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1:01:2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邪武神尊
  4. 第一章 乞儿

第一章 乞儿

更新于:2018-03-16 07:01:06 字数:2751

  这是一个叫四圣大陆的地方。这个大陆的面积极其庞大,如果非要找个参照物的话,那么这个大陆起码有三个地球那么大,拥有上百亿的人口。

  之所以叫四圣大陆?原因就是因为:在这个大陆的四个方位分别对应四个圣兽所占据的位置。这个圣兽分别是:东之水青龙、南之火朱雀、西之风白虎、北之土玄武。而且这四个圣兽所占的位置,又分别对应为:风刃千壑谷、炎海滔天崖、九幽玄冰涧、真武绝境地。这四大圣地,每个都有高达几十万平方公里的面积。可以说是每个巅峰武者所梦想去的地方,传说只要进入其中,便能拥有绝强的力量,突破人身之极限,可达永生不灭。

  然而,仅仅进入四大圣地的边境地带,都已经能让很多顶峰高手却步,想进入核心地带,又谈何容易?

  四圣大陆,无极帝国,枞阳郡……

  他是一个乞儿,一个现在约有十六的乞儿,面黄肌瘦,骨瘦如柴都已经无法形容他的现状。

  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开始过起了这种以乞讨为主的日子!他只知道,从他懂得人情世故的时候,他便在和一群乞儿一起乞讨。甚至与野狗争食,与别的乞儿打架,因为他要生存。

  每当他闲暇的时候,他都会藏在私塾的窗户下,偷偷的听私塾先生教课,这无疑是他乞讨生涯中最让他觉的有意思的事情。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他来偷听课的时候开始,私塾先生的教课声明显的提高了很多。通过私塾先生那洪亮的声音,他便学会了很多字,就这样他一直坚持着。也是从那时起,他给自己起了个名字:恨天生。

  他有一群年龄不大的乞丐兄弟们,为了生活,他和那群乞儿早就学会了“忍”,对于他们来说什么自尊,什么脸面,有一个馒头实在嘛?没有?没有干嘛还要?所以过惯了别人白眼的日子,让他们麻木,可乞讨的日子,终究是不好过。在他们这一群十几来人的小乞丐,每天是需要不少食粮的,同时每天露宿街头,桥底,对他们那弱小的身体却也是一种负荷,因而在乞讨的生活中,同伴也在不断的因为疾病,饥饿而相继死去……

  “咳!咳!!”在一个坡桥的底下,一群小乞丐正镞拥在一起,蓬松的头发,发黑的脸蛋,已难以分辨的出性别;脏兮兮的衣服,也已经难以遮体。

  细观这群乞丐,从那瘦弱的身体,约莫能判断出年龄最大的也不才有十五、六岁左右,而小的竟然看起来才四、五岁左右。而此时他们镞拥的这个小乞儿,让人看了就有种不忍的感觉!

  这就是现实,对于他们这群乞儿来说,无论病大或小,几乎疾病的每次的到来就要带走一个人的生命,这对他们来说几乎是不变的定理。

  “天生,你感觉怎么样?”一个身材要比恨天生略为高上些许的乞丐,一头同样脏兮兮的乱发,一样的瘦,方正的脸庞,浓浓的担忧从他那双不大,却有神的眼睛里,毫不掩饰的透露出来。他叫吴天,在很久之前就和恨天生一起乞讨的兄弟。

  “咳!!”一阵急促的咳嗽,使恨天生脸被憋的通红,其实恨天生心底很是明白,从他懂事起,他经历了太多的生死离别。太多同伴的离去,使他麻木,所以他也很明白自己的状况。

  “吴天,嘿!他奶奶的,我这次估计是撑不过去了。”很天生有点不甘的恨恨的道。

  没有话语,吴天只是用手使劲握了下恨天生的手,他的心底充满了痛苦,一个个兄弟的离去,使他无奈。连吃饭都成问题的他们,又如何就医呢?无言的他,只能用力的握了握很天生的手,这也许是他仅剩的表达感情的方式了。一切言语皆是徒劳。

