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23:29:15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行棺
  4. 1 何合

1 何合

更新于:2018-03-18 20:43:18 字数:2142

字体: 字号:
  1何合

  命是天生地养的,谁也不比谁高贵到多少。

  唯一能比出优劣的,恐怕也只有出身了吧。

  何合今年才二十三。二十多年前呱呱落地的时候,他有一个让很多人都羡慕的出身。父亲达官显贵,母亲经商世家。两者结合,既有钱又有权。

  而他做为家中独子,自然也就享受那无边的宠爱。按理来说,有这样的出身,就算他一无是处。这一辈子过完,很多人也别想能达到他的这种程度。

  可是呢?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

  生来命如金,若崩不如纸。

  不知道算不算家道中落,也就月余的时间前,父死母亡。但凡和他何家能粘着点关系的,都没能落得一个善终的下场。

  记得行刑前,他最后一次去探望自己的父母,母亲含着泪的对他说:“妈很庆幸,没逼着你插手咱家的生意。不然咱一家三口,只能在这地下团圆了!”

  那天何合泣不成声,哭了这辈子都不曾流下的那么多眼泪。

  何家遭人陷害,偌大家族分崩离析。父母亲皆判死刑!连六七十岁的爷爷,外公外婆。都没能有一个幸免的!除了还剩下的何合,可谓是绝了户。

  说来,能救了何合的命的。还真多亏了这些年来,在旁人眼中的‘不学无术’。母亲外公外婆,劝他经商。他未从!父亲爷爷劝他从政!他未愿。唯一喜欢的,唯有天南海北走一走。就着晚霞画幅画,趁着人多唱首歌。没有目标,没有理由。只喜欢看遍天下景色。

  正因为这一点,加上父母亲临进大狱之前的安排。才让仇家没有找到一丝对他下手的理由。侥幸存活,苟且偷生。

  尽管这样,又如何?以往他是不学无术,没了父母。他也变成了别人嘴中的废物。

  “废物吗!?”何合问了自己,答案是点头。他就是废物,至少在自己看来是废物。家道破灭的时候,不能帮一点忙。父母皆亡的时候,还报不了仇。不是废物是什么?

  纵观这二十多年来,自己没做一件。能让父母安心的事情!到现在呢?唯一能做的,就是为全家收尸吗?

  这是一个乡下村边的一个山脚下。前方小溪湍湍身后竹林悠悠!这岸边,就是何合为自己一家准备的墓地。虽然背了些,但胜在风景不错。是个怡人的地方!何况背不背又有什么关系?家里不曾有一口活人,还指望清明谁来扫墓不成?

  一共四口棺材,奶奶早死。何合三天前把她老人家迁移了过来。和自己爷爷放在一起,共用一口。一来弥补奶奶早去,爷爷的遗憾。二来希望二老,在下面恩爱。

  中间一口,爹妈。哭也哭了,嚎也嚎了。没什么说的!

  最东面,外公外婆。二老喜欢阳光!何合观察过了,每日一早太阳东升,那就是最先照耀到的地方。三口棺材,碑立了,照片贴了名字也刻了。

  第四个,在最前面的,也半入了土。这一口,同样立了碑!不同的是,这一个,是何合给自己准备的。

  家中遭了这等巨变,报仇喊冤无望之下,何合早已生了死志!只怪自己无能,全家几口,都下去了。留着自己独活干嘛?安排好这些,就够了!剩下的那口棺材就等自己进去了。

  把自己的坟头放在最前面,可能无用。但是何合真的很希望,哪怕在地下。自己能去为家里人,遮风挡雨。披荆斩棘!

  而且,何合留给自己的这个棺材。还是祖传的!

  祖传的?说来好笑,别人家祖传下来的东西,可能是这个。可能是那个!可是这传下来的是棺材,恐怕也就是独一份了吧。没有原因,也不知道理由。唯一知道的,就是每一位何家的老者,临走的时候,都告诉下一位。这棺材不能下地,家中人逝。也要给它点上三口香!拜一拜。好好的供着!就这样传到了何合这,不知道过了多少辈。虽说棺材看起来似木质可是依然从未腐朽。棺材的四角,还牵拉着铁链。

  可惜,到了何合这,没有后来人了。祖训,也管不着了。没有后来人了,那就跟着下地吧。

  棺材不大,说真的。就算躺在里面。何合恐怕也要卷缩着自己的身体才能勉强下的去。也正因为这样,他才没把这口棺材留给几位长辈!他不想他们委屈着。

  都说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可能是一个玩笑话。可是到了何合这,就成了真。

  棺材的四周已经填了土,何合艰难的让自己躺在了棺材里面。早以设定好的机关,能保证,只要何合拉动手中的细绳,棺材盖,就能准确的把何合盖在里面。同时,头顶上吊起来的一大包泥土,也能保证把这棺材,埋没在里面。有富余的,可能还会堆成一个土堆。摞起一个坟头!

  准备这个,何合花了五天的时间。

  躺在棺材里,看着头顶那严厉的天空。听着那清脆的鸟鸣!后悔吗?何合不后悔。没有一个亲人,复仇却又不曾有一点可能。你不知道这种孤独。

  死,有的时候,也是解脱。

  努力的把这世界最后的声音以及景色,深深的刻在脑子里面。从白天直到晚上星星点点。或许是景色看的多了,脑子乏了。也可能是眼睛瞪的久了,它也累了。

  “困了!”何合知道自己该睡了。轻轻的闭上了眼,手指微动拉动了绳索。棺材盖合了下来,就好像为何合盖上了一层被子。外面的泥土洒落,因为隔绝。里面也未曾有那么大的声响。

  “很好!”何合很满意,他安排的很好!唯一可惜的就是,再也看不到外面的景象了吧。他不知道,为自己准备新坟,坟头是什么样儿。

  寂静的夜,散落的泥土,构成崭新的坟头。吓走了附近很多赏月的小动物。让水中的映月,也不由的跟着起了波澜。

  意识慢慢的消散,何合知道这一睡着,就再也别想醒来了。没有挣扎,没有怀念。何合反而盼望这种情况,早点到来。

  直至完全消散。

  直到一个声音传来:“喂,该起床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