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7:27:2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启天计
  4. 第二章:性本无良善,谁人不该死

第二章:性本无良善,谁人不该死

更新于:2018-03-17 12:31:37 字数:3176

  清晨是一天的开头,和整片大陆一样,碧沙城的清晨的天穹上一样存在一轮慢慢淡去的月亮。不过对于这些生活在对底层的流民来说,黑夜才是属于他们生活的时间,阳光意味着他们必须得尽快离开这里,不然,会死。

  当荀域回到距离城外很远的一个树洞里的时候,正好看到从墨海尽头升起的太阳,美丽的有些刺眼。这个不足两平方的小山洞是荀域白天生活躲避风雨的地方,也是他的窝。他从怀里拿出昨晚领到的铃铛和馒头。

  馒头还剩一个,在这个人吃人的地方,只有吃到嘴里的东西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所以昨晚拿到馒头后,他便当着所有人的面,吃掉了两个,只有这样他才不会被盯上。怀璧其罪这个道理荀域明白。

  将馒头放到一边,荀域小心翼翼的拿起那个看起来脆弱无比的铃铛。铃铛是用黄纸折成的,上面画着很多弯弯曲曲红色的线条。摸着和普通纸一样,用手一捏居然没有任何变形的反映。

  “这不科学”荀域低声喃喃道。又试着用力捏了一下,依旧没有任何反映。

  接着他拾起一块石头对着铃铛砸了下去,这次铃铛被砸进了快要腐朽的树干里。

  “看来这东西真的是违背常理的存在,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仙人,存在法术,存在妖魔鬼怪,存在长生不死”这样的世界观的颠覆让荀域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缓不过神的荀域直愣愣的看着远处依旧在城楼上空悬浮着的画卷,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飞快的捡起地上的馒头和铃铛塞到怀里,又树洞里拿出一根和他手臂差不多粗细的木棍,拎着向碧沙城西狂奔而去。

  “再不走的话,或许就真走不了了”荀域想到。不算上城外十里需要的时间,等城主大人的震慑力再过去一些时间,这些流民或许都能给他宰了。为了活下去,他们只需要食物。可不会去管他的年龄。

  阳光中渐渐跑向远方山脉的孩童,瘦小的背影看上去是那么的寒酸。谁也不知道他是否能一直活下去,还会不会见到明天重新升起的太阳。

  ......

  落日渐进,远处的山脉也慢慢的模糊了下来。整整一天荀域都不敢停下脚步,一直小跑的步伐到现在也终于缓了下来。一天之内仅靠双脚要走十里,这对于尤其体质本就孱弱的流民来说,可不是什么轻松的活。

  不过夜晚显然不是赶路的时候,即便后面那些强壮的流民可能赶上来。

  远离碧沙城的夜晚虽然没有了那些不折手段的流民,但直觉告诉他如果在夜晚赶路只会更加危险。荀域抬头看了一眼渐渐靠近妖山的落日,默默的计算着时间。大概还有一个半时辰夜晚就会完全降临。

  “得尽快找个地方休息”功夫不负有心人,一番找寻荀域盯上了一面山崖下一颗不知名的老树。树下也比较干净,没有多少复杂的荆棘草丛,也没有过多的那些毒虫蚊蝇。

  老树枝叶很密,一个人躲在其中几乎不可能被从外面被发现,而且足够高,视野足够开阔。可怎么上去又成了一件棘手的事,毕竟这具身体只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经过大约半个时辰时间的努力找寻,荀域终于又找到了根合适的藤。

  一番折腾,等他真正歇下来的时候,整个太阳刚好完全步入万妖山后。

  “得处理一下脚上的外伤才行”借着残余的晚霞,荀域低头看了一眼光着的脚。

  赤脚奔波一天这双脚早已变得血肉模糊了,虽然用身上为数不多的布条简单的止血包扎了一下。但依旧渗出的厉害。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一路上他找到了几种不错的的止血草药。清创,上药,包扎这些东西早就刻到了荀彧的灵魂里。

  处理完脚上的伤口,荀域挑了一颗比较结实的树枝坐了下来,接下来就是等待天明。

  这一坐。就到了深夜。

  天辰大陆的夜晚,寒冷而冰凉。当天边最后一丝斜阳坠入妖山之后,山林中沉睡一天的王者们也睁开了他们紧闭了一天的双眼,无数碧绿的眼睛开始在黑夜里不停的闪烁,犹如来自冥间的焰火,带着死亡的气息。

