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04:06:0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泣云天
  4. 第一章 风雨?阳光?结束与开始

第一章 风雨?阳光?结束与开始

更新于:2018-03-18 14:27:29 字数:4034

字体: 字号:
  窗外,雷电交作。

  门边,一人面容憔悴的男子小心翼翼的关上屋门。

  正当他准备轻轻地转过身时候,传来了一道微小而又清晰的声音:“大少爷,你确定你想清楚了吗?”

  男人微微一愣神,但很快又恢复过来,缓缓地转过身来,背对屋子。在他面前,是一位头发微白的老者,身材高大,两肩极宽,头颅微昂,雷电在他背后交作,显得他很是英伟。老人轻轻的咳了一下,再次以清晰的声音发问:“大少爷,你这么做,难道夫人会开心?”

  “少爷”轻叹一声,用略带沙哑的声音道:“从今天起,就没有‘大少爷’这个人了。”

  老人一怔,想不到他如此决绝,竟然全然不顾自己。

  天空开始下起了雨,雨滴不大,却异常的冰凉。

  “好…好,既然你都这么想了,我身为一名管家又能怎么办呢,只能为你祈祷吧,希望你能….早些回家。有什么要和你母亲交代的吗?”说到这里。老者的神色有些黯然,男子也微微低下了头。豆大的雨滴打湿了两人的衣服,彻骨的寒意爬满全身。

  男子尴尬的笑了笑:“呵,要麻烦你帮我一下照顾弟弟了,虽然我只与他相处过三年而已,但这应该会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时光。这么小的孩子大概很快就会忘记我了吧,为了避免对他造成困扰,我的存在就不必告诉他了。”

  “嗯。我是你们家的管家啊,我不照顾他谁照顾呢。”

  “还有我的母亲,一定要照顾好啊,不要让她担心我。帮我带句话,就说孩儿不孝,无法报答养育之恩了。”说到这里男子神色黯然地低下了头。

  “这不用你说,我答应过你父亲了。”老管家静静答道。

  听见这句话,男子的瞳孔骤然收缩,拳头紧握,口中轻声叨念:“是吗…父亲…”

  看见他的样子,老管家心有不忍地摇头叹息,轻声道:“要走就快吧,别被你母亲发现,要不你以后就别想走了。”

  男子微微一笑,想起了以前要离开被母亲知道时,又是上吊又是割脉地闹,就是不让自己走,过了好久才消停下来。想到这里,心中泛起了一阵酸。

  雷电在空中划过,瓢泼的大雨交织成一片灰白。但两个人全然不为所动,静静地站在原地不动。

  “好了,现在不是感伤的时候。那么,管家头,我走了。保重。”说着男子迈出了离家的第一步,沉重的脚步似乎踏在自己的心头上。

  老管家微微点头示意,便闭上眼睛不再去看他。直到男子与他走开几十米后,才缓缓睁开眼,说道:“记得,要回来,带着你爸回来,我想见到你们一家团聚。”

  “会的,一定会的。”此前一直很冷静的他,此时听到这句话也流出了热泪,微笑着说道,“应该是‘见到我们一家团聚吧’别忘了,你是我们的家人,你我也是他们的家人。”

  男子的话被树叶与雨滴撞击发出的沙沙声逐渐淹没,伴随他一起消失在夜色中。老人怔在原地,久久无法释怀。

  “哎,就这么走人啦,烂摊子还是得由我收拾啊?!”

