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3 03:15:30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随身天龙世界
  4. 第七章. 无量剑派

第七章. 无量剑派

更新于:2013-06-20 12:11:45 字数:4511

字体: 字号:
随身天龙世界目录
共68章
  天龙世界。

  叶飞将从网上得来高度酒及炒茶叶的制作方式给马五德,马五德立即着手安排人员进行"研发"。在叶飞拿出茅台之后,又是一个不醉不休之夜。

  随后几天,马五德一直忙于酿酒、炒茶之事。而叶飞仍旧是在跟武师过过手,熟悉一下各种武学动作,晚上则打坐练内功,等待无量剑派比武之日的到来。

  无量剑派练武厅。

  “无量剑”原分东、北、西三宗,北宗近数十年来已趋式微,东西二宗却均人才鼎盛。“无量剑”于五代后唐年间在南诏无量山创派,掌门人居住无量山剑湖宫。自于大宋仁过年间分为三宗之后,每隔五年,三宗门下弟子便在剑湖宫中比武斗剑,获胜的一宗得在剑湖宫居住五年,至第六年上重行比试。五场斗剑,赢得三场者为胜。这五年之中,败者固然极力钻研,以图在下届剑会中洗雪前耻,胜者也是丝毫不敢松懈。北宗于四十年前获胜而入住剑湖宫,五年后败阵出宫,掌门人一怒而率领门人迁往ShanX,此后即不再参预比剑,与东西两宗也不通音问。三十五年来,东西二宗互有胜负。东宗胜过四次,西宗胜过两次。

  练武厅东坐着二人。上首是个四十左右的中年道姑,铁青着脸,嘴唇紧闭。下首是个五十余岁的老者,右手捻着长须,神情甚是得意。两人的座位相距一丈有余,身后各站着二十余名男女弟子。西边一排椅子上坐着十余位宾客。西首锦凳上所坐的则是别派人士,其中有的是东西二宗掌门人共同出面邀请的公证人,其余则是前来观礼的嘉宾。这些人都是YN武林中的知名之士。叶飞与段誉坐在最下首位置。

  本来叶飞以为会在大理遇到段誉,结果等到启程都没发现他,倒是在大理城外遇到外逃躲避练武的段誉。段誉正如书中所写一样,一身青衣,气度非凡,是个翩翩佳公子。

  叶飞与段誉两人年纪相差不大,段誉一身书生气质,谈吐优雅,精通各种经书,而叶飞则是见识广泛,趣闻不断。一路结伴走下来,在叶飞的刻意结交之下,两人变得无话不谈,颇有惺惺相惜之感。

  到了无量剑派之后,一切皆如原著所说。此时已经是比武的第四场。褚师弟和龚师兄的比武也快进入尾声。只见突然龚师兄一剑挥出,用力猛了,身子微微一幌,似欲摔跌。此时,段誉按照原著一般“嗤”的一声笑,随即知道失礼,连忙按住了口。

  那褚师弟左手呼一掌拍出,击向那龚师兄后心,那龚师兄向前跨出一步避开褚师弟的剑,他手中长剑蓦地圈转,大喝一声:“着!”那褚师弟左腿已然中剑,腿下一个踉跄,长剑在地下一撑,站直身子待欲再斗,那龚师兄已还剑入鞘,笑道:“褚师弟,承让、承让,伤得不厉害么?”那褚师弟脸色苍白,咬着嘴唇道:“多谢龚师兄剑下留情。”

  左子穆见徒弟赢了这场,已是四场中赢了三场,心中身为得意,当下笑道:“辛师妹今年派出的四名弟子,剑术上的造诣着实可观,尤其这第四场我们赢得更是侥幸。褚师侄年纪轻轻,居然练到了这般地步,前途当真不可限量,五年之后,只怕咱们东西宗得换换位了,呵呵,呵呵!”

  说完眼光一转,瞧向段誉,说道:“我那劣徒适才以虚招‘跌扑步’获胜,这位段世兄似乎颇不以为然。便请段世兄下场指点小徒一二如何?马五哥威震滇南,强将手下无弱兵,段世兄的手段定是挺高

  的。”

  马五德脸上微微一红,忙道:“这位段兄弟不是我的弟子。你老哥哥这几手三脚猫的把式,怎配做人家师父?左贤弟可别当面取笑。这位段兄弟是我们在路上碰到,听说我正要到无量山来,便跟着同来,说道无量山山水清幽,要来赏玩风景。”

  左子穆心想:“他若是你弟子,碍着你的面子,我也不能做得太绝了,既是寻常宾客,那可不能客气了。有人竟敢在剑湖宫中讥笑‘无量剑’东宗的武功,若不教他闹个灰头土脸下的山,姓左的颜面何存?”当下冷笑一声,说道:“请教段兄大号如何称呼,是那一位高人的门下?”

