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2:54:43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求签记
  4. 第三回 歇语藏头僧不知 解铃还须系铃人

第三回 歇语藏头僧不知 解铃还须系铃人

更新于:2018-03-17 19:49:17 字数:2943

  寺院里每个人的内心都是惶恐悲哀的,因为他们很清楚,第二天会面对什么,且不说直接经济损失能有多大,明日来瞻仰佛容的香客这点就没办法控制。在浴佛节前一晚寺庙着火,传出去肯定有损寺院名声,以后来拜佛的人还会有吗?寺庙讲究香火不断、香客络绎不绝为上乘,即使是已经抛却七情六欲出家的弟子,看到佛殿被烧成一片乌黑也静不下心来诵读佛经了。有人小声抽泣,也有人唉声叹气,净虚听在耳里,痛在心里,自己是一寺方丈,如今在这么重大的日子里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自己的责任是最大的。

  最难熬的时光就是已经知道灾难来临的那段空白期,想象千万种情况,当灾难来临的那一刻,才发现,是自己想的太复杂。天边渐渐的出现了鱼肚白,天快要亮了,志恒辗转了半夜,看到窗外的那缕白光,心情就像是打翻了的五味瓶,他心里充满了恐惧、胆怯、懊悔。他恨不得时间能够回到两天前他擦洗神兽的时候,他要是知道了如今的场面,他就算是摔下来也不会抓吻兽了。终于,他鼓起了勇气走出了禅房,向方丈走去。

  那些僧人和方丈一起打坐了一夜,可是没有一个人显示出萎靡不振的精神状态,个个腰板挺直,口中念念有词。看到这些,他心里的恐惧有增加了,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志恒硬着头皮慢慢的走向了方丈。双手合十颤颤巍巍的说道:“方丈,昨晚寺庙的大火愚人负有莫大的责任,还请方丈降罚。”说完便跪倒在方丈面前。

  方丈听到这个,嘴唇蠕动了一下,可是并没有睁开眼。志恒见方丈一句话都没说,随即鼓足了勇气继续说了下去。“两日前,愚人在正佛殿屋脊上擦洗神兽的时候,脚底滑了,不小心将正佛殿一边上的吻兽弄裂了,完了我也没敢向您禀告,请方丈降罪吧,再大的罪罚我也没有一句怨言。”志恒几乎是哽咽着说出了这些话。

  净虚听完之后一切都明白了,他想到了师兄的那四句歇语:

  度善度恶难度己

  劫来劫去万象紫

  除却七情与六欲

  虳若成佛妖魔起

  当初师兄一再告诫自己不要收苏虳进寺,所谓善人、恶人都可度,只有自己的心魔难度,苏虳就是我的劫难啊,来来去去带着一劫,一片紫不久预示着正佛殿的这场大火嘛。细细再回味一遍,这首歇语原来是个完美的藏头,若想要度劫,就不能留苏虳啊。现在,一切不能理解的东西都理解了,一切不相关的问题都巧妙地连在了一起。可是,明白了又能怎样呢,事情已经成了今天这个地步,还有什么回天之术吗?

  净虚缓缓地睁开眼睛,那撮银白的的眉毛显得更加光亮,起身后开始吩咐今天的事宜。“这所成之事,不可逆,众人也莫悲哀难过,今天是佛祖的诞辰,必定会有很多人前来瞻仰佛容,你们可去山门前的空地上摆设草莆香炉,用红纸在上山途中贴出告示,就说昨夜寺内正佛殿失火,传承香火者可在山门前参加仪式,寺内今日不接收香客。”说完,众僧皆拜了方丈自去忙碌。

  志恒还是跪在那里,净虚看了一眼懊悔的志恒道:“志恒,事已至此,不可逆也,解铃还须系铃人,你且同我去三圣殿求一只签来决断你的命数吧。”

  志恒听了,眼泪鼻涕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连忙道谢,随即起身跟着方丈去了三圣殿。半柱香的功夫,他们来到了三圣殿,净手池的水很凉,凉到了志恒的心里,他一心想要多为寺庙多做点贡献,可谁曾知适得其反竟闯下这么大的祸端来。

  志恒跟着方丈拜了弥勒尊佛、法苑林菩萨、大妙相菩萨之后,净虚便拿出签筒让志恒抽出那支决定他去路的签来。志恒摇着签筒,心里想着,菩萨保佑,让我留下来,继续侍奉您老人家,我实在是不想回到那个勾心斗角、险恶的社会。心里想着,一只签吧嗒一声落在了地上,那声清脆的响声也把他悬着的心给生生的砸落了下来。他忐忑的拿起了那支签,抖抖索索的交给了方丈。

