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7:34:07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拾荒传
  4. 第一章 邪恶的俑兵团

第一章 邪恶的俑兵团

更新于:2018-03-17 18:15:56 字数:2512

字体: 字号:
  夜深了,夜色像一桶墨汁一样倾泻了下来,黑得可怕.城楼处的烛光忽明忽暗,透过窗纸,窗外摇曳的枯树枝吱吱呀呀呻咛着,仿佛在向黑夜诉苦.城门早就关了,却不能阻止夜的寒冷.一群俑兵树立在城楼上一动不动,认真的注视着城门,堤防着城里的人逃出去。.

  往幽暗的城楼巡去,几栋房屋内还依旧闪烁着微弱的烛光,一户人家还嘈杂一片,家丁来来往往,这家的主人秦琼儒双手披在背上,在厅堂踱来踱去,在焦急的等待着自己的孩子出生的消息。

  这时,一个丫鬟匆匆忙忙的跑到老爷面前,喘着粗气说:“老爷老爷,夫人生了,快去看看吧!"

  丫鬟冒冒失失的充了近来,完全忘了自己是个下人,因为老爷平日里对下人都很亲近,所以她这才把身份忘得一干二净。

  “是吗,生了?夫人生了!快!快带我去看看!”秦琼儒刚才还焦急的脸顿时喜出望外,急忙往夫人的卧室走去。

  只听得一阵匆促的脚步声里卧室越来越近,房门被推开,一位身着长袍,挂着一缕胡须的中年男子走进了房门。

  “哎呦,我的儿呀,你可等死我了”秦琼儒一边说着一边抱起这位刚出生的孩子,满脸惊喜地说道。他拨弄着孩子,对他亲了又亲,然后抱着孩子向夫人走去。

  秦琼儒轻轻钩着孩子的鼻子,向着床上的夫人说道:“馨儿,你看这孩子长得多像你啊!”

  “也像你嘞!”床上憔悴的女人笑着说,“琼儒,咱给它取个名吧!”

  “这个我早想好了,男的就叫他秦晟,愿他每日都不忘要做一个成功的人。女的就叫她秦闵,做个闺中才女。现在既然是个男孩,那就叫他秦晟吧,额呵呵····”秦琼儒乐呵呵的说道。

  秦琼儒招呼着一旁站在奶妈身边的大儿子,说到:“旻儿,来!快过来看看,这就是你的弟弟,知道吗?"只见一位五岁大小的小男孩松开奶妈的手,兴冲冲的跑来,看着眼前这位比自己还要小的小弟弟。

  “娘!弟弟背上的是什么东西啊?”小旻儿疑惑的指着弟弟背上的一块胎记,疑惑的问道。

  一旁的奶妈回答道:“老爷,小少爷背上有块胎记,像极了一条龙,将来一定有福气呦。”

  “哎!这么个兵荒马乱的,黑域魔王统治的世界下,怎么可能有多大的福气呢!”秦琼儒看这孩子背上的胎记忧伤地说道:“自从劫域魔王率领着他的军队进城后,我们何尝过过一日的安稳日子。今天不是被抢光,就是明天被杀,整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昨天城北都被洗劫一空了,黑域兵团还杀光了好几户人家……”秦琼儒咬牙切齿地说道,房子里的女佣人一个个要么不是感到害怕,就是对佣兵恨之入骨,他们有的家人就被那群佣兵给杀害了,他们没有一个人不恨佣兵的,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生活还能像这样持续多久。几年前,人们可以在街道上随处乱逛,买自己想买的东西,看自己想看的风景。白化天尊是他们的王,在他的统治下,世界安定有序,笑声永远都不缺乏。可就是那可恶的黑域魔王出现后,他们就再也过不上一天的安稳日子了。

  夜黑的安静,被另一种黑暗笼罩下的世界,像用针线缝住了口一样,连那些曾经喜好叽叫的夜莺也沉默不语。大家都各自回各自的卧室去休息了,刚哭完的新生小子现在也安安静静的睡在摇篮里。

