45 字数:3591

  我叫陆杰,出生在赣南偏远地方的小山村里,虽然这里很偏僻,但是环境优美。只是近些年来由于国家发展过快,慢慢的,这里不在如以前一般了。以前这里只是一个小小偏远山村而已,村子里的人并不是很多,估摸着,整个村子大约只有不到1000户人家,在这些年当地政府大力推行移民扩建的政策下,已经发展到近万户家庭了。

  以前我的家住在一座山脚下,在我们家的门前几百米远的地方是一片坟场,埋葬着很多过世了的人们,还记得小时候胆子小,到了晚上的时候,都不敢出门,甚至连解手都得拉上姐姐们一起。我们家一共有五个人,除了父母之外,我还有两个姐姐,大姐叫陆婷,比我大四岁。二姐叫陆雪,只比我年长一岁。大姐是一个生性很要强的人,脾气有点暴躁,但是对我极其的好。

  说的这里,却不得不說一下我的父亲母亲。我父亲叫陆文贵,是我们那里出了名的混混,滚刀肉,不仅在我们村里,就是县城和镇上,很多人都认识他。上个世纪80年代因为香港影片“古惑仔”的影响,很多人都迷上了混社会,而我的父亲也不例外,他也应该算是一个挺有名的小混混吧,很多人听到他的名字都会怕,就连村里那些干部也不愿轻易招惹他,当然为此他也坐过一段时间的牢。听别人说当时娶我母亲时,由于我母亲家里不同意,为此父亲还曾经去恐吓过我母亲的家里,但是事实到底是怎么样,我却不得而知。我的父亲脾气极其的不好,动不动便会打人骂人,而我便是深受其害,从小就没少受到父亲的打骂。很小的时候我得母亲就因为受不了我的父亲便逃走了。据我们村子里的人和我的亲戚们讲,我父亲经常会我母亲吵架,还经常大打出手,曾经有一次还把我母亲脱光了衣服在大街上打,当时也不敢有人上去阻止,因为我父亲实在是恶名远扬。在后来我见到母亲时,也听她提起过父亲的一些事情,而她身上至今还留有因我父亲受的内伤。我的父亲绝对算不上是一个好父亲,也可以说,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做好一个父亲。不过他倒是一个极好的朋友,父亲年轻时也是一个挣钱的好手,只是他挣的钱,大部分都拿去和他那些狐朋狗友们挥霍了。

  我的母亲叫赵雪梅,由于当时母亲离家出走的时候我还小,对于她,我的记忆却是很少,至今还记得小时侯大伯母问我:“你的妈妈呢?”而我的回答是:“我知道我有个妈妈,但是我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在小时候有限的记忆里,每次都是在电话中听到她的声音,母亲时常会打电话回家询问我们的情况,还不时的给我们买新衣服和寄钱回家,只是每次寄回来的钱总是会被外公留下一部分,等到父亲手上时,已经不多了。记事第一次见她是在我七岁那年。在我七岁那年,母亲趁着父亲出去外面打工偷偷的回家了一趟,在家里呆家三天,便带着我二姐一起走了,本来母亲想带走我和大姐一起走的,可是她不敢,因为如果把我也一起带走的话,父亲会到处去找她的,也会去报复母亲的家人,再加上舅舅们的阻止,所以她并不敢把我也带走,而是只带走二姐一个人。她走的那天我并没有去县城里送她们,而是我大姐和舅舅们一起去送的,因为我小时极度的晕车,是那种除了坐自行车和摩托车,其余的车都会晕的人,所以母亲也并没有强求。只是她们不知道的是,其实母亲走的那天,我一个人躲着家中哭了半天,因为我知道,母亲这次走,不知道又要多久才能再见,每次看到别人的孩子有母亲疼的时候,我也是极其嫉妒和羡慕。我母亲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据说当时还是我们村子里的村花之一,而即使是现在,她已经四十多岁,但是看上去和三十几岁的女人一样。由于小时候母亲一直没有在我身边,心里一直觉得对我很愧疚,长大以后便一直很惯纵我,无论我多不听话,也不曾打我骂我,每当我开口问她要钱的时候,她总是竭力满足。

  再说我大姐,我大姐是一个很要强的女汉子,小时候就一直都是她在照顾我们,现在长大以后对我也是很照顾。小时候家里洗衣做饭,都是大姐来做的,我那个父亲,自姐姐懂事以后,便很少会去过问家里的事,除了平时在家心情好会做一些家务活之外,很多时候都是让大姐去做。那个时候家里也时而过的很艰难,有时候甚至连煮饭要的米都得去邻居家借,为此我们姐弟也没少饿肚子。后来,在我九岁那年,依稀我记得是九岁的时候,因为我洗碗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一只碗,我父亲以为是我大姐打碎的,便打了她一耳光,我大姐怪我父亲只疼我一个人,后来趁我父亲出去工作要离家几天一个人偷偷的跑去了我妈妈那。但是具体她怎么到我妈妈那的,她从来没有和我说过,想来也应该是很艰难的吧,毕竟赣南距离川蜀几千公里。只是为此她也很内疚,一直觉得有亏欠我。