  方丈一看抽得的签乃是大吉之卦,再看那卦文,赫然写道:

  旭日东升

  方丈说道:“诸葛亮出身《旭日东升》,乃大吉之卦,诗曰:

  一日赴东升

  二日水中明

  春风和气暧

  禄马进门庭

  志恒啊,你果真不是我门中人,你的尘缘未尽,还有锦绣前程未完,再不久你会遇到贵人相助,但是切记一点,决断一定要果断,切忌优柔寡断,否则堕入万丈深渊不可逆回。”

  志恒听了这些话,不知道是该庆幸呢还是该悲哀,他已经看透了官场上的血雨腥风,暗地里不知道被别人害了多少次,那种尔虞我诈的生活在他看来,那就是噩梦,是最残酷的炼狱。可是佛祖却说我尘缘未尽,难道我真的还有尘缘未了吗?抛开了这些想法,他拜谢了方丈自去山门前帮忙。

  已经快到午时了,山门外还是没有一个人影,或许是因为正佛殿烧毁的缘故吧,在浴佛节的这天,佛殿被毁,也不会有人傻到再来这个寺庙祭祀。想到这个,志恒心里就一股浓浓的自责味,想到自己一生中经历的种种,到现在也像个浮萍一般了无定居。再晚些时候,当灰心丧气的众僧准备收拾东西准备回寺庙的时候,只见一群人拥簇着一个少爷走了上来,只见那少年头戴四方平定巾,身穿碧彩绸缎衣,手持吊饰玉屐扇。众僧见此景,皆不敢怠慢,忙着双手合十行了礼,只见那个年轻人上前作了揖还了礼,便温和的说道:“诸位大师,晚生乃扬州吴大员外长子吴龙,今奉家父之命前来瞻仰佛容,添点香火。”

  说起这吴员外,不得不说一下他对这寺的贡献,每年都会给寺庙捐献大量的香火钱,他不仅是一个成功的扬州商人,更是一个声名远播的善人。受到吴员外救助和帮助的不计其数,十年前的一场天灾使得普济寺受到了重创,就是这位吴员外向社会各路求援才恢复了寺庙以往的经济运转。听到这个,只见众僧中一个身穿袈裟,身体微微发福的主持开口说话了:“原来是吴大善人的爱子啊,久仰大名,还记得你当年来的时候只有这么高呢。”说着便手里比划着。

  吴龙对这个主持还是有一点印象的,小时候来的时候这个主持就很胖,现在这容貌没怎么改变,貌似改变的只有体重吧。他其实是不喜欢这主持的,一个出家人这么急功近利想要套关系,绝不是什么好家伙,可是表面上却又不能流露出来。依旧温和的敷衍到:“这么多年了,苦风大师还是风貌犹存啊。”

  苦风主持听到这个,乐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笑容在脸上把肥肉都分割成了沟沟壑壑,每一条沟壑里面好像又注满了油,闪闪的发亮。吴龙怕苦风主持又要长篇大论,与之立马说到:“晚生刚刚上山来的时候,看到红纸贴的告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今天怎么不见慧清师父呢?”

  那苦风主持依旧面带笑容,连忙答道:“昨夜不知为何,正佛殿就起火了,众僧竭尽全力也没能将大火扑灭下去,好好的一个正佛殿,现在什么都不剩了。”苦风说着神情便暗淡了下来,毕竟正佛殿被烧,今天的香火也不怎么好,可捞的油水也没有了,他也应当神伤。

  吴龙见也问不出个所以然,索性直接问慧清师父去处,见了慧清一切不都明白了吗,于是说道:“还请大师禀告慧清师父,就说是我想要拜见一下师父。”

  苦风也很知趣,便不再纠缠,吩咐志远去禀报了慧清师父。众人一起走进了山门,刚进山门就看到一片狼藉的正佛殿残骸,空气中还弥漫着焦焦的烟熏味,吴龙忍不住喉咙里的难受拿出碧绿金丝边手帕咳嗽了好几次。志恒跟在后面心里想到,没想到吴员外的爱子如今已经长这么挺拔英俊,真的是自己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现在都是属于年轻人的天下了。

  志远来到方丈禅房,如是禀报了些许,慧清一听是吴员外的爱子求见,便吩咐志远好生招待,便披了袈裟往会客堂走去。

  话说这吴龙见到慧清方丈会发生什么事,苏虳的去留又将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