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4 13:35:01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胖子在末世
  4. 第一章 玩游戏触电的胖子

第一章 玩游戏触电的胖子

更新于:2018-03-18 19:37:02 字数:3116

字体: 字号:
  第一章玩游戏触电的胖子2014年7月的某天,天气炎热,酷暑难耐,中国S省北部Y市,一个胖子从烈日下跑过,迅速进入小区里的一栋单元楼。

  “这鬼天气,要热死人呀,真是一点心情都没有了,还是快点回家把,这空调也坏了,这日子怎么过。”胖子一边跑,嘴里一边吐槽,身上的汗早就把衣服全弄湿了,汗液从手上和裤腿甩到地上。

  这个胖子就是陈晓飞,大学刚毕业,正无所事事,也没有工作,在家中经营着一家小网店,平时在家里,玩玩游戏,看看小说,日子也算滋润,小网店挣的不多,但是糊口是够了。

  陈小飞迅速跑到顶楼,打开门,冲进家里,把刚买的喝了只剩一半的冰镇汽水,一口干了,大叫一声“爽”,然后做到电脑前,从满是垃圾的桌子上找到鼠标,又继续投入到游戏的激情中。

  CF游戏,虽然是TX公司的游戏,但是却是棒子国开发的游戏,不过,游戏确实不错,拥有的玩家很多,陈晓飞也算是资深玩家,从开服开始,直到现在,也是奋战了几个春秋了,等级不高,但是技术还是不错的,游戏里也是有个小战队的,虽然只有十几个人,但是都是可以玩到一起的好朋友,所以,就算陈晓飞这么就也没能离开CF,可能这种枪战游戏,就是有那种特殊的气氛吸引着这个算是男人的小男生。

  陈晓飞一边在游戏中奋战,身上的汗却一刻不停的留着,他想到:“我不会中暑把。”

  就在这时,电脑屏幕突然不动了,用了四年的老爷机,终于在这个炎热的夏天,罢工了,但是陈晓飞不干了,打的好好的,突然屏幕不动了,他伸出充满汗渍的大手,朝着电脑主机,啪啪就是两下,突然,砸在电脑机箱上的手抖动了起来,紧接着,开始浑身都抖动,然后电脑屏幕黑屏了,但是并没有断电。

  “我去,这是触电了吗,家里的触电保护器,怎么没有跳闸,垃圾东西,次品害死人,我这时要死了吗,老子还是处男,这就死了吗,我不甘心,我的CF,我的苍老师。”陈晓飞心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昏了过去。

  陈晓飞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周围一片寂静。一个人住的陈晓飞想要被人发现晕倒也是不容易的事情呀。

  其实陈晓飞也不是脆弱的宅男,虽然有点胖,但是身体也算强壮,24岁的他到现在也是吃了很多苦的,陈晓飞8岁那年母亲因病去世,15岁父亲也应为一场意外,去世了,只留下来陈晓飞一个人,也没有留下什么财产给他,只有这个老小区的顶楼的80平米的房子,亲戚只有一个大伯,在乡下,家里也是十分困难,父亲去世后,大伯也是给了很多的帮助,还有就是和陈晓飞住在一栋楼的邻居,也帮助了很多,15岁之后,陈晓飞编开始了边打工,边上学中度过,成绩也不怎么好,高中毕业后,考了一个本市的大学,勉强自给自足把,什么工作都干过,工地上小工,卖早点,送报纸,送快递,码头搬运工,以前的身体也是又黑有壮,但是从做了网店的生意后,就变成宅男了,一天到晚,蹲在家里,光吃不干活,渐渐就有些胖了,身体也有点虚了,以前从一楼跑到六楼都不喘,现在跑一趟,要喘半天,不知不觉,陈晓飞也昏迷一天了,外面的世界也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胡东是住在陈晓飞家对面的,45岁的事业有成的他正直壮年,贤惠的妻子,可爱的女儿,一家人生活的很是快乐,没事偶尔会买点好菜,把陈晓飞叫到他家吃饭,陪他喝点小酒,妻子叫做杨惠兰,是个家庭主妇,没当家庭主妇之前,是个护士,充满爱心,自陈晓飞父母去世后,就十分心疼这个孩子,没事就会接济陈晓飞,给陈晓飞一些零钱,虽然陈晓飞一直不要,但是也是十分感激这个好邻居,好阿姨,胡东的女儿叫胡媛媛,从小和陈晓飞青梅竹马,现在是大三的学生,在上海读大学,现在暑假在家中休息。

