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3 08:04:34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星云无悔
  4. 星云之南

星云之南

更新于:2017-04-21 15:18:22 字数:4668

  星云大陆

  中部是整个大陆最为繁华的地方,是人口最为密集的地区,同时节也是整个星云权力之争,政治之争最为频繁的地方。

  在这里有最为富有的商贾,也有许多,因家境贫寒而沦为行乞的乞丐。

  在中部有最为强大的三大帝国,他们是整个星云最有话语权。虽然这三大帝国的版图加起来,只有占据不到整个星云的五分之二,但是他们的实力却有着整个星云九成,也就是说,只要你得到中部三大帝国你将成为整个世界的主宰。

  你将站在这个世界的最顶峰,再也没有人可以违背你的意愿。古往今来有多少英雄豪杰为了这个目标而奋斗一生,但直到如今也没有人成功过,到最后英雄迟暮也只是留下一堆黄土空于后人哀叹。

  如今已是皓月历4000年,之所以说是皓月历公元4000。是因为在4000年有一位雄才大略的皓月大帝,以其才华几乎控制统一了整个中部三在帝国,然而最后却不得不退回皓月帝国,退守部三分之一的土。

  那是因为当皓月大帝在进入水月帝国都城时突然,出现一个人,他竟然要皓月大帝退回皓月本国,将过去所有侵占的土地归还于水月,和星罗。并答应皓月今生再也不能入主水月,皓月大帝自然不与理会。

  三十万大军岂是说退就退的,而且这三十万大军,也是最精锐之师。历来所向无敌,即便当日天下排名第一的圣主于天前来阻止,皓月大帝也是不与理会,联手与手下两员大将,将于天打败,从那时玄界中人就再也没人来出手阻止他统一的历程,反因于的那次大败,统一的进度加快了许多,因为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玄者前来助战。

  这样又有谁可以挡助皓月大帝前进的道路,又有谁会不知死活的跑来受罪,天下那些平时倡导和平的人更是不知躲到那里去了。

  想不到在这里,当自己即将结束整个战争的时候局然还会有人来阻止,当真是天大的笑话,皓月大帝笑看向来人,只见其年纪只有三十来岁,和自己大体相当。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但却似无神,让人难以明辨。皓月何许人也,一双锐眼几乎从来都是,一眼便能看出来人底细,可是这人却给人以莫测高深的感觉。让皓月不禁心跳多了一下,皓月大帝忍不住多看了一眼。便不再向刚开始那般轻视了。

  便道:“不知隔下以何理由让本座退去,如果没有那样的实力就请到别处”

  那人看向皓月平静的回道:“我可以杀光,这里的所有人,包括你和你的两位副将“

  皓月心下一紧,天地下有这种人存在吗!

  天下玄者可分为九品,九品之上便是圣,神。尊。自己早将玄功练至圣阶,虽是初级却也是天下至强,如今却有人说可以将自己等人全部杀光,那可是三十多万人,而且自己的两员副将,可是也已经成圣,当今天下有数的圣也不过二十多人,于天也不过是在圣阶顶级,

  自己三人还不是一样将其挫败,也让他从此不再出来多管闲事。经此一败也让于天在天下人的心中不再那么显的高尚,甚至于声名的扫地也不为过。

  从那以后便再也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捣乱了,可以说是自己已经踩在了,天下所有玄者的头上,从此不再是,国与宗门共享天下,相互钳制的局面。真正的国凌于江湖门派之上。

  于天处在玄者顶峰已有百年之久,可以说是天下最强的圣者。玄者的修练岂是如此容易的。

  皓月大帝天纵奇才,也是修练三十年才刚至圣阶。以天下最强剑之一的残月剑,将于天挫败。

  于天早在七十年前便以是公认的天下第一。如今这人也就和自己相当,怎么能有如此魄力竟说如此大话。

  “陛下,让在下去会一会,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说话的是皓月坐下第一悍将莫空。也是随皓月出征的两位圣者之一。人称山地之王,此人力大无穷,皓月之所以可以挫败于天,此人功不可没。即便于天也不敢硬受他一拳。

  “慢,此人心静如水,他手中的那剑是什么”皓月的军师杨问,突然说道。

  皓月本想就让莫问先去试探一下,来人的底细。这已是最后一城,若得此城,则天下就此归一,自己将是古今天下第一人。第一位统一天下的帝王。所以心切却也不想此意外发生。

  杨问是皓月最信认的人,他说话从来都是有道理的,皓月必会听从。如今这人在他看来,也是莫测高深。让他心中也有此摸不准。

  皓月问道:“军师这剑有问题吗?”