  远处此起彼伏飞狼嚎和风催动树叶的沙沙声混合到一起,穿透了这片丛林。

  荀域小心翼翼的拨开树枝,借着月光向远处望去。

  只见月色下一匹匹浑身血红的狼在林之中来回穿梭奔走,群狼中间的是一条近乎于成人高的银色巨狼。

  此时,银色巨狼正仰着头,对月长啸。而巨狼在仰天长啸时,身上的皮毛也格外铮亮,似乎有更多的月光照射到了它的身上。

  看到这里,荀域心中一紧“这个世界上居然真的有银色的狼,还拥有这么巨大的体型,大概以前那个世界的小说神话中所说的妖怪就是这个样子吧。”

  来不及细想,荀域迅速的往后缩了缩,并且立即屏住气息,降低心跳。并不断的默默祈祷,希望狼群并没有发现自己。

  但很可惜,群狼对这个地方似乎很熟悉,低头嗅了嗅便发现了陌生的气息,再加上之前荀域脚上流出沾染在地面上的血迹,这瞬间引起了狼群的注意。

  “嗷呜....”随着一声长嚎,狼群渐渐循着血液的味道向老树靠了过来,并且,对着树上的荀域望去。

  感受到狼群的接近,和盯向树上的目光,荀域恐惧的向更高的树枝爬去。

  这一幕落在银狼的眼中,却流露出的更加残忍的目光。

  对于这些胆大包天,敢于打扰山林宁静的无知者,他不会介意将他们都变成一堆堆美味的食物。这是丛林的法则。也是身后山脉中那些王者定下的规矩——入侵者死。

  如果放过了这些只有两条腿的生物,让他们惹怒了山脉深处的存在。那它连带着它身后的族群都会死。为了活着,所以他们必须都得死。

  毫无征兆,银狼和狼群瞬间扑向老树,或者说树上的荀域。

  “嘭...嘭...嘭...”

  狼群不断地向老树发起冲击,巨大的力量使得老树不断吱吱作响。不过这棵树还算高大结实,一直都坚挺的矗立着。

  老树虽然很是坚挺,但上面的部分却是摇晃的厉害,银狼的撞击好几次都使得荀域差点落下去,吓得他紧紧抱住这根树枝。

  大概过了两三个时辰,正当荀域已经筋疲力尽的时候,却发现狼群居然缓缓退离了老树下。

  看着远处影影绰绰不断赶来的流民,荀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眼中充满了惊骇,他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

  待得狼群渐渐退去,荀域背后早已被汗水湿透,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浮上心头。

  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荀域虚脱的躺在树枝上,抬头看着这片陌生的星辰在心里默默发誓到“这辈子一定要成为人上人”他讨厌这种生不由己的感觉。

  随着时间的推移,荀域突然发现这片星空星辰的排列竟是像极了一面古老的城墙,一会儿变得又像是一个人......

  看着看着荀域一时竟入了迷,连之前的狼群的事都忘得一干二净。而这时周围的空气似乎变得格外活跃了些,这使得荀域有种说不出的舒畅,就像是沐浴在冬日里的阳光里一样,宏大而温暖。慢慢的他竟渐渐的沉睡了过去。即便如此,周围流动的空气就像有灵性一样散发着如星光般微弱光芒,这些光芒随他的呼吸在他的体内流转,从他脚上的外伤伤口处流窜进去继而消失,神奇的是,伴随这些毫光的流转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数度愈合着。他身体也好似沙漠中的人遇见河流一样,饥渴而贪婪的吸收着。

  ......

  仅仅一夜之间,最先动身的这一批流民成几乎都成为了这片山脉里的亡魂,成为了山脉外围这些黑夜掠食者——丛林狼的食物。不过死多少都不要紧,因为等天亮以后这片土地上并不会有一具尸体,不会沾染一丝血迹。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没有人会去在乎他们的生死,或者说更多的人在旁望着他们,等待着他们尽快死去。

  没有人的生死可以改变什么,至少这些流民不行。一夜杀戮过后,哪怕他们都死了,太阳第二天依旧照平常升起。还是那么温暖,那么刺眼。

  一缕阳光透过树稀照射到荀域的脸庞上,他条件反射性的动了动睫毛,然后猛的睁开了双眼,可他又很开的闭上了,刺眼...头一歪,正打算换个姿势睁眼的他突然猛的坐了起来。

  “嘭...”一声闷响过后,荀域从树上掉了下来。紧接着便是他便蹦了起来。

  '然后死死的盯着右脚,昨天晚上还血肉模糊的右脚,现在居然痊愈了。而且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居然没有一点事。

  试着动了动,除了感觉整个人浑身上下有用不完的力气以外,居然没有任何感觉到疼痛的地方。

  这究竟是整么回事?荀域看着将近五丈高的老树脑海一片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