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6 18:38:0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碑铭录
  4. 第二章 激斗落幕

第二章 激斗落幕

更新于:2018-03-18 18:11:16 字数:4233

  广场上空的空气也颤动了起来,擂台上姬清峰突然暴起,凶悍的手臂如一条凶悍的巨蟒朝着对面席卷而来。丁魁依然纹丝不动,暴涨的双手朝前推起稳稳的钳住了对方的攻势,随即青筋布满的手臂向上掀起。

  姬清峰见一击不成将被缠住了的拳头向己方一拉,推杯换盏似的探出了另一只手爪朝丁魁的空着的腹部袭去,手爪撕裂空气的声音格外的刺耳。

  丁魁双手猛地一拍撒掉了纠缠的拳头,双臂交叉于胸前上前冲去,还是抵下了对方的利爪。回身一转,劲悍左腿甩出如尾巴一样带着强烈的破空声朝身后抽去,这一击如果被抽中绝对会有变成烂泥的可能。

  姬清峰身体骤然急速后退,好在躲过了这一击。

  “轰!!!”

  落空了的鞭腿直直的击打在了石质的擂台上,顿时击打出一块凹陷,一条条的裂纹也悄悄的沿着爬起。姬清峰在此时后退的脚尖轻轻在地上一点,又是‘咻’的一声急速上射!对着丁魁的也是狠狠的一记鞭腿。

  而刚才的一切全部都是在电光火石间发生的,看台上不时的掀起一阵接一阵的热潮。今年族会的激烈程度超过了以往,看台上所有的族人都看的热血沸腾。不少人感叹,也只有四年一度‘族魁会’上的才能看到如此的激烈的对战吧。

  “看来要得去阻止这两个玩命的疯小子了!”林士凡刚刚欲起身,忽然只觉肩头一沉,这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重若千钧,让他竟生不出反抗之力。来人身着一袭青衣清素淡雅颇有书生气息,看清这人的面容后,他面色突然变得惊诧起来。

  望着手中静静躺着的不起眼的金属牌,这是刚才那青衣男子扔给他的。但林士凡却感到端着的东西如万重大山一般,不知为何他再望向擂台上的两人,眼中竟流露出了一丝艳羡之意。

  “事情已经交代好了。”青衣男子从拥挤人海之中穿梭,他走到那个地方,所处两旁的人竟毫不知情地退让一旁,犹如分水破浪一般轻松行进。

  青衣男子脸上淡淡一笑定睛望向广场所有人都聚焦的地方,安坐在一旁的中年男子微眯着的眼睛缓缓睁开:

  “看来快分出胜负了!”

  青衣男子瞄了一下希望能从其身上找出一点蛛丝马迹,见他脸上十分平静,让人觉察不到丝毫破绽,转而又投向了石台,目光中不禁泛起丝丝的好奇。

  “嗯!”

  “一个是岩轮部落丁怀远的儿子,而另一个小家伙却是穆恒的孙子。”

  中年男子平静的扫了眼依旧激烈无比的人潮。依旧是淡淡的哼了一声,算作是对身旁人的回应了。

  “为什么选择了他们?”青衣男子终于忍不住说出了心里的疑问。

  “直觉!”

  回答的干脆利落,但却让人轻易地嗅出其中的敷衍之意。等青衣男子回过头哪里还有中年男子的踪影,看到这个结果他也只能摇头苦笑。

  丁魁越打心越惊,原以为把最后的底牌掀开绝对可以轻松取胜,顺便教训教训这个狂妄低贱部落的小子,没想到对方竟修炼了‘血印’,到现在来看而且已经到了一定的火候。每一次碰撞时手掌触碰到的仿佛不是血肉之躯,而是坚硬的顽石,整个手臂都会被震得发麻。

  “以你现在的年龄,到达现在的这种程度,的确是非常的难的。”丁魁阴狠狠的盯着姬清峰森然道。

  “不过……”

  丁魁话锋一转,嘴角阴厉的笑意更胜了:“你也就到此为止了。”

  “我会原封不动还给你!”姬清峰冷哼一声。

  几乎在一个瞬间丁魁的身影就已经闪到了他的身前!一拳刺出,在空中刮起一阵炸响。

  姬清峰表情依然,双手勉强来得及做了一个格挡动作,挡在了胸前。

  “轰!!!”

