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8-20 22:23:32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九重天河
  4. 第一章 双翼翼兽(求收藏推荐)

第一章 双翼翼兽(求收藏推荐)

更新于:2018-03-18 17:31:40 字数:2301

  “老王,今天是哪一年啊?”叶天河问。

  在一个小山坡上,叶天河衣衫佝偻,处处带着血迹补丁,头发凌乱,身旁站着一个中年男人。

  “天河,你问这个干什么?”老王奇怪的问。

  自从2012年塔克拉星人入侵之后,地球就陷入了战争,人类从地下带出了古之遗迹建立了一座座城池以抵御进攻,两方展开了一场实力悬殊的拉锯战,战争已经持续了很久很久一直没有停息。

  那些生活在城池之内的人类很好的活了下来,而那些没有来的急进入城池的人则在不停的游荡在外,被塔克拉星人不断狩猎,成为了被圈养的猎物,就像是以前人类圈养羚羊用来猎杀一样。

  塔克拉星人带来了毁灭,但是毁灭的同时他们也带来了生机,在塔克拉星人的压迫下人类结合古之遗迹之内的某些东西开发出了一种新的能量,可以不借助任何外力让人类使用的能量,人们把它称之为星能。

  星能,星辰的能量。天外宇宙有着无数颗星辰,这些星辰散发出无数的能量,人类可以吸收这种能量为己用,现在的人类强者可以轻松做到每秒一百米,可以举起十几吨的重量,子弹打不穿他们的肌肉。

  因为有了这些强者人类才可以凭借城池和塔克拉星人对抗,不至于被毁灭。

  星能充斥整个宇宙,只要有星辰的地方就有星能,那些在城池之内的人类各个都可以接触到星能,而处于“狩猎区”的人想要接触星能那是几乎不可能的,城池之外一切地方叫做“狩猎区”。

  除非是天纵奇才,不用凭借外力就可以感觉到星能的那种存在。

  “就是想知道我现在几岁了。”叶天河说道,就好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实际上这确实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在生命随时都会受到威胁的时候谁还会去管这些?

  “好像是2042年,也就是新历30年。”老王神色悲伤的说。

  人们把2012年之后称之为新历,2013年就是新历1年。

  “三十年了吗?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叶天河落寞道。

  他今年十二岁,一出生就是在“狩猎区”,从小经历了无数的厮杀,血的经历让他比一般人早熟,血的经历也让所有“狩猎区”出生的孩子早熟。

  “回去吧,我们已经走的太远了,可能会碰到那些该死的怪物的。”老王皱了皱眉头,手上拿着一根银色长棍,一头被打磨的很尖,上面还带有丝丝墨绿色的液体。

  叶天河皱眉,有点不高兴的说:“不是说好了走出去两千米的吗?现在才哪到哪啊?”

  老王满脸苦笑,两千米可是会死人的,如果一不小心碰到那些东西的话就真的会没命的,自己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答应了呢?

  两人继续前行,走下小坡,走在前方茫茫的荒野。叶天河向往自由,可是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没有走出过基地1000米,为了想出去看看,那天趁着老王迷迷糊糊的,于是就给他下了个套让他答应自己走出两千米。

  一片滚滚的烟尘突兀出现在了两人的前方,虽然距离很远,但是叶天河凭借出色的视力还是看到了烟尘之中的东西。

  那是一个畸形的怪物,虽然是人形,但是它的背后却长着两双翅膀,轻轻一扇就让尘埃满天,绿色的皮肤很是扎眼,一张血盆大口里长着锋利的尖牙,其中还有两颗突了出来,化为獠牙。全身肌肉发达,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样,如果不是背后的翅膀让它变得轻盈,不然走起路来大地都会颤抖。

  老王显然也看清了怪物的样子,他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撇下叶天河发了疯似的往回跑,“该死!该死!居然真的遇到了!”

  同时心里无比后悔来到这里,把叶天河诅咒了无数遍,如果不是他自己就不会碰到这种东西了。

  “吼!”那个怪物发出了一声吼叫,显然它发现了叶天河二人,背后两双翅膀快速扇动,卷起一阵气浪,瞬间加快了速度便向落后的叶天河冲过去。

  叶天河的脑子已经是一片空白,双腿因为恐惧在也挪不动半分,汗水不要命似的从额头流下。

  是翼兽,塔克拉星人圈养的翼兽,相当于人类的战马,而且背后居然生出了两双肉翼,两双肉翼的翼兽绝对不是“狩猎区”任何人可以招惹的。

  怎么办?

  逃跑肯定是行不通的,拥有两双肉翼的翼兽的速度绝对是极快的,以普通人的速度绝对跑不了。

  就在叶天河愣在那里不知道干什么的时候,翼兽已经达到了他的面前,翼兽没有对叶天河挥出利爪,它只是用它那布满血色的眼珠看了叶天河一眼,直径绕过叶天河,向远处已经跑出百米的老王而去。

  老王惊恐的再次发出了尖叫,翼兽眨眼之间就来到了老王的背后,凌厉的风裹着腥臭味打在老王的脸上让他双腿一软,狠狠的倒在了地上。

  “别别过来!”老王撕心裂肺喊叫着,他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发生在他的身上,捡起之前摔落在自己前方的银色长棍,用尖的那一方对这翼兽,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腥臭的液体从翼兽的嘴角流落,滴在地上发出嘶嘶的声音,地上的尘土被腐蚀。

  好像戏耍完了,翼兽伸出利爪,轻轻挥舞着,空气流动好像被截断一般,利爪如双龙出海一般探出,带动周围的气流,发出轰隆隆的响声,老王觉得自己周围的一切都要塌陷的一般,一种无力感浮现在他的心中。

  犹如困守搏斗一样,老王在绝望之中爆发出了让自己惊心的勇气,他把银色长棍猛然仰起刺出,洞穿了空气来到翼兽的胸口,翼兽不避不闪,一爪破开了老王的胸膛,鲜血如柱般洒出,银色长棍崩在了翼兽胸口的鳞甲处,直接折断。

  鲜血喷洒,染红了翼兽绿色的皮肤,挖出老王的心脏一口吞了下去,远处的叶天河虽然老早就见过了死人,但是看到这个场景还是忍不住一阵干呕。

  翼兽转过头来,叶天河直视它的眼睛。

  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沦为翼兽的盘中餐,叶天河出奇的平静,他的眼中突兀出现了点点的星光,掺杂在尘埃空气之中。

  原本正常的黑眼球变为了一片银色,无数的闪着光的小点遍布整个世界,这其中尤其属天上最多,星空最多。

  而此时,叶天河胸口挂着的一条坠子在散发着光辉,一条金龙腾舞,在嘶吼,仿佛在呼唤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