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5-22 04:58:17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随身天龙世界
  4. 第十一章 段王府
字体: 字号:
随身天龙世界目录
共68章
  (PS:新人新书求各位点击收藏推荐!)

  叶飞到大理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在入城之后,稍微打听了一下,段王府没有任何变故。叶飞顿时放下心里,心想:不知是三大恶人没来,还是来了没能带走段誉。然后翻起原著,看了起来,叶飞发现他居然比段誉他们早到大理。

  叶飞到马府寄存了马匹,跟马五德打了声招呼后去洗漱了一番,接着眯了一会,在睡之前吩咐下人要是发现段王府有大动作的话就叫醒他。

  “果然是王府风范!”叶飞看着段王府的人马,不由暗叹。大理城外千余骑兵护送段王府人员进城,前面是两面迎风大旗:一面旗上乡着‘镇南’两个红字,另一面旗上乡着‘保国’两个黑字。前面一中年人是身着紫袍,一张国字脸,神态威猛,浓眉大眼,肃然有王者之相。正是段正淳。

  旁边一中年美妇,身穿道袍,雍容大度,正是段誉的老娘刀白凤。段誉与木婉清各坐一马在后面紧跟着。

  “段兄!段兄!”叶飞看到段府人马靠近,连忙出声喊道。

  段誉闻声转头,正好看到挥手的叶飞,在马上拱手:“原来是叶兄。”接着翻下马,走向叶飞。

  “不知叶兄什么时候回到的大理,竟然比我们还快。”段誉拉过叶飞的手,脸上满是笑容,“走,今晚去我家吃饭。”口气非常真挚。

  叶飞当然是满口答应了:“好好,我先是去看了一下钟灵,然后连夜赶回来,就是为了到你家去打秋风。不知段兄与段王府的关系是?”

  “真是我家”

  “原来是段世子,不过还是没有段兄顺口。”

  “叫我段兄就好了。晚上介绍我爹妈、伯父给你认识。”

  到了王府之后,叶飞被安排了一个房间,房间里的东西无一不是精品,叶飞看得满脸口水:这要是拿回来拍卖,得赚多少银子呀!

  休息了一会,就有一小太监过来,说:“皇上有旨:着叶飞进见。”

  原来保定帝听说段誉及刀白凤回府,心里大为欣喜,就摆架段王府,先是跟段正淳刀白凤聊了会,劝了几句刀白凤;又见过段誉,训了几句;再见木婉清,最后听说叶飞救了段誉,又接见叶飞。

  叶飞跟着小太监到一房间,进入之后,看到首座之人长须黄袍,相貌清俊,正是保定帝。旁边坐着段正淳刀白凤、段誉与木婉清,还有高升泰等人。

  原著里写到:大理国于五代后晋天福二年建国,比之赵匡胤陈桥兵变、黄袍加身还早了廿三年。大理段氏其先为武威郡人,始祖段俭魏,佐南诏大蒙国蒙氏为清平官,六传至段思平,官通海节度使,丁酉年得国,称太祖神圣文武帝。十四传而到段正明,已历一百五十余年。

  是时北宋汴梁哲宗天子在位,年岁尚幼,太皇太后高氏垂帘听政。这位太皇太后任用名臣,废除苛政,百姓康乐,华髟绥安,实是中国历代第一位英明仁厚的女主,史称‘女中尧舜’。大理国僻处南疆,历代皇帝崇奉佛法,虽自建帝号,对大宋一向忍让恭顺,从来不以兵戎相见。保定帝在位十一年,改元三,曰保定、建安、天佑,其时正当天估年间,四境宁静,国泰民安。

  叶飞连忙上去拜见:“小生叶飞见过保定帝,祝保定帝身体万康,祝大理国泰平安!”

  保定帝笑道:“叶少侠免礼,赐坐。”

  待叶飞坐下之后,保定帝又开口说:“叶少侠是誉儿的救命恩人,朕在此表示感谢,不知叶少侠想要啥奖励。”

  “奖励?!”叶飞听到这两个字,眼睛顿时亮起来,随即略带扭捏的说:“小生与段兄一见如故,又同生共死经历了不少事件,说恩人却是严重了,只是朋友之间的帮忙罢了。至于奖励,小生的亲人喜欢礼佛,生辰即将到来,倒是想求天龙寺的高僧所书的佛经。”

  说完,叶飞偷偷瞄了保定帝和段正淳一眼,看到他们脸色没啥变化,才放下心来。只要进入天龙寺,就有机会安装针孔摄像头了!

  保定帝沉吟了一下,说:“这个也简单,明天让誉儿带你去天龙寺求本佛经。”

  叶飞大喜,满脸兴奋的说道:“多谢皇上!多谢皇上!”

