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1:31:4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茧殇
  4. 第一章:相遇(1)

第一章:相遇(1)

更新于:2018-03-16 15:56:57 字数:3931

字体: 字号:
  【亚洲/塔克拉玛干沙漠】

  五月,正是中国步入初夏的季节,在这一望无际的荒漠,则显得更加的明显。炎炎日光,好像要把人给晒化一般,当然,前提是在这渺无边际的沙漠里有迷途的人。

  突然,沙子开始剧烈的抖动,不知从哪里跑出些许动物,然而这并不是最奇怪的地方,因为塔克拉玛干沙漠里面的动物本就有夏眠的情况。从沙地里爬出的动物四散逃去,一个灰色的影子掠过上空,继而窜入云端。

  “凯鸟上尉,你还是这么恶趣味啊!”一个戏谑的声音从灰黑色影子里响起,那是一架战斗机。

  “无聊罢了,”年轻的上尉语气里略带慵懒,“这本就不是总部指派给我的任务吧?蓝夏小姐。”

  “谷雨生,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执行任务的时候要叫我博士!”蓝夏直呼上尉的名字,“你还指望总部亲自给你指派任务?你忘了你得罪谁了?”

  “得、得、得、知道了,蓝夏博士。”谷雨生连忙打断蓝夏的话,“我来确认一下这次的任务:前往‘诛秦’第二战场,清扫战场上残留尸体,并带回燃烧弹‘地藏’的打击数据。是这样吧?蓝夏博士?”

  “嗯,大致上就是这样了……“对讲机里的声音戛然而止。

  “蓝夏?”谷雨生见得不到回应,凝望前方,“难道第一战场已经失守了么?”

  【亚洲/蜀山】

  巨大的轰鸣在山涧里响起,山下顿时燃起一片火海。谷雨生将最后一枚‘地藏’丢在这座古来至今不知多少人向往的武当山下,不过武当山所处的城市,早就成了一座死城,不然不知引起多少死伤。

  待火势退却后,战斗机徐徐落下,降落时的余劲,卷起四周的风沙。谷雨生打开机舱,利落的跳了下来。

  谷雨生仰首看了看眼前的山上的道观,道观风光依旧,好像丝毫不受四周战火的影响。方才,他特意避免了这个好像并未受到破坏的建筑,就是为了看看是不是还有幸存者。毕竟这里是道家圣地,道家里的人,多是些老顽固,指不定还有死守在这里的道士呢?

  果然,一个小道士步履阑珊地从门里跑了出来,谷雨生眼前一亮,因为除了在基地里,这还是第一次在外面见到活人。他刚想前去迎接,之间从门里伸出一只颜色可怖的手。紫色,带着些许血丝和血肉模糊的伤口。

  “小子,快趴下!”眼见小道士就要被那只手给抓住,谷雨生惊呼道,并从腰间取出一物,瞄准了小道士的身后。

  小道士面色惊惶,一脚踩空石阶,竟就这么从山上滚了下来。谷雨生见状,扣动扳机,十指箭矢齐发,将那只手给死死的钉在了旁边的墙壁上。谷雨生跑到小道士身边,厉声呵道“爆!”

  箭翎上的声纳系统接收到指令,应声炸裂,整个道观的庭院墙壁都被炸毁。

  谷雨生一边检查着小和尚身上是否有什么可疑的伤口,一边询问道:“道观里还有活人吗?”

  “山涧……山涧里有东西爬上来了啊!”小道士满脸惊恐,布满血丝的双眼里流出了眼泪,“五个小时前……始皇帝……不要……不要……”

  谷雨生轻呼了一口气,小道士身上并无伤口,所以应该没有被感染的可能。但听小道士的说辞,不由得蹙眉。五个小时前?我才刚来到里,虽然没有进入蜀山地界,但像“始皇帝”那样庞然大物的东西,我并没有看到……

  “汝是在找孤吗?”从谷雨生背后传来冷冷的声音,一个头戴华冠,身着玄衣绛裳的俊秀男子出现在谷雨生和小道士身后,“荆轲,好久不见!”

