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5 14:41:25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海贼王之鲛鲨天下
  4. 第零章 终焉即新生

第零章 终焉即新生

更新于:2017-04-21 14:53:04 字数:4517

  水之国,雾隐之里,忍界人称“血雾之乡”,漫天飘雪、樱花树林,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孕育着世世代代的悲伤。

  看似安逸却冷冷清清的村镇外的小山上,四个头戴斗笠身穿长袍的人影静静地居高临下,注视着这里。他们黑色的长袍上刺绣着赤红色的鲜艳云朵,分外显眼。

  一只在无名指佩戴“南”字白玉戒指的左手抬了抬自己的斗笠,露出了一对鲨鱼一般空洞而又诡异的双眼,冷血、无情,此人195公分的巨大身形极为强壮,背后一把门板大刀个性十足。

  “事到如今,你难道还有犹豫不成?嗯。”身形矮小的一名同伴声音尖锐,居然是尚未变声的男孩儿嗓音。

  “闭嘴,迪达拉,”另一名形体诡异的人沙哑道,一只长长的金属尾巴从长袍中露出,在飘扬的雪花中微微抖动,“斩断羁绊这种事,需要给鬼鲛足够的考虑时间,是吧,角都?”

  “哼……这只是在浪费时间,当年你可是佩恩带来的人,他是最早加入组织的,却拖延到现在才来雾隐,”有着185公分身高的第四人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漠,只是在一旁摩擦着左手中指上带着“北”字的戒指,“现在是组织对你忠诚的考验,如果你这么犹豫,我觉得你还不如迪达拉。”

  “旦那,看见了吧,我就说我很优秀,嗯……”

  “闭嘴,迪达拉!”

  “我说……”鲨鱼眼的负刀男子阴阳怪气地咧了咧嘴,“你们几个,别太小看人。”

  “那么,就在这里等你的消息好了,”带着“北”字戒指的男子低吟道,“如果碰到意外情况,我会救你的,鬼鲛。”

  “虽然你我搭档多年,但我宁愿被雾隐村的忍者剁成肉泥,也不愿意让你这种老怪物去救,”鲨鱼眼男子解下背后的门板大刀,猛地在地上一刮,“我知道你很看重我的心脏,我对你可不放心……斩断羁绊,我一个人就够了。”扔掉头上的斗笠,露出了他三分像人七分像鲨鱼的惊人外表,空洞的鲨鱼眼睛、两颊的鱼鳃、满口的尖锐牙齿,怎么看都像是某种怪兽,头戴的雾隐护额上中间一道深深的划痕,在这小雪之中微微反射着金属光泽。

  “你是BOSS所看重的重要员工,自然我们不会让你出意外,至于说我看上你的心脏,真是子虚乌有。我角都还没有收集动物心脏的嗜好,你大可放心。”

  “切!土遁·土中潜航!”鲨鱼男忍下不满,没有对同伴的恶毒发作,而是身形一矮,用土遁忍术潜入了地下。

  “轰!”三分钟后,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从雾隐村的中心地带爆发,隆隆浪潮凭空冒出,整个雾隐村顿时一片厮杀叫喊之声。

  “那家伙的忍术还真是张扬,毫无艺术美感……”

  “蝎旦那,千万别这么说,我觉得干柿鬼鲛的这种艺术风格跟我的爆炸艺术很像,就这一手,我很欣赏他,嗯。”

  “有种你就去帮他,别说风凉话!”

  “呃……可是,旦那……”

  “闭嘴,迪达拉!”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别逼我大开杀戒,我可以拿你们平息我的烦躁。”

  于是,大家就都闭嘴了。

  雾隐村内,此时已是一片狼藉。

  鲨鱼眼男子在千百名雾隐忍者的围攻之下如入无人之境展开疯狂杀戮,他手中的大刀势大力沉,每一次的武器对拼都能撞碎对方手中的刀剑,并如同扔破麻袋一般将近身的敌人击飞;每一次水遁忍术的发动,都能用压倒性的力量将远处的水遁忍术顶回去,房屋成片倒塌。

  就算是偶尔被敌方的联合大招锁定,鲨鱼眼男子也能够依靠对这里地形和道路的熟练掌握,轻松地利用周边环境作出闪避。任何人都阻挡不了他的进攻脚步,直到一个身穿白色御神袍的女人出现,鲨鱼眼男子才停止了进攻,而此时此刻,他的脚下雾隐忍者的残肢断臂早已堆积起来,血流成河。

