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0:03:4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神耀东君
  4. 第一章 白骨生花

第一章 白骨生花

更新于:2018-03-17 08:56:36 字数:3309

  星溟国,国之以南,三山相连,常年云雾缭绕,似仙境,亦似梦里深处。入则南北不辨,东西难分。

  或许是因为如此,自古以来这诺大的一片区域被人赋予了一个雅致的名号,是为‘云梦泽’。

  每逢月半清明之时,云梦泽里瘴气弥漫,且会散发出一种奇异的香味,引入生灵无数,然而却无一命成活。故此,对常人而言,这片大泽可以说是凶险至极,以至于千百年来仍是一片无人禁区。

  “白璟,你快些,就要到月中了,这瘴气一起,我们可就没命了。”

  寂静的丛山边缘,此时冒出两名少年,说话的约莫十七八岁,面相憨厚,颇显老成。而另外一名紧跟其后的少年则要小上一些,只有十五六岁,但其神光灵动,一看便知是聪慧至极。

  “傲哥,我们还是回去吧,要是被我爹爹知道了又该被关禁闭了。”年纪稍小一些,被称作白璟的少年看了看四周幽寂阴冷的环境,不禁打了个寒颤。

  “怕什么,如果我们找到一颗高级兽晶,白叔不仅不会罚你,说不定还会给你换一颗培元丹呢。”只见少年高高的扬起下巴,得意之色颇浓,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那,好吧。”

  经那少年一说,有些谨慎的少年白璟也似乎变得勇敢了起来,可见培元丹对他二人的诱惑有多大。

  这名年长一些的少年,叫做林傲,与白璟一同长大。且因两家关系非常耀好,所以二人感情非常深厚。

  “还有六七个时辰就要起雾了,时间不多了。”林傲透过密林看向天空,也开始忧心忡忡了起来。

  “白璟。”

  林傲站在原地思考了一小会儿,转身对着白璟唤道。

  “傲哥,怎么了?”白璟有些不知所措。

  “现在时候尚早,山里也没有起雾,不如我们分头去找兽晶。无论有没有找到,两个时辰后我们在这里汇合好吗?”

  虽然这山里平常是没有异兽出没,但是人在面对未知的时候难免会有恐惧,更何况是两个尚未成年的“孩童”。

  而林傲、白璟兄弟二人却有所不同,常年生活在这云梦泽周边,自然是熟悉这里的地理环境,所以林傲才敢提出分头行动的想法。

  “好。”白璟想都没想,便答应道。

  这是从小到大一直呵护自己的大哥哥,他的话他一定会听。而且,白璟自小便聪睿至极,此时虽然年少,但行事已有成年人般沉稳。

  “嗯,你向南,沿途在树上做好记号,我向北,记住,遇到危险就大喊。”林傲仔细的叮嘱道。

  “傲哥,我知道了,又不是第一次来。”

  正如白璟所说,他俩不是第一次偷跑进云梦泽,只是却从来没有如此深入过。

  “好了,去吧。”

  “嗯,傲哥,我去了。”白璟说完,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转身就向南方密林中走去。

  林傲站在原地,直到白璟的身影消失后,才向着北面而去。

  一个时辰过去了,太阳也快移位到正中。

  密林中寂静无比,或许是知道危险临近,连虫鸣鸟叫也停止了。

  白璟独自一人,已经走到了很深的位置,却仍旧一无所获。回过头,看了看来路,树木交错,很是阴森。

  望望头顶的太阳,估了估时间,白璟有些不甘,但还是决定回去。

  毕竟,与兽晶相比,命更为重要。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脚下却突然一空,整个人如云端坠落般,快速下滑。

  方才变故,只在电光火石之间,白璟内心还未来得及恐惧,甚至连一声吼叫都没发出,就淹没在了大泽之下。

  凉风袭来,此处的山未移,树未动,只是刚刚的少年却没了影踪。

  不知过了多久,大泽之下的白璟渐渐苏醒了过来。

  睁眼,不是漆黑,也没有耀眼的光芒。

  白璟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脊背渗出一些冷汗,于是迅速扫视了一圈,见没有危险后又仔细的打量起了四周。只见这是一个拱形山洞,洞壁光滑无比,晶莹剔透,洞顶悬挂一枚洁白的明珠。由它散发出来的光,经洞壁反射,形成一种极为温暖的色调,也使得地洞内处于明亮之下。

  白璟放开身心,感受着此刻的温煦,内心的恐惧似乎也少了很多。

  “这到底是哪里?山壁上也不见有洞穴,我是如何掉进来的?”

