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0 09:21:5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云自成雨
  4. 第一章:是啊,我已聚灵

第一章:是啊,我已聚灵

更新于:2017-04-21 12:22:40 字数:2185

字体: 字号:
  “你们真慢。”沙哑的声音从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传出。

  “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跑了,是在等着被我杀吗?”一个青年缓步走来,满脸尽是笑意。

  “枫云,跟我们回去,或许家主可以饶你一命。”中年人说道。

  “就你们两个吗?。”那个名为枫云的少年慢慢的抬起了头,露出了被火光泱红的眼。“回去?呵呵,就算他能饶我那个贱妇也不会放过我。”

  “杂种,你在敢胡说!”青年拔剑就刺。并不是他鲁莽,只是身为八阶武者的他,对起五阶武者的枫云确实不需要怎么认真。

  枫云起身,反手握剑,寒光起,手臂落。

  落的自然是那名青年的。

  “啊……”嘶哑的叫声从青年口中传出。“怎么可能!!!难道,难道……你……”

  “是啊,我已经聚灵了。”枫云慢悠悠的说道。

  聚灵。凌驾于武者之上的境界。

  青年绝望了,这是他如何也想不到。

  突然,他看到了一旁的中年人,吼道:“刘叔!救我,救我!”

  枫云像是听腻了他的嘶吼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看着还在滚动的头颅,中年人满是汗水,不是他不出手,而是一名武者巅峰对一名聚灵境的修行者出手只是咨询死路罢了,即使在加上一名八阶武者也是一样。

  虽然只差一步,但中年人很明白这一步的差距,就像……农民和贵族,嗯,就像农民和贵族一样。没有怎么读过书的他终于想出了这样一句形容词。

  “你走吧。”枫云淡淡的说道。

  中年人愣了一下,转身就走,他很明白,如果枫云要杀他,他绝活不了。

  放走了中年人,枫云并不后悔,虽然杀了他才是最好的选择,只是因为他帮他付过一次药钱,他母亲的药钱,救命的药,救命的钱。

  至于他聚灵的事情,说便说了吧,反正现在他离丹阳城也有两百多里了。

  枫云,丹阳城三大家族,枫家,家族族长枫杀之子。因为宰了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和那个贱妇,还烧了枫家的库房,不仅让枫家颜面尽失,还在经济上伤了元气。

  为此枫家极为动怒,不仅派出了年轻一代武者五阶以上的高手,还派出了三大教头。兵分三路进行搜索。

  其实抓一个五阶武者的枫云,用不着这么大的阵势,不过这确实枫云他三娘的意思就是那贱妇。

  只是因为他杀了她疼爱的小儿子。

  “唉,可惜没有宰了那个贱妇,留着她早晚是个祸害。”枫云低声道。

  就在枫云极力逃跑的同时丹阳镇已经炸开了天了,枫流被杀,刘青重伤。此时的枫家在丹阳镇的威严荡然无存了。

  原本就没有修行者的枫家,只能与张家结亲才能在丹阳镇站住脚,现在就连刘青也被重伤,自己也就是武者巅峰。现在面临被张家合并,也只能与张家合并,不然就会被孙家吞噬,可是合并之后还有枫家吗,没有选择的选择。

  枫天后悔了,如果当时对枫云母子好点何至于落得如此田地。至于刘青,他如果好好的会去能不能活着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吧。

  一名老者站在熄灭的火堆旁,看着已经干枯的血液低头自语:“自己聚灵吗?居然没有惊动任何人,有意思。”

  正是丹阳镇张家的家主,也就是枫云三娘的爹。在得知自己的小外孙被杀之后,连大外孙也被宰了,张家异常动怒,就连丹阳镇两大高手之一的张长阳也出动了,一来是替外孙报仇,二来是看看枫云身上有什么秘密。

  要知道聚灵境虽然是修行者的最低境界却也不是那么好跨越的,像刘青已经在武者巅峰多年也没有迈出那一步。

  聚灵,需要诸多的灵石摆弄阵法,将方圆几十里的天地灵气据为己身,稍有不慎便会爆体而亡。更是需要对天地灵气的感知到一定程度。先不说枫云只是一个被玷污的小妾所生,在哪里弄到的那么多的灵石。就算有那么多的灵石,法阵是谁摆的呢?就算是他自己,可是自己为什么没有感觉到最近几年的天地灵气聚在一起那段时间的缺失呢?

  作为凌驾于聚灵境巅峰的强者张长阳也想看看枫云身上有什么秘密,或者能让自己突破也不一定啊。

  枫云哪里有什么秘密啊,他只不过和别人做了个交易罢了。

  十天前,也就是枫云母亲被害死的那天晚上,他又去了后山,在那个洞里找到了那个老者,至于老者是谁在丹阳镇没有谁不知道他,却极少有人见过他——丹阳镇第一高手,聚灵境之上的强者。

  枫云本是武者五阶,这还是他勤奋的结果。

  “我想聚灵。”枫云道。

  “我现在只想钓钓鱼,清净清净。”老者道。

  “我只想聚灵。”枫云道。

  老者不在理他,只是安安静静的钓鱼。

  枫云不在说话,只是安安静静的跪着。

  每天都是如此,老者钓鱼,枫云跪着。就这样过了七天,七天枫云滴水未进,粒米未食。

  七天后。老者终于说活了:“你为什么要聚灵?”

  “杀人。”枫云冷冷的道。

  “杀谁?”

  “能杀谁就杀谁。”

  老者沉默片刻:“我能得到什么?”

  “送你一个安静的丹阳镇。”枫云当然知道老者是孙家的老者,丹阳镇有三分之一都是他的。

  枫云的意思是一年之内丹阳镇不在有张家,枫家,只有孙家,而你可以安安静静的钓鱼。

  狂妄的话语,就这么从一个五阶武者嘴里说出来了。

  两天后枫云到了聚灵境,杀了那个侮辱他娘亲的小兔崽子。

  至于枫云为什么跑,呵呵,傻瓜才会在敌人的地盘上战斗。至于尊严什么的重要吗?你们高手来我就跑,小喽喽来了我就杀,你们不来我就去找你们。这就是枫云的战术。

  今晚的月亮好圆啊,枫云吃着刚刚烤好的烧鸡,这样想着。

  “当月光洒在我的脸上,我想我已经变了模样,有一种叫做撕心裂肺的汤,喝了它有神奇的力量……”

  “这是什么曲子?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过?”正当枫云唱的起劲的时候,一名老者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