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9 09:43:2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燃宇
  4. 1、天狐

1、天狐

更新于:2018-03-18 17:45:09 字数:3157

字体: 字号:
燃宇目录
共3章
  幽密的深林,到处是怪石藤蔓,生满青苔的古树,斑驳的光线,时闻时不闻的兽吼和撕咬声更是给这里添加了一丝恐怖,空气中可以嗅到血腥夹杂着泥土的腐朽,树木无风自动,随风摇摆的枝叶像是一只只狰狞的怪兽。

  即使枯黄的落叶已经如同地毯般铺盖到了地面,但藏青色的泥土依旧清晰看见,这正是青丘原的标志之一。

  神话时代有传说,青丘原原本是一片荒野,荒古世界最后一位妖帝与人争斗陨落于此,藏青色的血液流入大地改变了原本的颜色。

  虽然只是传说,而且破绽百出,但因为青丘原是天狐族的栖息之地,而天狐族的血却偏偏是藏青色,青丘原深处又确确实实有那种不可思议的打斗痕迹,所以赢得了不少人赞同,天狐族不免给自己冠上了妖帝后人头衔。

  实际上现在的青丘原几乎看不见妖族的存在,自神话时代传下来的妖兽经过一代代繁衍已经成为真正的霸主,天狐族被迫搬到外围地带。

  天狐族的圣地,天狐妖帝的陨落之地,哪一个听起来都会让各方妖族止步,但真正震慑他们的则是那些妖兽,不知道有多少年,青丘原都没有妖族在进入其中了。

  ……

  蔚蓝的天空中,一道黑光划过,仔细一看竟是个背生双翼的怪人,怪人身高九尺,昂藏巍峨,背脊挺立,好像一座高山,压迫而来,虽然相隔很远,但慑人的气势却压得人不敢呼吸。

  “卫康,你逃不了的,这里离青丘原的中心地带不远,别说你只是六阶,就算是九阶也有去无回,而且就算你侥幸逃生,只要你握着《七典》妖界九域所有天狐族人便都能感应的到,我天狐族虽然比起其他大族没落了许多但也不是区区一个黑羽族能保得住你的。”

  名叫卫康的怪人望了望前方似乎有所顾忌的放慢了速度,这时他身后的追兵才到,一个异常英俊的年轻人坐在一只脚踩白雾的老虎身上气急败坏的叫道。

  “卫康,听我的,那东西的后果绝对不是你能承受的起得,同样你黑羽族也承担不起,今天只要你把它还给我,我便…我便传你一种地级功法。”

  卫康甩了甩手,似乎有点动心的看着手中的东西犹豫着。

  这东西在手中确实是个麻烦,打又打不开,拿它换套地级功法到比现在逃入青丘原深处好的多,可是这乃是妖界的至宝之一,如此舍去却又极为可惜。

  年轻人看着卫康在犹豫,一看有戏便又出口说道:“你我关系本来极好,只是因为雨儿那件事才隔阂,我自然不会骗你,你手中虽然是妖界至宝,但这数万年以来却从未有人将其打开,我相信你已经试过了,我天狐族不缺法决神通,只要你肯还给我,我便再传一式大神通,怎么样?”

  此话一出,原本面露犹豫的卫康却满脸狰狞起来,咆哮道:“苏柏小人,当年我视你为手足兄弟把雨儿交给你照顾,我去族内拒绝赐婚,仅仅三个月,三个月啊,我回来之后你却对我说雨儿丧命妖兽之口,呵呵,妖兽,好一个妖兽,你天狐苏家领地之内也会有妖兽,你知我不信你,便使计让族长命我回去,可你不知道,我走前去了挖了雨儿的墓,雨儿是自杀死的,今天我可会再信你一次。”

  趁着卫康说话间的失神,苏柏猛的冲了过来。

  “六尾崩地!”苏柏身后突然出现六只巨大的尾巴,在空中一扫,尾巴所过之处肉眼可见的黑色裂缝密布,显然苏柏一上来就用了大神通,将这片空间都震出了裂纹。

  卫康哪里想到多年的好友会突然袭击,一瞬间便着了道,匆忙之间双翅向前包裹住自己,化为盾牌,只可惜苏柏这招着实可怕,那盾牌仅仅抵挡了一下便碎成羽毛和血肉从空中散落。

  “啊!”惨叫一声失去双翅的卫康同时被空间中得裂纹分尸,只是在他死去的前的一刻,拼尽全身妖力将《七典》猛砸下去。

  “苏柏,去吧,没有《七典》天狐族自会杀了你泄气。去吧,去青丘原深处找吧,哈哈哈哈!”

