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9-21 11:50:40

辰战

水流深 著

       阴阳交错,五行生克,万物浮动,谁主沉浮?   一个少年,兼具光明与黑暗之力,蓬勃灿烂的背后,是否有暗潮汹涌?会如何选择,该何去何从?   另一个少年,天生背负种族复兴,他又该如何逆天改命?   两个少年,两种道路,一切从这里开始。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阅心”手机阅读

章节预览


第二章 我要做修士

  有一天,宁辰和宁毅、宁峰正在村头切磋,宁峰飞起一脚踢向宁辰,宁辰灵巧一闪,宁峰没收住脚,直飞向前方,前方正好是一棵大树,脚拍在树上,镇下一些树枝,才收住脚,宁峰也跌倒在地,几人正哈哈大笑,说宁峰力道大了。

  突然,只听一声嘶吼,宁辰感觉好像被什么围住了,转身一看,十几个人围在眼前,后面有一个少年,七八岁的样子,穿着丝绸衣服,像是大家少爷,骑着一只双首豹子,很威武的样子。其他全是仆人样打扮,其中一人吆喝“谁瞎了狗眼,打下树枝,竟敢吓着我们少爷的宝贝?”

  宁峰站出来,挣着脖子说“我”。

  “啪”一声,一个耳光打在宁峰脸上,宁峰瞪大了眼睛,回过神来,“凭什么打人?”

  “就评咱家少爷是张府少爷,岂是你一个小崽子可以招惹的?快跪下磕头认错。”

  宁峰不跪。

  宁辰走过来,“我们是不小心,怎么能如此欺负人?”

  有一个为首的仆人,回身指着双首豹说“你认识这是什么吗?这岂是你们这些凡人可以招惹的?”

  宁辰看着豹子,说“不认识。”

  “这是风雷豹,二阶灵兽,是灵兽知道吗?”

  宁辰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哈哈哈哈哈,连灵兽都不知道。”那个仆人好像看出宁辰他们什么都不知道,肆意取笑着。

  扑通,那个仆人倒地,宁辰出手,速度很快,几个凶人竟然都没有看到他出手。

  “原来还会两手。”那个仆人冷哼。

  说着,一招渔樵问路,飞掌向宁辰的胸前砍来,眼看宁辰被击中,宁毅和宁峰正准备出手,宁辰捉住仆人砍来的掌,借仆人自己的力回身一推,仆人摔了个大跟头,同时宁辰纵步连环踢,全部踢到仆人胸腹,仆人痛叫。众人惊讶,这么小的孩子竟然有如此之力。

  众仆人一拥而上,宁辰轻松对付,宁峰和宁毅也加入战斗,一会,众仆人被三个人都打倒在地,痛叫不已。

  “住手”,这时,一声还稚嫩但却冷漠的声音响起。

  众仆人散开,那只双首豹一跃到了宁辰他们跟前,这只豹子十分威武高大,高约1.5米,长3米,踱着步子围着宁辰转,两眼凶光,嘴里还发出低吼声。豹身上的少年眼神冷漠,看了一眼宁辰,好似很玩味,对仆人说道“连一个小孩子都打不过,要你们有什么用?”

  “少爷饶命”仆人大惊。

  张府少爷很不耐烦,抬起右手,食指指向那些仆人,突然,一股急速的超高压细水柱样的水流分别击向仆人,从大腿穿腿而过,仆人都抱着大腿,嚎叫不已。“这是对你们的教训,回去好好训练。”

  宁毅和宁峰见状,知道遇到敌手了,都跑到宁辰身旁,宁辰也很惊疑,但并未慌乱,只是深深看着那个张府少爷。

  张府少爷看到宁辰的镇定,好像很意外,而且有一种被锐利的冷漠盯住的感觉,然后将手指向宁辰,“本来我不打算针对你们,但我讨厌你的眼神,我现在改变主意要灭了你,就用最简单的水魔指。”

  宁辰站在那里未动,其实是时刻在戒备。现在的宁辰知道自己肯定不是这个人的对手,但很惊奇自己竟然毫不害怕,甚至有种兴奋的感觉。他被自己吓了一跳,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说不定会要了自己的命。

  张府少爷抬手,指向宁辰,宁辰兴奋地身体乱颤,张府少爷发动水魔指,水柱击向宁辰,宁辰早已准备好,纵身一跳,手正好按在水柱上,腾空而起,一飞脚踢在张府少爷脸上。

  张府少爷没想到这个小孩竟然能躲开自己的水魔指,而且还能伤到自己,简直气疯了,一挥手,突然出现一栋水墙似的东西,将宁辰包围其中,宁辰被围,皱着眉,两眼放光,查看四周伺机突围。