  随后,保定帝又跟段正淳他们又谈了一会,就跟皇后一起回宫去了。

  晚上,段府设宴。段正淳夫妇,段誉、木婉清、还有叶飞坐于席上。旁边是侍候的宫婢。

  “再次感谢叶少侠救了我们誉儿。”开宴之后,段正淳夫妇举杯感谢叶飞救了段誉,毕竟段氏继承人目前就只有段誉一人。

  “段王爷客气了,我与段兄是朋友,都是帮忙罢了。”叶飞端起酒杯,很谦虚的说。

  两人一饮而尽。之后,场面就有点冷淡了。刀白凤是看段正淳不顺眼,各种不搭理段正淳。木婉清是没见过这么大的市面,倒是一时没啥话,只是见段正淳他们把她当家人看,心里正窃喜。

  见到冷场,段誉斟了一杯酒,双手捧着站起,说道:“妈,儿子敬你一杯。恭贺你跟爹爹团聚,咱三人得享天伦之乐。”玉虚散人道:“我不喝酒。”段誉又斟了一杯,向木婉清使个眼色,道:“木姑娘也敬你一杯。”木婉清捧着酒杯站起来。

  玉虚散人心想对木婉清不便太过冷淡,便微微一笑,说道:“姑娘,我这个孩儿淘气得紧,爹娘管他不住,以后你得帮我管管他才是。”木婉清道:“他不听话,我便老大耳括子打他。”玉虚散人嗤的一笑,斜眼向丈夫瞧去。段正淳笑道:“正该如此。”

  玉虚散人伸左手去接木婉清手中的酒杯。烛光之下,木婉清见她素手纤纤,晶莹如玉,手背上近腕处有些块殷红如血的红记,不由得全身一震,颤声道:“你……你的名字……可叫作刀白风?”玉虚散人笑道:“我这姓氏很怪,你怎知道?”木婉清颤声问:“你……你便是刀白风?你是摆夷女子,从前是使软鞭的,是不是?”玉虚散人见她神情有异,但仍不疑有他,微笑道:“誉儿待你真好,连我的闺名也跟你说了。你的郎君便有一半是摆夷人,难怪他也这么野。”木婉清道:“你当真是刀白风?”玉虚散人微笑道:“是啊!”

  木婉清叫道:“师恩深重,师命难违!”右手一扬,两枚毒箭向刀白风当胸射去。

  除了叶飞之外,众人都没想到木婉清会发难。但是叶飞离刀白凤极远,来不及救援。

  段正淳坐在对席,是在木婉清背后,“啊哟”一声叫,伸指急点,但这一指只能制住木婉清,却不能救得妻子。

  段誉曾数次见木婉清言谈间便飞箭杀人,她箭上喂的毒药厉害非常,端的是见血封喉,一见她挥动衣袖,便知不妙,他站在母亲身旁,苦于不会武功,无法代为挡格,当即脚下使出‘凌波微上’,斜刺里穿到,挡在母亲身前,卜卜两声,两枚毒箭正中他胸口。木婉清同时背心一麻,伏在桌上,再也不能动弹。

  段正淳应变奇速,飞指而出,连点段誉中箭处周围八处穴道,使得毒血暂时不能归心,反手勾出,喀的一声,已卸脱木婉清右臂关节,令她不能再发毒箭,然后拍开她穴道,厉声道:“取解药来!”

  同时,叶飞已经取出罐子,走到段誉身边,说:“我这有解毒良药,可解万毒。”说完,就用手撬开段誉的嘴,将莽牯朱蛤喂了进去。

  木婉清颤声道:“我……我只要杀刀白风,不是要害段郎。”忍住右臂剧痛,左手忙从怀中取出两瓶解药,道:“红的内服,白的外敷,快,快!迟了便不及相救。”

  刀白风见她对段誉的关切之情确是出于真心,已约略猜到其中原由,夹手夺过解药,将两颗红色药丸喂入儿子口中,白色的乃是药粉,她抓住箭尾,轻轻拔出两枝短箭,然后在伤处敷上药粉。

  木婉清道:“谢天谢地,他……他性命无碍,不然我……我……”

  段誉在服用莽牯朱蛤之后,身上的毒已经消去大半,接着真正的解药一下去,顿时解毒。

  段誉见到自己中箭,这毒箭中者立毙,他见得多了,只道自己这一次非死不可,惊吓之下,昏倒在母亲怀中。

  段正淳夫妇目不转瞬的望着伤口,见流出来的血顷刻间便自黑转紫,自紫转红,这才同时呈了一口气,知道儿子的性命已然保住。

  刀白风将段誉抱去房间里放着,出来之后刀白风转向木婉清道:“你去跟修罗刀秦红棉说……”段正淳听到‘修罗刀秦红棉’六字,脸色一变,说:“你……你……”刀白风不理丈夫,仍是向着木婉清道:“你跟她说,要我性命,尽管光明正大的来要,这等鬼蜮伎俩,岂不教人笑歪了嘴?”木婉清道:“我不知修罗刀秦红棉是谁?”刀白风奇道:“那么是谁叫你来杀我的?”

  眼见这肥皂剧就要开演了,叶飞觉得自己并不合适呆下去,就起身告辞,去照顾段誉了,毕竟等下三大恶人就要出现了。

  叶飞在房间里一边看着段誉,一边想着怎么利用这次吸收点内力:剩下的三大恶人的内力不错,肯定要多吸点内力,要不然学不会六脉神剑;该怎么弄呢?叶飞想得头疼。

  宴客厅里的狗血正在按剧情进行,刀白凤出走,木婉清得知段誉是亲哥哥,接着秦红棉和甘宝宝到来。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字体: 字号:
随身天龙世界目录
共6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