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4:34:3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黑神记
  4. 第2章:山谷血战

第2章:山谷血战

更新于:2018-03-17 19:02:49 字数:3147

  第二章:山谷血战

  越级修炼——自古以来就是修炼者的最大禁忌,虽然可以得到超越现有等级的技能,但付出的代价就是筋脉逆转,永远都不可能再有级别上的提升,除了到了垂暮之年还没有大成的痴狂的修炼者之外几乎不会有修炼者傻到用自己的修炼前途去换取一两个技能,黑衣男子越级修炼了“嗜血狂化”显然已经早就料到会有拼死血战的一天。

  黑衣男人一开始就越级使出了“嗜血狂化”,显然没有留任何余力,看得出黑衣男人出手就显示出一幅拼死血战的态度,还剩下的10多个士兵看到黑衣男人脚下的头颅,一下子慌了神虽然“铁骨丸”的诱惑巨大,但得有命吃才行啊。

  贸然攻击不一定能占到便宜!彪形大汉深知“嗜血狂化”的厉害,但同为战士修炼者也深知其致命之处,“嗜血狂化”是战士修炼者利用内力引导体内血液瞬间全部逼回到心脏,再使血液在心脏中剧烈燃烧,最后利用内力瞬间将燃烧的血液逼回全身,燃烧后血液炙热的温度可以使战士修炼者瞬间爆发出自身300%的潜能,攻击力和防御力瞬间可以提高提高3倍以上,足以抵抗高于自身2个级别以上的对手。

  但凡事都有两面性,“嗜血狂化”虽然能使战士修炼者瞬间拥有超强的攻击力,但是顾名思义“嗜血狂化”只能保持体内血液不停的燃烧的状态,才能不断激发出超强的战斗力和防御力,所以一般情况下没有辅助恢复技能或恢复药品的补充,嗜血狂化的状态只能保持1分钟的时间,当全身血液低于30%时必须立刻停止,否者就会有极度的性命危险,技能状态消失后会令修炼者立即陷入“虚弱”状态并保持五分钟的时间,修炼者陷入“虚弱”状态后自身攻击力和防御力降低到原有状态的一半,所以战士修炼者只会在极端危险的情况下才会使出“嗜血狂化”技能,而且通常都会有恢复技能和其它队友组队的情况下才会使用,为的是最后关头一击制敌。

  像黑衣男子这样只有孤身一人的情况下使出“嗜血狂化”,只有一个理由——他从战斗一开始就根本没想过要活着离开。

  彪形大汉身边的贴身随从看到血色男子居然瞬间秒杀了10个手下,血色上涌暗叫不好,立刻对剩下的10多个黑衣随从高声叫道“你们这帮废物,还不快上,他只有一个人,全部给我上”。

  看到黑衣男人瞬间秒杀了10个自己的同伴,虽然奖励很诱惑,但是一时间没人敢主动上前,一个个手持木柄双斧相互左右看着。

  就在士兵们发愣的时间,一道红光爆闪,血色男子已经闪身到了他们的面前,如此情况下他们不愿意拼命也没有办法了,纷纷本能的举起了手中的双斧,但也只能仅仅是举起,因为就在他们的斧头还没举超过自己的头顶时就不约而同的全部掉落到了地上,不过这完全不是他们自己想丢在地上,是不能不丢,因为此时他们的脑袋已经落在了地上,眼睛里绝望的眼神甚至能在不远处看到自己的鲜血横飞、缺了脑袋的身体倒下。

  又是一次绝杀,和上一次攻击一样干净利落,不过明显这次绝杀后,血色男子的气喘的更粗了同时发出低沉的吼声。

  “快要到30%的极限了”站在对面的彪形大汉嘴角露出了一脸坏笑,一个弱化了3级战士对于自己来说,如同和一个10岁孩童对战,自己只要用一根手指都能轻易地捏死对方,而倒在地上的20多个士兵的死对他没有任何触动,在他眼里他们只是如同草芥般的炮灰,只是自己手里的一枚棋子。

  又是一道血色红光爆闪……

  “什么!!!!”彪形大汉刚才还一脸坏笑的表情瞬间凝固,瞳孔剧烈收缩,一股寒气从体内升起。

  “已经到了30%的极限,居然没有停止!要和我玩命!”不过毕竟是6级白银战士修炼者,短暂的思索后,背上的两柄白银虎头战斧已经抓在了手上,绝对你的修炼等级的优势的自信让他直接举起白银色虎头战斧朝着黑衣男人迎了过去。

  “轰”的一声剧烈的爆裂声炸起,红银两道闪光碰到了一起,爆裂声后,两人身边的白雪被震的四周飞散,两人的脚下在巨大爆炸力的作用下形成了一个20米的大坑,露出了被白雪覆盖的灰色的岩石。