  一拳之下,姬清峰整个人在石板上滑出去了近两丈远。丁魁看着后退的姬清峰眼中厉色闪烁,不等他反应过来再度纵身而上!

  “刷!刷!刷!!”

  连续的三腿!在空中划过数道残影。姬清峰扭曲身体这身体躲过之后,双腿猛然全力一跃而上,在丁魁旧力已去新力未生之际半空中扬起的大腿轰然向其砸去。

  虽然堪堪挡了下来,但丁魁胸腔中气血翻腾,一股暖流猛地涌上了喉头。

  “噗!!!”

  一口血雾从丁魁的口中喷出,面目狰狞的望向对面的姬清峰。

  “找死!”

  恼羞成怒的丁魁挥舞着拳头朝着姬清峰逼来,赤红的拳头竟然散发出乳黄色的光晕,所过之处狂风暴起,凌厉的拳势宛如一把大刀整个擂台上的空气分割开来。

  姬清峰脸上依然的平静,细细观察会发现他赤红色的眼睛和斑纹竟然淡化了许多。左脚上前,右脚狠狠地向地面一踏石板带着些许迸射碎石瞬间崩裂,一只手架在了腰间,另一只手护在前胸。

  “啊……!!!”

  一阵暴喝!丁魁狂暴来袭姬清峰毫无躲避的意思,不偏不倚轰在了挡在胸前手臂上,前置的手臂只是缓了一下依旧猛贴向胸口,千钧一发时搁在腰间的拳头也突然向丁魁发难。

  场面爆发了起来,如此疯狂的两人,简直就是在以命换命的打法。

  “嘭!!”

  擂台中央的空气轰然的炸开,姬清峰的惨白身体不由自主的被这股强大的风暴卷起,一条细小的红丝在空中划过了一道抛物线,剧烈的碰撞把俩人的掀起同时抛飞出了场外。

  时间在仿佛过了好久,人们久久无语。上一刻还纷乱的广场此时竟寂静的可怕,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望向广场中心静静躺在地上的两个身影。

  姬清峰一步接着一步的又向比斗台蹒跚走去,现在脸上血印觉醒的特征已经完完全全的消失不见了。挣扎着站起来之后全身却好像破碎的器皿一般,他感觉喉咙里有什么东西要冲了出来,随着嘴里有了丝丝咸的感觉,一股液体便不受控制的顺着下巴溢了出来,甚至流到了脖子里。

  只是所有人没有发现,他的脖子上原本挂着的一枚石牌变得有些透明,慢慢的竟消逝在了胸前。

  虽然就像看到的那样俩人都飞出了石台,结果应该就是平手了。丁魁奋力的想要爬起来,但不论怎么办全身都使不出一点力气,他想站起来让自己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向失败者证明,让他明白差距永远就是差距,即使曾经接近也无法赶超上来。

  丁魁几乎就要放弃了,忽然耳边的嘈杂声让他渐渐地抬起了头,看到了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幕。

  高高的石台再次有人影立于之上。

  嘴角大大的咧开了一个笑容,亮白的牙齿上缠绕着死死的猩红,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脸上在烈阳照应下显得异常的森然和诡异,宛如是从地域醒来的修罗一般。

  “姬清峰!”

  本应无力地双手此刻紧紧握起,指甲不自觉间深深的插进手掌里面,不一会指缝之间漫上一缕缕的鲜红,丁魁在人群惊骇的目光中瞬间立起,手指指向姬清峰。

  “姬清峰!”

  声音好像受伤的野兽一般的嘶吼,不一会人就随着声音一块落下。

  望着先行倒下的丁魁,姬清峰仰望了一下天空那个火热又耀眼的存在,宛如锡纸样地面色下嘴角不自觉的划过一抹淡淡的微笑,接着眼前一黑也跟着不省人事了。

  整个广场一片哗然,人们轰轰声的爆炸了起来要冲破这片天空似的,谁也没有料到一场龙争虎斗竟是这样的结束了。

  “这都快有一个月了,穆爷爷,你说清峰怎么还不醒。”

  听到了雷洛的话里面的担忧穆恒苍老的面容尽显疲惫,望着已经躺在床上一个多月的孙子,紧缩的眉头迟迟不能松开。

  “穆老,艾米回来了,她说清峰这次也许有救了。”只见一个满脸扎须粗狂的大汗带着一个面色清冷的少女大步的踏门而入,来着正是雷洛的父亲希贤部落的首领雷正山,而其身后的少女赫然是族会上一直和雷洛一起的艾米。

