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18:45
  1. 爱阅小说
  2. 军事
  3. 特务记
  4. 第二章 偷袭

第二章 偷袭

更新于:2018-03-17 12:39:14 字数:2672

  第二章偷袭

  这次战斗,他们从小镇里抢夺到了第一笔反对日本鬼子的武装,但是出现了一个问题,他们人数不够,该怎么好好利用这笔财富,才能真正的发挥最大的作用。不然他们独木难支,不过多长时间就会陷入绝境。

  到达一处休息的山林,几个人换上军服,下去生活,拿上抢来的罐头,干粮生火做饭。路途已经很偏僻了,可是刚刚经历过战争的学生还是很激动。

  齐大哥,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我们如果一直这么走下去,迟早被吞并了。刚从满洲国来到这里一年多的胡东担心的看着兵。在满洲国里,他虽然成绩优异,备受老师的喜爱,但是教官对于日本学生和他们的区别对待还有自己的所见所闻让他无法安心的做一个亡国奴,于是他和无数的留学生一样,想要学习日本的技术,知识回头来报效祖国。

  我有一个想法,我们首先是要在这里生存下去并且做出打击他们的事情,首先要获得准确地情报,其次还要有一个可靠地基地,绝对不能像现在这样东躲西藏。最后一样最关键,我们还需要一个用于隐藏自己的身份,这样可以大大的增加我们成功完成任务的机会。

  不错,这些都是我们必须的,可是怎么才能做到。胡东和星湖急切的问道。

  这一年里,我也想过了,星湖,我们失败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太过固步自封,在敌人的身边做事就得做他们想不到的,不敢想象的,我打算

  并且为了达到目的有时得不择手段。

  你说我们要不择手段,你们不会是想出卖我们吧。

  一个娇滴滴的女声传来,一群人扭头震惊的望了过去。女人脸上黑乎乎的似乎抹上了不少的黑炭,个子不大黑夜里更像是一个没有发育完全的男孩子。

  谁把她带过来的,一个女的带过来不是成心给我惹麻烦吗,当我这是过家家呢?齐兵愤怒的看着一群学生兵。

  没有谁带我来,我自己参加的,你们可以爱国,我就不可以了吗。我八岁骑马,十一岁就跟着父亲学打枪,院子的士兵被我打死三个,怎么,你不服?

  是啊,齐大哥,可儿的父亲在东北是有名的土匪,只不过后来被日本人围困才假装投降跟过来的。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赶紧吃饭,吃完饭我领着你们敢一票大的买卖,你们这些人中有没有会使炮的。

  这家伙会,他是弹药方面的行家家,专门研究弹药射程和如何造成最大伤害的。刚才那个手榴弹就是他让我扔的,角度力度都是按照他说的。胡东兴奋地说起来,能用上最好了,今夜过去,命都不知道在不在。

  对,是我,苏尚喜,来这里五年了。一个个头不大,戴着眼镜的白面书生,似乎还有些营养不良。

  好吧,刚才你看了没,这里有三门炮,能带着我们组装起来吗?

