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23:50:40
  1. 爱阅小说
  2. 体育
  3. 劲爆投掷足球
  4. 第二章 substitution

第二章 substitution

更新于:2018-03-16 16:48:55 字数:3959

字体: 字号:
  “怎么样呢,很绮丽的校园吧。”

  “不错。修建一新的学园,即将崛起的豪强。”

  “你还是那样自信满满呢,北条君。”

  北条踌躇满志。不对,那应该是一种习以为常的从容和自信,就如同寻常人食用一日三餐那样的感觉。

  “比赛日呢?”北条转过身来,正视着美玲,“地区选拔赛又要何时开始呢?”

  “这个嘛,大概是来年春天吧。”

  “吴小姐,‘大概’是什么意思。难道没有更加准确的说法了吗?”

  美玲被北条的当头棒喝怔得着实不轻,这大概就是跟天才难以沟通的原因了。对于这位资深教练来说,“大概”、“也许”、“可能”这样富有弹性的词汇实在是含有些许想要逃避责任的意思了。

  “这次比赛我们一定会赢!”想必北条永远不可能说“这次我们大概也许可能会赢”这么不负责任的话了吧。就算是与对方相比等级相差太多,教练肯定是不会说些拖泥带水的话先从士气上就输给对方的呀。

  一想到这样的身份,美玲也大概可以考虑出与他对话的方式了。

  “对不起,监督。比赛日的事情我还一无所知,有消息的话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北条监督点了点头,便转身往学校走去。

  到底该说他自我感觉好呢,还是已经进入状态了呢。显然现在称其为“北条监督”更加适合。“‘北条君’什么的还是算了吧。”美玲冷冷地笑着便将之抛在了脑后。

  宽敞的校舍,崭新的球场,不管如何一切都太过于清新了。“学校不会是今年刚进行招生的吧。”北条的担忧果然被美玲证实,但这也太让人吃惊了。

  “喂喂,不会凑齐十一名部员都成问题吧。”北条开始担忧起来,心理开始犯嘀咕。“名监督也不可能打凑不齐队员的比赛吧。”

  想到这里,北条还是决定试探地问一下。

  “啊诺,吴小姐。部员的人数的话,请问充足吗?”北条顿了顿,“一般说来,一支球队需要两套以上的阵容才能从容应对任何突发的应急情况。”

  “这个的话没问题。”美玲将早已经准备的名单递给了北条,“因为近些年城市化加速,实际上这片新城区今年招生可是非常火爆哟。”

  “算了,能凑满人数就不错了,中国的足球也就那样了。”北条忍不住在心中吐槽一句,便拿起名单开始看了起来。

  名字、毕业院校、加入理由以及目标。然后就是表格下每个人填写的详情。

  “嗯,虽然是中国的学校,但是部团招新还是跟日本差不多呢。”

  北条停下脚步,寻觅到一处僻静的树荫,开始跟吴美玲交流起来。毕竟是日本人,简体汉字还是看起来困难。但是他很快对一个人感兴趣起来。

  “呐,吴小姐。这个人大概是什么理由和目标呢?”

  美玲循声望去。

  郑志化,毕业于南阳初级中学。

  “理由的话,因为初中也是踢足球的。至于目标的话,希望打上主力的位置,因为初中是替补没有在正式比赛中上场过。”

  “替补,是什么意思呢?”

  美玲突然尴尬起来,日语大概是直接音译的舶来词的原因,所以难以翻译。

  “‘Substitution’吧?”美玲不敢肯定,虽然英语六级成绩当年还是不错的。

  “哦!原来如此。就是板凳啊。”

  “啊,原来日本替补喜欢叫‘bench’。”美玲偷偷铭记下来。这时候北条又随意翻了翻,倒是对别的人一点兴趣也没有。

  “好想现在就测试下部员的水平。”一脚把“干劲”的油门踩到底的北条还是觉得有点惋惜呢。

  美玲看看手表,腹黑地笑了起来。

  “时间差不多了呢。”

  这个时候操场开始陆陆续续有了人影,北条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

  “被摆了一道呢。”北条心里有点愤愤,“不过就这样吧,反正来都来了。”

  “报名足球部的同学请务必于开学前第二天下午一点半前在操场报道。”在填写入部申请的时候便有了这个书面的通知,于是现在操场上便有了如此的一幕。不过还是有一半以上的人迟到了,实在是有够懒散的。

  北条扫视了全部成员,然后用日语对旁边的吴美玲说道。

  “人都到齐了吗?”在得到确切的回复后他厉声说道,“鄙人就是来自日本的北条浩二,将会跟大家一切在这炎炎夏日挥洒青春的汗水,从今天起多多指教了。”

  中国学生听完后有些尴尬,然后人群中有人开始断断续续的回答,“请多多指教”。

  “但是你们中一半以上的人都在规定的时间内迟到了,以后如果没有请假,迟到每满一分钟的人。”北条指了指背后的大操场,“每满一分钟就给我滚去跑十圈。”

  现场所有的人都咽了咽口水,像是受惊了的兔子那样竖起了耳朵,不少立刻流露出后悔报名的神色来。

  “今天叫大家来,不是为了别的,就是测试下大家的足球水平。”北条不多说,便开始指导起测试来。

  因为没有什么准备,所以必要的器材也暂时拿不出来。“哎呀,只有三个足球呢,要怎么测试呢?”北条思考些许时间,很快就有了办法。

  “全员站成一列。”紧接着,“报数。”

  “复数的同学请往后一大步。”

