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18:55:23
  1. 爱阅小说
  2. 游戏
  3. 网游之巅峰一战
  4. 第一章 捡到宝了

第一章 捡到宝了

更新于:2018-03-18 09:32:11 字数:3166

  “逍客,9点钟方向,群体治疗!”一个年龄在二十一二岁的男生带着耳机,一边操纵着游戏中的人物,一边发号施令道。“收到!”耳机中传来回应,立刻,那一片因为刚刚BOSS的群体魔法而即将大量掉血的玩家们刚刚感受到HP掉落,血就回满了。场景边的一个人物却趁此时冲了过来,目标直指BOSS!现在的BOSS已经被这个男生所在的团队打入了虚弱状态,这个突然冲来的家伙明显是想抢最后一击!屏幕前的他淡淡一笑道:“呵,抢不到经验却来抢BOSS爆出的东西?没门!”(伤害过半者或团队获得怪物经验,最后一击者或团队获得爆出物品)顿时,另一个人物迅速跃起,明显是一个战士职业,双手持一把巨剑,两人距离在不断拉近。突然,他按下了一个键,霎那间,战士将巨剑一挥,然后猛的把剑插在地上,一道金色的光芒从剑上冒出,形成了金色火焰一般,不断的涨大,同时,战士大吼出了技能的名字:“圣炎守护!”立刻,火焰好似凝固了一般,一面巨大无比的火焰型巨盾出现在战士面前,看到盾上不时冒出的火焰,没人会想去试试那玩意有没有攻击的能力。看到那个玩家停在盾前,巨大的盾将本来就不是很大的大厅给彻底封死,束手无策下,那个玩家只好放弃,骂骂咧咧的掉头准备走了,而屏幕前的男生却是笑了起来:“呵呵,得罪了我们战冢的人还想走?”咧了咧嘴,将一直按在那个键上不曾松开的手指挪开,战士似是感应到一般猛的睁开眼睛,大喝一声:“圣炎冲击!”随着这一声,那张巨大的盾上闪出红光,而且越来越亮,大厅里的温度也越来越高,然后,一道巨大无比的火柱就从那盾上喷发而出,看到那与盾牌一样大的火柱,那名玩家还没从那无比的震惊中反应过来就被火焰吞噬,火焰过后,地上留下了一件金黄色的刺客鞋子装备。“嘿嘿,实力还可以哦,难怪敢来抢我们的怪,老大,这个装备就是我的了啊。”耳机中传来一个略带猥琐的声音嬉笑着的道,那个男生倒是无所谓的道:“成啊,啊对了,貌似你就差了鞋子就成全金套了吧。”“嘿嘿,是啊,哇,这个鞋子属性好霸道哇,咔咔咔,赚到了!”他笑着摇了摇头:“好了,最后一万出头的血,大家加把劲!秒了它!”“收到!”整个团队一声应和,不再管什么防守加血,就连祭祀职业都用出神圣之锤这个祭祀的唯一一个攻击技能攻向BOSS。BOSS本来就是虚弱状态,也就是血少于2%,近百人的最强攻击一同到达BOSS的身上,没有丝毫的悬念,一声哀嚎,随后就是BOSS豪爽的大爆。