  一连串的问号在白璟的脑袋里升起,让年纪不大的他颇感混乱。

  坐了很长一段时间,思前想后,白璟仍旧一无所获。于是定了定心神,站起身,走了几步。忽然,他在角落里看见了一座石门,上浮奇异铭文,仔细凝视,竟一无所知。

  带着强烈的好奇心,白璟来到洞门前,望着幽深的过道,迟迟不见有动作。

  “哼,都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一死。”

  白璟无所畏惧,大步一跨便进入洞门,向着深处缓缓走去,他虽年少,但他明白绝不能坐以待毙。

  “嗯哼?”

  走着走着,前方光芒越来越盛,但依旧温和。

  白璟咬了咬牙,顶着内心的压抑,坚定步伐向前走去。

  不知为什么,离得这光芒越近,白璟反而越觉得舒服,而且还伴有强烈的情感波动,只是,他还小,不明白此间含义。

  过了一个拐角,白璟终于走到了头,眼前的视野也变的开阔了起来。

  然而,在看清环境后,年幼的他忽然连退数步,张大着嘴哑然无声倚靠在墙壁上。

  只见在他所走到的这个地方,虽然豁然开朗,但还是在一个山洞内,只是此处空间大了很多。而在其中,有一方形石台,石台之上有一石椅,石椅之上赫然稳坐一具碧玉白骨。头颅上扬,傲然独立,空洞的眼窝,仿佛在凝视着深邃远方。

  白璟盯着白骨,而白骨又好像在回望着白璟。恍惚间,白璟内心竟全然没有了恐惧,对于一个年幼的孩子来说,看惯了纯洁的世界,偶一见这种情况竟不为所动,这是多么的匪夷所思。

  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不符合他这个年纪应有的表现。

  轻微抬了抬脚尖,白璟走到了石台前。越是靠近,不知为何他总有一种想要顶礼膜拜的感觉。或因白骨不倒,从它身上散发的浩然之气,在山洞之中波涛荡漾。

  白璟就这样,一直直视着前方,时间久了,彷佛一块巨石压抑在心头,沉闷之中有悲痛。深深地弯下了腰,白璟朝向白骨鞠了一躬,为内心之所感,白骨之不屈,即使是身死他方,依旧宁死不折,其展现的凌厉气势,如天地之王者,令人望而生畏,畏而生敬。

  “前辈,对不起,白璟不知道这里是您的墓穴,打扰了您的清静,还请包含。”有理有据,这些话在一个少年说来,多少有些违和感。

  说完,白璟深深的鞠了一躬。是尊敬,也是愧疚。

  礼毕,正待白璟转身,想要向回走时。

  那端坐在石椅上的白骨却忽然发出了奇异的声响,白璟一惊,赶忙回头。

  而映入眼眶的一幕令他终身难忘,只见白骨渐渐从石椅之上升起,并一根根脱离而出,在空中不断旋绕。不一会儿,一具完整的白骨便被拆卸成了一堆散骨。

  可一切还没有完,在空中旋绕的大小骨头,全部散发出奇异的光芒,并不断加速交错。

  “轰!”

  突然,所有的骨头拧作一团,迸发出一声巨响,在山洞内久久不散。

  白璟来不及护住双耳,被此声响震的七孔流血,当即昏死过去。

  洞内不知日月更替,自然没有时间概念。

  不知过了多久,白璟缓缓抽动了手指,有了知觉。单手支地,摇了摇头,清醒了许多。再看向方才爆炸的方位,已然不见有白骨的存在了。但是却在半空漂浮着一朵奇美无比的花,枝叶两瓣,青色花朵凝结其中,不艳丽,但却美得令人无法呼吸。

  或许是今天有太多的不可思议,白璟内心淡定了很多,也从容了很多。

  仿佛是知道要发生什么似得,白璟放松全身,准备迎接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果不其然,就在他回首的一霎那,只见那青花化作一道白光直冲他而来,未闪躲,坦然接受。

  白光穿过白璟的身体,环绕了几圈,最后隐没在了他的身体里。这期间,白璟的身体像是镶嵌了支架,使得他无法支配自己。

  白璟虽然还小,但是从小便博览群书,从书本上他了解过很多未曾见闻的事情,也有游侠英雄等奇人异事,但是像现在这样,花朵化作光芒,留在了自己的身体了还是头一遭。

  “好热!”

  未及深想,不知什么原因,白璟全身忽然燥热了起来,并伴有皮肤的灼伤感。白璟有些后怕,急忙扯掉上衣。

  “这是!”

  只见从白璟的胸前开始,慢慢向全身延伸一道道血红脉络,而这些脉络组合起来竟然浮现出一朵花,活灵活现,花的模样正是那朵白骨生出的青花。

  “难道是那白骨?”

  淡定如他,此时也无法从容。

  灼烧感越来越强烈,白璟如置火焰,疼到撕心裂肺。

  “啊!”

  长吼一声,年少的白璟终于没忍住这蚀骨的疼痛,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在此之后,白璟的额头正中,忽隐忽现出一颗红点,缓缓的将他全身那血红脉络吸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