  女子一挥手,扔掉了头上那顶带有“水”字的蓝色斗笠,美丽的容颜满是悲伤,褐色长发下露出的左眼独目里,神情复杂。

  “是你!干柿鬼鲛……”虽然女子的身材样貌极为成熟妩媚,但声音听起来似乎还是一个未成年人。

  “干柿鬼鲛,雾隐的叛徒……”鲨鱼眼男子接道,“如果是这样没营养的话,我想你可以收回了,照美冥……不,现在的五代目水影阁下。”

  “废话不多说,今天你回到这里大开杀戒,我就以水影之名,让你死在这里,”照美冥的眼中恍惚间有一滴泪光稍纵即逝,“反正当年你的离开,我的那份心也跟着死了,大不了在这里跟你同归于尽。”

  “如果我们真能死在一起,也算是好事吧,”鲨鱼眼男子一直空洞的双眼中也似乎多了几分哀伤神色,但没有一刻便再度换上了冷漠的死鱼神情,“可那是不可能的,我们都回不到过去了,我有我的理想,我现在不能死。”

  “我从未问过你的苦衷,”照美冥摆出了战斗架势,整个空气中也开始散发出了热腾腾的水雾,“既然你不跟我说,我也不会去问,但是你要为你今天伤害村子的行为付出代价!你不仅仅是忍村的叛徒,更是曾经偷走我那颗心的无耻窃贼……所以,给我死吧!干柿鬼鲛!沸遁·巧雾之术!”

  随着照美冥的一声娇咤,一阵带着强酸的滚烫浓雾对准干柿鬼鲛席卷而至,干柿鬼鲛挥刀迎上,居然依靠大刀硬拼对方的忍术冲击!

  “鬼鲛这个磨蹭的家伙,我已经厌烦了等待,角都,要不然我们干脆……”

  “再等等,斩断羁绊是我们‘晓’每个人必须要做的事情,而且,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你对三代风影的手段可真够狠的。”

  “角都,你没资格说我,你比我多杀了五十多年的人。”

  “两位前辈,我们就这么坐视不理吗?我刚才飞过去看了一圈,水影那边跟鬼鲛正杀得天昏地暗啊,嗯。”

  “闭嘴,迪达拉!”

  “等等,小鬼,你刚才观战,觉得鬼鲛有几成胜算?”

  “嗯……大概七成,但是他现在没有变身,只是跟水影在周旋,嗯。”

  “哦,看来老大说的没错,这只鲨鱼比看上去的要更有人性。蝎、迪达拉,准备动手,我们要帮助鬼鲛君斩断他最后的羁绊,这家伙心慈手软,老大不会满意的。”

  “了解!”赤砂蝎晃动着尾巴,“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哟吼,终于可以扔炸弹了!角都前辈,我该怎么做?嗯。”

  “迪达拉,先用你的飞行进行全村轰炸,然后你跟蝎冲进去清除缠人的蚂蚁杂兵,而我早就想试试得到一个双重血继限界的心脏了。”

  “女人心海底针,小心被刺到。”赤砂蝎难得一见地留下了一句吐槽,惹得角都盯着他看了足足有一分多钟。

  “赤砂蝎,如果再口不择言,我就不顾及老大的禁令,把你这个可笑的人型积木撕成碎片。”

  “哼,有种就来,你这个永远剃不光长头发的怪物。”赤砂蝎也毫不畏惧,展开了进攻的架势。

  “我说两位前辈,你们不要起内讧啊,咱们还有任务呢。老大的轮回眼那么可怕,可千万别惹怒了他呀,嗯。”

  “赤砂蝎,看在晚辈调解的面子上,我今天饶你一命。”

  “哼,我看你是害怕对我动手会让佩恩怪罪于你吧?”赤砂蝎冷哼道,“上次你激怒佩恩,被他干掉了几个心脏呢?四个还是四个半?好了,我也不再刺激你,现在的‘晓’,算上刚加入的迪达拉和木叶的大蛇丸才只有8个人,在可以跟五大国对抗之前,我们需要团结。”

  角都沉寂了一会儿,死灰一般的阴冷面容上诡异地笑了笑:“团结?这样的话从你这种木头玩具的嘴里说出来,还真是一种讽刺。”

  “萨,既然两位前辈暂时和解,那么杀戮时间哈吉马路哟,嗯!”