  “好了,杨麟!再不吃饭就断网了啊。”一个带着点点怒意的女孩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啊欧……”杨麟立刻就知道下面要发生什么了,果然:“哈,嫂子喊吃饭了,老大,快去啊。”“是啊是啊,收尾工作就交给我们就是了。”“哈哈,老大,明天就是晚点来也是可以原谅的啊。”“咚。”杨麟无奈的一翻白眼,一头撞上键盘了……狠狠的回了一个中指给那群损友,也不管他们能否看到,关了音响,长长的呼了口气,抬头看了看走到身旁的女孩道:“凤,你……怎么还不睡?”“我就猜到你肯定又在刷BOSS,弄的这么晚,都2点了!给你弄点宵夜,顺便监督你吃完了去睡觉!你要保证你的睡眠,明天你还要去给那些家伙训练呢!”“额……好吧。”杨麟叹息一声,选择了妥协。不过南宫凤做的饭菜味道倒真是很合杨麟的胃口,看到杨麟十分钟不到就把自己做的菜一扫而空,嘴角也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正抬起头要赞美一下南宫凤的手艺,却看到南宫凤嘴角的那微妙而撩人的弧度,顿时,整个人就呆在那里傻傻的看着南宫凤。忽然感到杨麟停了下来,南宫凤抬起头,却正对上那带着痴迷的双瞳,脸上立刻就飞起两朵红晕,‘呀’的一声,端起碗碟就飞也似的离开了。受到那一声惊吓,杨麟也从那痴迷中回过神来,回想起来自己干了什么,不由苦笑一声,曾经自己引以为傲的定力却总是在她身上失去作用,每次见到她笑都无可自拔的深深被吸引,摇摇头,将头脑中的旖念甩去,很迟了,该睡觉了,不然明天要真是迟到了肯定会被那帮浑球笑死。轻轻一推桌子,随后双手熟练的握住轮椅的抓握端,左右手反向用力,整个轮椅就流畅的转了个向,在杨麟的推动下,轮椅缓缓向床边。是的,轮椅,杨麟是一名特警预备役,在一次抓捕任务中,杨麟中发现了一枚10公斤T.N.T当量的定时炸弹!在救人的最后关头躲闪不及,被炸弹的碎片击中了脊椎,造成了脊椎中的神经压迫性受伤,现在的他,已经是高位截瘫了,也就是说,他自胸口一下已经没有任何的感觉!虽说压迫性质的损伤不是很严重,但是那也是对于不同部位的神经,脊椎拥有人体第二大的神经中枢,重要性不言而喻,就连国内、外最顶级的专家在诊断后都表示,要么动手术,要么让他自己回复,不过,动手术的成功率不到一成,而且一旦失败就没有任何可能再次手术了。然而比起没法正常走动,杨麟更关心的是自己下面的那活儿,虽然医生的话很隐晦,但杨麟这个特警出身的家伙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医生的意思就是自己的神经一天没法回复,下面那个小兄弟就一天不会有反应,也就是说,他现在甚至算是半个太监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对南宫凤一直不离不弃的照顾自己而觉得自己对不起她,杨麟承认自己不是圣人,没法做到平静的把南宫凤送到别人手中这个举动,但同样的,他也不希望南宫凤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受到家里的责罚,于是,在这整整一年里,杨麟不断的用各种方式想将她送走,至少送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或许自己和她都会渐渐的忘却彼此,找到属于自己的新的世界吧。当他正要双手撑住身体从轮椅上移到床上时,一双纤手将他横抱而起,杨麟不看也知道是谁,只能在心中默默叹息:“算了,欠她的早就还不清了,再多欠点也无所谓了。”享受着她的照顾,杨麟心中也泛起丝丝温暖,曾几何时,在那冰冷的孤儿院里,除了将自己捡回来的老院长以外,就再没有一个对自己好的人了,抢夺食物、衣服,遭受各种辱骂,孤儿院中并非很多人想象中的团结和友好。机缘巧合之下,自己可以上学了,小学,初中,随后被特警队长看中,进入了警校,学习搏击技,侦查,反侦查,各种武器的使用、拆卸、维护,严酷的生存训练以及认识了南宫凤。为了生存,为了不再使孤儿院中的事再次发生在自己身上,杨麟打破了十七种武器的射击记录,打破了队长保持的连续搏击战胜二十三人的记录,打破了各种交通工具的所有驾驶记录,也打破了冰美人南宫凤的零约会记录。当时的自己是多么的意气风发,所有人看自己的不是嫉妒,而是敬畏,那是自己凭着血和汗换来的。可是现在呢?一枚炸弹,彻底的毁了自己,说的好听点叫压迫性神经损伤,说的难听点就是脊椎神经几乎被压断,这辈子想恢复的几率怕是在小数点后几百位,最可恨的是自己却对此无能为力,这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能让人几近疯狂。杨麟想过寻死,自己失去了下半shen的控制权,和废人无异,要不是老队长和南宫凤极力请求自己去当教官去折磨那些新来的菜鸟们,自己怕早就死了,哪还有活下去的心思。

  忽然,身后传来“嗦嗦”的声音,杨麟心中道:“怎么听起来像……”突然打住不是因为别的,只因为南宫凤有裸睡的习惯,那么也就是说……杨麟刚刚反应过来,就感到有人钻入了被窝中,随后,从背后抱住了他,背上能清晰的感到两团柔软,颈上也能感到她的呼吸,淡淡的香气不断刺激着杨麟的鼻子,可是杨麟却是苦笑道:“凤,你不是有自己的房间么,这……”“天冷了,我要抱着你取暖。”身后传来南宫凤略带娇蛮的声音。可杨麟哪还不知道她的心思,哭笑不得的说道:“放心了,现在的我还没那么脆弱吧,我现在可不想去唔……”看着一对柔若无骨的洁白小手将自己的嘴捂住,不让自己说出那在她看来不吉利的话,杨麟也只有轻轻的摇头表示。过了好一阵子,感到身后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杨麟稍稍回过头,看着那如同睡美人一般恬静美丽的女孩,苦涩的一笑,老队长的眼可够毒的,当初自己千辛万苦的正式和南宫凤确定了关系后,老队长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只说了一句话:“你小子捡到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