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8 08:56:40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空城听暖
  4. 第一节 空城听暖1

第一节 空城听暖1

更新于:2017-04-21 11:52:49 字数:3074

字体: 字号: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空城。

  每个人都有那样一段不愿诉说的过往。

  每个人生命中都会有一些短暂的分离,忘却,等待。

  一些过去的人,一些过去的事,一些生命段落。

  ————

  它张牙舞爪的在你周围上下乱跳

  然后挑起嘴角冲着你嘲弄的笑

  你想要抓住它,却发现它一直以来都是幻影

  ————

  有些事总是这样戏剧化的落幕

  错过了,就永远不可挽回

  ————

  “江北北”三个字,百度一下就会出现七千六百多个相关词条,而且度娘还告诉你,这是限于篇幅,还有部分未显示。

  而我今天要说的女孩儿不幸成为了这七千六百个的其中一个,人如其名,相貌普通,家世普通,成绩普通,而且没多少才情,是那种名副其实的一抓一大把。

  其实江北北小的时候倒是总是被人称作“小美女”。她妈妈讲她刚出生的时候那个查房的护士阿姨就惊讶地叫着:“这么小的孩子,皮肤那么细!怎么可以给她画眉毛!”因为一般刚出生几天的小孩子都是皱巴巴的,而且别说眉毛,脑袋上有黑溜溜的头发的都已经称得上是“漂亮孩子”了。江北北总是在想,那时候的自己一定是个很甜美很甜美的小婴儿,肤若凝脂,眉如柳叶。

  后来大概有了一两岁,她坐在妈妈车坐后面,小小的太阳帽让风刮开,后面的阿姨帮她把帽子捡起来,递给她妈妈的时候居然尖叫:“啊!快看!这小姑娘真是漂亮!皮肤好白!眼睛好大!”对此,江北北知道现在也表示无奈,无奈那个阿姨不是什么星探或者导演之类的,哎,要不说这就是命运呢?

  四五岁的时候,江北北在幼儿园学舞蹈。其实后来她才偶然知道,妈妈带她去报名的时候那个舞蹈老师就说:“哎呀,这孩子骨头太硬,其实不怎么是和跳舞的。”虽然时隔这么多年,现在的江北北也跟舞蹈扯不上半点缘分,可是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那是一种,还没开始行动就被否定一切的失落感。

  或者她也该谢谢那个老师,因为那时候江北北家其实挺困难的。

  好不容易靠着亲戚的帮助不用再租房子,有了自己的家,可是又面临着上幼儿园的问题。舞蹈一个月的学费要七十块。现在江北北不怎么记得那时候妈妈一个月的工资是多少,只知道舞蹈加上幼儿园的学费基本上就等于妈妈一个月的工资。记忆中爸爸似乎在那时候就已经失业了,在家里很多时候是喝醉了回来,和妈妈吵架。

  她记得很清楚爸爸有天喝醉了回来坐在沙发上大哭,妈妈沉默的坐在一旁,然后就不知道怎么了,爸爸妈妈吵了起来。摔盘子,原本放在桌子上的花生米撒了一地。然后就是爸爸的怒吼:“吵吵吵!他妈的整天都这么着!”原本躲在房间里的江北北透过门缝看,居然看到爸爸掐着妈妈的脖子……她一瞬间就惊呆了,却什么也做不了,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她看到妈妈似乎艰难的呼吸着,然后爸爸瞬间似乎清醒,无力的倒向沙发,坐在那,眼睛盯着地面……妈妈轻咳了两声。冲着他大吼:“你丫的掐死我啊!掐死我啊!”妈妈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哭腔。“北北!跟妈妈走!”妈妈推门进到江北北的卧室,收拾了两件衣服,拖着她就离开了家,门“碰!”的一声撞上门框,似乎也撞在江北北心里。

  虽然现在爸爸妈妈都没有怎么吵过架,爸爸还总说告诉他家庭和睦是最重要的,可是心里那些片段总也挥之不去,她脑海里总是朦胧的有着撒了一地的花生米,有着凌乱的丢在地板上、沙发上的盘子,有着爸爸的怒吼,有着妈妈脖子上的掐痕,有着那个她总是哭着,紧紧抱着的那只玩具小熊……玩具小熊后来似乎是因为太旧太脏丢掉了,可是有些东西真的无法丢掉。

  虽然那时候家里的经济条件不怎么好,可是江北北不得不承认,她还是快乐的,至少比现在快乐。那时候她骑着爷爷做的三轮踏板车在幼儿园里炫耀着,因为那时候没有多少孩子有车能骑。

