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0:50:10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三国忠义路
  4. 第二章 拜师

第二章 拜师

更新于:2018-03-18 08:48:44 字数:2433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余华在此山谷中也过去了一个月,身上的伤也基本康复了,自己所在的山谷原来还有一个名字,叫隐仙谷,这个名字是左慈那个老东西所取的,可能意思就是他这个活神仙隐居在山谷中的关系,真是舔不知耻啊,居然有人自己管自己叫神仙的,咱是佩服啊,在这里生活了那么久,也没发现这老东西和我们有什么不一样,照样食五谷,日出而做,日落而栖的,不过左慈这老道待自己还是不错的,可能他年近古稀,又自己独自一人生活在这深山老林里难免寂寞,有自己这么个‘小娃娃’陪着倒也不无寂寞。

  眼看就要到了晚食时间了(汉末时期人们一般只吃两顿,早上一顿称为大食,晚上一顿称为晚食起初还不是很习惯,但渐渐的也适应了一天只吃两顿的情况,早上那餐大食吃得还特别得多)又听到了那熟悉而又带些宠腻的声音:“小娃娃,吃饭了,你这年纪正在长身子骨,可得多吃些,不然长不了个儿,哈哈…..”尽管自己已经告诉过左慈这老道,自己的名字叫余华,可他却总喜欢称自己为‘小娃娃’不知为何,听到左慈的叫唤,自己连忙飞奔到左慈身旁“道长,多谢您的救命之恩,这些日子我的身体也差不多全好了,以后谷中洗衣做饭这些俗物,您就交给我来做,也让我略尽绵力,报答一下您老人家。”

  左慈听完这小东西的话顿时哈哈大笑道:“好个知情识趣的小东西,老朽我不过是无意在山中将你救起,却从没奢望过有什么报答,你也不用总挂在嘴边说什么要报答我,只是前些天听你说,你家由于在路上遇到强盗,父母双亡,自己侥幸跳下山崖不死,那你现如今家中还有何人啊?既然身体好了过些时候老朽我就送你出谷,寻你亲人去。”

  余华一听左慈这话顿时双膝下跪满脸‘悲伤’道:“道长,小子我父母双亡,家中也再无远亲,这次侥幸大难不死全赖道长施以援手,救命之恩不敢不报,只是眼下小子暂无能力报答,只望道长能收留小子在谷中,侍奉道长,让小子一尽心力。”

  左慈一脸慈祥的望着余华说道:“哎……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却有失去双亲之痛,既如此也就罢了,老朽独自一人在此居住,多你个小娃娃在身边也可以稍减寂寞,不知你可愿拜我为师,学一身本事?”当然左慈把自己隐居之地称为隐仙谷,那他自己就理所当然的是活神仙,既然是神仙那还是有一定本事的,对于自己择徒的标准也就另有一番计较,他看余华对于自己的救命之恩耿耿于怀,屡屡想要报答,就明他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一个懂得知恩图报的人即使为人再坏,也是有限,再加上他从那么高的崖上摔下来,换做常人早就死了,可他却能被自己所救,这就是冥冥中的安排,可见此子生有大气运,遇难总会有贵人相助,那自己不就是那贵人嘛,再说他受了那么重的伤,却硬是愣着一口气不肯离开这人世间,年纪小小尚能有如此大毅力求生也实属难得,观其骨骼极佳,倒是一副练本门功法的好材料,综合以上总总,再加上左慈自己虽是号称活神仙,但到底也是肉体凡胎之躯,已经是一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了,但至今尚无一入门弟子传自己衣钵,天见可怜,上天在自己临老总算送来了一位让自己瞧得上眼的小娃娃,以不至于让自己这一脉断了传承。即使是以左慈这样仙风道骨,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也难免会落入于人世间的俗套,将门派的传承,视为自己一生当中最重要的决定。

  这时左慈凝视着余华,期待着他的回答,心中居然有些微妙的紧张起来,生怕在余华口中听到一个‘不’字,此时的余华心中也在作着挣扎,左慈这老道怎么说也是汉末三仙之一,不管他是欺世盗名也好,有真才实学也罢,毕竟是他救了自己的性命,如果知恩不报,岂不是猪狗不如,更何况,即使学不了任何本事,就当哄他老人家开心,陪他安渡晚年,反正尽管自己穿越回了汉末这个精彩的历史大舞台,但自己却没想过要去改变什么历史,自己只想当一个历史的旁观者,历史其实和‘鸡’没什么两样,只要你有钱,它都会劈开腿,任谁都可以上去操一下,历史有多少是真有多少是假,又有谁清楚明白呢,历史也只是胜利者向后世炫耀自己胜利的资本罢了,是人编所写的,所以历史其实也是最不真实的东西,因为是人所编,也就可以有人来改,而自己无意于在这个历史时代中挥舞蝴蝶的小翅膀去改写历史,这会对后世造成怎样的影响,自己也不甚明了,前一世,所经历了腥风血雨自己也早就厌倦了,这一世只想可以平平静静,望着左慈的目光,余华终于已经有了决定。

  “恩师在上,请受弟子一振。”

  左慈听完余华的这句话,顿时喜逐颜笑,不知所以然:“好…….好……好”连叫了三声好。接着大笑不已,足有小刻才停下。

  “想不到我左慈,临老还能收你这么个小娃娃当入室弟子,上天看来待我不薄啊”说着立马伸手扶起跪在地上的余华,双眼看着自己,仿佛不是在看自己而是在看着一块姿色上乘的璞玉,想着如何才能将自己变成他心中最满意的一件艺术品一般。

  “既入吾门,当知吾门派之名,吾派名为玄元上教,乃上古玄术大派,流传至今已逾七百余年,现如今为师这一脉只余为师一人,你尚有两位师叔,其中一位姓于名吉医术超凡喜欢云游天下,救济苦难,另一位不提也罢,你日后定当知晓,本派中学术纷杂,从春秋时期就衍生至今,例如当年的阴阳、农学、墨家、兵家、纵横家,以及涉及到的武道、练丹、医药,等等,虽然传承至今门派学术多有失传,但为师在这些方面还都是各有涉猎,虽说不甚精通,但为你解惑,指明方向,只要你日后好好钻研,定然也会受用无穷,不知你想学些什么,先不用急着回答为师,考虑清楚了,再和为师说,今日先好好休息,待明日,为师再正式收你为入门弟子”

  于吉,听到这个词,余华脑中突然一闷,敢情于吉那个江湖术士还是咱师傅的师弟,我的师叔,但当师傅提到另一位师叔时却面现不愤之色,显然这位师叔与师傅的关系好不到哪里去,算了这些先不管了,师傅虽说自己在各方面的学术中只是略占皮毛,但看他老人家的那副得涩欠揍的样子,就知道这老东西肚子里说不定还真有点货色,难道老子我一不小心只是抱着还他老人家救命之恩的心态,真让我遇到了一位世外高人?至于学些什么这还真不好说,学什么呢?这还真是一个头疼的问题啊,这个得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