  忽然,域外响起了一阵骚动,城门开了,一群头戴骨制的鬼头面具佣兵成群结对的涌进了城内。他们一般都不喜欢白天行动,这是鬼域俑兵的特点。只见他们一个个都径直的冲进居民家里,随后就是一声声惨叫,伴随着他们离开的是一阵阵火光,他们路过的居民的房子都燃着了。

  秦宅里顿时又响起了一阵忽促的脚步声,尖叫和威吓不知怎的就突然在刚刚还一片欢乐的院子里充盈了,大家四处逃窜,但都无济于事,因为城里实在是有太多的俑兵了,在这黑暗统治下的世界,任何向往光明的反抗都已成徒劳。院子里血光一片,倒下的尸体塞满了,血流在这寒冷的夜里立刻变成了块。空气中倒处都弥漫着血腥味。

  秦家的老管家也急忽忽的逃跑着,不过他并不是像其他人一样,漫无目的的跑,只见他径直迈向夫人的房里,用他年迈的手提着腿上的长衣,满脸焦急的,并不怀有一丝恐慌。他毕竟活了这么多年,当年他作为一名书生,入试不第,身上的盘缠又都花完了的时候,不得不沿街乞讨,多亏了秦家的少爷,也就是现在秦家的老爷的收留,自己才活到了现在,还当了管家。秦家的恩对他来说比山大,比海深。所以自己在秦家苦干苦练,老老爷开镖局,自已陪着老老爷走南闯北,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九死一生,没想到今天或许就真有一死了。可是他突然想起了刚刚生完孩子的夫人,还有那个刚出生的孩子,心中突然感觉自己还有什么事没做一样,于是敢紧朝这走来了。

  他一走进房,只见夫人手里抱着孩子,脸色充满了恐惧。“少奶奶,俑兵杀过来了!”老管家急切的说到,外面响着俑兵们急促的脚步声。

  “我知道,老爷呢?他在哪?他有没有事?”她惊恐的说着,语无伦次,“旻儿,我的旻儿呢?”

  老管家低下了头,沉默不语。只听见外面响着铁衣和兵戈的声音越来越近。

  见老管家如此,这位面容憔悴的妇人顿时痛哭起来。她也没想到刚才还欢笑的屋子里,现在就只剩下自己在哭了,事情来的太快,来不及反应。

  “少奶奶,身体要紧啊!现在俑兵还没有发现这里,我带你们母子俩走吧!”

  “走?走去哪?这世界全在黑域魔王的统治下,我们能躲去哪里?”她绝望的哭着说到。

  老管家上前走了一步,说:“这个少奶奶不用担心,我追随过去的老爷走南闯北,对世界再熟悉不过了,我们镖局曾经去过一个地方,那里绝对安全,”

  听了这话以后,她才稍微抬了下头,沉思了片刻后,说到:“那求求您把我刚出生的孩子带走吧,我走不动了,求求你了。”

  “不行,我怎么能丢下少奶奶您一个人呢?”

  外面的阵脚步声仿佛已经到了门前,只见少奶奶将自己的孩子递给老管家,说:“老刘,麻烦您了,让我来世再报答您吧!”说毕,突然纵身往门柱上一撞,鲜血从头上直流了下来,她摊在地上一动不动。老管家手伸不开,眼睁睁的看着一个鲜活的生命瞬间在眼前消失。

  她死了。

  老管家见此,心中一寒,不曾流过的泪水顿时又充满了眼眶,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也一声都哭不出来。

  外头的脚步声渐渐逼近。门哐的一声被踹开了,一群佣兵蜂拥而至,毫无遮拦的闯进房间里,只见躺着的一摊鲜血和一个死去的人。

  “走!”为首的佣兵叫喊道。一群恶狼般的的士兵走出了门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