  要说起那个三轮踏板车,年代可真是足够久远。那是江北北的小姑小时候骑过的,然后又传给了江北北的堂姐,再然后呢,终于到了江北北小朋友的手里。

  有个星期五,江北北对幼儿园里的好朋友张若奇说:“明天一起去体育场玩好不好?我想和你一起骑车。”那时候同班的小朋友大概就只有江北北和张若奇彼此的家离得很近,而且都有车。不过,张若奇的车是名副其实的自行车,是那种现在依然流行的后轮上带有两个轮子的四轮自行车。于是就总能看到体育场上两个可爱的小萝莉一起骑车的滑稽情景——所谓“滑稽”,大概是因为两个人车子不配吧,似乎周围那些东家长西家短的老奶奶是这么说的。可是两个孩子才不管她三七二十一呢。

  张若奇是个漂亮的小姑娘,会讲故事,会跳舞,似乎在江北北心里,有这么个朋友,自己也感觉特别有范儿。周六下午三点,江北北如约而至,可是总也等不到张若奇。爷爷说:“北北,你不是说你好朋友的家在那边的楼上么?去喊喊吧。”江北北眨着大眼睛,点点头。骑着小三轮踏板车绕着整座楼,奶声奶气的大喊:“张若奇!快下来!张若奇!快下来!”直到天边像是泼墨似的被染透,显出妖娆的紫红。总之又是很久以后,江北北才知道原来那天下午是自己第一次被“放鸽子”。

  小孩子总是那样没心没肺,再见张若奇的时候,被“放鸽子”的事情江北北已经忘得干干净净,两个人继续手拉着手唱歌,肩并着肩坐在秋千上,让后面的大人把自己推得好高好高,那样就可以触摸到天空,触摸到白云,触摸到星星,触摸到月亮……那样她们两个就可以向许愿时一样,永远的好朋友!

  小孩子总是那样天真,江北北曾经在幼儿园毕业的时候在一个自己很喜欢的卡纸上写下一行字“张若奇是我一辈子的好朋友”,然后在结尾画下心型,是那种丘比特的“一箭穿心”,只不过没有中间的丘比特之箭。

  江北北把那片卡纸偷偷藏起来,不让妈妈看到,她以为妈妈会取笑她这么珍重一张卡纸,以及上面歪歪扭扭的字,可是藏着藏着连自己都不记得到底藏到哪里去了,就像她和张若奇说着永远的友谊,也看不到永远。

  因为除了幼儿园那段时光,江北北只见过张若奇一次。那时候的张若奇已经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天真的小女孩儿了,她和一群朋友在一起嬉笑怒骂着,江北北站在她对面离她不远,一动不动的望着。说的口水四溅的张若奇甩甩刘海儿,瞥了她一眼,脸上没出现任何闪烁不定的表情,继续她的高谈阔论。江北北微微一笑,迈步走开。

  她知道,张若奇一定不认识自己了,或者,已经把自己忘了。那样如果自己上前去微笑着说:“嗨!张若奇,你还记不记得我,我是江北北,你的幼儿园同学。”张若奇满脸疑惑,然后白了自己一眼:“对不起,你可能认错了。”那自己不就糗大了?也许还会被她身边的那群人骂做2B,说自己打扰她们的谈话。与其这样还不如不认,也免去了尴尬。

  而且从小江北北和张若奇就不是同类人。老师会给因为贪睡不愿起来上厕所而弄脏了裤子的张若奇,把裤子刷干净,晾干,等她妈妈来接她的时候满脸殷勤的说着自己给张若奇弄干净了裤子,她妈妈也许会递上什么小礼品聊表谢意。

  而江北北呢?唯一一次因为拉肚子弄脏裤子,那个是带班老师也是教数学的女老师端着杯子,蠕动着涂得血红的大嘴嚷道:“自己想去厕所不会去?赶紧去把裤子换了用水冲干净!”江北北看着男孩子的嘲笑,低着头不动。

  “去不去!不去我把水泼你身上你信不信!”江北北吓得赶忙从座位上站起来自己到厕所冲洗裤子。然后就那么穿着一条放在幼儿园寝室的裙子,过了一个下午。妈妈来接她,裤子干了,换上裤子就和妈妈一起回家去。老师什么也没说,她也不想说什么,因为她知道说出来妈妈会担心。

  这么多年江北北的数学一直不好。妈妈说她是因为三年级的时候学校一直换老师,基础不扎实的缘故。

  其实只有江北北自己知道,她怕数学,或者说是怕数学老师。她怕某一天自己到黑板上做不出来题,老师会端起杯子冲着她:“好好写知道不?不仔细写信不信我拿杯子摔你!”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