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1:15:49
  1. 爱阅小说
  2. 职场
  3. 重生香江之巅峰荣耀
  4. 第二章 都是前身惹的祸

第二章 都是前身惹的祸

更新于:2018-03-18 11:01:49 字数:2258

  “喂,小子,不会傻了吧”梅烟芳看到张晗不理自己,有些不满地说道。

  听到对方的声音,张晗的眼睛猛地一亮,对啊,自己这是骑着驴找驴啊才,明明有现成的资源,还傻乎乎的犯愁。

  “梅姐,和你商量个事儿呗~”张晗一脸贱笑地说。

  梅烟芳有些拿不准了,这个小子到底想要干啥。

  “你,你要干哈,我告你啊,我可是这片的大姐头,你要是有什么坏想法趁早收起来。”说着还举起粉嫩的拳头,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不过在张晗看来,反倒是多了几分可爱,没想到日后火爆世界的天后居然还有这幅模样。

  张晗看着报名的人已经不多了,也不再都对方了,便说:“梅姐,你应该会谱曲吧,帮我写一份曲谱怎么样?”

  一听是这个要求,梅烟芳的心里松了一口气,随即又变得愁苦起来。

  “小子,我自己都准备唱老歌,哪里还有原创给你?”

  听到这话,张晗就知道对方是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你可能是误会了,我是说,我把歌唱出来,你帮我写成谱子。”

  “你会写歌?”梅烟芳仔细打量着张晗,直到把对方快看毛了。这个小子怎么看都不像是有文化的人,他以为写歌是吃饭那么简单啊。

  张晗怒了,对方的眼神摆明是不相信自己啊,看来不来点儿干货是镇不住这个傲娇的驴子。当下不再废话,直接唱了出来:“让快乐为我展开,和你共聚原是可爱,为我尽力镀上光彩,无奈恶运难以因你改……”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木有,梅烟芳一听就喜欢上这首歌了,冥冥中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就想多年的老朋友又见面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惊喜。

  看着对方震惊的样子,张晗心里满意极了,表面上却装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梅烟芳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激动,抓着张晗的胳膊死都不撒手,那视死如归的样子,把张晗吓了一跳。

  “这首歌真的是你做的?”

  “不是”

  梅烟芳的脸色有些发黑,感情你小子是逗我玩儿呢?

  “不过……”张晗沉吟了一下,丝毫没有看到对方咬牙切齿的样子,自顾自的说:“词是我填的,原唱是RB的山口百惠。”

  ……

  梅烟芳觉得这是自己有史以来生气最多的一天,自己的情绪被对方拿捏的死死的,就像过山车一样,太刺激了。

  不过,最让她吃惊的是,看不出来面前这个黑瘦黑瘦的小子居然还有这一下子。

  “那个什么,小子,额,不,张,张什么来着,张晗是吧,让我谱曲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嘛,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梅烟芳说完忐忑的看着对方,生怕他不答应。

  看着对方一副紧张的样子,张晗的嘴角微微一翘,“鱼儿终于上够了。”

  张晗很是配合的装出一副迷茫的样子,说:“什么要求,我可没钱啊,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

  “切,谁要你的臭钱,我只要你让我唱你的歌而已。”说完,梅烟芳的心理松了一口气,自己这辈子可是头一次求人。

  “这样啊,哎,我就吃点亏,答应你了,谁让我不会谱曲呢。”张晗惆怅的说,这回不是装的,虽然这首歌本来是对方的,但是白白让出去,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感觉像是被人握住把柄一样。

  说话的中间,报名已经轮到他们了。正当张晗准备填写报名表的时候,突然从背后传来一声阴阳怪气儿的叫喊。

  “呦,这不是我们的张大少爷嘛,怎么,没饭吃准备当明星了吗?”

  张晗抬起头,入眼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大背头,那头油的,都能站住苍蝇了。虽然长得油头粉面的,但是怎么看都觉得是个阴柔的家伙。

  不过,看对方和自己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张晗愣了,疑惑的说:“那什么,油先生,咳,这位兄台,咱们认识吗?”

  这下轮到油先生愣住了,对方居然说不认识自己,难道说他是装的,可是看着张晗的眼神,怎么看都不像啊。

  “你不会是刺激过度了吧,居然连我都不认识了,你可是欠着我们家几十万呢,怎么不想认账了?”

  听到对方这么说,张晗终于从记忆里把这个人的身份翻了出来。

  油头的名字史有德,其父史达和自己前身的父亲张建福共同经营着一家小唱片公司,不过张建福太过憨厚,股权被阴险的史达夺取了,并将唱片公司卖给了红星。

  这家公司是张建福一生的心血,热爱音乐的张建福不能接受这个现实,一气之下病倒了,张母为了给丈夫治病,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无奈之下只能卖房子。

  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史达这个阴险小人居然暗中让人把张家的房子给买了下来,三天两头的上门收房,这个收房的主角就是史有德。

  被对方这么天天刺激,加上父亲的病一天比一天严重了,年轻气盛的张晗哪里能忍得住,当下就把这个家伙给揍了。这一揍正好给了史达对付张家的理由,不由分说的将张晗告上了法庭。

  八十年代的香港,律师比法官还厉害,经常舌灿莲花,歪曲事实。而且有名的律师都是认钱不认人的主儿。张晗毫无悬念的败诉了,法庭判决张晗赔偿史有德精神损失费10万元。

  想通了一切的张晗也是很愤怒,表面看起来这件事和现在的张晗没关系,但是毕竟他占了人家的身体,拿了好处不干事儿不是张晗的风格,再者说,这一世的父母和他有着亲密的血缘关系,是张晗法律和遗传学上认定的父母。父亲都被整成那样儿了,身为儿子的怎么可能不生气,不生气的绝壁是不孝子。

  “史有德,你别给我得意,虽然法庭上我输了,虽然我欠你十几万,但是不代表公道输了,总有一天我会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史有德愣了一下,没想到对方突然变得这么有骨气了,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能输了面子,当下也恶狠狠地说:“我等着。”

  说完就走了,似乎根本就没把张晗的话放在心上。

  看着对方渐渐模糊的背影,张晗心中暗暗发誓:“你一定会后悔的!”

  在一旁看着的梅烟芳说话了,“喂,你没事儿吧?”

  张晗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里确是叹气。

  “都是前身惹的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