  段誉微笑道:“在下单名一誉字,从来没学过什么武艺。我看到别人摔交,不论他真摔还是假摔,忍不住总是要笑的。”左子穆听他言语中全无恭敬之意,不禁心中有气,道:“那有什么好笑?”段誉轻摇手中摺扇,轻描淡写的道:“一个人站着坐着,没什么好笑,躺在床上,也不好笑,要是躺地下,哈哈,那就可笑得紧了。除非他是个三岁娃娃,那又作别论。”左子穆听他说话越来越狂妄,不禁气塞胸臆,向马五德道:“马五哥,这位段兄是你的好朋友么?”

  马五德顿时语嫣,这时叶飞接过话头,拱手道:“却是在下好友。”

  “阁下又是何人?马五德,你收的徒弟?”左子穆脸色一正,仔细打量了几眼叶飞,随即转过来对马五德问道。

  马五德连忙摆手,说:“这位是叶飞兄弟,是我的好朋友,一起开酒庄的伙伴。”

  左子穆听闻,淡淡回了一声“哦”,便不再理叶飞,转过脸看段誉,面无表情道:“光杰,刚才人家笑你呢,你下场请教请教吧。”

  那龚光杰巴不得师父有这句话,当下抽出长剑,往场中一站,倒转剑柄,拱手向段誉道:“段朋友,请!”段誉道:“很好,你练罢,我瞧着。”仍是坐在椅中,并不起身。龚光杰登时脸皮紫胀,怒道:“你……你说什么?”段誉道:“你手里拿了一把剑这么东晃来西去,想是要练剑,那么你就练罢。我向来不爱瞧人家动刀使剑,可是既来之,则安之,那也不防瞧着。”龚光杰喝道:“我师父叫你这小子也下场来,咱们比划比划。”

  段誉轻挥折扇,摇了摇头,说道:“你师父是你的师父,你师父可不是我的师父。你师父差得动你,你师父可差不动我。你师父叫你跟人家比剑,你已经跟人家比过了。你师父叫我跟你比剑,我一来不会,二来怕输,三来怕痛,四来怕死,因此是不比的。我说不比,就是不比。”

  他这番说什么“你师父”“我师父”的,说得犹如拗口令一般,练武厅中许多人听着,忍不住笑了出来。“无量剑”西宗双清门下男女各占其半,好几名女弟子格格娇笑。叶飞也忍不住笑起来。练武厅上庄严肃穆的气象,霎时间一扫无遗。

  龚光杰大踏步过来,伸剑指向段誉胸口,喝道:“你到底是真的不会,还是装傻?”段誉见剑尖离胸不过数寸,只须轻轻一送,便刺入了心脏,脸上却丝毫不露惊慌之色,说道:“我自然是真的不会,装傻有什么好装?”龚光杰道:“你到无量山剑湖宫中来撒野,想必是活得不耐烦了。你是何人门下?受谁的指使?若不直说,莫怪大爷剑下无情。”

  段誉道::“你这位大爷怎地如此狠霸霸的?我平生最不爱瞧人打架。贵派叫做无量剑,住在无量山中。佛经有云:‘无量有四:一慈、二悲、三喜、四舍。’这‘四无量’么,众位当然明白:与乐之心为慈,拔苦之心为悲,喜众生离苦获乐之心曰喜,于一切众生舍怨亲之念而平等一如曰舍。无量寿佛者,阿弥陀佛也。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他唠叨叨的说佛念经,龚光杰长剑回收,突然左手挥出,拍的一声,结结实实的打了他一个耳光。段誉将头略侧,待欲闪避,对方手掌早已打过缩回,一张俊秀雪白的脸颊登时肿了起来,五个指印甚是清晰。

  这一来众人都是吃了一惊,眼见段誉漫不在乎,满嘴胡说八道的戏弄对方,料想必是身负绝艺,那知龚光杰随手一掌,他竟不能避开,看来当真是全然不会武功。

  叶飞见到龚光杰挥手而出,正想拉过段誉,但手刚伸起,段誉已经被打了一巴掌。叶飞见状,顿时发怒,站起来道:“欺负一个不会武功的书生算哪门子好汉,无量剑派果然是赫赫有名。”

  而龚光杰一掌得手,也不禁一呆,正欲再伸手抓住段誉胸口,提起他身子,听到叶飞所说,脸上略过一番讥笑,道:“我还道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那知竟是脓包!”收起手面向叶飞道:“想必这位叶兄定是身手不凡,还请下场请教请假。”说完,收起长剑走到厅中等候。

  叶飞一愣,没想到龚光杰竟然向自己挑战,正欲答应。马五德见状,立即拉了一下叶飞的衣襟,示意叶飞不要说话。

  正好龚光杰看到马五德的小动作,脸上的讥色更浓。

  叶飞大怒,拨开马五德的手,跳下场去。“我来会会你这个英雄好汉!”“好汉”二字咬得极重。

  段誉则在一边捂住脸蛋,顺着叶飞的话,说:“拿剑的英雄好汉对付赤手空拳的书生。果然了得!”

