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23:51:4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龙武斗神
  4. 第三章 联姻

第三章 联姻

更新于:2018-03-17 15:28:36 字数:2932

  走进三间房子大小的柴库,蝶殒秋拾起地上的和他身高差不多的斧头,走到一根比他腰还要粗上几倍的树干走去,开始了他今天的工作。

  其实蝶殒秋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他的力气特别大。华元大陆普通人也有是能扛起七、八百斤的东西,那是从小为成为一名武都,努力苦修的结果。像蝶殒秋这样大小的孩子的力气也就是一、二斤左右。但是蝶殒秋却不一样,有他来柴房劈柴不久,他就发现了这一点。

  刚开始来柴库时,蝶殒同普能孩子一样,不过刚好能把这些比他腰子还要粗上一睦柴劈开。但是不久后,他就发现,劈开那些柴,越来越容易。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身体的力量在疯狂飙升,力量的飙生一直持续了两个月的时间,才缓了下来。两个月后,他就感觉劈柴就如以利刃划纸一般。而且能够瞧轻易的提起五百多斤的东西。有一次他还跑到帝都外的血枫上,偷偷的试了一下,那些万斤重重的巨石他也能搬起,只不过有些费劲。

  蝶殒秋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就是蝶炫月也没说。四年的凄惨生活,让他别的孩子成熟的更早,明白的事情更多,力气大这一秘密,是他唯一的杀手锏。

  他知道虽然蝶冥影不会要他的命,但并不带表别人不想让他死。蝶殒秋知道最想让自己死的就是他的双胞胎弟弟,蝶耀秋。

  正应了的名字一样,一耀秋,一殒秋,两人天生就是敌对。

  从小,三夫人对不招人喜欢的黑发黑晴的蝶殒秋,就特别的关爱。关爱到忽略了她的另一个孩子,蝶耀秋。招授到母新冷落的蝶耀秋从小就不喜欢自己的这个哥哥。后来母亲因为那个夺了自己母爱的哥哥而死,蝶耀秋心中更恨那个哥哥。

  只不过蝶耀秋的天资要好过蝶殒秋太多,在五风那年就被昌帝国有名的月武剑圣收为弟子,带出了亲王俯。

  蝶殒秋也深明那一点,心中对那个弟弟很是愧疚。有几次,蝶耀秋在黑夜中都差点杀死他,但他却从未对外人讲过。有时他甚至想,也许死在蝶耀秋手上更好。这就不但可以解除对他的愧疚,也可以不用再受另人的折磨。但一想到那个温柔如水,美丽如花的姐姐,他就又想多苟生一会儿。对蝶耀秋,他真的很矛盾。

  蝶殒秋还感觉到想杀自己的还有蝶耀华这群从不他当作兄弟的兄弟。蝶殒秋想不到自己如何得罪了他们,但是蝶殒秋知道,如果可以的话,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死自己。

  蝶殒不愿暴露自己力气大的秘密,用和普通人一样的时完成亲王俯每天要用的柴禾之后,已到半夜。也到了吃饭的时间。回到厨房,所有的厨子都早已吃过晚饭,离开了。如洪肥子所说,厨房中没有给蝶殒留一点可以吃的东西。更把油腻脏乱的厨房留给了他打扫。

  蝶殒没有逃避,老老实实的把厨房收拾好后才离去。不是他怕洪肥子,而是他不想让蝶炫月为他担心。他知道,自己如若不做,明天洪肥一定闹到蝶冥影那里,到那时,等待他的将是蝶冥影残酷的家法。

  回到柴房,蝶炫月已经捧着一小食物桶在那里等候。

  蝶殒秋心中一阵欢喜,道:“姐姐,你真的来了,等好久了吗?”

  蝶炫月道:“我也是刚来,这两天父亲看的紧,我也不敢出来的太早。还有会是‘真的来了’,我有骗过你吗。”

  蝶殒秋知道蝶炫月脾气好,从来不跟人生气,这样说是逗自己呢。但是还配合道:“没,没,最殒秋说错话了。”蝶炫月轻轻拍打了一上蝶殒秋的脑袋,微笑道:“别闹了,快,这是姐姐下午专门为你熬的参汤,赶快喝了我好回去。”说着把那小桶递了过来。

  蝶殒秋也怕被人发现,告诉蝶冥影后会训斥蝶炫月。接过参当汤,老实的坐在地上,喝了起来。

  蝶殒秋喝着参汤,只听蝶殒秋略带忧郁的道:“殒秋,过一段时间我可能要离开家了。”

  蝶殒秋,不听出蝶殒秋话中之忧,顺口接道:“姐姐又要出去游玩啊,这次要去哪啊,回来可别忘记给殒秋捎礼物哦。”

