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9-20 08:16:34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未曾传颂的水平线
  4. Prologue 始于水平线的开端

Prologue 始于水平线的开端

更新于:2017-04-20 19:48:26 字数:3550

字体: 字号:
未曾传颂的水平线目录
共1章
  这个世界上存在过,而又消失了的东西有很多。

  军舰,舰队,当然也不是例外。其中最有名的可能就是曾经在某个国家存在过的“无敌舰队”。只不过,无敌舰队被消灭后并不意味着她的海军本身的消失。

  尽管这支海军就此成为了微弱的存在,但仅仅是不为人所“知道”,还是存在的。

  还有一支消失了的舰队是消失在太平洋战场上的那一支舰队,这支舰队的消失标志着一支曾经是很强的海军的消失,甚至连那个国家都跟着消失了一阵子。

  当然这个国家依然有海上力量,而且如果根据不同的衡量标准估算甚至可以得出他的海上力量依然很强大的结论。

  但是历史的规律是很无情的。

  一支主力舰队的消失意味着的就是一支海军实质上的消失,无论这支海军的名称是否还存在或者这支海军的硬件配置是否还算先进。

  那支曾经很强大的海军被一些人作为赌具和赌本与他们的国家命运一起被押上了一场巨大的赌局,并且彻底地输了。

  当一个赌徒疯狂的投下赌注,将手伸向本不应该由他们拿取,也永远不会属于他们的东西的时候,赌徒的命运也就永远的被注定下来。

  ——————

  真有意思。

  啪地合上这篇电子文档。

  如果这一切硝烟、厮杀、谋略、血与火,全部都是一场游戏的话。

  要怎样才能让这场游戏更加的持久呢?

  答案太过显而易见了不是吗——让双方的水平线逐渐拉近到同一水准上,最后,这场游戏就可以再一次的延伸下去。

  而在这钢铁的碰撞之中,也许可以找到最想获得的那个答案。

  现在,正是恶魔死去之时,亦正是英雄归来之时。

  身处暗处的人,正带着弯月般的笑意,既不带着恶意,也不带着善意,注视着那正在摇摇晃晃踏上死灰色水泥地的少年。

  ————————————————————————————————

  梦开始的时候,他正处于半梦半醒之间,飘浮在虚无缥缈之地。

  如白色细沙一般柔软而温暖的感触,让他舍不得醒来。一个女声在呼唤他的名字。不多久,他被搂到她的怀里,闻到了熟悉的皂香。那人对他说着些什么甜蜜的话,他也想回答些什么甜蜜的话,但话到嘴边却出不了口。他挣扎着要看看她,挣扎着要看透那笼罩着她脸庞的重重雾霭。他如愿以偿地看见了一张女人的脸:明亮的眼睛,挺拔的鼻子,丰润的嘴唇。

  想挣扎着继续再多看清她一点,但他的眼睛却似乎像是灌了铅一般无法完全睁开。

  然而,影像突然颤抖起来,变得很朦胧,宛如池塘中的倒影。

  梦境幻化突变。一个黑压压的、模湖不清的形象缓缓出现在她的身后。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肯定是某种威胁——这点他能肯定。

  他的战斗本能被激发了,肾上腺素在他全身上下奔涌。他机敏地环视四周——听到了海水涌起波浪的沙沙声,白色的环境逐渐切换为深蓝色——他隐隐地感到有些眼熟。

  他感觉到脚下的波浪正在以缓慢的节奏拍打着,那道暗影向他嚎叫——这咆哮声听来狂躁而可怕。

  这黑色的暗影快得不可思议,仅仅是数十秒的时间,就快要扑到他的近前了。

  他自信的用力挥下右手,一如之前做过的许多次一样,只要他一声令下,他的忠实的伙伴们——她们——就会用足以撼天动地的火力将其击得粉碎。然而,他很快惊恐地发现:

  自己现在只是孤身一人而已。

  他面对威胁却无能为力。惊惧恼怒的他,朝着那深不可测的暗影狂吼——他狂怒不只因为威胁迫近,更因为他瞬间失去了力量……

  梦境逐渐淡化,逝去,恍然间,他发现——自己的双脚正稳当当的踏在泛着灰色的,由水泥浇筑的地面上。在他的身后,一艘防锈漆已经剥落的七七八八的老旧驳船正缓缓驶离这个简易的码头。远处,三艘烟囱正在向外冒着青烟的舰船仿佛正在警戒着周围的一切。

  但很快的,这些船舶也都消失在了蓝色的天际线边缘。

  现在,一名身穿纯白色的海军制服的,看上去二十岁上下的少年人,正在对着身边的这一切发着呆。就连自己随身携带,半个自己高的行李箱倒在了地上都没有注意到。

  “呜哇……”

  这是他来到这里后的第一句感叹。

  并非因景色宏伟的赞叹,也并非因秀美而发出的感慨,而是对眼前的这片瓦砾堆的最直观感受。四周破败的建筑物上,留下了弹孔,焦痕,被什么东西撕开的痕迹,融化掉的痕迹,甚至是……被牙齿啃食过一样,坑坑洼洼的残垣断壁。