  谷雨生抱起小道士,一个转身跳起,单手举起箭弩,又射出了十只箭出去。箭矢在距离秦始皇还有些距离的时候突然炸裂,形成弹幕。谷雨生乘机越过秦始皇,带着小道士超战斗机奔去。

  “诸葛连弩?”秦始皇从嘴里说出他本不可能知道的词语,“汝这就是杀死孤的王将赵高的武器吗?”

  一柄利剑从弹幕里划出,弹幕即刻散去,秦始皇持剑向谷雨生他们斩去。

  “这个词语从始皇大人嘴里说出来还真是充满违和感啊!”谷雨生推开小道士,即刻转过身来,拔出腰间的配剑,迎面冲了上去。

  两剑相撞,刺耳的金属撞击声响起。

  谷雨生看着近在咫尺的利剑,看到镶嵌在剑身上流光溢彩的七颗依次变大的宝石,脸色一沉:“七星宝剑‘问天’没想到竟真的藏在蜀山。”

  “汝既知孤这是宝剑‘问天’,汝还敢拿普通剑来挡。”秦始皇颇有玩味道,“荆轲,汝的名剑‘莫问’呢?”

  “我既不是荆轲,自是没有莫问的。”谷雨生面对这个不停称自己为“荆轲”的人有些无语,“不要小看我蓝夏博士为我打造的名剑‘龙泉’啊!”

  僵持了一会儿,谷雨生步法微转,侧身躲过去了迎面而来的剑,但剑锋几乎是贴着谷雨生的脸划过去,剑气划破他的脸颊,头发也掉了些许下来。

  “谷雨生,孤要让汝成为孤新的王将!”秦始皇幽幽的说道。

  “我可没有这样的打算。”谷雨生转动剑柄,“龙泉兵变!”

  龙泉剑的剑柄开始发光的同时,谷雨生开始以极速冲向秦始皇,秦始皇拿剑护住周身。在龙泉剑再次碰撞在宝剑天问的时候,龙泉剑开始碎裂,剑身变成一节一节的,中间可以看到有细小的锁链连接,原先的长剑变为一尾长鞭,将秦始皇连同宝剑问天一同缠住。

  “幼稚!”秦始皇不为所动,左手握拳,身体发出紫色的光芒,长鞭就这么开始断裂。

  蓝夏,你个坑货!谷雨生见小道士已经爬到了战斗机里,手放在腰间的诸葛连弩上,准备制造空当,准备撤离时,秦始皇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给我过来!”

  秦始皇将手指向谷雨生,谷雨生顿时无法动弹。手指一勾,谷雨生就这样硬生生的被秦始皇给扯了过去。

  “你……”谷雨生刚想说些什么,却被秦始皇隔空扼住了脖子,无法发出声音。

  “来吧,孤新的王将,荆轲!”秦始皇语气中带着欣喜,将谷雨生缓缓拉到自己的面前。

  谷雨生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秦始皇……的脸,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怕了,他不想就这样的死去。

  战斗机上的小道士手足无措的瘫坐在机座上,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目瞪口呆。小道士不相信地揉揉眼睛,确定没有看错之后,捂脸缓缓道:“罪过,罪过,居然还是……断背……”

  此时,秦始皇的唇狠狠的贴在谷雨生的唇上。谷雨生感受到这异常的触感,睁开双眼,看到了眼前这个眉眼间透露出帝王之气的人,察觉到对方在强吻自己的时候,谷雨生开始剧烈的反抗,反抗间张开了双唇,可谁知秦始皇就这么长驱直入了。

  “这个……可比当初五师兄强吻大师兄的时候要厉害。”小道士面红耳赤的吐槽道,可接下来的一幕,就真的是让他目瞪口呆了。

  一股紫黑色的血在两个人的嘴间流淌,小道士看着那些从嘴角溢出的血液,呆呆道:“那是……帝王之血?!”