  ……

  青丘原下方,被妖力包裹着的卷轴如电般疾驰而下,在即将落地的刹那间,一道白色身影电射出去,一只手接住了卷轴。

  接住卷轴的是一个外表约十五六岁的男孩,面容清秀,身上围着简单的皮袍,小麦色皮肤,微微鼓起的肌肉很难让人联想到刚刚闪电般的速度,一双狭长的眼睛正带着疑惑看着手中的东西。

  就这点东西值得上面两个人争来争去追了半天也叫了半天?我还以为是什么妖兽内丹之类的好东西呢,看来这些人虽然穿得很不错但是眼光也不怎么样么。

  男孩虽然疑惑,但却极为谨慎的巡视周围,确定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快速的往回跑,身影几乎练成的线。

  “唔,在动?难道被什么人剪去了?不可能,不可能,这里已经非常接近青丘原的中心地带,怎么可能会有人。”

  苏柏想了一会觉得这里不可能有人存在,自己追卫康虽然追了不小一会,但是以自己的和卫康的境界,不可能发现不了追踪者,除非那人九阶成天,但是九阶天妖方圆万里只有自家老祖宗,老祖宗在闭关族里谁到知道,而且如果真是老祖宗那也不容卫康跑到这来了,由此看来一定是被什么妖兽碰巧捡到。

  “真的是妖兽那就麻烦了,在这里生存的可都是一些七、八阶的妖兽,我这点修为想从它们手中抢东西还不如自杀来的痛快,算了,我天狐族的遁术极为高明,倒也不怕妖兽发现,我便去跟上看看,如果真是七、八阶的妖兽就去族里求助,只是这惩戒确实少不了。”犹豫了一回苏柏还是决定跟上去视情况而定。

  少年速度极快,竟然不比刚刚在天空中飞行的卫康慢多少,即使这样的速度,到了太阳完全落下的时候也才停下来。

  眼前是一个宽敞的石洞,从墙壁的斑驳痕迹看应该是后天人为开发的,只是似乎有些年代了,石洞里出了由兽皮铸成半人高的“床”之外只有一个火架,火架上还挂有分辨不出什么动物烤熟的肉,男孩抓起烤肉咬了几口,待觉得吃饱了才满意的躺在床上,拿出不久前得到的卷轴。

  男孩脸上露出了犹豫的表情,多年的生存本能告诉他不可以打开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那些东西的危险程度不下于深林深处可怕的妖兽,他就曾经看到一只从深处跑出来的白猿打开了一个小瓶,奇特的气息让周围几公里的动物都死于非命,虽然自己反应极快却也嗅到了一丝,就是那一丝气息折磨了他几个月,那东西像是水蛭一般吸食他的精血,如不是他最后割开了血管放走了全身八成的血液,只怕也会….

  回想到这,男孩脸上变成了恐惧的表情。

  要不要打开?直觉告诉他卷轴是不会危及他的性命,反倒对他有些好处,经验告诉他这东西可以至自己与死地。

  好奇心总是可以战胜恐惧,男孩理解了白猿为什么会打开瓶子,双手游戏颤抖的揭开卷轴。

  打开卷轴,淡黄色的卷轴上什么也没有,男孩翻来覆去的想找到些特别之处,却什么也找不到,但明显如果只是空卷轴又为何能引得两人生死搏杀呢。

  “咦?”男孩发现卷轴好像是兽皮做成的,兽皮上得纹路在卷轴上隐约汇聚在一起成了一张奇怪的脸,于是他更加仔细的观察起来,那张脸在他眼中离他越来越近,男孩像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心神一般,双眼直瞪这那张脸,忽然,那张脸飞出了卷轴,在空中燃烧了起来,这张燃烧着的怪脸微微抖动好像在笑一般,而他也好像听到了“嘿嘿”的笑声,那张脸突然冲向他,这时他才反应过来猛的丢掉手中的东西。

  此时他才害怕起来,他感觉到那张脸没有回到卷轴里。

  难道,难道这东西也像那个瓶子里的气息一般扩散出去?可自己并没有闻到任何气味,而且也没有任何身体上的反应?

  再次看了一眼被自己扔在地上的卷轴,他并没有死里逃生的感觉,多年来带给他生存机会的直觉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只是他再也不敢去碰卷轴一下。

  ……

  苏柏好不容易才追上了目标,他望了望石洞,极为犹豫。

  追还是不追?已经事晚上,大部分凶残的妖兽才刚刚开始活动掠食,要么现在就走,要么进去看一下,苏柏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决定进洞里看一下,如果真的把《七典》搞丢了虽然那东西根本打不开可对于天狐苏家来说那是最珍贵的传承之物,恐怕老祖宗会亲手灭了他。

  “鬼影!”一丝幽暗的雾气瞬间包围苏柏,配合黑夜竟然看不到丝毫原来的人影,确定自己完全融入黑夜之后,苏柏才小心的进入石洞。

  不入则好,一入,苏柏就大声惊叫道:

  “天狐!”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燃宇目录
共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