  短暂相持后,红色闪光又一次主动出击,一道优美的红色弧线从上而下朝彪形大汉头顶砸去。

  “跳斩!”攻击力加成50%,对于已经跨入6级白银战士级别的彪形大汉而言,跳斩只能算是极普通的攻击,但是今天的对手不一样,“嗜血燃烧”+“跳斩”,意味着修炼者的潜能加成了300%后再加成50%,相当于累计攻击加成了450%,纵然面对的是一个3级战士,威力也不容小觑的。

  彪形大汉浑身银光闪现,交叉双斧,十字形上举,“野蛮格挡”:防御力瞬间提升一倍,彪形大汉没有想到黑衣男子拼了死手,也不得不使出了6级战士修炼者最高防护技能“野蛮格挡”。

  “轰”的一声又一次炸裂声暴起,强大的力量在白雪中露出的岩石大坑变成成了一个深坑,爆裂的碎石飞溅,旁边彪形大汉的贴身随从被飞溅的碎石打的整个人横飞起来撞到了边上的岩石山壁上,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可见战斗威力之强,第三次绝杀!来的快如闪电,瞬间也消失不见,接下来是长时间的死一般的寂静……

  尘雾散去,只见黑衣男子站立着,双手紧握红色战刀,整个人仍保持着呈现出奋力向下力劈的姿势,彪形大汉已经单膝跪在形成的大坑里,膝盖已经顶进了身下的碎石堆里,看上去明显矮下去了一截,双手仍手持战斧已经降到了胸口位置但任保持着格挡的姿势,双目紧闭,血色男子的战刀已经顺着彪形大汉的脑袋左边砍了下去,刀锋已经砍入了彪形大汉的右边肩膀,鲜血顺着红色战刀不断的流到了地上。

  “噗”一大口鲜血从黑衣男子口里喷出,于此同时身上的皮甲已经被鲜血浸透,顺着边角不断往下滴,血色男子此时已经成为一个血人,很明显他已经过度使用了“嗜血狂化”,体内大量血液涌出了皮肤,燃烧后高温的血液滴在脚下的岩石上发出了“刺啦刺啦”灼烧的声音。

  “赢了!”激烈的3次迸发,让燃烧了体内至少90%以上的血液的黑衣男子再也站立不稳,倒在了地上。

  “森……!”此时目睹了一切的黑衣女子从石缝洞口冲了出来,抱起已经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血色男子声嘶哭喊着着,断了线的泪珠已经流满了脸颊,“森,起来,你答应过我的,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的,你不能有事!”

  躺在黑衣女子怀里的血色男子在女人声嘶的叫喊声中,微微睁开了双眼,极度的虚弱已经让他讲不出话来,颤抖的嘴角仿佛有千言万语,无限不舍得眼神中泪水已经顺着眼角流了出来,紧握着血色男子手的黑衣女子已经感觉到手中的力量不断在减弱……

  突然,本来已经虚弱无力的血色男子怒目爆睁,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让他一把奋力推开了身边的黑衣女子,紧接着一道银色的闪光划过……。

  事情发生的如此突然,快到黑衣女子根本无法反应。

  “公主殿下”原本已经没有反应的彪形大汉居然恢复了过来,见到黑衣女子后左手捂着右肩膀伤口单膝跪拜下去,被碎石击中吐血的彪形大汉的贴身随从也在一旁跪拜下去。

  此时在一边地上的黑衣女子已经杏目圆睁,眼中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般从脸颊滑落,整个人神情如失去支柱般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幕,整个人瘫坐在地上。银色战斧已经有一半没入了血色男子的胸口,一道幽幻般的黄色光亮从伤口中飘出逐渐消失。

  “公主殿下!行军侍卫孙虎拜见公主殿下,我们奉教主之名护送你回去!”彪形大汉忍着肩膀的剧痛再次喊道。

  彪形大汉没有得到黑衣女子的任何回答,黑衣女子如同被抽去了灵魂一般,面无任何表情,两只眼睛直愣愣地有些呆滞的盯着倒在地上的黑衣男子。

  “公主殿下,下属奉教主之命,护送公主回去”彪形大汉见黑衣女子没有反应,回头朝一边的贴身随从递了一个眼神,“公主殿下,恕末将冒犯了”。

  “去,快给公主牵一匹马过来,扶公主上马”彪形大汉对贴身随从命令道。

  两人扶黑衣女子上马后,一行三人离开山谷,但是彪形大汉一直没有注意到,黑衣女子从爬上马背上的那刻起,不舍得眼神一直就没有离开过那个他们曾经躲藏过的石缝,绝望的眼泪一滴滴的掉落,一直到3人的马匹离开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