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0:19:2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亡国修仙者
  4. 第二章 花兰山

第二章 花兰山

更新于:2018-03-16 21:02:26 字数:2192

  冬日里黑暗来得格外的快,但粉红色灯笼的映照下,粉色的雪花依然簌簌的下着。在秦都他从未见过如此大的雪,雪仿佛花瓣似的,一片片的落着,落到地上。因为从没见过,又或许是片片的雪缓缓落下本就是那么美,这场景看得秦封都不忍心踩下去。过了许久仍站在屋檐下,没有迈出一步。“秦公子,外面这么冷,还是回屋去吧。”路过的丫鬟好心道,可秦封却恍然未觉,丫鬟见了,施了一礼也不多言,转身走了。直至秦封自己回过神来,感受到冬季的寒意打了个哆嗦,才转身回到了房间。

  夜晚总是漫长,屋子里灯火通明,却只能照亮一丈方圆,屋外仍是一片黑暗。咚咚咚,一阵敲门声传来,秦封裹了裹棉服,站了起来,还没等他问出“谁啊”二字,门外的来客就已经自报了身份。“秦公子,嬷嬷让我请你出去,说是有人听了曲子非得要见见作曲的人。”原来正是提醒秦封的那个丫鬟小菊,听了小菊的话,秦封略一思索便回道:“你先去吧,我随后就来。”

  说起来这儿的老板也就是那位嬷嬷对秦封倒也算是客气,尤其是发现经过他修改后的曲子竟得到许多客人的赞赏之后,这次深夜叫他出去倒是说明来人的不一般!简单的收拾了一番,怀着一份好奇向会客室走了过去。

  风比起上次看雪时又大了许多,吹得雪花都凌乱了,在眼前在灯光下拉起一道道斜斜的轨迹。缓步走进了会客室,向嬷嬷略微行了一礼,目光却移向在主位坐着的蓝衣青年。嬷嬷会意,连忙向蓝衣公子说道:“花公子,来的这位便是才来我们红袖坊没多久的琴师。”说罢朝自己身旁的座位点了下头示意秦封落座,待秦封坐下后继续道:“秦封,花公子可是专门为你而来,说要见见化腐朽为神奇的秦琴师!”话中却并没有提及这位花公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秦封听了连忙苦笑:“嬷嬷,这却是羞煞我了,秦封却是没有那么厉害吧,此话万万不要传了出去,让别人说我不知天高地厚!”这句话本是实话,他不过是自幼就在秦都长大,没事就去听听小曲,赏赏舞姿,耳濡目染之下对此道熟悉了一点,况且秦都自然不是辽城这个边境小城可比,故而他略微加以修改就得到了不少人的追捧,可若是让他自己真的作一首,别说流传后世,便是秦都那些文人骚客都会嗤之以鼻!

  听在嬷嬷耳中,她曾走南闯北过,虽觉得秦封不错,倒也不会惊为天人,所以微微点了点头,这秦封年轻却不孤傲,性格却是极好。但那位花公子却是不同意了:“秦琴师莫要说这等自贬之语!莫说辽城之内我没见过,就是附近其它三城我也熟悉的很,从来没见过向你这样的琴师,略加修改便无比动听,欢乐之极!”

  秦封和嬷嬷心中同时说了句,土包子,就在这辽城附近见识过,也难怪了!心中这样想,话却不能这么说,嬷嬷脸上依然笑得如同一朵花一样,将头转向花公子奉承道:“那是,在这四城之中谁不认识您花大公子,您的文采武功姑娘们可都是极为佩服的!”花公子平日里显然没少被拍马屁,就好像全宇宙他最帅一样,笑得那叫一个欢腾。秦封见状也拍了一个:“幸得花公子赏识,秦封愿为花公子作一曲,不知公子府上,来日作好了也好送过去。”

  花公子一听果然乐不可支,连忙说道:“我乃是辽城城主之子,你作好之后送去便可。”秦封作为曾经的宋国皇子岂会因为对方是一个城主之子就乱了方寸?可看着对方那骄傲得仿佛天鹅一般的样子,有些不忍心跌了他的面子,既然你捧我,我便捧捧你又如何,强自按下心中笑意,装作受宠若惊道:“失敬失敬,原来是城主大人的公子,听闻城主大人雄壮威武曾数次打败极北野蛮人!今日一见公子,才知所闻非虚啊!”

  几句话唬得花公子一愣一愣的,挠了挠头:“这我却是不明白了,为何见了我才知所闻非虚?”秦封道:“常言道,虎父无犬子,花公子如此仪表非凡,恰巧说明城主大人更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啊!”

  一番互捧之后,宾客尽欢,花公子打道回府,秦封也得以回到房间休息去了。在红袖坊的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不知不觉间,岁月流逝,秦封迎来了亡国后的第一个生日。半年来,秦封也认识了许多新人,忘了许多旧人,不!是真的忘了么?

  这一次和以往一样,都是在歌舞坊里过的,不同的是没了酒肉朋友,没有歌舞助兴,没有了许多,多了根白色的发带!一年了,一年前,他的脑海中父王母后只是一个名称,甚至记不清他们的样子;一年后,他们的身影却渐渐清晰起来!时常会被噩梦惊醒,醒来时眼角带泪,那泪没有温度,仿佛他的心一样,冰冷得无法触摸。

  今天算是一个重要的日子么,秦封这样问自己,过去的一年中自己那么悲伤,也还是走了过来,并没有选择草草结束自己的一生,那么就把今天当成是一个与过去告别的日子,这究竟是懦弱、贪生怕死还是勇敢、直面过去?

  他给不了自己答案,别人也给不了。

  既然还活着,那么就活着吧,他这样告诉自己。

  秦封起了一个大早,现在已是盛夏,他却把几件厚实的衣物放进了包裹!原来前几日就和花兰山约好了今日随他近雪山打猎,说起这雪山秦封还真是没有去过,平日里虽听人说起过雪山经年不化十分好奇,但却只能望到白茫茫的一片,跟花兰山说的差得远了。

  说起来花兰山,正是那位天鹅似的花公子了,此人性格豪迈,心眼虽不多,待朋友却是极好,也就是他有一位城主父亲,否则早被人卖了还替别人数钱!

  秦封给他一首曲子之后,花兰山便没事就来红袖坊找秦封,秦封见他为人不错也是有心交一位朋友,一来二去的,花兰山和他那帮狐朋狗友有活动的时候十有八九会叫上秦封。这不,前几天又来找秦封,说是他要去雪山狩猎,想着秦封不曾进过雪山,要秦封和他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