  蝶炫月道:“不是的。姐姐要嫁人了。”

  “嘭”的一声,食桶掉地。

  蝶殒秋赶紧伸手去拾,但还是没来的及,参汤洒了一地。虽然早知蝶炫月会这么一天,但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不过蝶殒秋还是掩过心中失落,的边拾起食桶,一边嘻笑道:“不是是那家少爷这般有福气,能取到我家的天使般的姐姐。”

  蝶炫月啐道:“小小年纪就不学好,在这调侃姐姐。”同蝶殒秋一起收拾好洒地的参汤以后,方道:“是晋帝国的十一皇子。”

  蝶殒秋很少出亲王俯,对帝国政事也不是很了解,更不知道那晋帝国的十一皇子是谁。但是蝶炫月一话出口,他就明白了这桩婚事的性质:政治联姻。

  昌帝国子民都知道,这十年前,晋帝国的大家虽被蝶冥影领兵击退。但晋帝国的大军就驻在两国交界的黄沙原外五十里,十年不退,其心昭然若揭。此时必是晋帝国向昌凌大帝施压了,才会了蝶炫月的这桩婚姻。

  蝶殒秋脸色一变,眼中满是恨意,阴沉的道:“为什么是你。”

  蝶炫月与蝶殒秋想处这么久,对蝶殒秋是最了解不过,知道蝶殒心中想的是什么,忍不住出声安慰:“殒秋,其实这事也怪不得父亲。父亲虽被称为‘军神’但并不是真正的神。如今晋帝国在黄沙原屯兵百万,昌帝国近年来国库亏空,兵力也严重不足,根本不是晋帝国对手。想出此法也实属无奈。”

  蝶殒秋看着眼中满是无奈的蝶炫月,转过身不忍再看下去,叫嚣道:“天下是昌家的天下,帝国是昌家的帝国,昌凌帝有那么多的女儿,却为什么要你为他们联姻。”

  蝶炫月道:“父亲说,陛下是帝国的的象征,如若以公主下嫁晋国,那是昌家失威,所以……”

  “所以就让你嫁给那晋国十皇子是吗?”蝶殒秋暗然道。

  “是。”

  蝶殒秋这一刻突然发现,他真的生出了杀蝶冥影的心,竟让如这么好的一女儿,为了别人的天下去联姻。

  良久,蝶殒秋颓废的坐在地上,道:“我们这些儿女在他眼中到底算什么?”向是问蝶炫月,又向是自问。

  蝶炫月看着失常的蝶殒秋,心中又是一阵担心,问道:“殒秋,你没事吧?”

  蝶殒秋笑道:“姐姐,我没事。时间也不早了,你快回去吧。”

  蝶炫月看了一下天色,果然不早了,就又安慰了蝶殒秋几句后,小心离去。

  蝶炫月走后许久,坐在地上的蝶殒秋一下从地上跳起,猛的一拳,打在墙上。本就残破的泥墙那里经的起蝶殒全里的一拳,只见泥墙头一下冲出去老远,“轰”的一声落地,摔了个粉碎。一时间,泥飞尘扬,好不污浊。

  如此大的动惊,立时惊来亲王俯中正中巡逻的护卫队。十多个护卫队来了以后,询问蝶殒秋怎么回事时,蝶殒秋的脑中才了有关一丝清醒。

  蝶殒秋想都没想,随便扯了个谎说,自己小解回来,就看到房倒屋塌的影向,接一条黑影穿从自己屋中穿出,一闪不见。

  蝶殒秋的谎话一出,立时把亲王俯的护队弄的一阵紧张。因为蝶殒秋所住的柴房贴进帝都大道,刚破墙而入的要是刺客了怎么办?要知道蝶冥影可是昌帝国“军神”,昌凌大帝驾前第一红人,如若出了闪失,他们那里还有命在。那护卫队人立时发出警报,招集所有护卫,对亲王俯进行了一遍仔细搜查。最后还是把蝶冥影惊了起来。

  蝶冥影来到后,看了蝶殒秋低垂的右手一眼,道:“刺客已走逃,不用再搜索了,提高巡逻就行了。”说完离去。

  亲王都发话了,护卫队也不再搜查,散去加紧巡逻去了。

  众人走后,蝶冥影看了看刚蝶冥影看了一眼的右手,原来右手在拳头落在墙时,被不平的泥块擦破了皮,流出了道道血迹。

  “看来亲王俯是不能再待下去了。姐姐都要走了,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了。”被蝶冥影瞧破秘密的蝶殒秋如是想道。想至这着,他竟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