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08:49:50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寒山夜雨潇潇风
  4. 第二章:恩怨

第二章:恩怨

更新于:2018-03-16 10:00:30 字数:1464

  魏巍皇权,一手掌握天下的快感,身份贫微之人尚且心存幻想,更何况是这皇亲贵族的李克宁。

  李克宁是晋王的兄弟也就是李存勖的叔父,早有谋反之心,可迫于没有兵权,且也不想背负大逆不道的罪名,于是他一方面代替晋王打理朝廷,一方面暗自招纳幕僚等待时机。

  皇城之外,陵水湖边,一头戴斗笠,身披麻衣之客,安然坐着,手里的鱼竿微微动了,他释然着说道:你终于来了。

  身后之人就是李克宁,他微微弯腰行礼。

  先生,他谦和的叫到。

  面前这人虽是布衣之客,但隐隐约中带有让人难以琢磨的神秘和深邃的未知感。

  他转过身来,晗下一撮青丝般的胡须,容貌清秀,颇有儒士的风范。

  王爷来访,所为何事?此人轻声问到。行为举止之间,透露着从容与高雅。

  是为先前所谋之事,今日来访,凡请先生指名答案,以解在下之困。李克宁细说到。

  即是如此,此锦囊交给王爷,切记,只能在下月的最后一天方可打开,说罢间此人将一锦囊交到为王手中。

  李克宁接过锦囊,仿若至尊宝物一般爱护,他深知此人的智谋,这锦囊之内的,一定是解开他困惑的妙计。不可有丝毫的怠慢。

  这布衣之人并非寻常的谋士,曾受教于何潇门下,与张汗生一样师承鬼谷一脉,两人都资质非凡,颇有慧根,深受何潇的爱戴。伯君来不忍循序渐进,急求成功的方法,而且手段毒辣,城府很深,当年背离师门,独自下山,一心想着成就自己的康庄伟业,做行之道皆是狠毒的手段。后被李克宁招纳为幕僚,深得他的重用。

  李克宁消失蒙蒙细雨之中,伯君来思忆起当年学艺之时,鬼谷山中的自己与张汗生一同入门,可尽管自己如何努力如何脱颖而出却总是得不到师傅的赞赏,一切的一切他都将仇恨转移到张汗生的头上,他发誓一定要打倒张汗生,只有将他踩在自己的脚下才能消除他对张汗生的恨,伯君来轻轻抖动了一下鱼杆,说道:张汗生,你给我等着,张家你给我等着,,,,,,

  狼烟四起,雷雷战鼓,铁马金戈,丝丝马鸣,响遏行云。

  城墙之上战着一人,身披黄金甲,佩青光宝剑,眉宇间是铁血男儿的凌凌气息。他俯视城下的军队,发出一声声激昂的命令。便将军队整齐化一,显示出赫赫军威。

  他旁边一位气宇轩昂的人说道。

  张将军辛苦,让他们先行练着,这北方的天着实寒冷,到我营帐中喝上一杯,去去寒意。世子客气的说到。

  寒风呼啸着将红旗冻翻,寒冰将树木包裹,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也好,来,世子请。二人一同进去营帐。

  二人虽是君臣关系,但战场之上却如同兄弟一般。

  营帐之中二人把酒言语欢,畅所欲言,从往事到今朝,从国到家,,,,,再到未来对国家的规划,都聊的相当的投机。

  李克勖很会察颜观色,见张炎面色有些变化,便道:想来张将军也是想家了,这下月就过年了,你跟随我戎马生涯十几年,我晋军威武,我想这最后一站定能打败契丹军,到时候你我凯旋而归,与家人团聚,与我共享荣华富贵。世子慷慨的说到,

  世子说的那里话,这男儿就该保家卫国,铁血疆场,只是我那妻子孩儿,唉!是我亏欠他们了,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哦,对了,这离月末还有几天,世子可不要忘记将战况报到朝廷,以补充粮草和军需。张炎提醒道。

  我自然是知道的,这些事务只管全全交给我叔叔,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世子放心的说到。以往一切粮草兵器都是由李克宁负责,而且几年以来一直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

  但是,这张炎心中却有些许恩不安,眼见如今的战争即将取得胜利,世子即将回到魏州,万一宫内有何变故,这后果难以想象,可,这也只是自己主观的揣摩,这天大的罪过,也不能随便就扣在李克宁头上,算了,可能只是自己多心罢了,张炎对自己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