  从那个巨大的“弹孔”来看,只怕是舰炮级别的东西才能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坏。

  而他所面对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在空旷的碧海蓝天下,和充斥着大量建筑垃圾的场所。

  “虽然在出发前有听说过,这里的情况十分、非常严重。”

  用擦得锃亮的皮鞋踢开一小块水泥碎块,他用力压低了帽檐。

  “但没想到,事实上比我想象的更加糟糕。”

  是一个小小的,精致的红砖修筑的二层办公楼般的建筑物。向左右望去的话,左边是略显破败——有些甚至是已经坍塌不能使用的仓库与储油设施群。右侧则是同样遭受了不少破坏的低层混凝土建筑群,目力所及的地方,没有人类活动的迹象。正前方则是数十个巨大的龙门吊、工程机械与各个车间般的地方组成的建筑群,看起来像是一个军港——而在这数个巨大的港口中,就停泊着两艘小小的灰白色军舰。虽然从这里很难看清,但是还是能勉强辨认出上面所写的“フブキ”与“H92”。

  不管怎么说,首先得到自己指定的位置报到去。要不然自己出发前那位虽然算是美人,但犹如斯巴达战士一般的鬼教官可绝对会对自己训斥上半个钟头。

  他用力系紧了自己的领带,迈开了步伐,提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向了那幢赤炼瓦。

  根据门口的铭牌指示,走上二楼,紧接着眼前出现的是一道木质的大门,棕色,打着蜡,闪闪发亮的伫立在自己的面前。自己的周围是窗明几净的一道走廊,大理石的地面光滑可鉴。

  而当他的手放在了身前这扇木门的门把手上,准备拧开这扇门之时,他注意到,门的后面有两名女孩在低声谈着什么。

  他突然犹豫了起来。

  但在下一个瞬间,他决定了,不论他面前的那道门后有什么样的未知在等待着他。

  那都是自己将要面对的责任,与命运。

  他十分明白,自己必须这么做。

  随后,他用力拧动手把,打开了门。

  在那一瞬之间,出现于眼中的是熟悉的……

  纸箱。

  没错,纸箱。

  上面还印着“蜜柑”的纸箱……怎么想都是很廉价的东西。

  除去那最为引人瞩目的东西以外,标准而又朴素的白色墙纸,棕色的标准天花板,棕褐色的橡木地板打磨的光可照人——怎么看都是一个标准的办公室。

  半敞开的窗帘和干净的玻璃窗,让阳光很是直爽的照射在了他的身上。

  但是他的紧张感并非是阳光的温暖就可以驱散的。

  其原因……大概,就是眼前的这对少女吧,将目光的焦点从纸箱上移开之后,展现在他面前的就是一对少女。她们二人一言不发的稍息站好,而目光的焦点全部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左边的这位黑发少女,乍看下来是一个非常朴素的,几乎是随处可见的少女,黑色的半长发在后脑处打成了一个短短的小马尾,两截鬓发顺滑的贴着脸颊,身着海蓝与纯白相间的水手服,脚上套着黑色的半长袜,如同日本初中的室内标准打扮一般。虽然娇小,但却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与这瘦小的身躯完全不相匹的感觉。

  那就是经受过战火洗礼的钢铁般的感觉。

  但是怎么说呢,无论怎么看,她真的是一个土妹子……

  ……而且这位小姐!在你无意间的动作中又让裙摆飘起来了,在这个角度看过去的话——胖此!胖此露出来了!

  ……还是纯白色的。

  而她身旁的那位女孩就显得不太一样——蓬蓬松松的金色半长发,被红白相间的发带扎成了双马尾。扎着臂口的白色衬衫外套着一件深蓝色的羊毛坎肩,而下半身……

  这比刚才这位更加大胆,羊毛坎肩以下就只有黑色的及膝袜!无论怎么看,都是真空的!

  注意一下的话她的右腿大腿外侧还……有个像是印上去的“H92”。

  而当他的目光与她们琥珀与湛蓝的双瞳相遇时,二人立刻绷紧了身体,黑发的女孩立刻摆出了右上臂与地面平行,小臂夹紧身侧,手肘前伸,手掌向内且完美的没有露出……这种略微怪异的敬礼姿势在一瞬之间完成。

  而金发的女孩也几乎和黑发女孩同时敬礼,上臂同样与地面平行但并非像黑发女孩那样,仅仅是举到与肩同高;前臂与上臂呈完美的45°角,手掌向下,略与地面平行。

  标准的海军军礼。

  “初次见面!我是吹雪,请多多指教!”

  “G-Class_Destroyer_Glowworm,reporting_for_duty!”

  前者拘谨但又不失元气的声线,和后者调皮的,带着些许抑扬顿挫口音的少女声音,一同回响在这空荡荡的房间里。

  “………………”

  而他注意到自称吹雪的女孩的左手上,正紧捏着一张上面写着自己可以读懂的文字的A4打印纸。

  【人事调整确认书】

  稍微化解了一下尴尬之后,他也同时立正站好,向她们回了一礼。

  “代号‘隼’,前来赴任!”

  从她们眼神中,他看到了疑惑。

  但现在的他,却切实的感受到了,伫立于水平线之上的,钢铁的重量。

字体: 字号:
未曾传颂的水平线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