  准备完毕后他将仅有的三个足球交给最后的三人,让他们每个人穿插人群开始带球跑,当然之前还有要喊出自己的名字。

  很快一个名字引起了北条的注意。

  “郑志化。”报完名字的学生开始带球穿插跑了起来。

  北条仔细瞪大了眼睛,但是很快他皱起了眉毛。

  这不是有没有才能的问题了,而是该不该踢球的范畴了。北条开始不理解了,为什么眼前这个南阳初中毕业的高大学生可以进入那个男人的替补阵容呢?眼前这个人,完全完全没有才能啊。

  应该说,他完全没有天生与球的协调感!也就是说他完全没有球感,足球跟他的身体完全就像是绝缘的。

  没有球感,就意味着带球是很困难的,这还不仅仅如此,譬如射门的感觉,还影响其他方方面面。按道理来说,这种人在哪个国家的青训营都是不受待见的。

  恐怕在日本自己的社团早就被委婉的劝退了吧,虽然努力是一种美德,但是完全毫无才能的人,再努力也只是三流罢了。

  但是就是这种三流,却能够跻身于那位名监督的麾下。“这绝对不可能,一定有原因。”北条暗暗嘟囔着。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这个原因。”

  随后其他人的带球也无法引起北条多大的关注,虽说有几人的球感已是超越常人了,加速变向的能力也不错。但是还是没有那种能让北条眼前一亮的那种天赋异禀的怪物出现。

  “既然不是中场型的,跑动速度也不行,变向和转身也很慢。”北条暗自琢磨道,“打中卫身材可以了,不过这种三流能力遇上加速内切跑空挡的怕是要被玩爆。唯一只能是柱式中锋了。”

  “好,下面测试下大家的射门能力。”

  北条让学生排好队站在大禁区外面,然后他示意学生加速跑进来,然后随机滚动或丢掷足球,让他们以最快最好的方式射门。

  因为有三个足球,所以便可以一个一个投出去让他们表现出最纯粹的反应去处理足球,往往顶级球员天生就赢在潜意识的这种反应上。

  虽说球感差,带球逊色,也可能影响到射门的感觉,但是足球界里还是有带球很差但是射门却天赋异禀的怪胎存在的。而且这种人被誉为“最佳第十二人”或是“超级替补”,因为他们身为替补,却总能在为数不多的时间里带来胜利。

  这种最佳替补太多太多了,红魔曼联的索尔斯克亚。以及,当然如果他也是这种不擅长带球的队员话,那么他便是国际米兰时期阿根廷人克鲁兹的翻版了,无疑这便是那个男人为决赛偷偷准备的一柄秘密武器。

  北条按捺不住兴奋,好不容易熬到郑志化出场。

  三个球如何处理呢,让我大开眼界吧。

  第一个球北条掷出一个地滚球,模拟出后卫解围后滚向大禁区弧顶的情况。

  “来吧,给我们看下你的远射脚法吧。”

  阿志快速奔跑起来,然后在球滚到脚边时候左脚驻足,抡起右脚就用外脚背狠狠地抽了一发。

  “右脚背没有崩紧,立足脚位置离球太近。”还没等监督话落,皮球无力并斜着飞了出去,打了飞机。

  “发什么呆!”第二个球已经飞了出去,这个球落在了他的身后。

  “球在前锋的背后,如果实际情况的话,后卫会护住射门的线路,这个时候要追求出球射门的速度和精度,那么就是球员的灵性的体现。”

  阿志连忙冲过去,他刹住身体,然后连忙转身凌空打门。

  “皮球落点判断有错误,立足脚离足球太远,转身太慢球弹起来了,脚部击球位置也不对。”这球果然如同北条所言被挑在了空中,虽然缓缓滚入球网,但是现实中是个门将都能很轻松没收。

  监督不等阿志缓过来,这次往门前抛出一个又快又高的高空球,阿志马不停蹄追了起来。

  “球速太快,这个时候只能冲顶了。”他跳起来努力争顶,在失去平衡的情况下足球被冲顶入网。

  全场鼓了鼓掌,他擦了擦脸上的灰尘,笑了笑便退出了禁区。

  随后的检验北条也是心不在焉,他一直就没有搞明白。

  “为什么那个男人要用这个人做替补呢?头球还凑合吧,要是硬在对他的评价中加上‘脚法’这个词还是算了吧。而且天生对球的落点判断就是没有的,这个人根本没有当一流前锋所必须具备的门前嗅觉。”

  “难道他写的入部申请被夸大了,或者根本就是在撒谎?”

  这个可能性也是有的,总之一时半会也检测不出什么了。一直以来气氛是不是太过于严肃了呢?如果太魔鬼了就怕刚入部的学生第二天就萌生退部的想法就不好了。

  北条监督拍了拍手,笑眯眯地说道:“大家的水平我都有所了解了,剩下的时间就进行一次分组的模拟比赛吧。”

  学生们听到以后非常高兴,果然还是踢球的时光比训练更招人喜欢呢。“这边的同学一组,那边的一组。”北条仅仅是很随意将人分成两份。

  “关于十一人上场和谁做替补,以及各自位置和轮换时间大家请自行决定,当然轮换没有名额限定。”

  这个随随便便的决定让中国学生吃了一惊,他们得知还要踢全场后很不开心。

  “场上犯规行为也请大家自己裁定,就跟平时踢球一样,鄙人并不作裁判。”北条说完心里嘀咕着,“敢情中国学生不爱踢全场,难不成都喜欢踢室内足球那种大小的球场吗?”

  但是跟这个比起来,他还是很在意那个南阳初中毕业的替补。“如果要测试,那我就让你直接上场挑自己的位置再慢慢观察好了。”

  北条浩二一开始就这么想的,他决定了的事情从来都是刨根问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