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1:38:3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吾心不寒
  4. 第二章 美女与野兽

第二章 美女与野兽

更新于:2018-03-17 15:02:25 字数:2243

字体: 字号:
  呃...入眼的是一片树荫,我还活着?吴寒试着坐起来却让他冷汗直冒,内视了下身体发现伤很重还动弹不得,只能继续躺着用内力疗伤了,爷爷...他为我死了,父母也是因我而死,就连整个大陆的人也因我而死,回想起昏迷前看到的景象,为什么我要活着?活着去杀残吗?爷爷为什么要我活着?几天就这样过去了,吴寒在自己的思想世界中不知不觉过去了,身上的伤也好了大半,已经能起来了,不过,爷爷说的天殇星觉醒后的毁天灭地之力吴寒并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不同,看着四面的山岭,这是?按照那流星的威力应该整个大陆都毁灭了啊,四面都是山,绿野连绵,山间鸟儿莺啼,一片安详之意,吴寒发现不远处有两个人影走过来便不再多想向那边走去想问问这是哪。

  “烟月!你带我来这里有什么好玩的?走了这么久,好无聊诶,还不如在家里打游戏嘛”,“琳琳你呆在家里不怕叔叔逼你去相亲?我可是知道叔叔最近老是逼你去见那个什么辉少哦,听说那个辉少可是个玉树临风的帅哥哦”,“什么帅哥!他帅你怎么不去跟他相亲?哪里帅了?歪瓜裂枣的,鼻子快翘到眼睛上面去了”。“噗,有你这么损人的么,也不知是谁一开始见到时还犯花痴的啊?”,“谁知道是个渣男,我查到他以前的事迹我就不想见他了,好了不说他了,你有木有看到前面有个人诶,犀利哥吗?穿的这么破烂?向我们走过来了诶”,咳咳...吴寒咳嗽了两下,看着眼前的女子,眉目如画,明眸皓齿,看着她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吴寒心里的烦闷消去了不少,真是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色狼!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琳琳看着眼前的犀利哥那眼神就把他和以往见过的色狼分为一类人,摇了摇头,吴寒看着那女孩高傲的眼神就不想多说什么,便准备离开,这时后面的女孩却叫住了他“等等!这里是云旻大辛山附近的山区,这里离城市很远的,你要去哪?你要不就跟我们一起坐车回去吧。”“烟月!你说什么呢?怎么可以戴着一个陌生人走,万一他是什么逃犯之类的怎么办?”琳琳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的好闺蜜说道,这个平时对男人不屑一顾的高傲闺蜜,现在却对一个犀利哥露出来关心的神态,“别瞎说,你就是宅在家里电影看多了,哪来的那么多逃犯,你看他这么可怜...”不知道为什么,唐烟月对这个第一次见到的陌生人有种莫名的信任感,这也让她想带着吴寒离开,当然这些话她是不会说出来,“你?哼,随便你,到时要是带个逃犯回去我可什么都不管的啊”,说完还狠狠的瞪了吴寒一眼。吴寒想了想,或许可以跟着她们离开,待在这里也不是办法,谢谢,道了声谢便不再理会那个朝自己瞪眼的女人,如果不是她朋友对自己还算友好,不然她现在就是一具尸体,虽然觉醒后的力量没有提升,但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内心蠢蠢欲动的嗜杀之意,估计要不是爷爷的玉佩压制着自己,现在的自己已经把这里夷为平地了,你?!!哼!好女不跟渣男斗!哼了一声就不再看吴寒,唐琳琳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对自己这么不屑一顾,吴寒跟着两女来到车前却愣住了,这是车?看着眼前这个庞然大物,看着有点像骨国征伐战场用的战车,难道这里的女子出门都是开着战车?在骨国的时候,可都是重男轻女,女子可都是足不出户的,她们难道是巾帼女子?不过现在已经跟着她们了,以自己的一身内力,打烂这战车还是可以的,便不再多想什么,上前一拉车门,咔嚓,在两女惊骇的眼神下,吴寒就这样徒手把车门拉断,整个车门就这样断了下来,玻璃渣碎了一地。

  “你你你...这可是爸爸专门为我从军区里面弄出来的防爆路虎!”,虽然车子才几百万,可是上面的那些改装可都是顶级的装备,就这样被徒手拉断了车门?现在唐琳琳都怀疑是不是弄了个豆腐渣工程的车,别让她相信有徒手能拉断车门的人。吴寒看着手上早已破烂不堪的车门,这战车这么脆弱?我没有用内力啊,看着惊呆的两女一会,吴寒忽然想起什么,就在身上摸索着什么,看着吴寒在那东摸摸西摸摸的找什么,唐琳琳就火大,不就是力气大了点拉断了豆腐渣车么,道歉的话都不说一句,“喂!你...”,唐琳琳刚想对吴寒发火就见吴寒从衣服里掏出一把金闪闪的元宝,“这些钱,就算赔你的车门”,说完就走过来把金元宝放在自己手上,一边的唐烟月也是目瞪口呆,看着平日大小姐脾气十足的琳琳在那里风中凌乱,唐烟月就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我...”,本小姐平日在学校可是人称唐土豪,今天被一个犀利哥赤裸裸的打脸了,而且还是用不知道真假的金元宝,“我*你*的,看本小姐踢断你的后代!”,在旁一边看戏的唐烟月一看情况不对劲就赶紧过来拉住唐琳琳,“你个死混蛋,敢拿钱砸本小姐,你过来,我保证断你子孙!’说着还一边踢脚一边张牙舞爪的想挣脱唐烟月的怀抱,“琳琳!琳琳,别生气,说不定他是从哪个山里出来的人,不懂外面的事情,你别激动,喂那个,你赶紧上车”,“烟月你拦着我干嘛?看我不踢死那个混蛋!”,“你别急,跟我来,我跟你说个事情”唐烟月边说边拉着挣扎的唐琳琳往一边走去,只见两女叽里呱啦的一阵,唐琳琳狠狠的跺了跺脚就跟着唐烟月回来车里了,“你别介意啊,我朋友就是这样,我来开车吧,琳琳你做在我旁边”。

  高速路上,看着后视镜里从上车一直就闭目不言的陌生男人,唐烟月越看越好奇,虽然浑身破烂不堪,脸上也都是厚厚的灰尘,但还是能从脸部的轮廓看出来这个男人还很年轻,一旁的琳琳也在赌气似的看着窗外,现在的气氛让唐烟月有些不适,忍不住就开口道;“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吴寒...简单的两个字却听着让人有种心寒的感觉,听的唐烟月和一旁的唐琳琳都打了个冷颤,就是这样的一个疏忽,前方不知何时已经有一辆大卡车极速撞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