  这就是乞丐的生活,不仅日子不好过,还要受尽世人的白眼。这还不算,像他们这样小的乞丐,还要受到那些年龄稍大的“同行”的欺凌。在他们这个小城镇里,他们也只能算是沧海一粟罢了,有时候好不容易乞讨来的食物,却被别的年龄大的乞丐抢走。本就苦不堪言的生活,无疑又被这些人雪上加霜。

  吴天记的很清楚,他们以前的几个兄弟为了争夺一个白馒头去养活他们在垃圾堆里捡的尚在襁褓里的幼儿,而和那群年龄大的乞丐打架。也因为那次,他们本有六个年龄大的十二岁左右的乞儿,却也在那一斗殴中因伤重无法就医,而相继死去了俩位,而他们死之前,仍是放心不下那群幼小的乞儿,因为看到他们,就好像看到自己幼小时候的生活。现在五年过去了。也只剩下他和恨天生,可也许下一刻……

  “他们以后……”很天生看了看身边的这群小弟小妹们,有点忧郁的道。

  吴天看着周围的那群幼小的乞儿,不由的觉的肩膀上的胆子沉甸甸的,握了握拳头道:“你放心吧!有我在呢!”

  “对不起,咳,让你一个人来承担这么多的事情,咳咳!”拍了拍吴天的肩膀,恨天生歉意的道。因为同为乞丐,所以他明白,一个乞丐去养活一群乞丐的难处。

  “你这是什么话?他们早就是我们的小弟弟小妹妹了不是嘛?照顾他们本就是我们应该的,所以你不用向我道歉。”吴天摸了摸旁边一个年龄尚不过七八岁左右的乞儿头说道。

  “咳!”安心的笑了笑,恨天生又开始了剧烈的咳嗽,一时无话……

  深夜,只见一道身影从那群小乞丐中站出,慢慢的向外走去,好似怕惊醒了众人一样,恨天生打心底不希望他们看到自己的死状,并因为遭受了世人太多的白眼,让他知道,活着的不易,所以他更珍惜自己的生命。

  其实已经年龄十六的他,业已知道,一些药材便是在深山老林里采摘的,所以他想自己去碰个运气,为什么不让那么多乞丐同伴共同前往呢?可要知道,他们是乞丐不是开采队,所以他们可没有什么后备粮。现在他自己去,只是碰个运气而已,可如果大家前去,那么也许会全饿死在深林里了。

  “小心点!”当很天生没走几步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背后突兀的响起,没有回头,很天生只是使劲的点了下头。在他身后出声的自然是吴天,相处那么久的他,很天生的心思,吴天自然也能明白。而他现在所能做的,也仅仅只有祝福。

  枞阳郡

  本身是座落在森林的边缘,那是一个无比庞大的森林,而在森里里边,山丘也不在少数,只是因为树的关系,山耸立在里边是那么的不显眼,人能看到的都是树,也只有树!

  而且说来也奇怪,在靠近枞阳郡的那个方向竟然有近几十公里深处没有一个生物,哪怕只是一些无害的兔子!

  森林往往是个神秘莫测的东西,特别是一些非常庞大的森林。不过在那里边经常会发生一些令人惊诧的事情。当然对有实力的人来说,年代悠久的庞大的森林深处,却是他们寻宝的地方,但是有的时候,森林所代表的却也是死亡。因为神秘,所以才会有更多的让人无法理解的存在……

  脚步蹒跚的恨天生,缓慢的走向枞阳郡附近的那个大森林,其间的距离约莫有十公里左右。十公里也许不是很长,可对于恨天生此时的状态,十公里可以说绝对是一个挑战。之所以能够坚持的走下去,也许就因那强烈的求生yu望吧!是那丝不放弃的念头,支持着他……

  夜晚的森林,格外的寂静,也格外的漆黑。偶尔的虫鸣声,更加彰显出夜晚森林的寂静。静的让人芯里发怵!

  恨天生站在森林的外面,眼中闪过一丝兴奋“咳!终于到了,这里应该就是那些医师,经常采药的森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