  随着迪达拉的腾空而起,赤砂蝎也跟着一步跳上那个黏土做成的巨大飞鸟的背上,而角都则冷眼旁观,在他们两人飞离之后,也在一股风中消失了身影。

  “冥……你输了。”干柿鬼鲛手中尖刺贲张的大刀鲛肌正架在五代水影照美冥那皎洁修长的美丽脖颈上,实力悬殊之下,胜负已见分晓。她的美丽衣衫早已在战斗中变得破烂不堪、沾满血污,而她骄傲的左眼中毫无惧色,却是充满了对一个男人的极度怨念。

  “呸!”照美冥全然不顾被斩首的危险,玉润丰满的朱唇猛地吐出一道高速水箭,在干柿鬼鲛放松警惕的时候一下子洞穿了他的左胸。水箭贯体而入、破体而出,就这样在干柿鬼鲛的心脏部位轰出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大窟窿。

  “呜呃……”胸口遭受一击的干柿鬼鲛不自觉一个踉跄,手中一抖,大刀鲛肌的锐利尖刺也在照美冥的脖子上割出一道磅礴喷出的鲜艳血雾。干柿鬼鲛原本死鱼一般空洞的鲨鱼眼却在这一刻终于变得充满了人性,那是深不见底的悲伤、哀痛、遗憾……还有一丝微弱的……解脱。

  “啊啊啊啊……”照美冥的美丽喉咙井喷一般鲜血如注,她声音呜咽地挣扎着想要对干柿鬼鲛说些什么,却被满嘴的鲜血泡沫堵住了声音,只能在嗓子里哽咽。生命在飞速流逝,可是她却没有体现出对死亡的任何畏惧,反倒是拼上最后的一丝生命,一定要把一句很重要的话讲出来。可是她越是焦急,越是发不出完整的字句,因为焦虑,已经是泪流满脸。

  “呃……呃……呃啊……”照美冥在紧要关头想明白了什么,不再用手压按喷洒着鲜血的脖子,而是用她最后的几分力气快速地做了七个手势动作,做完了这一切后,她的身体便失去了力气,眼神里充满了解脱,柔情脉脉地望着这个对她痛下杀手的男人。这种最后的柔情,是任何一个垂死挣扎之人都绝对做不到的坦然和洒脱。

  干柿鬼鲛并未定下杀死眼前女人的决心,刚才只是因为自己身体受创而下意识地动了持刀的手。看到那个曾经心爱的女人用这种淡然的态度面对自己的死亡,干柿鬼鲛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脸上已经多了两条停止不住的泪痕。至于那七个手势,根本不是什么“最后的忍术”,而是……

  “她的心脏,是我的了!”角都的声音破土而出,一团团无尽的黑线如同有生命的长发一般勒紧了垂死边缘的照美冥,对于角都来说,必须在照美冥最后咽气之前完成心脏剥离,所以他迫不及待冲了出来,任凭迪达拉和蝎在上空对着雾隐村进行毁灭打击,而他自己则抢先冲出,粗暴地用无数黑线将照美冥丰满圆润的胸口强行撕裂,血肉模糊中,一颗跳动已经十分微弱的心脏赫然呈现。

  角都面露喜色,却看不到干柿鬼鲛眼中的冲天怒火,更看不到原本已经安详等死的照美冥瞬间出现了回光返照的迹象。照美冥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下定了决心,全身泛起了不一样的光芒,距离最近的角都只感到一阵钻心的剧痛,登时发现自己那黑线滚动的身体被酸蚀掉了大半,并且照美冥的身体已经以其心脏为中心,爆发了滚烫的熔岩。

  高温滚烫的蒸汽、让人动弹不得的强酸、汹涌喷发的熔岩,瞬间笼罩住了干柿鬼鲛、角都和照美冥的身体,就连在天空中盘旋的迪达拉和赤砂蝎也受到波及,被那冲天的磅礴力量打落下来,直扑这里。

  “冥,如果就这样跟你同归于尽,还真是一件好事呢。”被力量直击的干柿鬼鲛一动不动,任凭那滚烫的酸雾蒸汽和熔岩融化自己的皮肉。不同于与照美冥近距离而无法躲避的角都,干柿鬼鲛如果想要逃跑,现在他也不会留在这里。就算他的左胸被通体贯穿,但是他也有他的特殊体质可以恢复痊愈。

  只是他没有动而已……

  “不!!!”角都不甘心地怒喝起来,想要挣扎,却发现因为缠绕照美冥的身体,他的身躯早已如同被火融化的塑料液体一般跟照美冥黏合在了一起,就连背后的四张替身面具也早已被烫成了黏糊糊的一团烂肉,面具里的心脏也早已停止了跳动。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能够和心爱的人死在一起,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发动了最后的终结忍术的照美冥这么想,干柿鬼鲛也这么想,两人最后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那七个手势,根本不是什么“最后的忍术”,而是他们情窦初开的年纪时约定的暗号……“爱你,无悔”。

  巨大的熔岩柱吞噬了三人,并席卷上空将赤砂蝎和迪达拉也卷入其中,一道肉眼难辨的光晕也在这时突然出现,却又转瞬即逝,而这便是另一个故事的再度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