  “陛下你不觉得,这把剑和你的残月有些相似吗,同样的略弯曲,尺寸大小也差不多”

  皓月笑着回道“这有什么吗!”突然话风一转:“他的剑难道说可以和我的相比,笑话!我有残月相助,天下间谁人是我敌手,此人再不离去,别怪本坐不客气”

  皓月也是有些生气了,此人再挡住去路却不肯离去。皓月本就一位帝王,好言相劝却不见效果。残月可是说是自己最大的依丈,是为自己游历天下所得。自他成就圣阶之后便,再也没有人可以敌过他,天下第一人于天也败在他的残月剑下。

  “陛下这是臣的过错,陛下可知“落花风雪残,岁月当空谁人傲天下”杨问说道。

  皓月略微想了一下说道“这不是天剑峰上,那天然形成的十四字真言吗?”

  说着笑了笑说道:“难道军师还信这个,而且这十四个次和我的残月剑有什么关联吗?为什么我早没听你说过”

  杨问叹了一口气说道:“天理大道高深难测,我也是最近才对此有些眉目的,我想这十四字包括了,六把无上神剑,陛下的残月便是落花风雪残中的残月剑。这六剑可谓是夺天地之造化,每一剑都劈山捣海之能。它们会随着主人的功力增加而变的更加强大,尤其是他的第一位主人对他的影响更大,以我的猜测,如果陛下能够达到那传说中的,神,尊之境,残月剑还可产生灵识。残月将变的更为强大,比现在将会强大百倍,或者说更强。“

  “真有如此强大“皓月也被提起的兴致,不禁有此一问。

  “这只是老夫的猜测,是与不是还很难说,不过我相信自己的直觉不会错”杨问恭敬的回道。

  “可是又如何成就神阶,于天当年不过二十五岁便达到圣阶,可是如今还是不能突破到神阶,我虽然三十多岁便也达成圣阶,可是以后却是一步一登天,步步艰难。若非残月在手,以其之锋芒,我断然不会是于天的对手,即便再有十个我也不会是于天的对手”皓月虽心中向往自己的残月能产生灵识,但希望过于渺茫,心中有说不出的痛楚,不禁有些叹气。

  “陛下不必如此,此战不论成败。天地将变,神者也将出道天下,神尊之境自古相传也是有其道理,皓月当空,此战过后变会神阶出现,而且那人极有可能会是于天,我观上次一战,他的气息也已经与圣者有些异处。已是半神之身”

  “只不过眼下,的这一关有些难过,此人亦是圣者,而且只不过比于天稍弱”杨问向着皓月大帝说道。

  “即然不比于天强,那军师还有何凝虑,挡我者杀”皓月淡然道。

  “可是此人手中的那柄剑,极有可能是雪月剑,如果真是……”杨问说着说着,便不不敢再说下去了,因为那将是一种极其可怕的事情。

  皓月沉思了一会“雪月,如果真的是雪月怎样,军师但说无妨”皓月必竟是一位有为的大帝,应该有魄力还是有,不然他也走不到今天这般地步。

  “退兵,退回皓月,再做打算“

  皓月自是知道一个初入圣阶的人和一个圣阶顶峰之间是有多么大的差距,至少,一个圣阶顶峰之人可以轻易杀死十个初入圣阶之人。如果那是雪月剑,那他和自己的残月一样也是一把神剑,以自己初入圣阶的残月自是要弱雪月一畴,又如何能战。

  皓月沉静了差不多一柱香的时间,才缓缓抬起头,向着杨问点点头,表示同意。

  然后由杨问骑着马,向着那名男子走去。皓月君臣共事多年早以有相当的配合,距离有十米时便高声道:“在下皓月军师杨问,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夜天南”只有三个字当真是惜字如金,可也简单明了。

  夜南天即是以杨问的见多识广也没有听说过天下间还有如此一圣阶顶峰强者,皓月也是未曾听杨说过有这等人物,可是此人却是货真价实的圣阶顶峰之人

  “感问夜前辈手中之剑可是雪月”杨问再一次问道。

  “是,落花风雪残中的雪”

