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3:44:2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悲龙牢
  4. 第一章 悲泣

第一章 悲泣

更新于:2018-03-15 21:01:11 字数:2960

  话说在传德新国的最南边,有一个依山傍水的小村庄叫做丰阳村。这里民风纯朴四季如春,并且盛产一种叫做丰阳石的矿物,村民因此非常富庶。

  村口立着一个巨大的石碑,石碑上用朱砂写着四个鲜红的大字“丰阳古院”,传说这个村子在上古年间是一个颇负盛名的仙院。

  何为仙院,便是修习仙术成为仙人的地方。

  目光往下一扫,一个颇为秀气的男孩正倚靠着石碑呼呼大睡。

  男孩长着一头秀气乌黑的长发,俊朗的小脸蛋,身着朴素。此时微风一吹到有些仙锋道骨的感觉。

  男孩名叫刘问景,是这丰阳村里的一个普通孩子,今年刚过了十三。但他却不甘平凡,从小就向往着丰阳古院的传说中那种长生不老飞天入地的仙人生活。

  刘问景的父母也只是普通的村民,母亲在家里种田打理家务。父亲呢则每天深入山林打些野物养家糊口,随不说锦衣玉食但也吃穿无忧。

  男孩猛地做了起来,睁开眼皮,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眨巴眨巴。

  “啊呜……老爸该回来了吧。”

  话音刚落,一个魁梧的男人走进了视线,这壮汉身穿麻布兽皮做成的衣服,左肩上扛着一匹健壮的死鹿,腰间挂着一把满是血渍的开山刀。背上附着一把兽筋石皮长弓散发出阵阵煞气。

  “老爸!”

  “嗨……小景!快过来帮我一把。”

  刘问景听着招呼,快步跑到壮汉身旁接过死鹿。

  这一幕真个让别人大吃一惊,这死鹿少说也得有一百多斤,而刘问景却毫不吃力得把它扛了起来。

  刘问景可以说是天生神力,他的父亲也没有荒废了他的天赋,从小带他进山打猎习得一身好武艺,更箭术了得。百步穿杨毫不夸张。

  而刘问景却没有因为风吹日晒,刻苦练功而变得如他父亲一般魁梧黎黑,反而越发清秀。

  “老爸……今天收获不小啊!”刘问景一边走着一边问道。

  “可不是嘛,刚入山就看到这头鹿在河边饮水,你老爸我一箭就把它射了个透心凉!”

  刘问景的父亲叫做刘搏虎,也是这十里八乡有名的猎户,更因为曾经打死过一头大老虎并且将其生吃从而被人称为“丰阳食虎兽”!

  可刘搏虎却不是那种凶神恶煞的主,相反他是一个人尽皆知的老实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刘搏虎冲着刘问景憨笑着:“回去后让你妈给你做红烧鹿肉吃好不!”

  “好!”刘问景大口的咽着口水。

  刘问景的妈妈也是个非常贤惠的女人,虽不是貌美如花,倒也算中上之资。更难得烧的一手好饭!

  俩人一前一后走入村子,没多久就到了家门口。

  房门一推开,一股幸福温馨的气息扑面而来。

  房间里面一尘不染,所有的物品都摆放的整整齐齐,木头地板擦的就像是一面镜子。

  “我回来了!老婆!”

  “老妈!晚饭吃鹿肉!”

  伴随着父子二人的大吼大叫,一个身姿优美的女性走了出来,她就是刘问景的妈妈——张辛。

  “两只大馋猫……”

  火红的太阳慢慢的落下了山岗,一道道炊烟缓缓的升起。刘问景家的小木屋里传出阵阵的香味,惹得邻居王老头也忍不住的流哈喇子!

  “红烧鹿肉!上桌嘞……”

  父子俩围着桌子毫不顾忌形象的狼吞虎咽起来,不一会儿就下去了小半盆鹿肉。

  “慢点吃……你俩可真是一家人。”张辛无可奈何的看着俩人,似乎见怪不怪了。

  这一家子是十里八乡都羡慕的幸福家庭,哪怕是传德新国的一些大都市里也不见得比这里更有家的感觉。

  父子俩吃完饭抹着嘴打着饱嗝,讨论着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话题。

  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惨叫打断了父子的谈话,

  张辛也放下洗刷的碗筷,脸上露出不安的神色。

  刘搏虎立马起身抄起凳子上的开山刀走到门口。

  刘问景也不是个普通的孩子,这些年入山打猎,遇到的危险比别的孩子吃的饭还多。

  他迅速的拿起石弓,搭上羽箭,只要是大门一动,他的箭矢立马就会穿透来者的胸脯。

  屋外传来了打斗声,杀伐声。

  呼啸的劈砍声夹杂着不断的哀嚎声令张辛害怕不已。刘问景刘搏虎紧张起来,三人都知道“大事不妙”!

