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2:49:19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上海皇帝
  4. 第六章 练刀法

第六章 练刀法

更新于:2018-03-15 19:09:49 字数:2120

  杜月笙想到用削掉破烂的果皮来将莱阳梨卖出,很快就兜售一空。

  第二日,杜月笙又从黄永祥那里拿来一筐烂梨,在昨日的地方摆起了摊子,又削起了梨子。

  “来个梨子尝尝。”一道声音传来。

  “一文一个,五角包园。”正在削梨的杜月笙头都没抬的回到道。

  “不给钱不行啊。”那人又说道。

  “哟,找茬是吧!”杜月笙说着就要起身,手上握着刀子,胆子也大了起来。

  可刚一抬头就看到五大三粗的袁珊宝站在摊前,嬉笑的看着他。

  “你小子找死啊,随便吃。”笑骂一声,杜月笙又低下头削自己的梨去了。

  袁珊宝如今也当上了水果行的跑街,今天得空便来这街上找杜月笙,没想到一来就看到杜月笙守着个水果摊,框里放着破烂的莱阳梨,上面还摆着几个削好的梨子,而杜月笙正低头认真的削着梨,连自己来了都没注意到,便想戏耍一番。

  “喂,月生,你哪搞到的梨子?”袁珊宝拿了个梨子坐在杜月笙边上。

  “水果行的朋友给送的,哎,对了,你不也在水果行,快给我送点来。”杜月笙头也不抬的说道。

  “我一个跑街的上哪给你弄水果去,再说了,你卖的完麽?”袁珊宝大口吃着梨子问道。

  “逗你的,不过我昨天卖了一整筐,卖了六角钱。”杜月笙这回抬起头来,原来是一个梨子削好了。

  “哇,那也不错啊,原来咱们干一单抛宫顶才几毛钱,这下你就安心的卖这梨子吧。”袁珊宝听到杜月笙这么说就劝说道。

  杜月笙心中到没想过以后靠卖梨子发家,不过现在通过昨天削了一整天的梨子,仿佛对这削梨上了瘾,一个接一个的削着。

  袁珊宝闲聊几句就回了店里,杜月笙见梨子还剩下不少,又无人问津了。

  莱阳梨只有穷人们才会买,何况这破烂的剩货,杜月笙心中又苦闷起来,这梨子怎么才能卖出去呢。

  杜月笙收摊以后又去找黄永祥要来些剩货,在自己的小破房里练习刀法,这削梨是个细致活,不能着急,不能浮躁,否则削出了梨子坑坑洼洼,品相更加难看。

  杜月笙连着削废好几个梨子,心中不免有些气馁,可想到自己的温饱,又拿起一个梨子,看着手上的刀子,细细琢磨起来。

  杜月笙每日收摊后都在家练习刀法,不久便小有成就,出摊之时,将梨子摆好,坐在摊位边上,看着过往的行人,一有人注意便扔出一个梨子,在空中翻腾几圈,左手一接,拿刀的右手飞快的迎上来,仿佛表演一般,让行人眼前一亮,很快便迎来了买家。

  就这样,杜月笙一日日的进步,手法,刀法慢慢熟练,靠自己研究出一套新奇的技法。

  一月后,在这街道上,出现了一位绰号“莱阳梨”的少年,只见少年每日摆个摊位,就地一坐,手中翻出一个梨子,口中与人说着话,握刀的手指飞速转动,一眨眼的功夫,一个晶莹透亮的梨子便出现在手中,最让人新奇的便是那削下的果皮,均匀的一塌糊涂,只有一刀,从头到尾不曾折断,如果拿这果皮,还能完完整整的重新套在梨子上。

  这少年便是杜月笙,通过长时间的练习,练就了一手绝活,此绝活在以后他的发迹之中也起到了关键作用。

  ……

  这天,杜月笙收了摊,又去浴徳池洗澡,每日几毛钱的收入让杜月笙心中稍稍满足。

  可一进浴徳池,杜月笙却发现自己的朋友阿二不在,就拉住一个伙计问道:“阿二呢,今天休息?”

  那伙计一见是杜月笙,也知道是阿二的朋友便说道:“阿二已经好多天没来上班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杜月笙一听,连澡也不洗了,他担心阿二的哮喘病发作,在家有什么意外,便连忙跑出浴池,向阿二家中跑去。

  阿二是乡下人,父母在乡下种些地,也是贫苦人家,小小年纪就出来打拼,又加上身体不好,实属不易。

  在这旧上海的背景下,杜月笙和阿二这有着相同苦命的孩子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来到阿二的住所,可是却没有人,不多时房东太太来了,告诉杜月笙,阿二已经好些日子没有回家了。

  这下杜月笙更加担心了,阿二孤身一人,在上海又没有亲戚,会去哪呢。

  可担心归担心,杜月笙也没有在满上海找到一个人的能力,至少现在没有。

  几天后,杜月笙的担心一下子消失了,因为他收到了阿二的一封信。

  心中大致讲了阿二现在身在青岛,在一家木材行里当伙计,生活还不错,让杜月笙不必担心。

  杜月笙心中的担心消失了,可是又泛起另一种感受。

  杜月笙想了想自己,再想想阿二,同样一起在上海滩混饭,人家此时却已经混到青岛,生活还相当不错,一下子悲从心中来,如果在这样下去,会一辈子被人叫“水果月笙”。

  不行,一定要出人头地。

  杜月笙心中决定,自己也要闯荡一番,可是下决定容易,做起来太难。

  杜月笙心中迷茫,要去哪?自己已经身处全中国最繁华的地方了,做些什么?自己现在除了耍了一手好刀外,一无是处。去给人做保镖麽,可自己这瘦弱的身子骨,即便刀子耍的好,可来三两个壮汉,自己还没近身就被人干翻在地了。

  杜月笙绞尽脑汁,最后却是满脑浆糊,倒头便睡。

  第二天,天还没亮,公鸡还都睡在窝里,杜月笙却一个翻身从床上跃起身子,随手抻了件衣服便冲向门外,急急忙忙的向南市的城隍庙跑去。

  一路狂奔,汗流浃背的杜月笙见庙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擦了擦额头的汗,一咬牙,一跺脚,直起身板,横冲直撞,叫骂声如若不闻,最终冲到了最前方。

  杜月笙心中大喜,拿着抢到的头香,跪在城隍神秦裕伯的面前,心中虔诚的道:“城隍老爷,保佑我出人头地啊。”