  在陈晓飞昏迷的当晚夜里,小区外的马路上,出现了一些意外,一个路边乞讨的流浪汉,突然把一个过路的人扑倒,一口咬向他的脖子,只听的一声惨叫,那人接着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血流了一地,那个流浪汉咬了一个人之后,然后向不远处的另一个女人扑去,满嘴的鲜血,在路灯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渗人,早就感觉有点奇怪的女人,看到那流浪汗的脸,马上尖叫着,向后跑,然后大叫。

  “救命呀,救命呀,发疯咬人了,”一边喊,一边头也不回的超着远方跑。

  流浪汉可能是腿脚有问题,跑得速度不快,那个女人虽然没有跑远,他也不追,就又向旁边一个看热闹的大妈扑去,大妈还没反映过来,就被一下扑到了,流浪汉冲着大妈的脸就是一顿乱啃,这下,路边看热闹的人,都一哄而散,跑的跑,躲的躲,流浪汉啃了一会,又站起来,朝着一个卖宵夜的路边摊走去,此时的流浪汉浑身是血,胸前的衣服已经看不出颜色,有的只是红色的鲜血。

  在Y市的很多地方,都发生了,咬人事件,警察都忙不过来了,报警的人太多,医院也忙不过来了,被咬的人很多,很多没睡觉的人也都开始忙起来了,各种打电话找人。胡东本来晚上睡的好好的,然后被同市的朋友打电话吵醒。

  “老胡,你在哪呢。”朋友焦急的说,心中的慌张,让他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老袁,你干嘛什么呢,大半夜的不睡觉,明天不上班呀。”胡东睡的迷迷糊糊,被电话吵醒,有些生气的说。

  “老胡,有有丧尸,会咬人的丧尸,千万小心,你千万别下楼。”袁姓朋友声音都提高不少,想的是提醒胡东,小心那些咬人的东西。

  “神经病,好好的哪来什么丧尸,生化危机看多了,还是行尸走肉看多了。”胡东他是根本不信的,关了电话,继续睡觉。

  “老胡,谁呀,这么晚打电话干嘛。”被电话吵醒的杨惠兰问到。

  “哦,是老袁,他说什么外面有丧尸,叫我们小心,估计喝大了,发神经病了,不管他,继续睡觉把,明天还要上班呢。”

  “哦,好。”杨惠兰也没放在心上,这么不靠谱的事情,怎么可能,也继续睡觉了,这样的小插曲没能打扰胡东一家的睡眠。

  天亮了,只是一夜的时间,街上就全是咬人的人,到处都是鲜血,这些已经不能叫做人了,他们双眼往外凸,眼球通红,一看就不是正常人,其实他们都是些死人了,只是某些原因,让他们又复活了。

  陈晓飞青梅竹马的邻家女孩胡媛媛,早上天刚亮,就起来,准备去小区里跑跑步,洗过脸,刷过牙,忽然听到楼下,有一声惨叫,于是打开窗户,伸头朝楼下望去,只看到,楼下有四五个人,把住在车库那家的老人,按在地上,撕咬,老人只能发出一阵一阵的惨叫,根本动弹不了,胡媛媛,吓得一声尖叫,马上退后坐在沙发上。在屋里睡觉的夫妻两人听到女儿的尖叫,也是慌忙跑出来。

  “怎么了,媛媛,发生什么事了。”杨惠兰看到胡媛媛就急忙问,胡媛媛被吓得有些失神,只是指了指窗户外面,胡东两口子也探出头看到楼下的一幕,也是惊呆了。

  “丧尸,真的是丧尸,生化危机,真的是生化危机。”胡东颤抖着手,指着楼下说。然后突然好像想到什么似的,于是跑回房间,拿出电话,按着号码,期间还按错了两边。

  “老胡,打电话报警吗?”杨惠兰已经被楼下的一幕吓坏了,紧张的问胡东。

  “不是,我打电话给老袁,他昨晚打电话给我,说有丧尸的。我打电话问问他,估计这种情况,也不会警察敢来,管这事情。”胡东看着打通的电话,却没有人接,也很是急躁。然而电话的另一头,在离胡东家不远的小区内,一个丧尸的身上,一个电话在不停的响,吸引了附近的几个丧尸的注意,一直用身体撞击着那个丧尸,显然是电话铃声让他们很是不安。

  “完了,电话打不通,老袁肯定出事了,我昨晚怎么不相信他,唉!”胡东有些悔恨,怨恨自己昨天怎么不相信老袁,不然还能想办法救他,想到和老朋友之前的情义,眼眶不由的有些湿润。

  “爸爸,我们现在怎么办,下面都是咬人的丧尸,我们该怎么办?”胡媛媛一边哭一边问胡东。胡东也不是个冲动的人,想了良久,说道。

  “先等等看把,看看政府会不会派人救我们把,现在只能希望这些丧尸只是小规模的。”就这样,胡东全家,都待在家中,这样也算是暂时安全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