  。。。。。。

  老管家刚打屋子的门,就看见了一个人披着衣服在门边发呆,脸上还有两道清晰的泪痕。

  “见鬼,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我还没有准备啊”老管家一边想一边苦笑着说道:“夫人,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啊?快点回去睡吧,而且下雨天也容易着凉啊。”

  “云儿他,是不是走了?”女主人轻轻问道,眼睛微合,两行泪便又沿着脸颊留了下来。

  虽然答非所问,但一句话就说到点子上。老人知道自己的装傻失败了,脸色一沉,低声道:“是的,他已经走了。不过希望夫人不要过于为他担心了,毕竟他已经长大了,可以对自己负责了。希望夫人能够支持他,这不只是我的希望,我想大少爷他也这么希望的吧。”

  “我早就知道他会离开我的,只是还是无法接受罢了。虽然孩子这么做事为我好,为了家族,但还是我不想失去他啊,呜呜…我失去的太多了,父母,丈夫….现在到儿子….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东西了….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我啊?!”夫人双手紧握床边的栏杆,泪水流过脸颊,大滴地从下巴滴落,凌乱的头发被汗水浸湿,贴在两鬓。神志有些不清的她摇着头,一边自顾自地诉苦一边不甘地大声质问。

  老管家有些不忍地看着女主人,却又束手无策,不知该安慰些什么,只好轻声说道:“他能做出这个决定,老实说我很佩服他,因为这不仅要有很强的责任心,也需要很大的勇气,在勇气这方面,我不如他。而且我想没有任何母亲想要一个只会吃不会做的孩子吧,你很幸运,相信他会让你骄傲的。”说完便轻轻回到房中,留给夫人独自静一静,毕竟能说的都已经说了。

  “如果不是五年前的那件事,我们现在应该很幸福的在一起生活吧,至少不至于落到如此田地吧。希望阿铭和云儿能够平安回来,希望夫人能够重新振作,希望小少爷能健康快乐地成长,希望时光能冲淡这一切,希望我的愿望都能实现,神啊,你说我是不是太贪心了呢?”管家苦笑着,轻叹,望着窗。

  窗外,雷雨已去,一片天明。

  风雨过后,

  带来的是清新与靓丽,彩虹高悬?

  还是带来破坏与坎坷,物是人非?

  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好日子,至少对于夏凌枫和楚天翔两人来说是好日子。

  碧空之中万里无云,阳光透过厚厚的树叶层,撒下星星点点的光斑。这两个小子便借着树阴,偷偷地赖在河里游泳。

  阳光,沙滩,煞风景的小裸男。

  “哎,真是难得的天气啊!”夏凌枫一边感叹然后一头栽进河里,冰凉的河水马上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丝丝的凉意逐渐将夏日的暑气从身体里剥离。

  “爽~~啊~~!”泡在水里的楚天翔也忍不住赞叹。这个男孩全身上下只有一条小三角,皮肤由于经常受太阳的照射所以呈健康的赤铜色,端正的五官匀称的分布在俊俏的脸上,俨然一个帅哥胚。夏凌枫同样有着赤铜色的肌肤,不同的是颜色要比楚天翔的浅一点。浓眉下的大眼透出狡猾的光芒,嘴角总是调皮地微微向上翘起。同是俊男,夏凌枫给人以聪明机灵的感觉,而楚天翔则总是一副的老实忠厚的傻样子。

  “哎,你有没有听说那个魂魄开发的什么仪式啊?”夏凌枫一边笑嘻嘻地朝楚天翔泼水一边问道。楚天翔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是灵力觉醒仪式,这是每个八岁的小孩都会进行的仪式,人们也是借以这个仪式来开发人类的潜能的。在魂力开发后还有魄觉醒的仪式,觉醒成功可以激发更大的能力,就看你有没有这样的潜力。”

  “对了,我记得你大我一岁,那你应该开发了魂力了吧,秀两招给我看一下,让我了解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夏凌枫两眼闪出期待的光芒,可怜巴巴的望着楚天翔。

  楚天翔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因为之前那次的仪式开始的时候,我刚好发烧,错过了,所以还没有开发到魂力。”

  “切~说不定你是没开发呢,还是开发不了呢。”

  “去你的!其实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开发灵力,而武魄就不一定每个人都可以拥有,全世界大概就只有四分之一左右的人拥有,而其中还有一半的人因为身体原因所以到了初阶就无法再往上提高了。”楚天翔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了,不用掩饰了。我们那么熟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别~逼~我~!无敌水龙击!”