  没问题,不过组装之后恐怕打起来没有时间拆解,我建议直接使用迫击炮,毕竟我们人少,而且迫击炮的操作相当简单。

  好,听你的,只组装一门大炮就够了,我们在这里,一百里外有一个敌人的炼油厂,我们现在没时间摸清敌人的底细,不过我们可以找到

  大致的位置,我们有三个小时的时间赶路,只要不遇见意外,我们能把炼油厂搞个底朝天。

  好,我来当向导,我就是从那边转学过来的,那边的路我熟。胡东自告奋勇的叫起来。

  大家听我说,大家在车上最好把遗言都写好,交给赵,赵可儿,如果出现意外的话,尽量让女人先走。

  明白,一群悲壮的声音,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势。

  什么意思,我才不做报丧人呢,要死一起死,好像我多怕死一样,我爹说了,你虽然是个女娃子,但你也是个中国人。

  好,大家都是中国人,你当然也是,不过要加上两个修饰词

  漂亮和野蛮!哈哈哈哈一群人大笑了起来,在这个死亡的时刻,悲观解决不了任何事情,唯有坦然的面对和尽力的去做。

  车上,苏尚喜不停的给大家讲着迫击炮和野炮的使用,迫击炮的炮弹充足,如果运到国内,相当于团级作战单位的火力配备。作战的重火器装备,用一个团的重火力拿下一个炼油厂足够了,就是人太少了,如果能多联系十个人组成一个作战小队,拿下来就一点问题没有了。

  两个小时后,人已经到达了工厂附近的林子里,炼油厂就在林子下,距离有两百米。

  齐大哥,所有的炮都架设好了,十二箱子迫击炮弹药还有几十发大炮的炮弹都放好了,你说怎么打。

  按照我说的,咱们从分三个阵地出击,但是一共安排了七个阵地,避免敌人的火力猛扑,并且迫击炮阵地在每打完一箱子弹药之后必须马上更换下一个阵地

  争取用最短的时间内把所有的炮弹都打出去,记住,我们只有十分钟,十分钟过后,门口守着的一个连步兵可以马上赶过来把我们消灭。

  他们可不是今天晚上那些酒囊饭袋。

  我还要补充一下,苏尚喜说道,大家在发射迫击炮的时候一定要看准炮弹是否发射出去,迫击炮可能卡在地面没有出来,

  绝对不能再次装填炮弹,而另外角度我已经调整差不多了,几乎不会出现问题,有问题叫我,我会尽快

  帮你们解决的。更换阵地之后,迫击炮都是调整好的,直接装填炮弹就可以了,要远离出弹口,不然恐怕会振聋你们的耳朵。

  明白了,我们都记住了老苏,以前也没发现你这么唠叨过啊。胡东这家伙今天晚上异常的兴奋,看着这些炮弹,眼睛里充满了

  和期待。

  好了,大家马上回去准备,三分钟之后发动进攻,记住,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光所有的弹药,优先吧炼油厂炸了,其次是那些已经

  装车的油厂,最后才是那些士兵。小日本的资源本来就少,炸掉这个不知道要少多少战车油轮在我们国家晃悠。

  明白。

  齐大哥,我们这也算是生死兄弟了,跟我说说你为啥这么恨日本人呗,我呢是因为从小上学就被小日本小孩子欺负,东

  三省都快成了小日本的后院了,还有个很要好的同学就是被这群小鬼子给活活打死了,事后连个信都没有,小鬼子就这么欺负

  咱们这些土地上的主人。

  胡东兄弟,都是家仇国恨,如果这次能活下去,咱们一定好好聊聊。尚喜,角度调好了吧,时间马上就到了。

  早就好了,我只是带着他们清理出大炮的场地。一门大炮几乎耗尽了十来个人的体力才弄过来,幸亏没有直接把三门炮都抬

  过来,不然累也累死了。

  装填,准备,三,二,一,开炮。

  三分钟倒计时时间到了,几乎是同时,整个炼油厂三个厂房头顶瞬间开花,十四五个人忙碌的不亦乐乎。迫击炮的底座被用

  机关枪,弹药箱压着防止出现倾斜,一排六个的迫击炮被学生一手添进一枚炮弹,每秒钟都至少有两发炮弹落入工厂里。

  甚至来不及拉响警报,就变成了一片火海。

  苏尚喜果然是个专门研究武器弹药的,没有试射竟然没有出现较大的误差,厂房上面的炮弹掉落的越来越多。齐兵还有两个

  学生准备的炮弹也在以最快的速度落下,不远处的火光在他们的严厉就像是美丽的晚霞,抢劫弹药车,血洗平谷镇,炸毁炼油厂,

  怎么也该出口气了吧,杀一个够本,现在他们已经赚得够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