  望着床上依旧昏迷不醒的姬清峰,艾米眼神一颤顾不得一路上的劳顿疲惫,从腰间取出了一个布袋,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小心翼翼的从中拿出了一个晶莹的乳白色小瓶子,瓶子的周身阵阵的寒气萦绕之上。

  “爷爷,你看这个能不能改善一下清峰的情况。”

  穆恒犹如蜡皮一样的双手手捧过来小瓶,望向一身风尘仆仆之色,路上马不停蹄赶来的艾米的眼神满是怜惜。缓缓打开,清冷圆润的瓶口上竟然升腾起指长炽热的红炎。

  “这个气息是?青冥境妖兽的精血!”

  转眼间昏花的老眼里望向眼前脸上有些急切的少女满是震惊之色,就连其身旁的雷正山也是犹如铜铃一样的双眼也是直直瞪来显得不可思议。

  “青冥境的妖兽!怎么可能……”

  看向两位长者吃惊之色,艾米脸上不仅苦笑起来,刚要开口解释就听一个慢悠悠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要不是我早一步遇见这个傻丫头,说不定她还真的独自跑去寻‘炽焰妖虎’取精血呢?”

  见到来者,众人头上的阴云似乎散去了一半,脸上禁不住爬上了一些喜色。紫色的木冠将满头黑发竖起,身着一袭白色的长衫,惬意与玩世不恭清晰的映在了俊逸脸上。

  当步凡讲完,屋里的大家看向这位平日里少言寡语的小姑娘的眼神都流有一丝敬佩之意。

  “以后不准这么蛮干了,清峰是爷爷的孙子,难道你就不是爷爷的孙女了吗?”艾米一连消失了十几天,穆恒也猜到了几分缘由,又怎么会不担心呢?听完步凡讲述其中的经历之后,他不禁没有夸赞,反而对艾米严声厉色道。

  “爷爷,我……。”

  “算了,穆老头这也是关心你,只是人老了难以厚颜开口罢了。”步凡哈哈一笑戏虐道。

  艾米沉下了头,在场的人任谁也看到了她眼角的那层红红的感动。

  原来当初姬清峰第一次修炼血印时艾米也在场,对于其中的一些隐秘步凡也没有故意避讳她。曾经艾米也一度的非常羡慕姬清峰,要不是步凡曾说过艾米不适合修炼血印这等霸道的炼体功法,也不会就此作罢。族会上姬清峰身负重伤,一连过了几天都不见其苏醒,艾米就一人踏上寻找炽焰妖虎的路。

  没想到后来还真的被她找到了,炽焰妖虎可是青冥境的妖兽,万万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千钧境修者可以招惹的,更不要说是取它的精血了。但是姬清峰的病情不容乐观时间非常的紧迫,艾米左右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决定赌一把,不过她还是低估了青冥境妖兽的实力,即使是早有准备各种陷阱也无一用处。就当艾米退守的最后防线将要崩溃的千军一发之际,步凡就出现了。

  其实也算这只炽焰妖虎比较倒霉,自姬清峰修炼血印以来,所有的精血都是出自它的身上,艾米也是从步凡口中得知它的具体位置。对于人类一次次的骚扰甚至是还活生生的盗取自己的精血,炽焰妖虎对人类的仇恨是与日俱增。这次来了个不自量力的弱小人类,本以为可以报仇雪恨了。不曾想最后落入魔爪的竟还是它自己。

  步凡扫了一眼床上躺着的姬清峰,望着穆恒的眼神有些似笑非笑的问道。

  “我说穆老头你是怎么照顾我宝贝徒弟的?你看我就离开一会就出这么个幺蛾子了。”

  面对来人的质问,穆恒老脸上也是有了一丝愧疚之色,紧皱在一起的眉头却有些许缓缓的舒展开来。他知道只要有此人在,自己孙儿的性命算是无碍了。

  看着众人投来的热切的目光,白衫男子没有丝毫的避讳,哈哈一笑来到姬清峰的床前为其探查病情。

  屋里的雷洛几人大气不敢出一口,静等着白衣男子的检查的结果。

  “咦?”

  闻声大家心理猛地一紧,瞧见满屋子里的人这番表情,步凡微笑着摇手示意众人无需这般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