  “谢谢前辈,不知前辈为何要阻止我皓月一统天下,如果天下统一岂不可以让百姓安居乐业,不是更好,还请前辈明示”杨问自然不想就此退去,整整三十万大军说退便退,岂有此理。就算退去,也要有相应的补尝才是。杨问的这一句便是索要好处,便退军

  “退还是不退!”杨问说的很隐晦,那男子并没听明前面那句话的隐含的意思,有些怒意。

  杨问并不急,向那男子一恭手道:“退也可不退,我皓月堂堂三十万大军经过千山万水才到这里,如果前辈只是一句话就让我们退兵,我们如何对的起皓月那交钱纳税的百姓,如何对得起皓月的三十万儿郎远离家亲人至此,如果没有相应的报酬,我们是不会退去的。即便我们这里的人都被前辈杀死也绝无退去的道理,前辈可是修玄之人,过多的弑杀与修行无益,相信前辈,为修玄之人比我清楚”

  杨问说完便不再说下去了。

  夜天南听此愿来是在和自己谈条件,不禁叹了口气,他也不想杀人何况是三十万便道:“你们退加皓月原有故土,我保皓月千年不朽”

  杨问听此一惊如果真是如此,倒也还行,自己并不吃亏,但凡一个王朝能有五百年的寿命已是大德,就三大帝国来说存在时间最长的是皓月帝国的前朝,大浪王朝存在是八百年,可是却在二十年前轰然倒塌,后才由现在的皓月大帝用了十年时间才统一,如今这人说保皓月千年不朽,实是难得。

  但杨问岂是一般人,讲价谈资虽是商人的强项但,对于军师来讲这也是很在行,便道:“不知在下如何相信前辈,前辈虽说无敌天下,可是就是圣者也只是二百年寿命,二百年过后还不是一样灰灰烟灭,前辈说千年不知何解”杨问自是知道夜天南说话自然不会欺骗自己,但总要问一下也好知道,来人底细。他可是真的没有听说过夜天南这样一号圣阶。

  “紫宵宫,现任宫主夜天南”

  杨问此时自是倒抽一口冷气,远处的皓月大帝胜言此时也是说不出的感慨,因为紫宵宫便是在水月帝国,这可是天下最为神秘的门派,在紫宵山水月帝国的国君也是无缘进入,虽说天下第一强者是于天,可是紫宵宫却是一个庞然大物无是星云大陆历史最为悠久古老的门派,一向与世无争。究其原由也是无人可知,只是紫宵宫一向不问世事,怎么会现在出来呢,即便是杨问做为皓月大帝身边的智者也是,想不出其中的原由,

  “三千年“杨问也不多话,有这么一棵大树哪是那么容易,就把它放走,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放走了,那可是浪费资源啊!只要和他拉上关系,以后的皓月不说固若金汤,那也是稳如泰山,总之都不会倒。错过了自己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自三大帝国诞生以来,最长的也不过八百年,为什么你非说三千,给我个理由”夜天南也不是那么容易好骗的,必竟还是一宫之主,虽少出现在尘世中,但有些事还是清楚的。

  杨问一笑理由那还不简单,便道:“我们陛下可也是一位圣阶,以圣阶之人两百年的寿来讲,我陛下只有三十五岁,等于还有一百六十五年的寿辰,我陛下就可以掌控一百五十多年,以大浪来讲一共经历了四十位皇帝,平均每位坐了二十年,最长的一位坐了五十年,而我们陛下可以坐一百五十年,所以应该是大浪的三倍,如此就是二千四百年,再加上星云最为强大的紫宵宫护佑,难到还不足以传承三千年吗”

  夜天南心道哪有这样算的,现在的皓月大帝确是一位雄才大略的皇帝,可是他的子孙后代都能这样吗!就算是,那也不可能人人皆是如此啊!可是这话却不好反驳,因为杨问只说一个理由,这个理由有缺陷,可是还是可以补充。这样的结果就是最难了,给你还价的余地,可是也要你能还得过,如果和这位军师讨价还价,夜天南自问那是绝无胜算,对于夜天南来说一千年与三千年又有何区别,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好,就三千年”夜天南只是想了一会便答应了,远处的皓月大帝早就高兴坏了,现在想的只不过是如何让三千年变的更长久。

  “这是紫宵令如皓月有危难,就拿它到紫宵宫来,紫宵宫自会出手”说一块玉制的令牌便飞到杨问手中!,然后就飞起,眨眼间便已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