  山腰上的两人就以这样的姿势持续了很久,谷雨生从一开始的剧烈反抗,渐渐开始没有了动静,失神的双眸痴痴的看着正在“吻”着自己的男人,原本黑色的双眼开始被一种诡异的紫色占据。秦始皇见状后,解除了对谷雨生的束缚,谁知谷雨生竟开始迎合起秦始皇的动作来。就在这时,秦始皇终于停止了动作,将谷雨生一把推开。

  谷雨生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秦始皇也后退了几步,面有倦色,似乎是方才用力过度,脸上的血气也比之前要显得苍白。他将七星问天收回腰间的剑鞘,又从腰间取出另一把长剑,从镂空的剑鞘里,依稀可以看到剑铭——

  莫问。

  名剑莫问从一开始,就随秦始皇葬入始皇墓了,甚至连七星宝剑问天都没有如此待遇。

  秦始皇将莫问递给了谷雨生,谷雨生俯首去取,秦始皇见谷雨生如此听话后戏谑道:“想不到前世身为剑圣的汝,竟也会落入孤的手中,征服当今世界,也指日可待啊!”

  谷雨生缓缓接过名剑莫问,良久,霍然拔剑,“你做梦!”

  秦始皇大惊失色,但拔剑已迟,名剑莫问竟就这样生生斩在秦始皇阻挡在面前的手臂上。凛冽的剑气绞碎了他的皇袍,莫问削下了手臂上的血肉,伤口深可见骨。秦始皇倒在地上,一时间竟忘了去拔剑。

  谷雨生持剑而立,一击未果后准备再次斩下。

  坐在战斗机上的小道士恍惚间觉得这一幕真的就像当初大师兄给自己讲的那个“荆轲刺秦王”的故事。秦始皇还是那么狼狈那么蠢,明明有剑却不拔,这次还少了故事里那些嘴里喊着“王负剑,王负剑!”碍手碍脚的大臣们,也少了故事里那些后来刺伤荆轲的侍卫。就在小道士以为这次“荆轲”真的可以杀死秦王,这场旷古战役终于可以结束的时候,谷雨生突然杵着莫问单膝跪地。

  “历史又要再次重演了么?”小道士不甘道,“明明只差那么一点点的。”

  谷雨生剧烈的喘息,先前因接触到渊虹而略微恢复成黑色的眼睛又开始渐渐被紫色占据。

  “孤就知道,”秦始皇从地上站起,手臂上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迅速生长,“方才定是名剑莫问的正气暂时压制住了孤的帝王之血,汝变成孤的王将,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

  “汝啊,”秦始皇眼光突然变的凶狠,将单膝跪地的谷雨生隔空抓起,“方才竟然想杀孤呢!信不信孤让你变得和赵高一样?!”

  话音刚落,一发子弹打到秦始皇尚未长好的手臂上。这发子弹的打击角度很是巧妙,刚好击中之前莫问削出的白骨。秦始皇手臂一震,谷雨生便失去了控制,从山上跌了下去。

  一女子不知从哪里跑出,接住从山上跌落的谷雨生,清丽的声音命令道:“银光导弹,发射!”

  于是,小道士所在的战斗机自动发射出两枚银色的导弹,只见银光一闪,四周发出耀眼的白光,让小道士一时睁不开眼睛。

  “想跑!”秦始皇察觉到女子的来意,“七星问天第一星,百鬼夜行!”

  漫天的白光里,突然出现了许多的黑色的鬼影,手持巨镰,齐齐向女子斩下。女子因背着谷雨生,一时无法招架,眼看就要被巨镰砍到,自己周边突然闪起一圈冰蓝色的光芒,将砍向自己的镰刀统统挡住。

  “这是……”女子看着封住镰刀的蓝光,“冰?”

  蓝光一闪,鬼影便停止了活动。不由得女子做更多的思考,越过重重鬼影,终于将谷雨生带回到了战斗机上。

  战斗机的引擎再次响起,直冲云霄。

  白光散去,秦始皇看着直至脚下才停止的冰,面对眼前被冰封的鬼将,怒吼道:“究竟是谁?给孤出来!”

  云端上,女子握着谷雨生的手,坚定的说道——

  “雨生,我带你回家!”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