  噗通一声,木门被一脚踢开。

  刘问景毫不迟疑的松开弓弦,利箭迅捷的射向来者。

  来人本以为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百姓,怎曾注意过防护。

  利箭从他的小肚子上刺穿,鲜血喷涌而出。

  虽然射穿但却并不致命,这匪徒也是凶强之人,这点疼痛并非无法忍受。

  匪徒大火,举着大砍刀就要斩向刘问景,就在这时,埋伏在门口的刘搏虎大刀劈出。

  仅是一霎那,那匪徒的脑袋就像皮球一般飞了出去。一股股鲜血从他的脖子里喷涌出来。

  张辛闭紧了眼睛不敢去看。

  刘问景虽然没少猎杀野兽,但此刻这是一个鲜活的的人死在他的年前,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出现在他的心里。

  这里的异动引起了屋外上百匪徒的注意。

  “弟兄们,杀光抢光!这里的丰阳石价值连城!”

  刘问景望着屋外几百咆哮着的匪徒,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孔一个接一个的倒在血泊之中……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了恐惧,心跳头一次跳动的如此快。

  “老婆!带着小景从后门快逃!这里有我顶着!”刘搏虎一刀劈翻了一个冲进来的匪徒,向着张辛吼道。

  刘问景呆住了,他终究只是个孩子……

  张辛流着泪抓住呆住的刘问景的手,跑出了木屋。

  刘问景回着头看到父亲孤军奋战,已经身中数刀,单膝跪在血泊之中。

  刘搏虎望着渐渐跑远的妻儿,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接着冷笑一声,奋力站起,杀入了匪徒之中。

  一刀两刀……刘搏虎已不记得自己杀了多少匪徒受了多少的伤。

  筋疲力竭的他永久的睡在了他温馨的家里……

  张辛带着刘问景一路快跑。

  可终究是不如杀人成麻的匪徒跑得快。

  眼看身后追来了五个匪徒。

  刘问景的脸被泪水淹没。他知道他的爸爸永远都不会在出现了……

  他回头转过身,全身心的痛苦全部怒吼了出来。

  连着的三支箭矢射向了三个追来的匪徒。

  刘问景不似平时般冷静,三支箭矢也没有了往日的准度,仅射中了一支。

  匪徒已经近身,朴刀卷集着罡风劈向刘问景。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熟悉的身影挡在了刘问景身前。

  世上最伟大的就是母爱,无论在哪个世界。

  张辛被一刀迎面劈翻……

  刘问景哭的更凄厉了。

  他的爸爸……他的妈妈……他温馨的家……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刘问景的眼睛里出现了一抹从未有过的凛厉,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将他们全部杀光!

  刘问景嚗喝一声“全都给我死去!”

  左手石弓抵挡住一名匪徒的袭击。右手握着箭矢深深的刺入匪徒的脖子。

  随着一个的倒地,刘问景拉开弓弦,将那支带着血渍的箭矢射了出去!

  呼啸着刺透了另一个匪徒的头颅。

  仅仅不到十息就死去了两个敌人。剩下的三个匪徒露出了恐怖的眼神。

  多年猎杀经验的刘问景是绝不会给他们反击的机会。

  几个箭步上前,一拳轰在了第三个人的面门上。

  骨骼粉碎的声音非常响。

  剩下的两个人怒吼着举刀砍向刘问景。

  刘问景的脸上的泪水依然纵横。就像是止不住了一般。

  “啊!为什么!”

  刘问景转身一跃,躲过一击,但另一把刀却劈在了他的背上。

  火红的鲜血顺着刀口染红了布衣。

  虽不是致命伤,但出血量太大,刘问景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刘问景不顾身上伤势,一腿踢在匪徒腰上,匪徒脊椎粉碎倒地不起。

  仅剩的一个人转身就跑。

  刘问景又一箭射出,将此人射杀。

  五个人……还不够他祭奠父母。

  刘问景跌跌撞撞的走到母亲身旁,抱着母亲冰冷的尸体……任由泪水流淌。

  村庄里的喊杀声停止了,变成了匪徒们分赃时贪婪的争夺声……

  而刘问景却听到了无数怨灵们的哀嚎……多么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