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0 04:16:3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永魔令
  4. 第六章 危机

第六章 危机

更新于:2014-05-06 11:20:35 字数:2297

  PS:这章有点晚了,我的错,之前网站一直打不开,接下来的这几章写得不怎么顺心,多人对话,真的是不怎么好写,我只好简化,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的第一位女主快要出来啦,超漂亮的。咯咯,而且对于写感情戏我很有信心。

  阵法有三个等级从高到低“囚,困,扣。”其中又以高级,中级,低级。分化,新人新书急需点击,收藏,推荐票,如果觉得本书还不错,就多支持支持,谢谢

  清晨,清新的空气廖耀口鼻,任谁都会感觉到舒爽。

  但此时的振武营村却是不然,这里的空气夹杂着浓浓的兽气,兽气的恶臭程度,只要你深深的吸一口气,你就会忍不住的想吐。

  在一间看似不大的房间里,拥足挤坐的立满了人,跳过人群便是一张不大的床榻,床上躺着一个少年,浩然一看这人就是徇凌。

  “老祖宗,你的预言应验了,蛮神钟离去了,庇护之力也消散了,这村子四周的兽气也是越来越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晚月出之时便是我振武营村灭亡之日了。”

  村长撩辰望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头儿,恭恭敬敬的述说道。

  这白发老头儿便是村中的,那位两百多岁的老祖宗,玄云。一身白色长衫,挂着长长的羊角胡。仙风道骨之气凌然而立,只是身子年迈的显得有些佝偻。

  听过村长的话,玄云没有立即作答,而是挑开了人群,走到哪不大的床榻前,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徇凌,老眼在徇凌身上扫了一遍,旋即脸上就多了一阵失望之感,不过片刻之后那失望之感就消散了,朝村长打了个眼色,然后便于床榻前坐下。

  “你们都出去吧”村长会意的吩咐了一声。房间里的人也是熙熙攘攘的走出了房间。徇凌的父母舍望了一下徇凌也走了出去,此时的房间里就只剩下四个人,玄云。撩辰。竟末。还有躺在床榻之上的徇凌。

  “咳咳....竟末长老,我们还有多少冰晶?”玄云确实是老了,说话都是有些费力,“冰晶”这是一种能量储存器,里面蕴含了冰的能量,只要稍运元力便可激发。当然元力越强则激发的也更快,作用也就越好。

  “老祖宗,冰晶没有多少了,但还是够在村子的四周布下高级阵法,我想应该还是能挡住几波的野兽攻击。”

  玄云点了点头,伸出那满是皱纹的老手,为躺在床榻上的徇凌把脉、

  “嗯,好。那么在晌午之时,你们便随我去村子的四周,布做一些低级阵法吧,希望能挡住今晚这波的野兽攻击。竟末你去把我们的冰晶全部拿来吧”

  竟末犹豫的看了一下玄云,有些疑惑的道“老祖宗,要只布做低级阵法,可能就只能挡住今晚这一波的野兽攻击,明天还得再布,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可不适劳累啊,不如直接布做高级阵法,那样不止省冰晶,也省得你过于劳累。”

  竟末的话让得玄云立即摇了摇头,那双老眼突现一抹湿润,淡淡的道“你错了,莫说是扣级高级阵法,我想就算是困级高级阵法也不能保住振武营村了,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负隅顽抗,而是想办法为我们振武营村留下最后一点血脉。而且按照冰晶的数量来看,也许只能留住一个。”心痛,这说出这句话是玄云心中不知有多难受,因为有了这个决定就等于其他人都得死,包括他自己。

  听到这里撩辰与竟末也是不约而同的点头,虽然绝望但却没有露出哪怕一点害怕。因为这就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就算困级阵法很强大,兴许可能保住一段时间,可困级阵法是那么容易说布就布的吗?那可是要五品以上的灵师才能布置的,老祖宗显然不能布置。所以最终他们还是逃脱不了“死亡”

  此时撩辰向前走了一步,绝望中夹杂着一点点希望“不知老祖宗说的血脉?是指的谁?虽然在外面我们还有一层关系,但要是我们派出去的人没有天赋,那也只是无事于补啊,虽然我们是修真者,可我们都老了,现在只是在等死罢了,根本就....哎......不如就让袁猛去吧,毕竟他也是我村中最强的武士.....”对他而言,村中新一代的命比他还重要,所谓“少年强,则村强”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村子了,只要振武营能够强。他就可以为这个强字做任何事,甚至是“死”....

  “不...不不。”玄云微笑的摇了摇头,从怀中取出了一颗黑色的丹丸,将徇凌的小嘴掰开塞了进去。丹丸入嘴即化,随着徇凌的喉咙入腹,然后游通全身,旋即那在床边上的小手便有气无力的动了动,见状玄云那久违的苦瓜脸终于是露出了一丝喜气,站起身来指着徇凌极为肯定的道“是他,也许只有他才能不让我们失望。”

  “噢~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他可是一名修真者啊,而且还是一名十二岁的修真者,”老村长撩辰一个醒目,望着徇凌眼睛大放精光,他想起了昨天的撵鸣日。

  “不,你又错了,他不是修真者,”玄云拍了拍撩辰的肩膀,那樊凡的声音显得很是认真

  “他不是修真者?这....这怎么可能啊?他可是能够轻易拿起弥铺圃法杖的啊,要不是修真者?....那.....”想到这里撩辰就是一阵摇头,旋即就是不敢相信

  “神级神脉?!!!不.....这根本不可能。可要不是又怎么解释他能拿起弥圃法杖呢?”

  “难道他真的拥有神级神脉?!!!”带着疑问看向玄云就连声音也都充满了疑惑,盼望老祖宗能给自己一个解释

  “不,他也不是拥有神级神脉的人”

  “此子不能用常理来揣度,我只能说此子定非凡俗之人,他只是欠缺一个起点,要有了起点我相信他一定能够一飞冲天!”

  说完,玄云胸气高挺,抬头直朝了蔚蓝天空望去,好似在他眼睛里的尽是光明,只把那蓝天都给望穿。

  “好了,时候不早了,竟末你去吧冰晶全拿出来吧,我们得抓紧时间,此子应该也快醒了,等他醒来,我们便一起发功,将他穿送到外面去。”

  玄云的话音刚落,竟末长老就忙劝道“不....您不能这么做,以你现在的状态跟你的魂力是不可能启动得了轮回盘的,要是一个不注意还有可能会....会有生命危险....你可是我们振武营村的顶梁柱啊,你不能冒这个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