  而我的二姐,二姐是一个很不听话的女孩子,不喜欢读书,小时候学习成绩就不好,还经常会挨我父亲的打,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我父亲那里,因为他教育孩子总是过分的严格。在我记忆中又一次,是吃晚饭的时候,二姐不知道做错了什么,我父亲一直在那骂二姐,后来还拿起饭碗一下砸到了她脑袋上,当时就头破血流,鲜血染红了二姐的脸。我二姐也因此一直记恨我的父亲,哪怕现在我们已经长大成人,她现在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也不曾原谅我的父亲,只是这一切,说来也怨我的父亲。

  年轻时候的父亲也是一个很帅气的年轻人,听母亲和父亲提起,当时他们交往的时候,父亲还骑着自行车带着母亲一起走十几里的路去看电影,而那个时候的电影其实就是县里文工团下乡给村子里放的那种电影。一个老式的投影,架起一个架子搭一块屏幕,然后乡亲们四处坐着,在一块很大的空地上放影片。小时候我也曾经看过几次,只是现在少了,只有少数一些地方还会组织这种文工团下乡放映影片了。

  我父亲有五个兄弟姐妹,父亲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和姐姐,也就是我的大伯父和大姑姑。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大伯父陆文华是当时我们家亲戚里唯一上过大学的人,而我的父亲只上了两年小学,其余的连学校都没有去过。听我父亲说,当时我大伯父去上大学,不少的学费生活费还是我父亲他们给的。后来因为做了一些小生意,倒也挣了不少钱。他曾经谈过一个不错的女人,后来却不知道怎么娶了一个离过婚的女人,那个女人还带了四个孩子,而她本人更是比我大伯父大了差不多十岁,虽然我的大伯父说起来有四个孩子,却没有一个是他自己的,实在是不知道说他幸运还是可悲。

  大姑姑陆文梅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嫁到了我们隔壁的镇上,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我的大姑父是一个很老实的人,平时话不多,做事却是很勤快,我大姑姑比较赖,所以姑姑家很多事都是姑父在做。姑姑和姑父一家对我很好,小时候每年都会去姑姑家住上一段时间,而每次去姑姑家住的时候都是我最开心的日子,因为在姑姑家,我从来都不用挨骂,更别说挨打了。不过也因为这样,姑姑家的哥哥帮我背了不少黑窝,经常我犯的错姑姑都会怪到哥哥头上。

  我的二姑叫陆文秀,她的丈夫是我们隔壁村的一个男人,因为他们家里人比较多,一个老房子里,住着兄弟姐妹十几口人,还有四五个小孩子,所以他们时常都是在外面打工,只有每年过年的时候才会回来,有时候也会在外面过年。但是只要他们在家,我和姐姐们都会去他们家玩上一段时间。

  说起我的三姑,我们三姐弟没有一个喜欢她的,三姑名叫陆文花。小时候因为爸爸出去外面打工,把我们三个托付在三姑家,在三姑家我们什么都的做,做不好也得挨打。当时我的大姐已经在上学了,临近快开学的时候,父亲寄了学费回来,谁曾想我三姑居然把我姐姐读书的学费拿去给她自己的儿子买衣服和玩具,害的我姐姐为此辍学了一学期。在三姑家的对面有一条水沟,大约有1米半左右的高宽,有次涨水三姑家的儿子在对门邻居家玩的时候,不小心掉到水里面去了,我大姐看到之后不顾自己的安危就跳下去救他,那个时候水特别急,好不容易才把他救了起来,我三姑却不分青红皂白将我大姐臭骂了一顿,还不给我大姐衣服换,害的我大姐为此大病了一场。

  我的叔叔叫陆文山,长年在外面打工,很少回家。但他是一个很好的男人,一个很好的父亲。在我小的时候生了一个女儿,但是体质很弱,经常生病,他也因此花了不少钱。前两年回家的时候听说又生了一个儿子,但是刚出生就被查出身体不好,可能活不下来,花了一大笔钱之后,也总算是救了下来。随着他的小儿子出生,我身上的责任也总算是减少很多,因为当时的我,是我爷爷这一脉唯一的血脉,而我们陆家在我们那个村子里,家里人也比较多,以往每年过年亲戚们都会聚在一起,那个时候极其热闹,只是近年来,亲人们都在外面过年,很少能够在家一起过一个热热闹闹的年了。

  第一次在网上上发小说,请各位给点支持,我会努力的,其实一直以来都很写一本小说,以前也有写过,但始终都是半途而废。或者是写到一半,后面就知道该怎么下笔了。这本书也是我想了很久才决定写的。我没有很好的文采,毕竟我只是一个初中都没有读完就辍学的社会青年,所以也只能将生活中的一些小故事稍加修饰一下写给大家看,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是个新手,写的不好,请大家多多包涵,最后说一句:你们的支持就是我写作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