  这时,张府少爷因为被打,恼羞成怒,本来不打算对付宁毅和宁峰,此时,指挥双首豹攻击两人,宁毅和宁峰哪是豹子的对手,双首豹对着两人一挥前掌,那个肉扑扑的大掌带着雄厚的风势拍来,两人急于躲闪,但却像被吸住了,根本躲不开,一下被击中,两人身体重重撞在树上,啪嗒掉地,顿时各人吐了一口血。张府少爷阴冷一笑,命令双首豹将两人丢到水墙中。

  宁辰看到兄弟被伤,怒火中烧,在水墙上下左右不断出击,但根本无法动摇水墙丝毫。两人重伤,只能看着宁辰,无法出主意。

  宁辰意识到这样冲不出水墙,于是,站定,开始思考该怎么做。这时候突然水墙发生了变化,渐渐形成了水屋,四周以及头顶都没有了空隙,宁辰三人开始感觉到不断有冰冷的雾气样东西吸入腹中,呼吸困难。宁辰还好一些,宁毅和宁峰因为之前重伤,体力不支,现在更加昏迷,已叫不醒。

  宁辰陷入愤怒,如果是宁辰自己受到再大的伤害他也不会如此愤恨,但如果是他的朋友受到伤害,他是绝不会轻易放过伤人的人的。

  宁辰心中火气大升,再加上自己也慢慢要昏迷,不能救治宁毅和宁峰,无力感前所未有,悲愤异常,好像要大吼,突然宁辰感觉自己胸口有什么东西松动了一下,好像有什么要涨开,涨开。正在此时,水墙突然倒了,一道身影飞身过来,抱住就要倒下的宁辰,宁辰看了一眼,是村长,然后倒在村长怀中。

  等醒来时,宁辰躺在村长家的炕上,村长坐在旁边,正看着宁辰,宁辰一骨碌爬起来,问“村长,宁峰和宁毅怎样了?”

  “我刚刚给你疏通了八脉,幸亏你吸入瘴气很少,加上身体素质好,几乎不受影响。你先好好休息,调理好自己。”村长说。

  “到底怎样了?”宁辰预感到可能有问题。

  “峰儿和毅儿外伤没什么问题了,我为他们梳理了八脉,但他们吸入了太多瘴气,影响了大脑,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恢复,我先把他们送回家了。”村长为难地说。

  “瘴气?”宁辰这才听到这两个字。

  “瘴气,是修士的一种攻击手段,主要的原理就是物质密度,密度达到0.5以上,就会形成瘴气即毒,针对灵魂攻击,使人灵魂混乱灵力下降;密度达到1,什么人吸入都必亡,它主要修士之间对抗的一种手段,修士会利用自己的真气对抗,一般不会用于攻击凡人,因为攻击凡人会直接损伤凡人的大脑,后果严重。

  那天张家少爷利用水墙将你们包围,空气不断减少,水密度增大,形成瘴气即水毒,攻入你们的大脑,你们没有真气可以供养自己,大脑就会受到损伤,轻者头脑被禁锢,慢慢地恢复,只是时间长短不同;重者头脑直接被洗白,成为白痴。

  这个张少爷这么小年纪这么歹毒,我已经好好教训他了,相信他会好好记住的。他的灵级低,灵力弱,密度是0.5,攻击时间也短,不然恐怕你们都活不了。只是,峰儿和毅儿大脑受损,需要很长时间恢复。

  宁辰一听,急了,“很长时间是多久?”

  “也许一年,也许两年,甚至十年。”

  “这么久?难道没有其他办法?”宁辰问。

  “有一种归元丹,是克制各种瘴气最好的丹药。这种丹药比较珍贵,在修士世界中都是抢手货,一般都是丹药世家或者高级学院才会珍藏一些。”村长说。

  “怎样才能得到?”宁辰问。

  “只有成为修士,你才有资格接触修士世界的东西。而且,丹药世家一般看不起一般修士,要想从他们那里得到归元丹很难。另外一条路,就是成为高级学院的学员,根据你的表现有可能得到。

  如果你进入的只是普通学院,那得到的机会就很渺小了,只能通过三年一次的学院竞争,并至少进入前三名才有可能得到。

  当然,这都需要你首先成为修士,参加启魂仪式。”

  “启魂仪式?”宁辰询问。

  “启魂仪式就是开启修士的灵力,即通过一个水晶球将一个人身上的灵力开启出来并测试你可能达到的级别颜色,我们明阳大陆最荣耀的人都是修士,启魂就是修士的开始。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参加,这需要村里推荐最强的人参加,咱们安宁村因为实力弱从来没有人参加过。”村长说。

  宁辰昂着头,眼睛注视着村长,“我不能参加吗?”

  村长看了看宁辰,笑了,说“你觉得自己可以参加吗?

  宁辰使劲点头,“我一定可以参加。”

  村长摸了摸宁辰的头,“好,我一定为你争取,但如果我争取不到呢?”

  “那我就自己努力,自己去做修士,不需要别人的承认。”

  “好!就冲你这句话,我一定会争取到。”

  然后,村长接着说,“我现在给你介绍一下咱们整个大陆的情况吧。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