  。。。。。。

  “嗤…”窗帘被拉开了,阳光透过窗户静静地洒在床上,夏凌枫正甜甜地做着美梦。

  母亲慈爱的望着他,静静的不曾发出一丝声响。突然,一滴泪水沿着眼角滑落。微微张开嘴,却发不出声,只有泪水仍然无声地滑落。

  母亲双手掩嘴,身体轻轻地颤抖,口中不断地轻声叨念:“很像他啊,真的很像…也很像他…很……”

  “妈妈,你怎么哭了?”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一把将她从回忆中拉出来。

  “啊,枫儿,你醒了?”秋氏慌忙问道。

  夏凌枫揉揉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大哈欠,然后才疑惑地问道:“妈妈,你刚才该不会是在哭吧。”夏凌枫家从小就没有人扮演父亲这个角色,家中只有母亲和他还有一名老管家,所以生计就只能靠母亲一人支撑。虽然家里少了个父亲,但是夏凌枫不怎么在意,只有在没事做的时候偶尔会想一下这个问题,但很快又会被抛在脑后,反正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嘛。

  因为整个家是靠母亲一人支撑起来的,所以她在夏凌枫心中从来都是一个坚强的形象,只有在夏凌枫不在或熟睡的时候,独自一人偷偷地哭泣。所以夏凌枫的反应才会那么大,因为他始终无法相信母亲居然会哭。

  “没有啊!啊,对了,家里快没有柴火了,待会去森林里捡一些回来吧,我先去煮早餐了,动作快点哦。”母亲迅速说完这句话就马上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

  “哦~”夏凌枫懒洋洋地应了一声然后倒下。

  “咳!少爷,该起床了!”老管头走进来大声嚷道。

  “哦,马上,给我两个小时。马上……”夏凌枫含糊不清地答道。

  老管头左边眼皮微跳,用阴森的语气问道:“你,确,定?”

  夏凌枫迅速就地弹起,“管爷爷,我错了,下次不敢了啊,放过我吧…”

  “哼,那就快点穿上衣服,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仪式,不能迟到。快点快点!”老管头瞥了惊慌不已的夏凌枫一眼,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又马上装严肃,那个忍俊不禁的样子估计能笑死不少人。如果被夏凌枫看见了,估计他也得“忍俊不禁”了。毕竟他还是很忌惮这个老头的。

  “哦哦,是那个觉醒仪式吧,好期待啊哈哈。我能开出什么样的魄呢,肯定很厉害吧!嘻嘻!”

  听到这句话,老管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望一脸兴奋的夏凌枫一样,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哀。这种情绪一样是很少出现在老管家身上的。抬起头后,只见夏凌枫惊愕地望着自己。老管头马上慌张地收起情绪,然后迅速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怒斥道:

  “看什么看,赶紧收拾然后走人了!”(差点被发现…呼)

  “搞定了,就等你了啊!不知道是谁慢吞吞的呢。”

  “混小子你就不会给点面子吗….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别让我找到机会!”老人一边流泪一边狠狠地想到。

  夏凌枫蹦蹦跳地出了门,老管家慢慢地跟在后面。影子被朝阳拉得老长,老人回想起十几年前,同样是他,同样是带着一个小孩,同样是去开发武魄。后来那个小孩成为了人皆传诵的“天才”,年仅十三岁便踏足初阶,不是天才是什么呢?

  多年后,如果老人回想起这一刻,一定会唏嘘不已:与他相比,同样是世上不可多得的天才。但没想到的是,最后相比起来夏凌枫竟然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那个总被认为不可超越的他也比不上夏凌枫啊。

  是的,从这一刻起,某个小子便踏上了他传奇之路的起点。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