  龚光杰顿时脸上一阵红白,连忙把剑入鞘,丢向另一个同门,“那我就空手来会会叶兄。请!”

  叶飞朝段誉投了一个赞许的目光,抱拳对龚光杰道:“请!”

  龚光杰见状,抢身就是一个直拳打向叶飞胸膛,这一拳势夹劲风。有了段誉这个对比物,他认定叶飞也是个不会武功的书生。

  叶飞从小就开始打架,这段时间与武师一起练了多日,同时也勤练内功,看到龚光杰的直拳,叶飞运气“北冥神功”,抬手抓住龚光杰拳头。龚光杰见到叶飞抓住拳头,心里惊喜,连忙发力,却发现力量到了叶飞手上之后少了一大半。叶飞用“北冥神功”卸下劲道,在龚光杰的吃惊中,欺身而进,一个太祖长拳直接打中龚光杰肚子。

  其实,叶飞想要打中龚光杰是有一定的难度的,但是龚光杰起初就认定叶飞不会武功,打心里就轻视叶飞,开打之后,居然没有运起内力,仅凭自己力量去跟叶飞打,所以一下子就被叶飞打到了。

  龚光杰怒了,居然被一个书生给打中身体!龚光杰运气内力,气灌拳头,“唰唰”就是左右开弓,速度极快,直奔叶飞门面。叶飞见到龚光杰突然加速,暗叫不好,当即后退,堪堪躲过龚光杰的两拳。龚光杰见到无效,再次加速,然后突然起脚踢向叶飞下盘,角度极为刁钻。此时,叶飞已经连退五步,且速度上要比龚光杰慢很多,当下来不及躲避,只要运气北冥真气布满双腿。

  “嘭”的一声,龚光杰的飞腿正中叶飞的右腿,心里非常得意,暗想:“让你弄我出丑,不把你腿踢断我就不姓龚。”

  只见叶飞在被踢中之际,右腿突然轻微的回摆了一下,原来是叶飞又在用北冥神功卸掉力道,同时将入体的内力吸收大半。不过,由于叶飞跟龚光杰的内力相差太大,虽然是吸收了大半,但是叶飞还是被龚光杰一踢倒地。

  龚光杰见状,正要上前打个痛快。不料,走到半路,突然半空中飞下一件物事,缠住了龚光杰的手腕。这东西冷冰冰,滑腻腻,一缠上手腕,随即蠕蠕而动。那龚光杰吃一惊,急忙缩手时,只见缠在腕上的竟是一条尺许长的赤练蛇,青红斑斓,甚是可怖。他大声惊呼,挥臂力振,但那蛇牢牢缠在腕上,说什么也甩不脱。忽然另一个无量剑派的人大叫道:“蛇,蛇!”同时脸色大变,右手插入自己衣领,到背心掏摸,但掏不到什么,只急得双足乱跳,手忙脚乱的解衣。

  这两下变故古怪之极,众人正惊奇间,忽听得头顶有人噗哧一笑。众人抬起头来,只见一个少女坐在梁上,双手抓的都是蛇。

  叶飞心里顿时一松,暗道:钟灵这小姑奶奶终于出手了。又道:投靠马大哥的武师果然是不入流的啊。

  那少女约莫十六七岁年纪,一身青衫,笑靥如花,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只是手中握着十来条尺许长小蛇让其看起来有点怪异。这些小蛇或青或花,头呈三角,均是毒蛇。但这少女拿在手上,便如是玩物一般毫不惧怕。众人向她仰视,也只是一瞥,听到龚光杰与另一个同门大叫大嚷的惊呼,随即又都转眼去瞧那二人。

  叶飞抬起头望着钟灵并谢道:“多谢姑娘相救。”此时段誉也抬着头望着钟灵,开口道:“姑娘,是你救了我的朋友么?”钟灵问叶飞道:“你这书生,不会武功还为朋友出头”。还未等叶飞回答又转向段誉:“那恶人打你,你为什么不还手?”

  段誉摇头道:“我不会还手……”

  叶飞也跟着摇头说:“做人义气为先!”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字体: 字号:
随身天龙世界目录
共6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