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23:50:3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终极不朽
  4. 第二章 马车,床垫,鄙视

第二章 马车,床垫,鄙视

更新于:2018-03-15 19:18:30 字数:2304

  嘭!

  在地上滚滚前行的木轮碾过一块坚硬的石头,转动着的轮子即刻被顶了起来。

  而被木头轮子支撑着,装满了草料,显得微略沉重的车身,在被石头顶起来的瞬间又重重落下。

  沉重的车轮子砸到地上,顿时发出一声不算大的响声,而这声响声,也瞬间就被杂乱无章的马蹄踏地产生的撞击声覆盖了过去。

  这是一个要运粮食去焚云国首都进贡的商人车队,那一辆辆装满粮食的马车,在车夫的操纵下稳稳前行,正在往目的地缓缓驶去。

  古莫殇此时就在其中一辆没有装粮食的大马车上,装着的那些东西其实也可以说是粮食,但绝对不会是人吃的。

  因为那辆三米宽五米长的马车上,填装的满满的,全是扎的厚厚实实的草料。

  那草料真的是非常之好。

  至少躺在柔软温暖的草料上睡大觉,睡到舒服的打呼噜的古莫殇是这么觉得的。

  那些被捆在一起的草料被扎成了床垫的样子,跟古莫殇家里放在自己房间的那张弹簧床床垫一摸一样,最重要的是睡上去的感觉也一样。

  已经好久没睡到弹簧床的古莫殇,自从躺倒在那草料车上后就再也没有下来过,不加上今天白天来算,如今睡了已经有两天三夜了,这些天古莫殇一直舍不得醒来,似乎生怕一起来,床垫就没了。

  嘭!

  古莫殇被车床猛的一震,直接从睡梦中震醒,张开眼睛左右望了望,看到不是人为的以后,翻了个白眼又继续睡了下去,这几天古莫殇一直躺在马车上睡觉,除了做一些喝水放水之类的必做之事外,基本就没再做过其他的事。

  由此来看,因为实在是太少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所以这个车队里,除了必须知道自己车队里都有什么的商人老板,和他雇佣来保护自己的货物的战斗雇佣小队队长,基本上已经没人记得他了。

  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上,一天里最热的时间段来临了。

  一只纤细雪白的俏手无声的出现在古莫殇脑袋前,握拳,用力的敲打了古莫殇的额头一下

  “你要睡到什么时候!”

  古莫殇的额头感受到了女性手臂特有的柔软触感时,女性柔美的声音也同时钻进了古莫殇的耳朵里。

  其实古莫殇在自己身下的的草料弹簧床被另一个人偷偷摸摸的爬上来的时候,就已经醒过来了,只不过来人的身份不太好应付而已,脑子一向不好用的古莫殇只好一直装睡期待她赶快离去。

  不然你以为这具被能量锻造过后,变的超强的身体,对外界的感应力会这么好糊弄?

  古莫殇缓缓张开了眼睛,看了看蹲坐在自己身旁的这个长发披肩,五官精美,俏脸白澈红润,但是望向自己时,却总是脸色带着厌恶的女孩,无奈的叹了口气侧转过脑袋说道

  “苏小姐,你有什么事吗?”

  出现在古莫殇眼前的这个女孩,就是古莫殇所在车队的主人,苏温生的女儿,一个名叫苏雯的千金小姐富二代。

  这个混进自己父亲车队后,一直在混吃混喝,还一点活都不干的家伙,在看到自己后还睡着不动,苏雯心里自从这个人来了后,就一直憋着的一股闷气顿时变成一股火气来。

  转头望向别处的古莫殇,眼睛余光看到这个叫苏雯的女人,脸色变的阴沉无比,仿佛等一会就会做出随时会大骂着赶人走的举动,顿时心里一惊。

  古莫殇心里想道,自己要是在这里被赶走了,又不识路,难不成要一直跟在车队后面?到时候那些战斗雇佣小队的人,说不定还会时不时找自己的麻烦,被找麻烦什么的最讨厌了!

  想到这里,古莫殇毫不犹豫用斗罗巅峰实力的速度,将一块放在自己裤兜里的铁牌子掏了出来,平摆在苏雯的俏脸前。

  看着带着一股劲风吹来,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铁牌子,苏雯瞬间冷哼一声,一转身翻下了疾驰着的马车,一辆缠满红布装饰华美的马车,即刻出现在稳稳落地的苏雯的旁边,苏雯迅捷的爬上马车,打开窗门走了进去,在关门的瞬间狠狠瞪了一眼古莫殇所在的草料车。

  似乎感受到苏雯的仇恨目光的古莫殇,无奈的叹了口气,语气充满了无奈的喃喃道

  “谁让咱穷呢,有钱就不用蹭你的车啦。”

  ……

  停!

  休息进粮!

  两声巨大的哄声让整个车队停了下来,在草料扎出来的床垫上睡的正香的古莫殇,更是被两声巨响吓的直接抓狂了。

  古莫殇用双手捂住耳朵猛力坐了起来,把脑袋摇晃的像个波浪鼓一样,然后整个人再次躺了下去,两眼无神的盯着木板车顶,像是对面就站着那个大喊的人一般出口骂道

  “奶奶的,人家鸡都只是早晚叫一叫,你个混蛋居然比鸡还要贱,早上起床叫一次,出发叫一次,中午要停下来吃饭叫一次,出发再叫一次,晚上扎营休息还叫一次,一天叫不到五次你不歇嘴了还,别跟我嫌多,我这还没算你中途时不时会疑神疑鬼的叫停呢…”

  空气中突然有一阵食物的香味传来,肚子里传出来的的咕咕叫声,顿时把古莫殇的满腹牢骚给压了下去。

  古莫殇闻着飘扬在空气中的食物香,咽了咽口中的唾沫,无奈的叹了口气,坐起身子望向外面正在烧火做饭的车队成员,手臂无意识的碰了碰装有国魂利剑铁牌的裤兜。

  看着逐渐起锅的食物,古莫殇重重叹了口气,语气沉重的说道

  “破牌子,什么都能用,偏偏不能当钱用,再这么下去,我都快变成讨饭的了。”

  说话归说话,抱怨还抱怨,可古莫殇还是跳下了马车,往锅子旁边走去。

  “爸爸,你看那个人又出来混吃的了,我真不懂,你怎么会同意让这么一个人跟在我们车队里,你对着他无所谓,可我看着他嫌烦啊。”

  坐在车里吃着饭的苏雯,看到古莫殇从马车上跳下来,跑到饭锅边跟自己的掌勺家丁要了碗食物后,顿时心情烦躁的将手中的碗筷往桌上一嗑,发出一声轻响后跟自己的父亲抱怨了起来。

  “国魂利剑啊,这孩子的日子估计也够难过的了,到底要沦落到什么样的处境,才会让他选择了这么一个身份啊。”

  坐在苏雯对面,一身高档服饰着身的商人老板苏温生,在听到自己女儿的抱怨后笑了笑,仿佛陷入了回忆一般的仰头说道

  “知道吗?看到他,我就想起了,那些年,我们那群人还在一起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