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23:53:13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莽夫的幸福生活
  4. 第三章 战争的脚步

第三章 战争的脚步

更新于:2018-03-16 20:33:34 字数:2171

  午饭后胖子在稍微休息了,胖子被老克莱恩带上了去皇宫的路。刚出府门,就看到一个猥琐的贵族青年在外面缩头缩脑的偷看。胖子稍微回忆一下,嘿,这不是希尔曼侯爵的二儿子,格罗姆的狐朋狗友林克吗。“嘿林克,找哥有事吗。”胖子一看这厮的样子就知道有事找自己,问问嘛,也许是啥好事呢。

  “格米,我父亲要送我上战场……去罪星渊……”林克有点紧张的说道。

  “什么!就你这样去战场不是送死的吗?”胖子显然对自己的朋友相当了解。对于能当我们这位主角的朋友的人才,不得不说肯定有自己的废物之处啊。“哼,你老子还算是个人物,小毛头就该上战场去历练历练,不然怎么能成个男人。”老克莱恩在旁边插道。

  “什么时候出发。”胖子对自己朋友的命运有点担心。

  “一个月以后就走,格米,我有点害怕。”林克从小在母亲的溺爱中长大,性格懦弱的一塌糊涂,也许希尔曼侯爵正是看出了这点才决定送儿子去战场历练一下。望子成龙总是每个父母最大的期望。

  “小毛头放心,一个月是吧。行,我们家的臭小子和你一起走,二十岁了,也该见见血了。”老克莱恩一想,干脆直接让死胖子也去战场上历练历练。一个月的时间,估摸着订婚的事情也能结束了。完全没看到自己儿子本来白里透着红的肥脸瞬间一片灰白。虽然这胖子虽然不是原来的格罗姆,但这位元帅大人说一不二的性格已经通过格罗姆的记忆原原本本的了解到了。只是,这一个月,难道是我生命的最后一个月吗?

  “小毛头,赶紧回去练练身手。战场上可不是开玩笑的地方,就你那两下子,恐怕连一个星期都活不过啊。”元帅大人,您还真是实诚啊,难道您真以为侯爵大人会让自己的儿子到第一线去送死啊。“不要以为你老子是把你送去旅游的,哼!罪星渊!每年全帝国战死的军人有八成是战死在罪星渊前线的。在那一个火头兵都得随时准备上战场去拼杀。”罪星渊作为人类和西方兽人帝国中间的最大要塞历来由紫罗兰帝国派兵镇守,而另一个人类帝国郁金香帝国则负责镇守诸神壁垒,阻挡大陆东方的亡灵荒野对人类的侵略。也许值得庆幸的正式亡灵和兽人帝国分别在大陆的两端,不然两族即使不合兵进攻,只要有一方在另一方和人类帝国开战的时候插上一脚。以现在人类两大帝国勾心斗角的关系,只怕人类不是灭族也得沦为两族的粮食。恐怕林克如果运气不好的话还真在罪星渊活不了多久。

  林克的脸上瞬间一片死气,难道天要我亡吗。胖子也给吓得一脸惨象,真的假的啊。

  “小毛头,还不滚回家去练练武技,不想死就别在这浪费时间。”帝国元帅一声怒吼,吓得咱们侯爵公子抱头鼠窜啊。“格罗姆,走了,耽误了事情你那公主媳妇就别想我给你说了。”多大的八卦啊,可惜旁边唯一的外人林克仁兄脑子正一片混乱,完全没注意到这个惊人的消息。

  克莱恩两父子上了路,只是这帝国元帅真实朴素的不像话啊。别说马车了,连个拉车的老马都没有。据说当年第三次兽人狂潮,老克莱恩把家里全部战马都捐给了军队用来补充帝国因为战事而损失惨重的骑士团。战事结束后帝国补偿给他的战马也叫他全部送给了帝国第一骑兵学院。

  话不多说,这父子俩进了皇宫,在皇帝的私人书房里稍等片刻后终于见到了人类两大帝国之一的紫罗兰皇帝,萨尔圣希艾里。萨尔皇帝进了屋叫两人坐下,瞧了瞧帝都出了名的废物,格罗姆同学一眼。然后嘴角略微上翘,笑道:“这就是帝国元帅之子,听说你昨天偷看我的珂琳娜洗澡?”“扑哧”一声胖子就跪下了。他可是听在另一个世界的爷爷曾说过,古代的皇帝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万一这皇帝恼怒自己偷看他女儿洗澡,说不定自己这几百斤肉就交代道这了。

  “好啦,不用紧张,起来吧。你们迟早也是要成为夫妻的。看就看了吧。今天这事你父子都跟你说了吧。和你珂琳娜的婚事我们准备先订婚,等过一段时间看你的表现再决定什么时候正式结婚。你什么看法说来听听吧。”萨尔陛下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不急不缓的说道。

  “我没意见,没意见……”胖子啊胖子,真没出息,你哆嗦个什么劲啊。

  “行啦,去看看珂琳娜吧。我和你父亲商量商量具体时间。”萨尔陛下说完,叫内侍进来带着胖子就出了门。只是临出门时候听到皇帝陛下用调笑的语气说道:“老伙计,你这儿子可不像你年轻的时候啊。”“哼!不长劲的臭小子。”元帅大人显然对自己儿子刚才的表现很不满意。

  再说这胖子随着内侍在偌大的皇宫里转了半天,走到一座小巧的宫殿门口。内侍却说要进去通报一下,叫胖子在门口稍等片刻,然后就进了门。

  等了一阵胖子就开始无聊了,这无聊怎么办啊。当然是找点事干了。胖子就盯着这宫门口的石雕看了看,用手摸了摸,然后略微一点头,双手这么一合抱。就把这一人多高的石雕给举起来了。

  我这力气真的大了好多啊,这雕像怎么着也有上千斤了吧。怎么感觉这么轻松呢,难道真的是上了别人身还长力气啊。没听过这说法啊。

  废话,不给你点能力,我这书还要不要写了。

  “喂,你这人谁啊,偷东西的吗?”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小孩的喊话,把胖子吓得一哆嗦差点把这石雕仍自己脚上去。赶紧把这无辜的雕像放下转身一看,背后站着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你这小鬼,别吓人啊,我差点把自己的脚给砸扁了。”胖子一阵郁闷。

  而这时的帝国皇帝和元帅正在商量的事情却不是儿女的亲事。

  “离上次兽人狂潮已经十年了吧。”萨尔陛下淡淡的说道。

  “啊,已经十年了。”

  “听说兽人帝国现在大旱啊。”

  “是啊,恐怕今年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